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叶红243 / 待分类1 / 听寒蝉……

分享

   

听寒蝉……

2015-09-19  枫林叶红2...
 
 
 
 

听寒蝉……

看日历,秋分将至,薄暮中,听得蝉正叫得起劲,没有一点消歇的意思。这就想起蝉的一生。据说蝉的幼虫要有地下的黑暗世界里度过七年漫长的黑夜,才能破土而出,登上盛夏的高枝,向着太阳、向着光明,高唱生命的赞歌。过了盛夏,蝉的一生也就结束了。那么仍坚持在秋枝上唱着的,是赞歌还是挽歌呢?我不得而知。

但在古人眼里,即便不是挽歌,也是凄苦的离歌。你听,宋代的柳三变是这样唱的: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首调寄《雨霖铃》的词,写词人在清秋季节,与恋人告别。词开头三句就点明了离别的节序、时间。面对离别酒,都无心饮,而客又催发,两执手相对泪盈眶,竟说不出一句话。一句“寒蝉凄切”,就把离别的气氛渲染了出来。

不愧是柳三变,这上片,时间地点人物情节都有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部微电影,

下片是感慨:这一去,不知何时再能相见!纵有良辰美景都形同虚设,心中千种风情,无限想思,去向谁诉说呢?

这是一首传唱千古的非常著名的离别词。在互联网、智能手机普及,微博微信满天飞的今天,年轻人很难体会词中的那种恋人离别时的难分难舍。

柳三变就是柳永。他是写词高手,尤其是长调。他专为青楼歌伎写词。他的词流传很广,当时有句话说,有水井处,即有柳词。

用今天的眼光看,柳永是个流行歌曲大作家,他的粉丝众多。但在他的时代,只能写写唱词、没有一官半职柳永生前注定穷愁潦倒,死后,还是青楼歌伎集资为他送葬的。

今听寒蝉凄切,想到蝉的一生、想到柳永的一生,有感而发,写下此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