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茶 / 待分类 / 我们的母亲花:萱草

0 0

   

我们的母亲花:萱草

2015-05-16  青梅煮茶




萱草图


元·王冕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

萱,作“蕿”,亦作“藼”或“蘐”。《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諼草,言树之背。” 按照古人的解释:諼草令人忘忧;背,即所谓的北堂。唐代陆德明《经典释文》解释说:“諼,本又作萱。”

这首诗的“北堂”显然典出《诗经》。按照古制,北堂为主妇之居室。母亲居室则称之为“萱堂”。




后世一般萱花指母,椿树指父,由此一般以“萱花椿树”代称父母。唐代牟融《送徐浩》诗:“知君此去情偏切,堂上椿萱雪滿頭。”

甘旨,这里指养亲的食物。游子在外,慈祥的母亲不能侍奉在侧,音讯阻隔,这种痛楚甚过行路之上所有的苦和难。

母亲倚门遥望孩儿归来,这样的情是永恒的,伟大的,牵扯着游子。



忘忧

古人以萱草可使人忘忧,故又称忘忧草。谢灵运《西陵遇风献康乐》有诗:“积愤成疢痗,无萱将如何。”累积的愤怨已成疢病,诗人希求借萱草忘掉忧愁。




唐代诗人李咸用则把萱花比作了君子:

芳草比君子,诗人情有由。

只应怜雅态,未必解忘忧。

积雨莎庭小,微风藓砌幽。

莫言开太晚,犹胜菊花秋。


萱草在早春萌叶,炎夏在园林少花的季节依然能繁花不绝,给夏景带来艳丽的色彩。




微花·孤秀

萱草,俗称金针菜、黄花菜,百合科,多年生宿根草本,根肥大。叶丛生,狭长,背面有棱脊。花漏斗状,橘黄色或桔红色,无香气,可作蔬菜,或供观赏,根可入药。

萱草或许并不起眼,但在有心人看来却是另一番景致:

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

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




苏轼的这首小诗,歌咏萱花有顽强的生命力,她可以自恶劣环境振拔解脱出来。萱草该属约有20个种,大部分原产自我国。野生的萱草,在全国南北各地的山岭的阴湿之处常常会见到。萱草对环境适应性强,耐湿、耐瘠、又耐寒,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都能露地越冬。

喜阳光充足,亦能耐半阴寒。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仅以此文献给天下可敬可爱的母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