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梧桐 / 待分类 / 【原创】戏说二九零(下)今天的二九零

0 0

   

【原创】戏说二九零(下)今天的二九零

2015-05-22  老梧桐

1978年秋,大批城市知识青年“病退”返城。至1979年知青返城达8000多人。用农场誌的话说:“大批城市知识青年,随着历史驱驶的潮流到边疆来工作生活了10年,又被历史的浪头卷回了城市。”至2000年末全场各地知青合计也不过300人。

知青的离去,使各个农场陷入劳动力恐慌之中,当时除了高考录取的荒二代,全部加入职工队伍依然远远不足,这时候,职工家属在集体评议的形式中绝大部分加入职工队伍。我们不能忘记当年曾有这么一位家属。孙贤芳,1937年1月出生于山东莒南县,1955年10月来二九零农场,56年8月加入青年团。59年2月在原三分场8队任女子农工小队队长。60年7月入党。孙贤芳女子农工小队被合江农垦局授予先进集体,孙本人被授予垦区标兵、“女子飞刀手”等称号。60年春,孙贤芳从佳木斯开群英会回来,带领女子小队积肥,8个小时就刨一个厕所,超过了当时男工效的三倍。1960年秋天,孙贤芳这位闻名垦区的“飞刀手”再次大显身手,她带领农工小队,每天两点踏着冰雪下地,冒着凛冽的寒风收割大豆,20多天共割1,650亩,平均日工效5.22亩,孙贤芳自己割了248亩,创造了日割6亩全队最高纪录。这一年孙贤芳又被评为先进,出席了合江农垦局召开的群英会,总局党委奖给一面锦旗,上面书写着9个大字“一面永不褪色的红旗”。1962年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她被精减,仍坚持参加农忙劳动。1965年被评为五好家属,出席了总局召开的五好职工、五好家属代表会议。直到1983年由家属工改为固定职工,1985年12月(48岁)退休。

在二九零农场的改革中,许多职工特别是身体欠佳、技术缺乏的留场知青,远没有孙贤芳那么幸运了。土地或工厂承包后,生产资料被无情剥夺,给承包户打工,换取微薄的临时工资,就是他们全部的收入。原二分场某队有个“缺心眼”的老北京知青,平时靠拣破烂为生,可以想象,在荒漠原野的路边,有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拾荒者,顶风踏雪,艰难地行进着……难道邓丽君的“酒干倘卖木”才是你的真实写照?更有甚者,前些天北京知青在农场中发现他们失联多年的一位战友竟然家徒四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神情恍惚,妻子早离他而去,农场不予关心,更令人发指的是他当年的连长今天的雇主,居然对战友们说他已经让人认不出来了!


【二九零农场植物园】

今天的二九零场部建设得空前豪华,主要公路也说得过去,原来连队的家属(砖基坯)房基本推翻,知青集体宿舍(砖房)成为农忙时雇工宿舍,食堂成为承包人的仓库。每三四个队建立一个协作组,由组长、会计和保管员组成,他们是农场最小的地主阶层,上面还有场长、管理局、总局等等。下面是家庭农场的承包人,往往由原队领导、机务干部等等担纲。剩下什么都不是的,你就天天在场部等待雇主的挑选,选上的有一份工钱,选不上或者没有雇主,只能自己想辙,没人管你。

有人会问,干嘛住场部,我住连队不行吗。不行!城镇化建设已经把连队和分场消灭,所有职工应当搬迁到场部就是前面说过的太平山,地图上的军民那个地界去居住。那是地道的商品房,集体供暖,年供暖费2400元。家庭做饭、洗澡用液化气罐。你自己打柴?更没门。许多农场采取强迁,以保证城镇化建设速度,农场职工失去了柴火垛、自留地、子弟学校、卫生员,不得不彻底改变原生态的生存状况,加速破产。有人说,这种城镇化建设犹如卖给穷人一块金表,穷加债,泪奔。个别无法放弃自给自足生存形式的,有的就在绿化林边那些机车到不了的地方少量种植蔬菜,通过减少买菜实现节省开支。当然,这不合法更不方便。虽然城镇化建设还在进行中,但经济发展的趋势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挡的。

【二九零农场的文艺节目走进省电视台】

今天的二九零,出行靠私家车,没车可以打的,农场有出租汽车公司日夜服务。雇工由雇主派卡车接送,如果有人出行(去连队耕种),上分局,去鹤岗只要打个电话就有出租车来到,实际双程计费。农场现拥有大型农机具6000多台(套),综合机械化程度达96%以上。早在1965年7月,农场首次为大豆进行飞机喷施钼酸铵以来,机械化、科学化程度始终领先全国,生产的有机大米,你懂的。大家都还记得,二九零地处两江三角洲,防涝工作极为重要。当年知青在时新修水利,很少江水倒灌。现在承包了,有机械,却没人疏通,隔三差五泛滥,什么N年不遇,天晓得。


【具有半个世纪历史的飞机作业】

农场的主导产业是农业,种植业以水稻、大豆、玉米、小麦和部分经济作物为主,粮豆总产量2009年已达37万吨,,人均年收入20000元。但这个数字与黑龙江农垦总局北大荒股份公司相关财务报告内容有差异。黑龙江农垦总局拥有对各个国营农场领导干部的任免权,所以管理分局和各农场不得不对总局指令言听计从。长期以来,国营农场对外实行市场机制,对内实行计划体制,各农场权利集中在总局。总局与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两块牌子,一套班子。2003年北大荒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交易,各种问题逐渐暴露,主要是未能按照股份制公司相关制度运作。令投资者失望的不仅是公司连年亏损,而且这个代码为600598的上市股票终于被打入ST另册。2015年春节前,又一个关于总局领导隋文富落马的详细消息浮出水面,股价依然在10.65元的位置停步,这似乎并不是消息面不起作用,应该是ST的特殊性使然,这给像我这样注重消息面的投机者有了可乘之机,所以我在广告朋友之后大大地捞了点干的。

今天的二九零,我们在农场时期的老职工真的所剩无几,有的老了,有的返回了故乡,有的去儿女所在地共享天伦之乐,有的凭借自己的经济能力在更加发达的地方自由落户……我们要去农场看望他们,确实难以尽如人意。我们在农场时期的老职工子女同样所剩无几,他们当中除了极少数在农场当家作主,许多去了大城市发展,也有的随父母回到祖籍尽孝,更多的只能由命运和机遇四处飘零……我们当中除了少数教过他们的老师,即使在我们自己的单位相遇,只能相见不相识。

目前,二九〇农场飞机场北部地下900米,发现可采煤层厚度分别为6米和20米的2层煤矿,目前预计储量在6—7亿吨。这又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因为对褐煤洗煤造成的污染将严重危害周边的环境。半个世纪以来,这种让我国的环境付出巨大代价换来的教训,虽然惨痛,却屡见重蹈覆辙的悲剧发生。

前些天,看见农场发布有意举办60周年场庆的消息,但言明由于住宿困难,广大知青只能被安排在19连往西的小集贤屯、再往西的忠仁镇,或者住绥滨农场(原二师九团)。场庆可以激发知青回二九零看看,看看可以拉动农场的旅游业,旅游可以给当地带来可观的财富。这个机遇不能放弃,成本只要排演一台节目,其他都是有偿服务,这都是明确的。但不明确的是,如果绥滨农场也住不下,比方说有那里有200个知青同时来到,那时候只能住宝泉岭或者鹤岗,因为二九零农场和绥滨农场的闲置客房都不会超过100个床位。不知道是组织者有为难,还是不能逾越组织旅游的合法性,二九零既然要搞,就应当搞大,可以在三个方面作出尝试。一是挖潜增能,开发私人客房,挖掘包括住家、连队仓库、办公场所等等资源,满足临时需求高峰,投资极少,解决问题。知青的夙愿,无非回到早年的连队再住一晚,以了却思念之情。二是利用暑假期间,腾出场部学校教室,按连队安排住宿,这既能让大家集中居住,也为各地知青欢聚一堂创造一个机会。三是组织萝北——俄罗斯跨境游:在萝北住宿,第二天早上9点乘船从萝北出境,10点左右在俄罗斯阿穆尔捷特口岸入境,下榻友谊宾馆,参观列宁广场、二战英雄纪念碑、教堂、地方博物馆后午餐休息。下午逛街购物休闲,晚餐后回宾馆。第二天一早返回萝北。对知青来说,回农场必然枯燥乏味,到异国他乡领略一番,确也不虚此行。当然,我只是经验之谈,组织者要付出辛勤的劳累。同时,也请农场领导考虑,是否应该建立农场历史博物馆,包括建场历史、英雄人物历史和考古历史文物三个方面,第三方面可以依出土文物实物制作复制品展示。


[二九零出土的部分历史文物]

说到学校,农场还有一件事情可以尝试。我们了解到二九零中学在美术教学方面颇具特色,为什么不在木刻(荒娃版画)方面进一步探索,在北大荒版画的基础上,推出藏书票教学实践,就是超小型木刻创作。藏书票是起源于欧洲的私人藏书标誌,一般为黑白木刻形式,篇幅在6~12公分范围,就是一张夹在书本里的纸片,相当于中国传统的藏书印。学生具有丰富的想象力,他们自己制作的藏书票大部分与童年生活有关,可以是反映北方特有的童年游戏的,也可以表现北大荒冬天厚厚的积雪下住房和原野的天然情趣的,当然辽阔的田野和机械化作业,更是二九零荒娃们无穷的创作源泉。另外,像二九〇农场走出来的冰上健儿张路,更是学生创作的独特内容。目前,全国有藏书票展览双年展,上海、深圳有中学生藏书票教学活动交流,还有藏书票的交易和书刊介绍等等。藏书票可以适当改善学生生活,当然,对回到农场的知青,还是以学校或学生的名义向知青赠送更富有意义。


【二九零的未来】

未来的二九零,将随着国家建设的步伐被带入一个高速发展的历史新阶段,我们未必能亲眼目睹其结果,但可以想象,这是在借鉴国内外成败经验的基础上,按照黑龙江的具体特性,符合可持续发展自然规律,成就了我国现代化建设中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她不需要绚丽夺目的色彩加以修饰,因为老五团也好,知青也罢,在后辈巨大的努力付出之后,一切历史只仅仅是过眼云烟而已,任由后人评说。




引用照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作者陈纪祖联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