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莲生梦 / 飞花弄晚烟笼... / 留住乡情----姚占芳水墨作品赏析

分享

   

留住乡情----姚占芳水墨作品赏析

2015-09-16  幽莲生梦

姚占芳:

1967年生于河北省霸州市,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理事,现代工笔画院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辽河画院职业画家,廊坊市美协副主席,范家坊工笔画院院长。




家住田园----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不知咋了,这阵子总想写点东西,由于文笔不高,嘴笨手拙,文字游戏真的不会运用自如。这次是下了几回狠心才写点东西,向大家倾诉我的心声。

有时看到别的画家写一些文章,也挺羡慕,自己大老粗,没文化,总是实话实说,不讲究方式。和人打交道比画画更累。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是半百之人了,回首看看,也不知干了点啥,也没有画几幅画,糊里糊涂的前半生就过去了。年轻时总在失败中,干啥啥不行,老伴儿常说:“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家雀儿”。也许是命中注定,让我这大男人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画画这一行。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画的画能干啥用,画了画没人喜欢也卖不了,展览又选不上。也许是自己的信仰支持着我,我才画了这么多年的画。守着饽饽篮子挨饿是我的性格,我不画大众都喜欢的山水、花鸟,我割舍不下我的乡村田园梦,人这一生真是不容易,自己应该能清楚的认识自己,自己在什么位置,别一天想入非非,这样太累,应顺其自然。

五十岁了,行走江湖也已多年,太不容易。画界很乱,江湖画侠,吹牛逼者,弄虚作假等一些画界不正之风,看不惯也没有用,人家该咋骗还咋骗,咱只有嗤之以鼻,你说他也不听你的,还把人得罪了。现在画界是个没有信仰的时代,虽百花齐放,但总有罂粟,虽有赤子之心,但很难实现自己的梦想,我是最底层的画家只能干基层画家的事,用一生坚守这块画者心灵中的净土。

我从小生活在河北的农村,对农村有种特殊的珍爱,让我把这种爱转化成我绘画的形式。用我手中的画笔描绘出大地的美、村庄的美、庄稼的美、泥土芬芳,草木之情,禽畜兴旺……

我的根在农村,它是我生命的根,是我艺术的根,没有农村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就没有我现在的艺术特色,在啥环境干啥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北方大地这方水土养育了我这个笨拙、实诚的村里人,有时自己总是问自己,你喜欢画画,老天给了你天赋,社会给了你机会,你自己画了多少幅画?你自己会画啥?你自己不会画啥?自己怎样补课,画之事太深奥。自己画了三十五年画了还没弄明白,离艺术之门差的太远,艺无止境,人生有尽头。

前半生对画之事总结起来,工笔画也没画几张。画的质量也不高,自己有好多题材想画,但时间过得太快,还没来得及画,我害怕自己有一天画不动了。多年的工笔画不能充分展示我的才华,一张张画浪费了我美好的年华,身体在也不允许我画工笔了,几十年趴着画画,后背痛的每天在门的角上撞击来缓解疼痛,医生说是职业病,背上肋带炎,现在站着画画,腿上又患有静脉曲张,真的画不动了,我是在用生命来完成一幅幅感动自己的作品,真是惨淡经营愧无能,枉费衣食哭无声,画不惊人画到死,不负此生了此生,没画够、没画好,还得画下一张,像傻子,像疯子一样在纸上勤劳的耕耘,画画是我的第二生命,我从不敢亵渎,只能虔诚。画画也是在享受的过程,笔墨纸色融为一体,用自己的心灵和手中的工具,绘出绚丽图画,这是多么的愉悦。

享受画画的过程,享受田园风景,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了……,画画将陪伴着我度过美好的一生,我珍惜现在的生活,更加珍惜我与画之缘。

姚占芳

2015.6.9在霸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