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临酒把2 / 印象红学 / 官场油条贾雨村

分享

   

官场油条贾雨村

2015-04-23  风临酒把2


贾雨村,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红楼梦>提纲挈领式的人物,以“假语村言”提醒读者,统率全文。原系湖州人氏,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下他一人。他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囊内空空,只得暂寄姑苏城外葫芦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因甄士隐相助,他才有钱上路,考中进士,做了知府。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受聘至林如海家,任林黛玉启蒙教师。在贾政的帮助下,他又官复原职。贾雨村是封建官僚的典型代表。后因婪索属员等罪,审明定罪。遇皇上大赦时被释放,递籍为民。

现在探究贾雨村这个人物,不能与红楼梦作者一样用好坏来划分阵营,曹雪芹用写实的手法还原贾雨村真实才干和人生履历,但脂砚斋提笔贾雨村时,恨不得以刀劈纸,恨不得生啖其肉,却也难解心头之恨。且看贾雨村被革职后,他把家眷送回老家,自己云游天下,全不把革职之事放在心上,到了扬州,就到了林黛玉家,成了林黛玉的启蒙老师,一个偶然机会,林如海写了封推荐信,贾雨村就护送林黛玉进京,同时带了林如海的介绍信,找到了贾政。你看这个地方曹雪芹写得真好,“轻轻谋了一个副职的候缺”,太容易了。按说他过去由知府革职为平民,也不重新审查审查,这人到底怎么样?就直接官复原职。所以曹雪芹在这个地方用“轻轻”二字,极其轻松,毫不费力就又当起了官,把当时那个社会朝廷任命官员那个制度的腐败,刻画得入木三分,一笔又点明贾家是书中第一大家,贾政的权力气场非一个封建官场管基建的郎中能及。

再探贾雨村对官场潜规则的嬗熟,贾雨村到应天府上任以后,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冯渊的命案。贾雨村听说冯家的仆人说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做主的时候,他不禁大怒,拿起那个签就要发签拿人,要抓凶手,结果旁边一个门子,使个眼色,贾雨村马上就宣布退堂,“雨村心下甚为疑怪,只得停了手,即时退堂,至密室,侍从皆退去,只留门子服侍。”我们知道门子是个最普通的衙役、一个差役,地位他是最低的,怎么这个门子使个眼色,哼了一下以后,他马上就会响应,就只能停了手啊?这说明贾雨村官场经验极其丰富,接受了上次让人掰倒的经验教训。关键是这个小沙弥也是遭火烧,从庙里逃出来的深韵官场之道的走卒,门子本人虽然地位很低,但是他既然敢在堂堂知府大堂之上,给我使眼色,此人必有来历,他是向贾雨村拍马屁,想邀功讨赏!门子肯定掌握很重要的信息,怕这个新上任的知府吃亏。贾雨村经营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才干立马呈现。果然,这个门子拿出了护官符,点明金陵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门子道:“这四家皆联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照应的。今告打死人之薛,就系丰年大雪之“雪”也。老爷如今拿谁去?”。审案期间,又恰巧安排王老爷来拜,不知这个王老爷会不会是金陵王家的一个主子或使臣。下面就是那个葫芦案了。

贾雨村其人,未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流,但他是红楼梦开演和结局的纲领性人物,特别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个主要女性人物,都与他有紧密关联。红楼梦第一回中,贾雨村“吟罢”了那全书“第一首诗”后,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云: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于此,甲戌本有双行批注说:“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 贾雨村吟此二句,让人千转难眠。简单可直接破解为:林黛玉未嫁时只求有个好归宿,薛宝钗嫁人后等到与贾雨村勾结后才是大展人生宏图的机缘。特别是薛宝钗有“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诗句,贾雨村便是好风之力!

贾雨村不简单,可从两个方面分析入手。一是书中的人物故事和脂砚斋的批语,且看:这里雨村且翻弄书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撷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甲戌侧批(甲辰夹批):八字足矣。】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甲戌眉批(甲辰夹批):更好。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可笑近之小说中满纸“羞花闭月”等字。这是雨村目中,又不与后之人相似。】雨村不觉看的呆了。【甲戌侧批(戚序、蒙府、甲辰夹批):今古(古今)穷酸色心最重。】那甄家丫鬟撷了花,方欲走时,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甲戌侧批(甲辰夹批):是操遗容。】【甲戌眉批:最可笑世之小说中,凡写奸人则用“鼠耳鹰腮”等语。】这丫鬟忙转身回避,心下乃想:“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我家并无这样贫窘亲友,想定是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如此想来,不免又回头两次。【甲戌眉批(甲辰夹批):这方是女儿心中意中正文。又最恨近之小说中满纸红拂、紫烟。】【蒙府侧批:如此忖度,岂得为无情?】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甲戌侧批(甲辰夹批):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便狂喜不尽,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蒙府侧批:在此处已把种点出。】一时小童进来,雨村打听得前面留饭,不可久待,遂从夹道中自便出门去了。这里点出贾雨村的操莽之容,曹操和王莽是谁,勿需多言,而书中的小人物贾雨村竟与曹操和王莽才干齐肩,可想贾雨村事后的成就非凡,必然到达一个朝代政治权力的顶峰,且脱不开后宫的关系,无论曹操还是王莽都在后宫上用心缜密,治大国如烹小鲜,不然何来曹、莽之才。二是贾雨村官职的升迁,从官复知府算起,第五十三回,提到贾雨村补授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官职竟比贾政大多了,而每每还要求见贾宝玉,宝玉不喜欢他,但用林之孝的嘴通过贾琏提到,东府贾珍与他交好,贾琏反正不与其谋事,竟言他的官职肯定保不长,红楼梦一书有反面的喻义,难说贾宝玉与贾琏都因此吃亏,而贾珍又上了贾雨村的当,从贾雨村乱判葫芦案可推想,贾雨村与王之腾和薛蟠的交情应该不错吧。后来,贾雨村升任京兆府尹兼管税务,与甄士隐有一段神往,最后贾雨村归结了红楼梦,贾家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贾雨村应该作用不小,才能回到“钗于奁内待时飞”。
  贾雨村见证了贾家兴亡,书里是明写的,从甄士隐注解好了歌中可见一斑: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甲戌侧批:宁、荣未有之先。】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甲戌侧批:宁、荣既败之后。】
    蛛丝儿结满雕梁,【甲戌侧批:潇湘馆、紫芸轩等处。】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甲戌侧批:雨村等一干新荣暴发之家。甲戌眉批:先说场面,忽新忽败,忽丽忽朽,已见得反覆不了。】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甲戌侧批:宝钗、湘云一干人。】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甲戌侧批:黛玉、晴雯一干人。】
    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甲戌眉批:一段妻妾迎新送死,倏恩倏爱,倏痛倏悲,缠绵不了。】
    金满箱,银满箱,【甲戌侧批:熙凤一干人。】
    展眼乞丐人皆谤。【甲戌侧批:甄玉、贾玉一干人。】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甲戌眉批:一段石火光阴,悲喜不了。风露草霜,富贵嗜欲,贪婪不了。】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甲戌侧批:言父母死后之日。】作强梁。【甲戌侧批:柳湘莲一干人。】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甲戌眉批:一段儿女死后无凭,生前空为筹划计算,痴心不了。】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甲戌侧批:贾赦、雨村一干人。】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甲戌侧批:贾兰、贾菌一干人。甲戌眉批:一段功名升黜无时,强夺苦争,喜惧不了。】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甲戌侧批:总收。甲戌眉批:总收古今亿兆痴人,共历幻场,此幻事扰扰纷纷,无日可了。】
    反认他乡是故乡。【甲戌侧批:太虚幻境青埂峰一并结住。】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甲戌侧批:语虽旧句,用于此妥极是极。苟能如此,便能了得。甲戌眉批:此等歌谣原不宜太雅,恐其不能通俗,故只此便妙极。其说得痛切处,又非一味俗语可到。蒙双行夹批:谁不解得世事如此,有龙象力者方能放得下。】
展眼乞丐人皆谤。【甲戌侧批:甄玉、贾玉一干人。】

贾家从荣至衰解得再明确不过了,大观园的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很明显是绿纱窗又糊在蓬莱仙境一般的大观园里,贾雨村是糊蓬窗的高手。

红楼梦第一回,贾雨村脱口而出那首《咏月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诗的前两句平平,无多少特色;后两句透出气象不凡,抱负不浅。他要捧出一个天上的太阳,要使“人间万姓仰头看”,一个落魄的穷书生的野心,这么大!竟要捧出一个皇帝。深度解读金陵城“护官符”的贾雨村,在贾政轻轻一谋便官复原职后,通过乱判葫芦案,在“护官符”的照应下,在官场上纵横驰骋,拥具曹莽之才,直接赞襄朝政,绝对涉及封建皇朝的高层斗争,我一直认为贾雨村,并不简单的假语村言,而是更高层次的“假谕存”,是一个偷改圣意的“假谕存”,乾隆的登基与其直接有关,提到贾雨村脂砚斋才恨不得以刀劈纸,贾雨村也才符合曹、莽之才的历史形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