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途斋 / 文学之窗 / 学习时报丁文江竹子奇诗

分享

   

学习时报丁文江竹子奇诗

2015-02-15  识途斋
    竹子以其自然品质及象征意义,历来成为画家,特别是诗人赞美的对象,在中国的古诗词中赞美竹子的作品极多。
  苏东坡爱竹,他写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使人俗。”
  赞美竹子最多的要算郑板桥了,他画竹,赞竹之多,不计其数,其中流传最广的要算以下两首诗了:
  题画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惟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争一午场。
  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以上这些诗几乎家喻户晓,对竹子的赞美众口一词,从未见有异议者。近日读了关于丁文江生平的两本书,洋洋大观也。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林语堂写的一篇百字短文“记丁文江《嘲竹》诗”。林语堂写道:
  席上遇在君(丁文江字在君)先生,述夏日避暑莫干山,痛恨满山竹篁,曾吟成一律,虽说打油,妙喻而寓深,乃迫他放下筷子,拿起笔杆录上,并抢来发表(注:此事发生在1934年,此诗刊登在同年的《宇宙风》杂志上)。
  丁文江的《嘲竹》诗何以引起林语堂这么大的兴趣?因为那诗写得别出心裁,别开生面。其诗如下:
  竹似伪君子,外坚中却空。
  成群能蔽日,独立不禁风。
  根细善攒穴,腰弱惯鞠躬。
  文人多爱此,声气想相同。
  以上关于竹子的诗都明白如话,无须解说。同样是写竹子,有褒有贬,而且各有道理,这怎么解释?仔细想想,诗人们不是单纯写竹子,主要是写自己的情怀,即所谓诗言志,或借物咏志。
  丁文江(1887—1936年),江苏泰兴人,16岁留学日本,一年半后转至英国求学,主要攻读地质学、地理学和生物学,1911年回国,曾任北京大学地质系教授,中国地质研究所所长,是中国地质学的奠基人,胡适称他为中国地质学的“开山宗师”。丁文江不但是科学家,而且有杰出的行政管理才能,他曾经担任过“淞沪总办”,即上海最高的行政长官。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长杨杏佛被刺杀后,应蔡元培之邀,丁文江接任此职。他信奉的格言是:明天就死又何妨;只拼命做工,就像你永远不会死一样。
  1935年冬,他到湖南衡阳一带进行地质调查,因煤气中毒,于1936年1月5日逝世于长沙著名的湘雅医院,时年49岁。丁文江的品格特色是刚正不阿,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另一个特色是清正廉洁,他认为私人写信用了公家的信纸就是贪污。这种品格的人自然看不惯伪君子,看不惯那些外坚中空的伪学者,看不惯结党营私狗苟蝇营和在权势面前低头哈腰的奴才,所以他借嘲笑竹子,骂了几声,成就了一首奇诗,实在脍炙人口。丁文江是一代天骄,可惜对他的宣传远远不够。丁文江逝世后胡适曾撰著了《丁文江的传记》一书,大可一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