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飞吧 / 图书馆 / 清朝科考奇案

分享

   

清朝科考奇案

2015-09-26  鸽子飞吧
科举考试舞弊现象伴随着科举制度的产生而出现。
    唐宋时期虽然也屡有科场舞弊案发生,但处分较轻。唐穆宗时礼部侍郎钱徽取士不公,所取郑朗等14名进士都是毫无才能的贵族子弟。穆宗获悉后让白居易主持复试,结果有10人不合格,钱徽被贬职,其他涉案官员也受到了处分。
    明朝虽然制定了严格考试制度,但考试舞弊的现象屡见不鲜。天启元年辛酉科乡试,钱谦益出任浙江主考官。考生田千秋在考卷中暗藏“一朝平步上青天”七字作为关节,通过行贿作弊考中举人,事后查明被革除举人称号并发配充军,钱谦益也因此失察受处分。
    清军入主中原之后,仿照明制开科取士。科场上,大清王朝的几代帝王对舞弊行为举起空前的重拳打击,却仍然挡不住舞弊风愈演愈烈,中国历史上几宗最大、最惨烈的科场舞弊案,都发生在制度最细密的清朝,其中顺治14年的丁酉科场案、康熙50年的辛卯科场案,还有咸丰8年的戊午科场案,都成为震惊中国科举史的科场大案。
    顺治十四年(1657)丁酉科乡试,顺天乡试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人公开收受贿赂,营私舞弊。李振邺更是胆大妄为,在阅卷前竟让家僮拿着25人名单到考场里逐一寻找试卷。顺治帝下令查办此案,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七人处斩,其他人革职。同年八月江南乡试发榜,主考官方猷、副主考官钱开宗所录取的人大多为行贿之徒,社会反响强烈。顺治帝正在气头上,下令重惩有关涉案人员,20余名考官被问斩,顺天和江南乡试所录取的举人全部押赴京城参加复试,顺治帝亲临考场,考试时由两名兵士监视一个考生,有些考生在这样的环境中紧张得不能握笔答卷,江南才子吴兆骞就交了白卷,后被流放到黑龙江宁古塔。
    清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南京秦淮河北岸贡院发生了一起震惊朝野的科场舞弊案。这一年,康熙读到一封江南巡抚张伯行的奏折。报称江南本届乡试副主考官赵晋受贿十万两纹银,出卖举人功名。阅卷官王曰俞、方名合伙作弊,正考官左必蕃知情不报。请求从速严办贿官,以定江南学子之心。
    康熙令户部尚书张鹏翮、漕运总督赫寿为钦差大臣,火速赶赴江南,务将科场案彻底查清。第一次会审是在扬州钦差行辕进行的。两江总督噶礼、江苏巡抚张伯行奉旨陪审。副主考官赵晋当堂供认受贿黄金三百两,阅卷官王曰俞、方名也供认徇私舞弊,将在卷中做了暗记的程光奎、徐宗轩、吴泌等点了举人。三个考官当堂被革去功名,收监看管。不料在审讯行贿人程光奎、吴泌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程光奎、吴泌招供行贿数额是:“小人各自出了黄金十五锭,每锭二十两。”江苏巡抚张伯行厉声喝问:“主考官赵晋只收到十五锭金,另外十五锭哪里去了?”吴泌答:“是小人托前任巡抚的家人李奇代送的。”张伯行立即传令速拿李奇到案。李奇招供说:“还有十五锭,赵主考让我交给了泾县知县陈天立,听说是留给总督大人噶礼。”全场顿时愕然。噶礼却拂袖而去。当晚,张伯行连夜写了一道言辞恳切的奏折,发往京城去了。康熙接到张伯行的奏折后,也接到了噶礼的奏折,参劾张伯行七大罪状。康熙严令张鹏翮将科场案和督抚互劾案一并加速审清。
    旨发下十天,仍不见张鹏翮的确实结论。康熙却接连收到江宁织造曹寅和苏州织造李煦的三道密札,报道审案过程中又出了新的波澜。李奇与陈天立对质后,陈天立供认出确实接到了李奇送来的十五锭黄金,但问到交给谁了的时候,他却吞吞吐吐不肯说,就在钦差准备再次拷问之际,陈天立却突然在监中自缢身死。康熙下令把此案的全部案卷、奏章调来,自己御览后定夺。满朝文武都被传到了乾清门前,皇帝宣告最后结论:科场舞弊人员一律依法处决,不得宽怠。噶礼受贿纵容舞弊,着即革职听参,张伯行忠贞秉正,即留任原职,日后再行升赏。”两天后,康熙的圣谕被八百里加急传到了江宁。人们喜笑颜开,奔走相告。
    咸丰八年,清朝又爆戊午科场大案。那年是三年一次的乡试大比之年。皇帝钦点了顺天乡试的主考官和副主考。主考官是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柏葰,两位副主考分别由兵部尚书朱凤标和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户部右侍郎程庭桂担任。
    整个考试过程比较顺利,到九月十六日发榜时,一切都平静如水。咸丰帝认为主考官柏葰功不可没,升其为大学士。然而,参加科考的士子中间却开始了一场议论。原来,士子们发现唱戏的优伶平龄竟然中了第七名。按清制,娼妓、优伶、皂、吏等不能参加科考,而平龄经常登台唱戏却还能中榜,难免引起人们的议论和怀疑。
    咸丰帝即任命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兵部尚书全庆和陈孚恩等四人专职会审查办此案。会审团很快查清,平龄并非优伶,只是平素喜欢曲艺,但平龄的朱卷和墨卷不相符合。
    墨卷是考生在考场内用墨笔缮写的考卷。考生交上试卷后,考官就将考生姓名糊起来,让人用红色笔誊抄一遍,让阅卷官披阅,这份卷子叫朱卷。在誊抄过程中,要求誊抄人员抄写的朱卷必须与考生的墨卷完全一致。会审团发现平龄的墨卷中的七个错别字在朱卷上都被改正过来。但这时当事人平龄在狱中竟死了,这无疑使案情更为扑朔迷离。 
    平龄的同考官邹石麟供认披阅平龄的试卷时,顺手把错别字改正过来。会审团向咸丰帝呈交了处理意见:其一,平龄本人登台演戏系个人喜好,不必治罪;其二,平龄才华平平,试卷中竟然多处出现错别字,不足以被选为举人;其三,考生舞弊,同考官也应连坐,降一级调任,但邹石麟又擅改朱卷,目无国法,拟革去官职,永不叙用。主考官柏葰和两位副主考朱凤标、程庭桂三人也应承担领导责任,罚俸一年。 
    平龄案发后,咸丰帝怀疑其他试卷也有类似情形,下令严格磨勘。会审团向咸丰帝奏报了磨勘结果:此次顺天乡试,总共录取举人300名,查出有问题的试卷竟然多达50份! 
    这50份试卷可以分成两类:38本试卷中错字、别字、谬称等比比皆是,另外12本试卷,错谬五花八门,但事后都经过了涂改。磨勘的结果令包括咸丰帝在内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当日,咸丰帝就下旨将主考官柏葰革职,在家听候传讯,不得上朝面见圣上,两位副主考暂行解任,听候查办。随后,会审团开始对这件大规模的科场舞弊案展开调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