杨关桥 / 收藏 / 【批 评】雷虎全国首届楷书作品展优秀作...

0 0

   

【批 评】雷虎全国首届楷书作品展优秀作品集评 ■朱以撒 杨吉平 上官甫贵

2015-01-27  杨关桥



 批 评 



雷虎全国首届楷书作品展


优秀作品集评



朱以撒点评


  雷虎此作(如图)一眼可见取法赵孟頫,是有门庭规矩的。用赵体来书写《心经》如合符契,因赵书温润平和,还有它的庄重雍容。曾见人以草书写《心经》,那就是表达另一种情调了,化静为动,化正为奇,当然是另一种想法。


  这件作品的优点就是大胆地写,放心放手而无犹疑,由于用笔放开,笔调很有些纵横开合的气派。书写放开,当然是很有自信的表现,而且动作干净利落,落笔畅快,使得笔意不拘,放胜于收。


  不论篆隶还是楷草,对于欣赏者来说,都有反复阅读而审美价值迁变的问题。有的作品初看都是珠玉,使人如登春台,看细了、看久了,才知滋味寡淡,只是外在眩目。有的作品似平淡不奇,久味方知品不尽。审美的迁变是有一个过程的,一成不变的见解在细致的欣赏中通常会被瓦解。因为一触目就给作品定位,未必客观。因此此作也在细读中显出了不少不足。首先是一味张扬而不加抑制、收束。字距行距很紧,尤其行距,使一些笔画的横向部分都产生抵触,不免拥挤、杂乱,显得小家子气。行距是可以调节的,是需要一定的疏朗通透感的,而不是堆在一起,所谓码字就是如此。留白能增强作品的气度,这就是留白的美感起了作用。适当的留白给了作品一个开朗的背景,使笔画的表现更为从容、也更为大方。雷虎在整体上追求一个“密”字,不管正文还是落款,都热衷于密集地堆放,使得字里行间少有透气孔。宗白华曾经谈到要给作品开一个“窗口”,这个“窗口”就是美学窗口,没有这个“窗口”就沉闷嘈杂了。譬如左侧的小字,简直就是堆垒字数,毫无美感,越发显得气数狭隘。这里的习气显而易见。作者显然是有意于一篇《心经》分为两段来写的,有意写不下的部分放置左侧以小字为之,以为这种一分为二大小交夹的画面会更动人。这种习气反而让人感到荒唐——到底整体之美重要还是小聪明、小伎俩重要?其次是作品的气息单薄尖刻,笔力不足。笔画生硬直露。用笔直率固然可行,但不可表现为直露无遗、尖峭,不免刺眼而无韵致。说起来仍然是功夫不足,在一些笔画的表现上只形无实。譬如撇、捺,发力甚为空虚软弱。其次结构上也亟需改进。《心经》中有多个“色”字,都说不上结构合理,头大身小,如枝大本小,不胜春风。又有多个“无”字,也在结构的表现上无可奈何。


  赵孟頫书可以用二字来表达,即“精美”,无论是用笔还是结构,都显示出细密过人的功夫,朝着唯美的方向发展。雷虎应该着眼于细致,多观摩涵泳,多扎实于笔力,更进一程。



杨吉平点评


  在褚遂良泛滥的时代,雷虎没有写褚遂良,这在当下显得极为难得。然而回避褚遂良、回避魏碑,无异于回避书法国展,因为写颜真卿不可能入展,写柳公权也不可能入展,即便是楷书展也不例外。雷虎是聪明的,他在流行风与传统之间周旋,就像在两颗鸡蛋上跳舞。其大胆的用笔,醒目的墨色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试图作融合诸家的努力,努力的效果很好。


  实际上,雷虎的探索依然有可以借鉴的蓝本,这便是唐楷大家以外的楷书,唐楷以后各代的楷书。正统书家以外有经生楷书,唐楷以后有明代的台阁体楷书、清代的馆阁体楷书等。这些书法遗产无疑都是雷虎借鉴的对象,但其扎实的唐楷功底则是一望而知的。其干净直爽的笔画有欧体字的痕迹,其饱满的竖画、铦利的弯钩有颜体字的精神,某些舒展瘦劲的点画则仿佛瘦金体(瘦金体的蓝本也是唐人墓志),多处横钩、竖钩又得柳体字真髓,等等。而在整体气息上,此作则充满了经卷意味。事实上,这件作品正是《心经》的摘录。作品左侧落款位置的小字则近乎纯粹的经生书法,字距紧密,字形统一,笔法娴熟,抄经意味极为浓郁。王学仲先生非常看重经生书法,提出“碑、帖、经”书分三派说,虽然未得学界广泛认可,但其重视经生书法的观念是没有问题的,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经生书法作为书法传统的组成部分,应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雷虎无疑是经生书法的践行者,是王学仲书学理论的实践者。经生书法由于其实用性质等原因,传世墨迹远比唐楷名家要多,且因其为墨迹,在生动程度上也超过唐楷名家。经生是以抄写佛经换取报酬为生的专业写手,由于抄经纯粹以实用为目的,故书写速度较快,字形相对单调、稳定,不太讲究变化。书写速度快的结果便是行书笔法在楷书中的运用,这是经生书法生动活泼的一个重要原因。雷虎此作便有明显的行书特征,体现在许多字的笔法之中,如第一块“菩萨”两字,中两点均相联笔;“罗、蕴”二字的绞丝旁三点也相互联属。第二块“舍、空”二字均有牵连。第三块“灭、净”两字三点旁呼应连贯。第四块“受”、“意”、“界”字行书意味亦皆浓厚。小字部分虽然更为规矩,但也不时出现行书写法,如“能、无、求、幽、倒、心”等字,或有联笔,或有省减,皆为行书意趣。同时,雷虎的楷书作品也明显流露出宋以后楷书的特点,如瘦金体等;另外,明清楷书的特征也有所体现,如其点画的光洁舒展便有明代台阁体的范式。雷虎回避经典唐楷的作法还有一个,便是对墨法的变化追求。实用楷书讲究乌、光、亮,这不仅指馆阁体,唐楷碑刻也不外此。而雷虎楷书首先突破了“光”的局限,大量使用涨墨,开首“观自”两字便是涨墨,涨墨之最显见者无过第四块的首字“色”,其余各字涨墨处亦比比皆是。这种墨法并不损害字形本身,反而有一种厚重、醒目的艺术效果。另外,作为佛经,前后重复的字非常多,如像经生那样万字一面地去写,势必降低作品的感染力,雷虎在作品中也进行了一些变化,如“不”、“无”等字,或在点画粗细上,或在字形大小上进行调整,取得了一些效果。然而,其小字部分雷同字形则触目皆是,完全是经生笔下的作派,显得匠气十足。


  从笔调来看,雷虎完全可以写出经典的唐楷,但时下的展厅逼他走上了回避经典的探索之路,是福是祸?这最终取决于作者的文化态度,而不是其书写态度。



上官甫贵点评


  打破楷书章法的传统布局,以无行距、无字距的章法结构形式出现,是雷虎楷书《心经》的章法结构尝试。但其创作目的、创作手段、创作效果三者之间并未实现有效统一,乃属章法结构的无意义溢出,所谓无意义溢出,是指以某种风险行为代价换取某种收益而出现的效应亏欠。


  雷虎此作的章法结构,作密集、密实、密茂的效果追求,付出的代价和收取的成效似乎得不偿失。此作中,作者有很多技巧性牺牲,一是为了在密集的章法结构中取得一丝气息流通,将某些字结构的内部空间作不恰当、非艺术的疏散,导致许多字结构松散和不协调。二是夸张或抑制某些偏旁部首,牺牲点画位置的准确性和合理性,致使某些字的笔画要么过于放纵,要么畏缩不前,不能笔到意到。三是将多个“无”字的繁写改为简写,牺牲可以充分变化的多样性,导致多个“无”字的结构面目雷同,毫无新趣新意。这种情况还出现在其他多个相同字上。


  雷虎此作在章法结构和字结构上的无意义溢出,总体表现为:欲求结构稳健,而又不能曲尽古法之妙;欲求字势纵逸,而又不能欹正互济;欲求粗细对比,而又不能自然天成;欲求节奏变化,而又不能有效调控节律韵律。大小变化、粗细变化、长短变化、墨色变化、用笔变化等节奏要素,都是在混杂的局面中生存的,没有构成或没有提炼出具有审美意义的节奏韵律。


  雷虎此作,还有些细节上的问题,如:1、主体正文“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句中落“是”字,“是故空中无色”句中落“空”字。国展获奖作品错字、漏字现象在当今书坛屡见不鲜,这反映出三个问题:一是书法作者创作态度马虎;二是评委对作品内容漠不关心、漠然置之;三是评委书法之外的学养根浅,现场无能力发现对错;2、落款中“得、波、彼”三字分别有重叠多出一截,邋遢伤雅。3、作品落款无钤印,不具完整性。听说,雷虎此作没有钤印也是其这次获奖的原因之一,这个理由很新鲜,也很低级。很新鲜是:闻所未闻。尽管古人书作多有不见其印,但古人作书不用于参展、参赛,而今人参展、参赛书法作品款印,是作品完整性的惯例要求,很显然,评委给这件无款印的作品赐奖所找的历史依据是欲盖弥彰。完全是没有理由找理由。对一件不是精到、精彩、精美反而是存在艺术表现力差、细节不检点等诸多问题的书法作品,找出一个正是由于没有盖章而获奖的理由,有何实质意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