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狂妄自大,卖乖弄俏,后被充军发配,终成《红楼梦》里最可笑的人

2017-12-30  风干了忧伤hmsh

《红楼梦》有个小人物,帮助贾雨村办了件大事情,这就是“葫芦僧错判葫芦案”。这件案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成就了贾雨村狗官的声名,也让香菱从此彻底落入了“呆霸王”薛蟠的魔爪,直至最终殒命。

这个人就是应天府里的门子。概因曹雪芹老先生不齿于他,这个门子连个人名也没有。要知道,当年弄丢香菱的霍启也有名有姓的。

这个门子之前在姑苏地界的葫芦庙做小沙弥。十里街一把大火烧光后,他本可以投奔其他庙去,但他难耐做和尚的寂寞和凄凉,竟羡慕起红尘中的快活来,便蓄了发,到应天府当了门子,也就是做起了公务员。

当公务员本无可厚非,毕竟人人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舞台和角色,渴望自己的价值最大化。况从后来的庭审过程来看,这个门子确实很优秀,假以时日,理应成大器的。

但是,这个门子太不安分守己,太得意忘形了。他深谙社会的规则,却不熟悉官场的套路,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弄得个癞蛤蟆跳门槛,又跌鼻子又伤脸。

话说雨村补授应天府后,一下马就接手了件人命官司,乃是薛蟠、冯渊两家因争买香菱,各不相让,冯渊被薛蟠活活打死。开庭当日,雨村很生气,即可就要抓人,还要发通缉令。但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门子却给他使眼色,不让他发签。

你说你一个门子,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阻止一个地厅级领导独立办案干什么啊?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这不是惹雨村不快吗?难道就因为你了解雨村的底细,从心里瞧不起他,就可以恣意妄为,全无顾忌?

好在雨村是个聪明人,且初到应天府,知道其中必有蹊跷,便退了堂,带他到密室,欲问清端倪。

这时候,作为门子,你若是谦恭、诚恳、娓娓道来,雨村一样可以接受,甚至可以对你有些好感,日后让你平步青云亦未可知。但是门子不。他对雨村颇不以为然,言语甚是轻慢,脸上始终在笑,心里却满是不屑。

张嘴第一句话,他就表达了对雨村没有认出他来的不满。他说,“老爷一向加官进禄,八九年来就忘了我了?”这样说的时候,他还笑着,一点也不恭敬,更别说严肃了。

这就有点太把自己当菜了。要知道雨村那是连当年给了他巨款和过冬棉衣的大恩人甄士隐都敢忘记的主儿,何况你一个小和尚?你又算哪根葱?是不是太恃才傲物了些?

在雨村回答他想不起来后,门子直接开始嘲讽了,“老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把出身之地竟忘了。不记当年葫芦庙里之事?”言下之意,就是怪怨雨村忘了“初心”,眼高了,牛逼了。

要知道,当年葫芦庙里的那一段遭遇,是雨村的滑铁卢,是雨村的痛处。所以门子说这话就是在揭雨村的伤疤了。雨村自然“如雷震一惊”。就像说现在当官的,你小时候和我一块儿耍过尿泥,你小鸡鸡上还有包皮呢。那当官的听了,能高兴吗?

但雨村毕竟是雨村,那是当年被革职后“心中十分惭恨,却面上全无一点怨色,仍是嬉笑自若”的雨村啊,他的心理十分强大,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所以雨村拉起他的手,和他笑笑,让他坐下,然后问他,“为什么不让我发签啊?”

门子就更加狂妄了。在得知雨村来当官却连本省的“护官符”也没有之后,他的表情更加夸张,“这还了得?连这个不知,怎么做得长远?”这就是怪雨村不称职,不配做官了。然后他从顺袋中取出“护官符”交给雨村,并详细介绍了“四大家族”的历史和现状、案情经过以及涉案人员的背景。

这一切介绍完之后,他还觉得不够过瘾,便又是一笑,说,“老爷当年何其明决,今日何反成了个没主意的人了?”接下来便是冷笑了,“老爷说的何尝不是大道理,但只是如今世上是行不去的。依老爷这一说,不但不能报效朝廷,亦且自身不保,还要三思为妥。”

话说到这里,那雨村已经不是不称职的问题,而是“不能报效朝廷”的原则问题了。但雨村毕竟是奸雄,这时候他也许杀了门子的心都有,但他还是笑着,说,“不妥,不妥,我再考虑考虑。”因为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门子的下落,而是涉及贾、王、薛家的人命案子,这事关他的前途命运。

应该说,这个门子还是很有些能力的。他注重调查研究,和内人几次深入拐子家中,摸清了香菱的来路;他有强烈的敏感性,对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情况了如指掌,甚至知晓雨村补升此任,是贾府和王府帮的忙;他善于搜集整理,提前获得了《护官符》,并把它交给了雨村;他干工作很有思路,制定了“扶鸾请仙”的策略,任谁都无话可说;他善于处理复杂矛盾,只是通过些暗中调停,就化干戈为玉帛。他的优点太多了。

但是,他却有一个致命缺点,那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又太低估领导贾雨村的心机了。要知道,雨村毕竟是官场中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而他充其量只是个小沙弥或者门子或者根本就是跳梁小丑,两人又怎可同日而语呢?

也许他从认识上就出现了误区,片面认为只要干好工作,替领导排了忧解了难,就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就可以显得比领导更聪明,就可以蔑视领导的权威,甚至凌驾于领导之上?

他是不知道,在官场,领导的权威那是至高无上的。有时候领导放低身段,只是在表达一个姿态。而你的所有努力,在领导眼里只是一个道具。他还不知道,对于雨村那等有“贪酷之弊”的人来说,感情投资是不是更重要?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只能给人增加笑料。他很自然会被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地充发了去。至于后来他卷土重来,举报了贾雨村,使雨村“枷锁扛”,那也许只是高鹗老夫子可怜他,让他“回光返照”而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