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公子 / 时事 / “玩”的最高境界

0 0

   

“玩”的最高境界

2015-07-31  云中公子


  一位同事提到他的一个朋友,满脸艳羡地说:“人家这几年玩摄影,真是玩出境界了!本来是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他的作品屡屡获奖,真是拿奖拿到手软了!他得到的奖金还不少呢,据说都能买房子了!”
    在这位同事眼里,“玩”的最高境界是玩出点名堂,轻轻松松名利双收。其实,玩的最高境界是玩得开心忘我,玩得自由自在。
    我们都喜欢玩,玩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快乐的释放。记得小时候,老师和家长总批评我们:“就知道玩!”玩,最能让一个人感到愉快放松,也最能享受到生活的乐趣。我们小时候以为玩是可耻的,好像是在贪图享受,放任自己。如今我们懂了,玩是生活的重要部分,不会玩的人就不懂生活,不懂情趣。
    说到底,玩是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的游戏。当然,玩物丧志、玩火自焚之类的事,超出了游戏的范畴,属于被外物绑架,人成了外物的奴隶。而我们所说的玩,完全是随心所愿,顺应天性,你自己是玩的主人,可以自如掌控游戏规则。
    这样说来,用名与利的标准来衡量玩的境界实在是本末倒置。更准确地说,玩的最高境界是完全忽略了功利性的东西。我们玩摄影,玩书法,玩文字,玩音乐,因为喜欢,所以沉浸其中,乐此不疲,从来不会想自己玩的东西会带来什么收益。
    举个例子来说,席慕蓉的专业绘画,她说:“绘画对我而言是专业,所以会感到有来自专业上的压力。写诗就完全没有压力了,写诗是一种享受和解放。”诗歌只是她用来玩的,她只是在享受诗歌带来的愉悦和美妙,完全随性,不会去想诗歌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名和利。至于她在诗歌上取得的成绩,也完全是玩的副产品,玩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总有那么多人带着功利之心看待玩。难道玩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快乐和轻松吗?名利这个衡量标准,像一把怪异的标尺,扭曲了人的本心,让人变得庸俗世故,唯利是图。被名利绑架的人们,恐怕永远体会不到玩的真谛。
    生活给了我们享受玩的权利,为什么还要在玩的时候想“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很多人是因为在世俗中形成了思维定势,以为做事一定要有目的,于是为了功利性的东西奔波不息。美国心理学家约翰·列侬说:“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所以,不会玩,就不懂生活,不会生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