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敌实力大PK:令狐冲与林平之

 真友书屋 2015-04-30

文|暮杳

【转自天涯_从金庸小说看穿男人的春秋大梦】


所以我们来比较一下令狐冲和林平之在感情争夺上的实力

1,长相:令狐冲——“长方脸蛋,剑眉薄唇”,而且“潇洒倜傥”,气质比较街头,但也还行;林平之——“俊美”,加上长期养尊处优而形成的品位,即使沦落成屌丝也抹不掉曾经高富帅的气质。

——那些个说“爱情当中长相不重要”的,请统统点右上角红叉。

——但是从长相上说,其实令狐冲也没输掉几分,小林子有小林子的洋气,令狐冲有令狐冲的阳气,而且令狐冲的眼睛貌似是顾盼神飞?性格能带动出长相的灵气。所以只能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2,性格:令狐冲的性格太复杂了,飞扬跳脱,整个一浑不吝。林平之,咱也先不说正面描写,只说侧面描写,比如令狐冲对他的观感就是,这林师弟简直跟师父一模一样,整个一无脸男!闷死了!

——那么小师妹喜欢哪种?当然是她爹那种!小师妹天天批评令狐冲乱说话,就跟批评陆猴儿是一个语气,但她从来没有批评过林平之,林平之的性格就是刚刚好的。阿杳习惯把感情中的俩人比作齿轮,正好能咬合上的,那是你本来如此,不假外求。

3,人品:令狐冲——稍微滑头了些,但本质上是个侠义道的好人。林平之——少镖头时代是冲动傲慢但热血侠义,有点幼稚但敢作敢当,而华山派时代是冷静自制忍辱负重,自宫时代是妖孽凶残可悲可怕。但是综观林平之一生,除了恋爱和报仇,他没有做过其他任何事情。所以你怎么知道他人品不好?因为他要报仇吗?林平之的华山派时代金庸着墨太少,我只觉得他是闷着脑袋在用功读书外加拼命挖自己老宅墙角,并不觉得他在阴谋颠覆整盘棋,他既没那个智商也没那个胸襟。

4,背景:为什么要比较背景呢?因为这小说不是琼瑶写的。一个人的出生和成长背景能决定很多很多东西。

令狐冲——孤儿,没有背景;不过是华山派首徒,长远来看只要师父给面子他就会有面子。

林平之——没有父母但不算孤儿;沦落风尘的豪门小开;依然有着豪富的舅家;以及——《辟邪剑谱》的唯一正牌传人。

我告诉你,哪怕去掉《辟邪剑谱》这一条,哪怕岳不群真的只是个爱女心切和蔼可亲的老爹爹,他也一定更愿意把女儿嫁给林平之,因为这样她幸福的几率更大。结婚又不是打BOSS,要那么高武功干嘛?过得好才是正经的。

5,感情基础:

令狐冲——至少十八年,就是岳灵珊的年龄。

林平之——半年?不知道……我倾向于认为……没有。

以上,比较完毕。你愿意的话,是个平局;但按阿杳看来,是林平之胜出。因为林平之的人品还没有滑坡,而第5条感情基础又有很多疑点,宁中则会选择令狐冲是因为她说到底也只是个外人。有一些问题,比如,小师妹对大师哥十八年的“感情”基础到底是啥感情?在恋爱中到底是感情基础还是新鲜感重要?诸如此类,只有当事人才心知肚明。其实第4条里岳不群的支持就已经足够秒掉令狐冲了。

理性的比较过后,我们要回归感性的思考,因为我们毕竟是在看小说找经验。虽然令狐冲这是必败的局,我们也还是要看看他到底输在了哪个章节。

还是思过崖上。

第三次约会,彻底失败的约会。

十多天后,小师妹终于又来送饭,“神采奕奕,比生病之前更显得娇艳婀娜”,盼星星盼月亮的令狐冲那叫一个开心,然而言语之间又是小林子,小林子取代了他过去给她练剑喂招的专属位置,他终于开始不爽了。

有时候人就是有那样一种第六感,狗鼻子一闻就能感觉到空气里的奸情。再加上异地恋的紧张思念,令狐冲心上的弦快要崩坏了。令狐冲吃醋,岳灵珊也感觉到了。小师妹心地可善良,不像某些虚荣又缺爱的女人会故意气他,她沉默一会,然后跟他解释:“大师哥,你在崖上一时不能下来,我又心急着想早些练剑,因此不能等你了。”

多么善解人意!所以,令狐少侠,见好就收吧!小师妹已然感到惭愧,说明她心中还是有你的,不然你还要怎样?

但是令狐冲却还是想不通,两人比剑喂招,他一下子把小师妹的剑给震落悬崖。

咱不说那把剑是什么名贵的碧水剑,是岳不群送给女儿的宝贝礼物;咱只说你们两个的小儿女问题。岳灵珊固然是小女生萌妹子,心思难猜得很,但你是男人,你不能也这么小媳妇,摆一张秦香莲的苦瓜脸给谁看?你自己心里把自己苦死了,小师妹——及包括阿杳在内的女性同胞——只会觉得你太没风度。

如果你俩是在谈恋爱,吃点小醋,没关系,那是情趣;但是这特么明明就是一场战争,你居然还要风花雪月地自我纠结,我看你能死成几块。

这些纠结,统统都应该放在背后去纠结,去跟你的男闺蜜女闺蜜好好讨教,然后练就一身专克小林子牌小白脸的神功,把岳灵珊抢过来。但你却在这时候爆发,你爆发给谁看啊?小师妹都被你爆哭了!

小师妹哭了,生气了,掉头离去。这一方面固然因为她争强好胜而大师哥不肯让她,也因为那把剑十分地宝贵;但另一方面,因为小林子已经在她心里默默占了一个坑了,她已经在默默地把大师哥和小林子作比较了,这么比较之下,大师哥真的太讨厌了……

小师妹走后,令狐冲开始总结经验教训,这是个好习惯,他每次都要反刍自己和小师妹的会面心得。但他的总结却是:

“唉,总是独个儿在崖上过得久了,脾气暴躁,只盼她明日又再上崖来,我好好给她赔不是。”

去你的脾气暴躁……人要能粗能细,能宽能精,你该大度的时候不大度,这会儿该纠结了你又不想纠结,多少次用“小师妹跟林师弟只是白花花的同门之谊”来麻醉自己,你丢了妹子是你思维懒,你活该!

到得此处,令狐冲在岳灵珊的心中,也基本是败局已定了。接下来就是岳灵珊来来回回地唱着福建山歌,能把他气成几分熟的问题了。

在这里,阿杳还要提出一个命题,那就是“定位”与“发展”。请问令狐少侠,你对你和小师妹的感情是如何定位的?兄妹之情?同门之谊?男女之私?哦,原来是男女之私!这个我看出来了,那请问令狐少侠,你有想过你和小师妹的感情要发展到哪一步呢?是婚姻的殿堂还是爱情的坟墓还是我送你走进婚姻的殿堂然后我自己走进爱情的坟墓?什么?婚姻的殿堂?令狐少侠您真幽默,我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对这段感情的定位,对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定位,对这段感情的发展的预期,令狐冲都全然是一片混乱。他固然希望自己干脆就是岳灵珊的男朋友,但他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努力过;他也固然希望自己能娶小师妹为妻,但他唯一的努力就是成天幻想师父或师娘给他们指婚。

你既然对感情放任自流,就不能怪感情从此越漂越远。

现在我们终于告别了思过崖时代,桃谷六仙的真气把令狐冲灌得快要死掉,而被六仙手撕大法吓坏的岳不群夫妇决定席卷全山人畜出逃——只留下令狐冲和陆大有。无他,岳不群就是要令狐冲自生自灭。

但是岳灵珊却特意偷了《紫霞秘笈》来,连夜走三十里山道赶回来给他练功,并对六猴儿说:“你劝劝大师哥,要他无论如何得听我的话,修习这部《紫霞秘笈》。别……别辜负了我……”说到这里,脸上一红,道:“我这一夜奔波的辛苦。”

金庸真是言情圣手啊!你说小师妹原本想怎么说?“别辜负了我”?那就太……小师妹是个含蓄的萌妹子!

有的时候,咱要分清楚什么是感情,什么是人生。比如这个时候,小师妹来给令狐冲送秘笈,那绝对是且仅是一腔兄妹真情!令狐冲快要死掉了,即便他是阿杳的前男友,阿杳也还是愿意救上一救的。你说岳灵珊会不会对令狐冲余情未了?那是很有可能的,岳灵珊在感情处理上确实有点不干不净,但不干不净的好处在于仁至义尽,在这一刻她表现出来的温存,是很明显的求和信号。

更何况,即便是余情未了又怎样?不过徒增痛苦,全无实际用处。

所以,当陆大有向岳灵珊打包票说“这来回六十里的黑夜奔波,大师哥永远不会忘记”的时候,岳灵珊的反应却是哽咽着对陆大有说:“我只盼他能复元,那就好了。这件事他记不记得,有甚么相干?”

然后,她凝视他片刻,走了。

注意这段对话和这个场景,小师妹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嬉闹顽皮卖萌撒娇的小师妹了,她那么温柔,又那么悲伤,她在爱情与婚姻方面已经成熟了,她已经知道自己和大师哥这段孽缘必有一死一伤,因为她已经选择了林平之了。

再一次证明之前阿杳的判断,岳灵珊对待令狐冲从此就是同门师兄妹之情。如果还有什么别的,那就是愧疚,不忍,怜惜……她一丁点都不愿意令狐冲为她变成傻逼,不愿意令狐冲为她痛苦。她希望他伤好后不要记住自己的恩情,然后天亮了大家就什么心软的纠葛都不要再有了。

令狐冲不久后才醒来,岳灵珊已经走了。令狐冲当然惦记,惦记得都要疯了,之前他甚至还在昏迷中大声问岳灵珊是不是“爱上林师弟”,这时候他干脆就是一惊:“小师妹走了?”“和林师弟一起去了?”

什么出息!

也罢,你毕竟是在好闺蜜陆大有面前,而且你确实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发个疯也没什么嘛!陆大有向他解释说:

“大师哥,小师妹对你关心得很,半夜三更从白马庙回山来,她一个小姑娘家,来回奔波六十里,对你这番情意可重得紧哪。她临去时千叮万嘱,要你无论如何,须得修习这部《紫霞秘笈》,别辜负了她……她对你的一番心意。”

——神啊,请赐我一个陆大有吧!

——男闺蜜总是这样目光如炬而又温柔体贴!虽然已经看穿了小师妹偷人的事实!依然劝你好好地练功复元!不要辜负了小师妹的“情意”!

但是令狐冲啊令狐冲,你知不知道你和小师妹的孽缘到这还不算完,你知不知道后来你的表现是多么令人失望,你连陆大有都对不起你知不知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