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牧云 / 私有文章 / 单氏家族青铜器

   

单氏家族青铜器

2015-04-22  风牧云

单氏家族青铜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开幕的《盛世吉金———中国宝鸡二十一世纪重大考古发现首展》在开展首日即引来大批学者专家的关注。中国著名青铜器考古专家马承源教授说,这次眉县出土的青铜器对西周历史考古、青铜器断代等研究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对这二十七件青铜重宝的研究工作才刚刚开始,铭文中的许多说法还要进一步研究,而夏商周断代工程未来的任务则更加艰巨。五位农民挖出西周晚期铭文青铜器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九日,中国陕西宝鸡眉县马家镇杨家村王宁贤等五位农民在村边挖土时,意外地挖开一个仅能容两人爬进去的土窖,一农民发现土窖里有文物,立即用电话通知了宝鸡市文物局,随后宝鸡市文物局、眉县文化局对该土窖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共发现青铜器27件(组),其中最大的一件铜鼎高58厘米、口径45厘米。经专家研究分析,眉县出土的27件窖藏青铜器中,有鼎12件、鬲9件、壶2件,盘、盂各1件。这些窖藏青铜器造型精美,保存完整,铭文奇谲古朴,特别是27件器物均有述事铭文,铭文总数在3000余字,实属中国国内罕见。其中一件三足附耳盘铭文达340余字,是1949年以来出土铭文最长的西周青铜重器,比著名的《史墙盘》青铜器铭文还要长,其价值难以估量。《史墙盘》铭文284字,是1949年以来出土青铜器铭文最长的一件,被作为西周青铜器断代的标准器。经专家们初步鉴定,此次发现的27件铭文青铜器都是西周晚期周宣王时代的青铜器,全属「单」氏家族。铸造人曾经长期主管周王朝的林业和渔业工作,曾跟随周王打过仗。宝鸡市眉县文化馆的专家刘怀君介绍,此次出土的这27件青铜器组合完整,礼器、酒器、水器和食器齐备,器物形体硕大,造型精美,尤其是其长篇铭文遒劲古朴,追述了西周时12位周王的业绩。青铜器铭文的破译帮助复原夏商周断代史
  没有文字,就难以准确地记录历史。从考古学和历史学角度看,国人说惯了「中华上下五千年」,其实一半是历史,一半是传说。由于实物和文字的缺失,今天很难对西周以前的历史有更清晰的描述。中国政府曾专门拨款1200万元人民币搞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目的就是要从考古发现和文字上力图破解中华文明起源之谜。这次陕西出土的27件青铜国宝属于西周晚期实物,距今2780年左右,附带铭文3000余字,完整记载了西周从周文王到周宣王间12代周王的确切世系和准确年代,在历史学上也是第一次从古文字方面证明了后人对西周时期周王的世系次序猜测,也为西周历史研究和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检测细化提供了实物资料。这批青铜器多数应为宣王时所铸作,铭文将西周王朝除幽王以外的诸王逐一列出,涉及到、单五父、叔五父等历史人物的活动,并提到与戎人作战等史实,反映了西周晚期与外族的关系。本次出土的铜器提供了一批西周晚期的标准器,其中有两件高年铜器具年、月、干支与月相四要素,是西周纪年铜器年份最大的(四十三年和四十二年)。
  马承源透露:从已经破译的铭文来看,后世历史记载中对于西周周厉王和周宣王共和执政的时间提出了疑义,并认定历史教科书上的部分称谓也有误。从铭文记录上分析,共和执政的时间要比后世记载的长,在周王的称谓上也存在错误,这些发现为我国研究西周史提供了最新的研究史料。
  中国著名历史考古学者张天恩博士说,这些青铜器的两篇长铭文,确定了青铜器本身的年代,对「夏商周断代工程」作出了卓越贡献。铭文首次大规模地记载了这位制造青铜器的西周人自己的历史,共记载了自己家族八代的历史,包括他是先为西周的林业官员,然后成为武官,受到周王赏识,这在西周青铜器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撼世国宝还首次把周朝世系详细记录,有文、武、成、康、昭、穆、恭、懿、夷、厉、和当朝天子宣王,是记载西周世系最多的青铜器,以前发现的西周「墙盘」都没有记载得如此清楚。
  中国社科院学者、考古界泰斗李学勤及北大著名学者李伯谦从这些记载有明确年代的青铜器上认定了「青铜器断代」的重大意义,可以作为西周青铜器的断定年代的「标志」,即用来检验一些青铜器的年代,从风格上可以确认一些西周青铜器的确切或比较准确的年代,至少这些眉县西周青铜器能确定厉王和宣王年代的青铜器。李学勤说:「此次27件铭文青铜器的出土无疑是重大发现。它不仅具有考古学的重大意义,为西周王侯和宣王晚期等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而且在历史学上也为西周历史画出了清晰的轮廓。」
  但这二十七件青铜国宝所引发的很多谜团至今还无法破解。洞式窖藏从未见过
  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李伯谦说,出土青铜器的窖藏和以往发现的青铜器窖藏都不一样。27件青铜国宝出土于土崖半坡上的窖藏中。这是一个长方形的竖穴,下去后向南又掏了一个洞,然后再把青铜器放进去。单家没有把它们埋在地窖的中央位置,而是埋在地窖南面的一个壁坎上,并用土封起来,地窖的中央位置是空的,这一做法显然是在隐藏什么,但究竟原因何在,还有待研究。
  著名考古学家刘士莪教授说,以前埋青铜器都是在地面上挖坑,这次则是挖洞。据了解,西周青铜器的窖藏,大多是临时挖成的,坑内的青铜器一般放置较乱,井然有序的很少。当时西周灭亡时,戎狄入侵,西周贵族们仓皇东逃前把青铜器就地掩埋,以备日后再用。但是这次出土的青铜器大鼎套小鼎,铜鬲挤在鼎的中间,摆放得很有秩序。而且窖藏除北面外均有人工夯打的二层土台,甚至还发现了柱洞的痕,这种窖藏的结构还是首次发现。李伯土蹙缍既衔飧鼋巡乜隙ㄊ鞘孪扔屑苹         慕巡亍=巡氐乃谋诤枚嗟胤蕉加谢鹕盏暮?,在清理过程中,也发现了不少红烧土,这说明这个窖藏曾遭过火灾。但火灾原因现在还难以破译。发现一个史料从未记载的孝王
  陕西省文物研究所所长曹玮说,我国夏、商、周朝历史的研究还处在一个很不完善的阶段,尤其是历史年代方面。至今无法使史料中的周王纪年和现在我们通用的公元纪年法相匹配,对于西周时期有多少王、每个王在位多少年,甚至武王伐纣这种历史大事的年代都无法确定。以前我国考古界一致认为周宣王以后的历史事件是有准确的时间的,但这次出土的27件青铜器对这一说法又提出了质疑,甚至还提出了一个以前的史料中从来没有记载的王———孝王,这很值得专家们探究。「单氏家族」墓地及庄园之谜
  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说,一直到春秋时期,单氏仍然是周王朝最主要的贵族之一,单氏和刘氏是东周王朝最主要的支柱之一。但「单氏家族」起源于什么时候,又分封在哪里,上千年来,一直是个历史之谜。据了解,以前杨家村也出过一些重要的青铜器,上面记载的也是「单氏家族」的事。专家据此判断,「单氏家族」的封地就在杨家村。李学勤说,根据《史记》、《左传》等史书的注,学术界一直都认为单氏的起源是周成王的幼子臻。但现在可以证明,这一传统说法是错误的。从这次发现的青铜盘上的铭文来看,「单氏家族」的第一代单公是周文王、周武王时的大臣。
  根据铭文记载,单佐(27件青铜器的具体使用者和所有者)已是「单氏家族」的第八代。这件青铜盘还记载了周王对单佐的封赏。既然这样一个显赫的家族在这里扎根,那他们的家族墓地及庄园又在哪里呢?截至目前,「单氏家族」的墓地及庄园还是一个谜。「天子九鼎」说受到挑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