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这个姥姥不寻常——红楼梦系列人物之刘姥姥

2015-02-23  lzhsh2010

如果她给你的印象,只是一个浅薄可笑、趋炎附势、粗鄙无知的农村老太太,那也许你还没有真正认识她。她滑稽,低俗,故意出丑引人发笑,她带着苦菜味儿,头上满满插着各色的鲜花,认认真真地在红楼欢筵里扮着小丑的角色,就像大观园乐曲中的一个诙谐的音符。

妙玉更是连她用过的杯子都要扔掉,嫌腌臜。林黛玉从鼻孔里瞧不上她,嬉笑她笨拙的体态和形象为母蝗虫,这比喻倒也贴切,引得湘云笑得都从椅子上摔倒了,可见即使在这位姥姥回乡后,她带给大家的欢乐还能炒出几丝未冷的余温。

但如果你真的因此轻看了她,觉得她不过一个插科打诨的,用来丰富小说内容的丑角,那也许错了,真的错了。尽管她真的浅薄可笑、趋炎附势、粗鄙无知。

其实这个姥姥是有些见识的人,她想了别人不敢想的,做了别人不敢做的。而且她口才不错,做事有步骤,凡事又应答极为得体。如是仔细品味,你会发现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农村老太太。她有着极决断的思维和极高明的生存智慧,最重要的是,她还肯舍得下自己的脸面。当儿子不愿意去攀附贾家的高枝,认为那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肯定会自讨没趣的时候,刘姥姥却自认舍得老脸去试一试。她还真的去了,而且满载而归。她在大观园里丢掉的脸面,却也同时在荣归家乡之际悉数找了回来,也不能不是说是一个奇迹。

在贾府的行走中,尽管她只能使出浑身解数,用自我娱乐的方式去博得大家的同情与欢歌,这娱乐,有故意的装傻充楞,有明知是安排好故意使其出丑引人发笑的配合,但最终,在这出闹剧里,她也许才是最大的赢家。就像舞台上的小丑,她自愿成为众人行乐的对象,可是当大家真的开怀大笑时,小丑也会发出满意的、甚至带着几分得意的笑来。

黛玉等人是贵族小姐,从她们的层面来讲,无法理解和悲悯世井小人物的酸梦,是啊,当刘姥姥在为收成和地租发愁、一把掌打着孙子板儿教训他淘气的时候,贵族小姐们则在轻叹低吟着冷月葬花魂。一边是生活层面的忧虑、一边则是精神层面的烦恼,谁能说哪个更轻、哪个更重呢?

刘姥姥还没有解决生存层面的问题,所以她只能暂时放下灵魂层面的尊严。这选择没有对与错,而只是一种选择。

她编的乡下女孩子抽柴火的故事,竟然哄得宝玉听得入神。她说大观园的鸡下的蛋也精巧(其实那是鹌鹑蛋),她用不扶手的筷子夹不起蛋的笨拙样子,她用手比划着对“大火烧了毛毛虫”那样的诗……她是一个高明的演员,因为在整部戏里,丑角反而是最难演的,她成功了。可是说心里话,当读到她明知是安排好的一场戏弄,却仍然鼓起腮帮子,一字一句地背诵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引得众人哗然大笑出泪时,我觉得好心酸。甚至觉得,那时那刻,滑稽丑陋的不是刘姥姥,而是那些自以为高贵的园中人。

但好在大家也都还存有善念,为刘姥姥进行了精神安慰与补偿。在她返乡时,许多人都送了不少东西,也说了一些真诚和宽慰的话,刘姥姥也表现出大度和通事理的姿态来,也为这出迫于生计各取所需的悲情荒诞剧增添了几分带人情味儿的温情元素。

刘姥姥,深谙着最生存哲学,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只为活得略为滋润,她整个人生的苦涩她早已经习以为常,而一趟大观园之行,也不过在这苦涩之上,又添了一层苦涩罢了,更何况,她的荣归,大大冲淡了这苦涩的悲剧色彩,反转为一幕喜气洋洋的大结局。她不仅长了见识,还多了炫耀的本钱和谈资,在众人的羡慕甚至崇拜的目光中,陶醉于自己真的成了女英雄。

可为什么我竟觉得更加悲哀呢?

当然,小说后来也有写到刘姥姥回去后又捎过乡下的干菜等物,最重要的是,她还在贾家落败之时,仗义解救了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儿,安置好并为她找了一户稳妥人家,不仅说明她还是有一定办事能力的,也说明她是一个知情重义的老家伙呢。而且,巧姐儿这名儿也是当年她给取的,她说凡事能逢凶化吉,都从这巧字上来。这倒有几分宿命的意味了。

至于刘姥姥在其它方面,比如这个人物的出现,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农户比较艰难的生活状况等等经济社会学方面的意义,这里就不讨论了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