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何治疗慢性肝炎、肝硬化?老中医来解答!

2015-08-03  qlxzwx   |  转藏
   




中医治疗是根据理论指导来用药的,本病在病理方面既属于肝郁、瘀血、脾滞与水积以及正气不足,所定的方剂也就从这几个方面出发。


1

主要证型及治法


1

肝郁脾虚型(即前所谓肝木乘土之证)

症状:肝脾未见显著增大,症现胁痛或引及肩背痛,脘腹胀满不舒或疼痛,神情烦躁,呕恶,食减,大便不调,或午后有轻度潮热等,脉弦而无力,苔薄滞。

方药:逍遥散(柴胡、白芍、当归、白术、茯苓、甘草、薄荷、煨姜)。兼内热者加丹皮、黑山栀。


2

血瘀型

症状:肝脾肿大,症以胁痛为显著,兼见面色黑暗而滞,神色不兼怯弱萎白,纳谷如常或略差,体力不显衰惫,脉弦有力,舌质苍老而色黯,苔薄。

方药:三甲汤(生牡蛎、生鳖甲、炮山甲、柴胡、甘草、郁金、姜黄、桃仁、红花)。胁痛兼腹胀者将桃仁、红花换三棱、莪术。

上证肝脾肿大显著而体壮气实者,肝肿硬兼用大黄虫丸、脾肿硬兼用鳖甲煎丸(均系成方)。


3

血虚型

症状:肝脾肿大,症以胁痛为显著,兼见面色萎黄苍白,晦暗而枯,唇不红绛,体力衰惫,头晕心悸,脉弦细小,舌质淡嫩,苔薄。

方药:养血行瘀汤(当归、白芍、川芎、地黄、首乌、丹参、郁金、延胡)。


4

脾滞型

症状:肝脾肿大,但疼痛并不甚著,却以胃肠症状为明显,如腹胀、胸满,食后更甚,噫气,呕恶,矢气,脉弦滑有力,苔板滞苍老黏腻,不兼倦怠怯弱、气短、苍白等虚证者。

方药:加味平胃汤(川朴、苍术、橘红、甘草、枳实、莱菔子、槟榔、青皮)。


5

脾虚型

症状:肝脾肿大但疼痛不著,却以脾胃不足之症为显著,如面色苍白,倦怠怯弱,气短息微,胸闷腹胀,食少,大便清泄,自汗脉软缓无力,苔薄黏,质淡嫩。

方药:六君子汤[党参(虚甚时则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半夏、橘红]。

以上是我科治疗肝炎及肝硬化所应用的主要方剂,除第一方外,其余四方常参合运用,如有血瘀型的同时又兼一些脾滞症状,可选一些加味平胃汤的药合用,用多用少,哪一型为主,哪一型为辅,完全看具体情况而定。总之,血瘀型、血虚型、脾虚型、脾滞型四方均有参合并用的机会,问题只在用多用少罢了。其次,有先现脾滞或脾虚证,经治疗平复后,肝脾肿大不消而转用血瘀型或血虚型方剂而施治的;也有先用血分药,证情转变而改用脾滞脾虚的方剂,随证施治,不能固执不变。


2

兼症加减


除了上面主方以外,还有个别的兼症则用加味法:

1)兼阳虚:加附子、干姜、肉桂、肉果、巴戟肉、补骨脂。

2)兼阴虚:加生地、天麦冬、石斛、鳖甲、白芍、黄精、杞子、元参,或用成方六味地黄丸。

3)兼湿热:如口苦,自觉脘部或两胁灼热,口气重,尿赤发黄,脉数,苔黄,加黄芩、黄连、黄柏、胆草、山栀、茵陈。

4)兼血分热:自觉午后有热,心烦神躁,手足心热,尿赤,脉数,舌红绛或见鼻衄、龈衄,加丹皮、生地、银柴胡、白茅根、广犀角(现用代用品)、黑山栀。

5)兼食欲不振:加六曲、山楂、麦芽、稻芽、鸡内金。

6)兼呕恶:属寒者,如口不干,脉不数,苔淡润腻,加姜夏、砂仁、橘红、吴茱萸;属热者,如口苦而干,自觉内热,脉数,苔黄,加黄连、芦根、竹茹。

7)兼泄泻:属虚寒者,如便行澄澈清冷,腹痛,恶寒喜温,面白,口不干,脉无力而迟,苔白,舌质淡嫩,加附子、干姜、白术;属虚热者,如便行不实,口干舌燥,脉软数,苔光嫩,加山药、芡实、苡仁、莲子;属实证者,如口气重,腹胀痛,便后为快,大便秽臭,尿短赤,脉滑,苔厚腻等,加六曲、麦芽、稻芽、山楂、苍术、黄芩、黄连、厚朴。

8)兼便秘:属实者,如血瘀型”“脾滞型加麻仁滋脾丸或木香槟榔丸;属虚者,如脾虚型”“血虚型加生首乌、苁蓉、杞子。

9)兼口渴:加花粉、麦冬、天冬。

10)兼湿热发黄:加茵陈、山栀。

11)兼黑疸:此为败症,于主病所定的主方中兼服小温中丸(成方)。

12)兼鼻衄、龈衄:加茜草炭、郁金、田三七。

13)兼尿少:加赤猪苓、车前草、泽泻、路路通、泽兰、滑石。

14)兼胁痛:大多数为肝经瘀血,可加柴胡、香附、郁金、姜黄、延胡;有因气滞痰阻者,可加半夏、枳实。

15)兼潮热:加柴胡、青蒿、鳖甲。

16)兼失眠、头晕、梦多:加丹参、合欢皮、夜交藤、首乌、枣仁。

17)兼雀目(夜盲):加夜明砂、苍术。

18)兼出汗:不论自汗、盗汗,加浮小麦、山萸肉。

以上加味药品,当视具体情况,可选加一至数味,并不是全数加入。


3

常见合并症的治疗


常见的几个合并症,我们所应用的方剂及处理如下:

1)肝昏迷:局方至宝丹或安宫牛黄丸,视病情轻重,每隔412小时服一钱,能使病人清醒过来,但此时为抢救病人,往往中西药并用,西药常用谷氨酸钠和葡萄糖等静脉注射。

2)吐血或便血:芍黄炭。大黄炭、白芍炭等分研细,每服一钱,白糖拌匀,干咽;或云南白药七厘到一分,白水吞服,每四小时一次,忌豆、鱼、酸、冷食,并服人参以扶正气,再配合输血及葡萄糖。病势稳定后则服犀角地黄汤加止血行瘀药,最后则用归脾汤以补正气。

3)腹水:若肝硬化已发生腹水者首先当考虑解决腹水问题,关于腹水的治疗方案如下:

腹水不多,胀满不甚,首先考虑利尿,其不兼有虚证者取八正散、大橘皮汤、五皮饮(均系成方)三方选用,八正散较重,大橘皮汤次之,五皮饮最轻;兼虚证者,则选用防己黄芪汤、导水茯苓汤。

腹水不多,形体俱虚(如面色青黄或白,不思食,精神萎顿,腹胀甚绷急,小便不利,脉弦数浮大,苔淡嫩或红等)及有大量腹水,形体俱虚不任攻下者用兰豆枫楮汤(泽兰、黑大豆、路路通、楮实)。

上方视虚证的不同情况,合下列方剂同用:

阳虚合真武汤。

阴虚合六味地黄丸兼加知母、牛膝、车前、黄柏等。

阴阳两虚合济生肾气汤。

气虚合香砂六君汤或实脾饮加黄芪(以上系五个成方)。

有大量腹水形体俱实者,如腹部膨大如瓮,按之柔软不绷紧,面色黑暗苍老,食谷如常,但恐胀满而不敢多食,精神不衰,大便干结,或一日二三次,但量少不畅,质不太稀,尿黄短少,气不怯弱,声音响亮,脉弦缓,按之不衰,苔薄滑而苍老。以上是典型可攻的病证,但病证不一定都那么典型,体力比较差一些的,仍然可攻,但在药的用量、间隔的长短和配合的汤药上有所差别。攻水用的方剂如下:

臌症丸(生甘遂、黄芩、木香、砂仁);控涎丹;舟车丸;消水丹(以上均为成方,其余如十枣汤、单味芫花等等,偶尔应用,但非主要方剂)。以上四方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方,或方,或方,或方,这一点还没有摸清规律,因有时服方无效或反应大时,换方或方,或方后,情况较好,有时则反之,可能是由于各人对药物敏感度不同的关系。

应用以上方剂时,我们都加上了肠溶衣,这样使不良反应大为减少,减轻患者痛苦,为攻水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以上药物用量,自数分至三钱不等,视病情而定,攻水的频度,以病人体力能耐受并使腹水尽快消退为原则。

除了上面四个攻水方外,还有禹功散(黑白丑八成、小茴香二成、加倍量的赤砂糖),一般应用于上述攻水药反应较大不能耐受之患者,但此药行水的力量较差。

服用攻水药都在早晨空腹时,但禹功散则午后可再服一次。

至于有大量腹水、体虚而不任攻伐者,服兰豆枫楮汤配合真武汤等方又无效时,则以大量中西药补剂增强病员体质,俟其体力稍振,仍看机会给予攻水剂。此外,在投攻水剂间隔期间,我们也配合西药,应用硫酸镁也能泻下适量的水而没有多大反应,并视条件许可再配合西药利尿剂。


新媒体编辑:王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