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鹏载舟 / 肿瘤治疗 /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

0 0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

2016-02-03  负鹏载舟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自序

谢文纬blog的博客 

按:这部书本该在去年出版的,因为张悟本坏了中医养生的名声,使书的出版一推再推,好在出版社的慧眼和执着,没有使他们轻言放弃。他们坚持认为这是一本学术之作,尽管文字浅显易懂,更重要的是其中涵盖的医学价值会让病人受益,所以他们一再地向新闻署申请,终于获得了特批。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自序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自序

算起来我的儿子离世已有20年,他在8岁的时候患了脑癌,我为他在京城请了当时最好的脑外科医生,将肉眼所能看到的病灶全部切除,接下来便是常规的放疗和化疗,然而这些先进和昂贵的治疗并没有阻止肿瘤的复发。我永远不会忘记和他生死离别的情景,他的一只纤弱的小手无力地抬起,摸着我满是胡茬的下巴,苍白的嘴唇却衰弱地吐不出一个字。他曾经是那么相信自己的父亲,他知道自己得了很重的病,但始终认为父亲是一定能把他救治过来的。然而那时的我竟是这样的无能,眼看着自己的亲骨肉,一个小小的生命渐渐向死亡漂去。

作为医生,我为不能救治自己儿子的病而内疚,望着他那枯瘦的身体,我深感西医三大疗法的残酷,特别是这些令人痛苦的打击疗法,依然不能挽救他的性命,同时我也目睹了无数家庭在现代化的癌症治疗面前,最终难逃“人财两空”的悲剧。也就是在那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另辟蹊径,研究出痛苦小、副作用少而更为有效的抗癌疗法。

“十年磨一剑”,我研究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则已有20个年头,现在终于可以把自己的经验、病例、观点整理出来,同时将我对医学的其他思考一并奉献于世。我过了60岁,在退休的年龄写这本书应该是很有价值的,因为此时自己的医学经历已有40年。我当过兽医,现在是人医;我毕业于中医学院,也曾漂洋过海到西方学习西医;我在美国最现代化的实验室做过医学研究,而更多的时间则是在门诊用中医药治疗病人的疑难杂症。

写书的过程不仅在于总结,还在于研究,在思考中会不断产生顿悟,于是升华成医学的结晶。中国文明博大精深,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是举世公认的,但我们的民族不大喜欢交流,他们习惯于将重要的内容保存起来,秘而不宣。如果写书,写到关键之处,最重要的观点常被隐去,或者表述得含糊莫测。东方人的这种保守态度,最终阻碍了自己经济与文化的发展。

对于中医来说更多是以家为中心传承的,父辈一生的医学经验要通过儿子传下去,但遇到兵荒马乱的年代,或出现子孙断代,就会使许多宝贵的医学经验带入棺材。在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今天,我唯一的儿子已经病故,这激发我进行了长达20年的抗癌研究,积累了很多宝贵的医学经验,然而我的小女又不学医,因此我没有了传承之路。我的唯一方法便是将我至今对医学的思考,特别是与众不同的见解原原本本写出来,并且努力做到关键之处不隐去,因为我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传世之作。

这是一本对当前医学弊病有着深刻反思和对许多医学难题有着独到见解的学术之作,但我努力用通俗的文笔深入浅出地进行表述,相信即使业余的医学爱好者也能读懂。但凡仔细研究过本书的读者,会领悟其中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医学见解,这包括无毒的抗癌理念、中西医比较、经络实质的探讨、DNA的东方思维等。如果你是科研工作者,能够深入到上述有关的章节进行揣摩,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并且有可能在相关的科学研究中做出骄人的业绩。

如果你是医生,在认真研读了我的《中医之道》一章后,对中医的理解和运用会有质的飞跃。因为在这一章中,我将自己几十年对中医的理解和认识、中医的精华和真谛进行了归纳和总结。大道至简,当你掌握了其中的要领,在临床上就会应对自如。此外,如果你是个有心的医生,在面临顽疾诸如癌症、非典、甲流时,会在本书中找到战胜这些疾病的可靠方法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目录

张序

自序

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

1.  对有毒抗癌治疗的评估

2.从两个病例看有毒抗癌

3.一个美国人战胜癌症的故事

4.无毒抗癌的依据和机理

5. 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的最佳治疗时机

6.中医能否治愈癌症?

7.一个恶性淋巴瘤病人的求医经过

8.一位甘肃老汉的治癌经过

9.说服病人选用无毒抗癌法有时会很难

10. 用中医无毒抗癌法配合西医治疗成功的病例

11.带瘤生存的治疗

12. 期待西医对中医的认可与合作

老人肺炎的死亡率为何如此之高

1.  亲临西医的治疗

2.  我治疗老人肺炎的经验

3.与西医交流沟通

4. 西医退热药的弊病和我治疗高热的经验

中西医之我见

1.  西医与中医原本都是自然医学

2.  自然医学最初实为一体

3.  西医的发展

4.西医治疗疾病的特点

5.中医的尴尬

6.探究中医不为理解的原因

7.中医的起源

8.中医治疗疾病的特点

9.中西医的不同与互补

10.中西医治疗癌症的互补

我的中医之道

1.药有个性之特长

2.“气”是阴阳和谐之力

3.运用中药的阴阳之法

4.中药的时辰用药

5.方有合群之妙用

6. 阴阳之道是中医的核心

7.脉决阴阳

8.中医阴阳的定性定量

9.阴阳平衡是中医治疗之本

10.河图是中医阴阳五行理论之源

11.阴阳五行在人体表现为一气周流

12.调五脏之气是中医治疗之常法

13.调中气

14.调肝气

15.调心气

16.调肺气

17.调肾气

18.辨证与辨病

19.阴阳五行25

经络的探讨

1.古代中医如何认识经络

2.现代科学对经络的认识
3.经络感传现象
4经络是生物原始的传导系统
5.经络与神经系统的关系
6.气功与经络

DNA的东方发现

1. 易经》与DNA是人类的两部天书

2.太极阴阳

3.阴阳、 四象、八卦、六十四卦

4.三易

5.三天八卦

6.四象的相生相克与相合

7.两部天书的对话

8.64个遗传密码与六十四卦的对应

9.六十四卦之间的相生相克相合关系

10.64个遗传密码之间的相促相抑反义关系

11.蛋白质空间结构的东方思考

12.东方数理

13.DNA的东方数理分析

我的医学经历

1.  因病而对医学产生兴趣

2.  在“文化大革命”中当兽医

3.  回城后开始学习中医

4.年近三十考进中医药大学

5.在美国学习西医时不忘传播中医

6.回国后致力于中医治疗癌症的研究



  无毒抗癌必将替代有毒抗癌

      

                1.对有毒抗癌治疗的评估

西医的化疗、放疗和中医的“以毒攻毒”疗法,都可称为有毒抗癌治疗,这一直成为整个医学界抗癌的主导思想。在临床上,病人一旦得知自己被诊断为癌症时,往往会产生恐惧的心理,特别是老人和身体虚弱的病人,因为这种恐惧不仅是对癌本身的恐惧,也是对癌症治疗的恐惧。

众所周知,癌症一旦确立,西医治疗的三步曲即手术、放疗、化疗便程序化地开始了。这些治疗不仅是昂贵的,而且毒副作用极大,接受这样的治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和长在上面的癌一起接受残酷的打击,一起接受毒性的考验,然而治疗效果如何呢?如实地说很一般,因为大多数的癌症病人最终都难逃“人财两空”的悲惨结局。

西医治疗癌症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主要是采用强攻的打击疗法,虽然西医的手术器械、放疗设备、化学药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更新换代,但西医的治疗效果至今没有根本的改观和突破。我们只要看一看每年癌症病人的死亡数就清楚了。

最新的统计资料显示,当今世界每年癌症的新发病人数已经超过1000万,死亡人数超过700万,中国每年患病人数260万,死亡人数超过170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根据目前癌症的发病趋势,2020年全球每年新增癌症患者人数将达到1500万人。

西方医学对癌症研究的资金投入和调动医学抗癌的力量是空前的,但至今没有根本的突破,特别是治疗效果更令人失望。西医治疗癌症的主要手段和半个世纪前差不多,依然是手术、放疗、化疗为主。西医能够治愈的癌症绝大多数为早期患者,癌症一旦出现转移,即使是邻近的淋巴转移,治疗前景都令人担忧,首先手术会增加癌症进一步扩散的危险。

西医在术后采用的方法是对人体有毒性的放疗和化疗,然而这种有毒的打击疗法首先会将人体自身抗击癌细胞的免疫力降到最低的极限,而对于已经转移的癌细胞来说,放疗和化疗基本上也只能达到相对抑制(或者说是控制)的作用。

根据西医的细胞动力学的原理,放疗和化疗只能杀伤处于分裂期的细胞,然而癌瘤无论生长如何旺盛,它的癌细胞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处于分裂期,总有一小部分或大部分癌细胞处在生长的静止期,这使它们可以逃过放疗和化疗的杀伤,并且变得对放疗和化疗的耐受力越来越强,也就是说变得越来越顽固,这常常成为癌症最终复发并且不能被扼制的根本原因。

当癌症病人一旦选择了西医有毒的打击疗法,尽管这种疗法被现代医学视为最正规的治疗,实际上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和癌进行赌博,看谁更能耐受放疗和化疗的打击,身体强壮的人耐受的时间会长一些,或者说存活的时间长一些,而身体虚弱的病人原本已被病魔折磨得虚弱不堪,他们又怎能耐受放疗和化疗的不断打击呢?

当然有的病人会以顽强的毅力强行去迎击这种残酷的疗法,他们会在西医的鼓励下,与癌作最后的一搏,但结果往往是与癌“同归于尽”。治疗是以病人的生命为代价的,治疗的失败使所有的人感到无奈,唯一能使家人感到安慰的,只是对亲朋好友有个交代,可以向他们说病人身前曾经接受过“正规的医学治疗”,或者说是“最科学”,然而也是最昂贵的治疗,但最终医治无效而病故。

西方医学一直被人们视为最先进、最科学、最现代的医学,然而对于癌症在临床上总是表现出办法不多,他们所能做的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敌我、不分正常细胞还是癌细胞,用手术、放疗、化疗不断地攻杀,这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与癌在做殊死的一博。已故两次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著名科学家鲍林曾经对西医的放疗和化疗做出过非常精辟和中肯的评论,他认为:“人类各种癌症中,只有5%的病人适合放疗和化疗,但遗憾的是,医学界对于所有的癌症都在广泛地进行放射和化学的治疗,这实在是一种没有治疗的治疗,一种没有办法的治疗。”

对于癌症的治疗,一些老百姓曾对西医与中医有过这样的评论:“西医让人明明白白地死去,中医让人稀里糊涂地活着。”那么事实上每个病人面对生死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是做个明白人死去呢?还是做个糊涂人活着呢?我想真正的智者都会选择后者,然而遗憾的是,我在临床上看到的病人,特别是癌症病人,绝大多数都是选择前者。

 

                   2.从罗京治疗看有毒抗癌

  西医治疗癌症目前发展的趋势仍然是以“有毒抗癌”为特点的打击疗法,西医抗癌的总战略就是“消灭最后一个癌细胞”,上个世纪提出手术根治扩大术和大剂量化疗都是基于这个原则。近年来西医功绩显赫的白血病治疗,更是采用超常剂量的化疗,以便无一漏网地消灭所有的癌细胞,然后再用预先备好的骨髓或干细胞移植到病人体内,将虚弱到极点、白细胞近乎零的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这种被西医认为唯一能够根治癌症的方法,虽然充满了传奇的色彩,但这种疗法毕竟有风险,同时也是更为残酷和更为昂贵的治疗。现在西医正在将这一方法推广到其它癌症的治疗,例如恶性淋巴瘤、肺小细胞癌等,不能不说这代表了目前西医治癌发展的总趋势。

然而西医的这种疗法即使有效,治疗范围仍然有限。因为癌症不同于其它疾病,不仅种类繁多、病因复杂,更为重要的是癌的恶性度大不相同。因此西医的这种在自体骨髓移植或造血干血细胞保护下,实施超大剂量化疗的所谓有可能根治的疗法,也只是适用恶性度强、对放疗化疗敏感的少数癌症;对于绝大多数恶性度低、生长缓慢的肿瘤,特别是发病率高的老年癌症病人,这种超级的打击疗法显然是不适宜的。

一个最好的例子便是中央电视台著名播音员罗京,他患了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这是非霍奇金淋巴瘤,因为多发生中老年人,也就决定是中等恶性度的淋巴瘤,同时也决定化疗对这种淋巴瘤有一定作用,但很难根治。事实也是这样,罗京前两个疗程的化疗比较有效,接着就无效,出现了耐药,肿瘤迅速扩散。西医的专家们经过研究决定,给他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供者是他哥哥,所供的造血干细胞与罗京完全配型。

在做干细胞移植前,要进行超大剂量的化疗,首先会使病人的白细胞降到零,这时意味着病人的身体已无免疫功能,此时肉眼所看到的肿瘤全部消退了,西医立刻表现出惊喜,以为是一例成功的病例,然而三个月后肿瘤复发了。虽然罗京求生欲望异常强烈,他坚持做完9次化疗,但复发的癌细胞是在超大剂量化疗下存活的,用普通剂量的化疗何以能杀死它们?所以有毒抗癌这时只能加速死亡。罗京从治疗到病故,只存活了8个月,大大低于同类病常规治疗的存活时间,这应该是一例与癌做拼死一搏的失败病例,对罗京来说是一个悲剧。

事实上,在我所观察到的癌症病人中,凡是享受优越医学条件的高官或巨商,或者本人是西医医生,如果他们完全接受西医治疗,其存活时间常比一般癌症病人短,因为他们在治疗中总是寄希望用强攻的办法“彻底消灭”癌细胞,所以会使用更大剂量的放疗和化疗,结果更加伤害了自己,最终是缩短了生存期,与癌更早同归于尽。

罗京的治疗失败,引发了很多人的深思,或许是因为他是个名人,其实这样案例每天都在发生,在现代医院中比比皆是。然而在这些有毒抗癌的失败治疗中,我们不该引以为戒吗?我们不该深深思考吗?我们应该意识到有毒抗癌已经进入了死胡同,走到了尽头,我们投入了那么多的资金,那么多的科技力量,但我们抗癌的总战略错了,医学界该醒醒了!人类是到了彻底调整抗癌总战略的时候了!

 

     3.一个美国人战胜癌症的故事

30年前,美国出版了一本发行几百万册的书,题目为<KILLING CANCER>(干掉癌),这是一位叫Jason Winters的美国病人用东方草药治愈自己癌症的真实故事。Jason Winters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不幸患了甲状腺癌,发现时颈部的淋巴转移,按照西医的治疗方案,需要做超面积扩大手术,这包括要切掉他的舌头。这种残酷的治疗使他不能接受,他感到接受这样的治疗是生不如死,于是他逃离了医院,他决定破釜沉舟,他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和汽车,带着所有的盘缠,只身一人漂洋过海,他要到东方去寻找传说中的抗癌草药。

他的足迹踏遍了亚洲的许多地方,诸如菲律宾、泰国、西藏等,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不同国家分别找到了不同种有抗癌作用的草药,他超大剂量服用,每日要用1-2公斤的草药煎熬成herb tea(草药茶)喝,他感觉越来越好。几个月后发现肿瘤消失,并且后来没有复发。

Jason Winters回到美国时,家乡的人本以为他死在了外面,可是他却红光满面地回来了,立刻轰动整个乡镇,很快成为全美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Jason Winters的故事之所以能在美国引起如此的强烈反响,表达了西方人对目前西医治疗肿瘤方法的失望,同时也表达他们对东方人用草药治疗癌症所寄予的莫大希望。

西医对癌症的治疗正统而严格,像Jason Winters那样的西方人所采取的果敢行为是极为罕见的,然而他毕竟死里逃生,而且还发现了能使癌症消退的民间草药,这些草药即使大剂量服用也不会产生毒性,肿瘤却能逐步消退并且不再复发,这应该是人类迄今最为理想的治疗,与那些经过手术、放疗、化疗勉强活下来的癌症病人相比,Jason Winters的生存质量应该胜似他们十倍。

按照中国古代的哲学观点,世间的物质之间普遍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关系,生物中既然出现了癌症这个病种,那么在自然界也必然存在克制癌症的物质。Jason Winters的故事说明了在地球上蕴藏着的天然抗癌物有着巨大的医学潜力。事实上,自然界中许多植物、动物、矿物都具有抗癌功效,更令人鼓舞的是,其中诸多并没有毒性。西医对抗癌草药曾经产生过浓厚的兴趣,但他们似乎更关注有毒的抗癌物质,因为在实验室的细胞和动物模型上,有毒的物质往往能够表现出更强的抗癌效应。

作为中医,我则更关注无毒的抗癌物质,因为这些对人体没有毒性的天然物质可直接用于人体,它们显示了长期被医学界忽略的抗癌潜力,当我在临床上反复应用时,惊奇地发现了它们的特殊作用:这些草药大剂量应用时,具有治疗癌症的功效,小剂量应用时,具有预防癌症的作用。

癌是一种顽疾难症,人类为了认清它征服它,所花费的精力和财力可谓空前绝后,但至今依然谜团重重,治疗上则常常陷入束手无策的境地,原因何在?记得三十年前,我还是一位医学生,试图涉足人类的抗癌事业,于是我写信与世界抗癌联盟联系,结果有一天我收到总部在日内瓦的世界抗癌联盟寄来的一篇文章,第一句话便是:“Cancer is not a disease, but is a kind of disease.”(癌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类病。)

30年前我看到这句话后至今没有忘记,因为这句是对癌症高度概括的经典之话,道出了癌的特点,癌不同于其它疾病,它是极为复杂的一类病。癌首先病因多样化,致癌的物质有千百种,各种辐射、病毒、慢性炎症、慢性刺激、内分泌改变、情绪挫伤都可引起癌症。人类大约有200种以上的癌,现代医学已发现了上千种与癌发生相关的癌基因,不同的癌均有各自特异的癌基因,甚至某一种癌在不同阶段的癌基因也不同,还有一些癌则是出现了抗癌基因的丢失或变异。从病理类型上区分,癌的种类也相当多。癌可因起源于不同的组织细胞而相互区别;从癌的恶性度上说,可分为高分化、中分化、低分化癌,这在治疗上都应有不同,所以癌是千差万别的。

癌和其他因细菌或病毒引起的疾病完全不同,对于由外来微生物引起的疾病,我们可以设计出特异性很强却很少能伤害人体的有效药物。可是癌细胞都是由正常细胞转变而来,癌细胞仅仅是某些基因发生了变异,或者是正常细胞中天生存在的癌基因被激活起来,正常细胞与癌细胞相比较,全部遗传密码的差别是微乎其微的。

因此我们很难设计出只杀死癌细胞却不伤及正常细胞的药物,无论是放疗还是化疗的作用,其抗癌机制仅仅是阻止细胞的分裂,是不加选择地杀伤处在分裂阶段的细胞,癌细胞如果处在分裂期就会被杀伤,而分裂活跃的造血细胞和消化道的表皮细胞也同时遭到杀戮,这就是放、化疗期间可出现血象降低和消化道障碍的原因。

西医之所以迟迟不能攻克癌症,就是因为总习惯沿用过去对付单一病因疾病的方法对付癌症,比如发明一种药或制定一个模式化的治疗方案,试图治愈所有的癌症,这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可能的。癌症只能各个击破,这是由癌的复杂病因和多种类型所决定的。

 

                 4.无毒抗癌的依据和机理

我提出的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是基于怎样的医学思考呢?

俗话说:“硬的不行来软的”,对癌症我们既然用强攻的方法无法将其制服,可以换“软招”试试,我提出无毒抗癌最开始也许是基于这一点。事实上,癌细胞与正常细胞从DNA基因序列上说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因为癌细胞不是像细菌或病毒那样,是与我们宿主细胞的基因序列完全不一样的生物体,可以针对它们的差异设计出药物进行攻击,癌细胞与正常细胞的差别仅仅在于癌基因被激活,产生大量的癌蛋白,所谓癌蛋白就是促进细胞分裂的生长因子。现在实验室常规检查的各种肿瘤标志物,实际上就是癌细胞分泌的各种癌蛋白,或者说是各种促进细胞分裂的生长因子。

我们现在的抗癌治疗还没有到达基因水平,最多是在细胞水平上,因为我们的治疗并没有对准被激活的癌基因,而只是对准所有处于分裂的细胞。于是就会出现“敌我不分”的滥杀,处于分裂的癌细胞被杀死了,但同样分裂活跃的消化道上皮细胞、骨髓造血细胞也被大量地杀灭,这时临床上病人就会出现呃逆、呕吐、食欲减退等消化道症状和白细胞、血小板大幅下降的骨髓抑制。

然而现代医学已发现对付癌症除了细胞毒作用的机理外,还有其它抗癌的机理,例如可使癌细胞发生逆转,使癌细胞凋亡,即恢复癌细胞丧失的程序化死亡功能。此外,还可激发人体不可估量的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事实上,人体对各种疾病都有天生的自愈力,即通过人体自身的调节使身体康复的能力,人体对癌症也同样有着这样的康复能力。

美国癌症协会的一项研究表明,大约有10%的癌症患者在不接受任何治疗或接受少量治疗的情况下出现自愈的奇迹,而且癌症一经自然消退很少复发,往往能获得彻底的治愈。该协会对176例自然消退的癌症病人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发现只有10例复发。

在人类抗癌的历史上,也屡有癌症自愈的报道,如恶性黑色素瘤、神经母细胞瘤、肾上腺瘤等肿瘤都有自发消退现象。这就是说,人天生具备使癌症消退的自愈能力,只是这种自愈力没有被挖掘和激发,而癌症的发生往往又是这种自愈力长期被抑制的结果。我认为,医学界所有的有毒抗癌法,诸如西医的化疗、放疗和中医的“以毒攻毒法”都会压制这种能力,或者说是将人体对癌症的自愈活力降到很低的水平。

早年毕业于瑞士日内瓦大学医学院的 黄又彭博士,有着30多年从事免疫学与肿瘤研究的经验。近日,他向记者介绍了西方医学界关于肿瘤预防和治疗方面的新认识。他说在美国,对老年肿瘤患者,不提倡做放、化疗,因为进行放、化疗只会缩短病人的生存期。人如果在70岁以前长肿瘤,这是病理性的;70岁以后长肿瘤就是生理性的,没有什么病理意义。如果我们把80岁后病故的人都做尸解,就会发现几乎体内都有肿瘤。

美国肿瘤协会早在2001年就提出了60岁以上的恶性肿瘤患者不提倡做放、化疗的建议。因为人越老,肿瘤的恶性危险程度就越低;此外老年人自身免疫力很低,难以承受放、化疗对免疫细胞的大量杀伤,放、化疗一般只会缩短他们的生存期。国外资料显示,接受肝移植和放疗、化疗的患者,通过治疗组与不治疗组的对比,不治疗组比治疗组患者的生存期要长三分之一,生存质量也更高。黄教授说,人如果能活到120岁,体内会有34个恶性肿瘤,但它们不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人的年纪越大,肿瘤的恶性度就越低,风险也越低

事实上,人体每天都可能产生癌细胞,因为人体大约有60万亿个细胞,细胞在不断更新,每天人体要进行几十亿次的细胞分裂,出现变异的细胞数是很可观的,其中不乏产生癌细胞。但人天生有一套抗肿瘤的免疫系统,如T细胞、B细胞、K细胞都会参与,时时清除癌细胞,即便肿瘤长成一个病灶,人体也会在肿瘤的周围形成纤维组织将其包裹起来,免疫细胞就会借着人体自身构筑的纤维组织“围墙”努力地攻击癌细胞。如果我们采用西医手术、放疗、化疗或中医的“以毒攻毒”法,首先就会将包裹肿瘤的“围墙”破坏掉,同时打击人体自身抗肿瘤的免疫系统,将人体原本存在的10%的使肿瘤自然消退的机会化为零。

西医的免疫疗法应该属于无毒抗癌法的一种,其目的也是为了激发人体的抗癌免疫力,但西医的免疫疗法在临床上至今没有取得令人信服的效果,它被认为只有当癌细胞数量很少时,免疫疗法才能显示作用,而当肿瘤足够大时,免疫疗法此时的作用微乎其微。

然而我时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体在做器官移植时,如果组织配型不对,体内被诱发的排斥反应,足以把一个异体的器官完全“吃掉”,这是一种超免疫反应,如果我们能把这样的免疫反应激发出来,就足可以使肿瘤出现自然消退。人体中潜在对异常细胞抗击的免疫力是巨大的,只是我们医学界至今还没有办法把人体的这种能力激发和调动出来。

    西医目前是如何描述人体的肿瘤免疫功能呢?

现代医学认为,人体对肿瘤的免疫应答包括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两者相互协作共同杀伤肿瘤细胞,但以细胞免疫为主。一般认为,细胞免疫是抗肿瘤免疫的主要方式,体液免疫通常仅在某些情况下起协同作用。对于大多数免疫原性强的肿瘤,特异性免疫应答是主要的,而对于免疫原性弱的肿瘤,非特异性免疫应答可能具有更主要的作用

体液免疫主要是在抗体的参与下,激活补体系统和多种效应细胞,溶解肿瘤细胞。细胞免疫主要是通过T淋巴细胞、B淋巴细胞、NK细胞和巨噬细胞直接杀伤癌细胞;同时在抗原的刺激下,释放出7种与抗肿瘤有关的淋巴因子,如淋巴毒素、促淋巴细胞分裂因子、移动抑制因子、趋化因子、巨噬细胞激活因子。B淋巴细胞能制造免疫球蛋白,产生抗癌细胞的抗体,特别是1gM抗体可寻找癌细胞,起到杀伤和抑制肿瘤细胞的作用。巨噬细胞可吞噬癌细胞并将其消化,通过细胞毒作用杀伤癌细胞。

基于人体确实存在自身的抗癌能力,那么保护和激发这种功能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我的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一方面是应用足量无毒或弱毒的天然抗癌药物在不伤害人体的前提下控制癌细胞的生长,另一方面应用传统的中医药作用,调节人体的阴阳,激发人体自身的抗癌自愈力,当这两方面的作用在体内达到统一时,肿瘤就会发生自然消退。

在临床上我们看到,采用中医无毒自然抗癌疗法的过程中,只要肿瘤出现缩小的趋势,最后癌肿就有可能完全消掉而自愈。然而靠放疗、化疗强行攻下去的肿瘤,一般都会复发,因为从西医的理论上说,只要剩下一个癌细胞,就有可能重新克隆成一个恶性肿瘤,引起复发,由于这种癌是在强大的有毒抗癌治疗下逃逸的,因此非常顽固,而西医治疗的失败大都也是因癌细胞愈来愈严重的耐药所致。

 

                    5.带瘤生存的治疗

西医经典的恶性肿瘤概念认为,癌的形成是起源于单个细胞内的恶变,这种细胞不服从机体正常的调控,在行为上有自主性,而且是不可逆的。所以西医治癌始终着眼于“消灭最后一个癌细胞”,由此提出超根治手术和大剂量放疗、化疗,结果这些治疗都严重地损害了病人的机体,往往使病人与癌细胞同归于尽,这种教训在临床上实在太多了。

近来对癌的研究有了很大进展,新的恶性肿瘤概念认为,大多数癌组织保持着与起源组织十分相似的结构,除了某些抑癌基因缺失或癌基因过度表达外,所有的遗传信息都得以保存。因此细胞恶变的形成,仅仅是由少数基因变化和机体内环境变化的结果。癌变过程的特点是调控失常,不具有充分的自主性,并且这种癌变过程有潜在逆转的可能。

新的研究还证实,我们体内存在着另一种细胞死亡形式,即细胞的凋亡(apoptosis, 也称细胞的非程序化死亡,它不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细胞坏死,而是多细胞有机体生命活动的一部分。例如蝌蚪转变为青蛙过程中尾部的萎缩,哺乳类胚胎发育中不断清除不需要的细胞。而肿瘤细胞往往是丧失了正常的细胞凋亡功能,例如在人类的许多肿瘤中,都发现p53抑癌基因的异常(完全缺失或点突变),表明p53在细胞增殖的调节中起重要作用。当我们把正常的p53基因转入到p53缺失的癌细胞株中,可见到广泛的凋亡现象。因此现在西医的治疗,已不再是试图寻找毒死癌细胞的致死量,而是在开始寻找启动癌细胞凋亡功能的诱导量。

随着对癌症研究的深化,特别是对恶性肿瘤概念的新认识,西医治疗癌症的原则正在发生重大改变,可概括为:

1)机体的全身状况最重要,由它决定宿主的最后命运。

2)癌的自然生长速度是可变的,有效的治疗不需要肿瘤完全消退。

目前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已将提高肿瘤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作为一项重要指标列入到肿瘤疗效评价标准,其中的重要指标就是TTP,即至疾病进展时间(time to progression),新的评价标准体现了“带瘤生存”的重要性,体现了对提高生活质量和生存时间的重视,也体现了当前肿瘤治疗中医疗模式的转变。

传统的治癌思路,过多地追求彻底治愈,对肿瘤细胞使用药物轮番轰炸,有时对根治手术不放心,还要扩大根治。疾病的侵犯加上医疗上的创伤,使患者大伤元气。然而世界卫生组织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治疗癌症的三分之一论断,即:三分之一肿瘤可以治愈,三分之一肿瘤病人可以带瘤生存,三分之一肿瘤病人可以延长生命。

海归教授黄又彭博士以其自身长期从事尸检的经历,认定如果80岁以上的老人病故时都做尸解,会发现绝大多数人体内都有肿瘤病灶,其中约有25%的人死亡与癌症有关,约75%的人死于其他疾病,也就是说这75%的人在此之前,他们都是带着肿瘤好好地生活着。

据美国达特茅斯大学临床医学尸体解剖的结果表明,在4050岁的妇女中,39%的人乳房内有肿瘤存在。在6070岁的男性中,46%被发现患有前列腺癌。这些肿瘤的体积很小,也没有扩散,更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如果生前被查出的话,他们都会被视为乳腺癌或前列腺癌患者,并接受相应的治疗。然而在实际生活中,相应年龄段中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只有1%。尸体解剖还发现,几乎所有5070岁的人甲状腺内都有微型肿瘤,而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也只有1%。这就是说,在成年人的身上,或多或少有肿瘤存在。他们多数未被发现,未被确诊为癌症。因此他们是处于不自觉的“带瘤生存”状态。

对于这些事实上“带癌生存”而未被发现的病人或许是一种幸运,因为对于甲状腺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的病人,癌本来是处于相对静止状态的,如果他们在体检中被偶然发现,他们就会在一片恐慌中匆忙地进行手术、化疗和放疗,预后是不得而知的。

带瘤生存的概念现在是指患者经过治疗,人体和肿瘤之间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也即肿瘤细胞在一定时期内处于静止休眠状态,而机体对癌仍具一定的免疫力,患者一般状况良好,甚至可独立工作和生活,病情在一定时期内稳定并趋于好转。

西医对肿瘤的认识和治疗原则的可喜变化,无疑与中医对肿瘤的认识和治疗原则接近了。无疑“带瘤生存”概念的提出更符合中医理论,即从西医的局部观转化到中医的整体观,即扶正与祛邪相结合,或“攻”与“补”相结合,从而达到病人与癌长时间共存。现在西医与中医终于有了共识,即癌症是一种慢性病,治疗癌症是持久战,不要轻易把病人推入打击疗法中,可尝试各种有效但不伤身体的抗癌治疗,“不管黑猫还是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最求速战速决,不追求所谓的“彻底治疗”,我们的治疗原则是“宁与癌磨,不与癌搏”。

               

               6.探索中西医结合抗癌的新模式

西医治疗癌症历经几十年没有根本的变化,依然是手术、放疗、化疗为其主要手段。只有无法接受这三大治疗的晚期癌症病人,或接受过三大治疗后仍然没有控制住病情的癌症病人才推给中医治疗。然而依据我的经验,对于早中期的癌症病人,特别是老年病人和癌的恶性度较低的病人,如果选择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他们中有一部分人经过治疗是可以使癌病灶消除,并且很少复发。

然而面对西医的正规治疗,能够一开始选择中医治疗的患者寥寥无几,这使许多病人常与有可能治愈的机会擦肩而过。过去在临床上,病人一旦被诊断为癌症,往往在第一时间进行手术,而现在西医也已改变了这个观念。例如当发现癌症已经转移,可先做两个疗程的化疗,然后再进行手术。对于较早期的乳腺癌病人,西医现在也会先进行两个疗程的化疗,然后再做保乳手术。

西医这样治疗是要通过抗癌治疗,使活跃的癌细胞处于相对抑制,这样再进行手术,可以减少复发和转移。西医用的是有毒抗癌法,那么在这段时期,病人完全可尝试中医的无毒自然抗癌法,只要一旦被怀疑为癌症,就可以实施中医无毒大剂量冲击抗癌疗法,因为这种疗法对身体几乎没有任何伤害,而对随后的活检和手术都有降低转移的保护作用。

中医认为癌症如同“马蜂窝”,应尽量减少刺激,现在西医也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国内著名的肝癌专家汤钊猷院士发现,在他服务的上海中山医院早期肝癌手术增加了10倍多,但患者5年的生存期没有明显提高。显然,癌转移是肝癌的主要死因。他在做动物实验时发现,姑息性切除可能促发癌细胞的转移,而放疗对癌细胞的影响更复杂。当肝癌小鼠接受放疗的两天内,癌细胞生长可暂时“偃旗息鼓”,然而30天后,癌细胞的肺转移比那些“休养生息”的肝癌小鼠更高、更活跃。

2007年,美国科学家发现,患乳腺癌的小鼠在服用化疗药物阿霉素或接受放疗后,一种信号蛋白立刻吹响“集结号”,引导癌细胞向肺部转移。此外,现在癌症分子靶向治疗领域中十分热门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其实也是“双刃剑”,短期抑制肿瘤周围血管生长,长期反而促进癌细胞扩散。

西医既然已经认识到打击疗法的弊病,那么就应该与“以柔克刚”的中医疗法携手抗癌,进行互补治疗,以提高我国癌症的疗效。肿瘤治疗的中西医结合是中国医疗的一大特色,在中国已经开展了几十年。肿瘤病人手术后,在进行放疗、化疗的同时,配合服用扶正的中草药,减轻副作用,提高免疫力,延长生存期。这就是癌症治疗中的中西医结合模式,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沿用至今。

然而现在当我们再谈论这个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模式时就显得落伍了。肿瘤之所以久攻不克,主要是种类繁多。在某种意义上说,肿瘤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类病。如果问一问病理学家,他会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肿瘤治疗的原则、预后和肿瘤细胞的分化程度或者说癌细胞的恶性度关系最为密切。西医的治疗在本质上是打击疗法,癌细胞的恶性度越高,对放疗化疗越敏感,效果也越好。但遗憾的是,常见多发的肿瘤中绝大多数的实体瘤是恶性度不高、生长缓慢的肿瘤,特别是老年人肿瘤。西医治疗这类肿瘤颇感棘手,剂量小了无济于事,剂量大了必然伤及身体。然而这类肿瘤其实最适合以缓攻为特点的中医治疗。

我不赞成所有的肿瘤病人一面放疗、化疗,一面进行扶正的中医治疗,千篇一律地追随着所谓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模式。面对种类繁多、恶性度不同的肿瘤,在治疗上必须采取分别对待的治疗原则。对于恶性度极高、西医治疗效果好的癌症,如绒毛膜上皮癌、急性白血病、鼻咽癌等,可首先选择西医治疗,当病情稳定后,处于缓解期时,再用中医全面调治,预防复发。而对于大多数生长缓慢、恶性度不高的肿瘤,则应以中医治疗为主,原则上先不采用放疗、化疗。因此肿瘤治疗在整体上,中西医正好可以互补。如果我们的医学界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帮助病人正确地选择治疗,那么我们治疗肿瘤的整体水平和临床疗效就会提高一大步。

许多癌症病人在接受西医手术、化疗、放疗后效果不佳时才找中医治疗,这是因为对西医失去信心,出于无奈才找中医,虽然为时已晚,但用中医无毒抗癌法控制癌症仍然有很多优点,至少会减少病人的痛苦,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那么对于一个病人来说,当被医院怀疑患癌时,面对中西医的治疗,他应该如何选择治疗呢?如果不从中西医各自狭隘的利益出发,不从中西医相互的偏见出发,完全从病人自身的利益出发,我的建议如下:

当病人被医院怀疑为癌症的时候,应该在第一时间服上普通剂量的毒抗癌中药,因为这个时候西医往往没有治疗,而西医从怀疑到确诊有时要长达一个月以上,拍CT、核磁共振、PET需要预约排队,做胃镜、肠镜、气管镜也需要预约排队,还要做各种实验室的检查,有的还需专家会诊才能确定,而一个月的时间癌症会有不小的进展。那么此时服上无毒的抗癌中药,如果最后癌症的诊断被推翻,那么服用这段中药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且能达到预防癌症的作用。如果最后被确诊为癌症,那么这段中药的抗癌治疗就很有意义,因为无论是哪一种癌,中药对癌症都有或多或少的抑制作用,同时对于西医进行细胞穿刺活检和尔后的手术可起到预防癌转移的保护作用。

一般说来,西医的化疗、放疗对恶性度较高的癌细胞敏感,有一定的疗效,至少有近期的疗效。然而对于低恶性度的癌,特别是年老体弱的癌症病人,化疗、放疗往往不敏感,强行用西医有毒的打击疗法,只能伤及病人的身体,缩短病人的生存期。对于这类病人其实最适合用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这种疗法有两个作用,一是用足量无毒低毒的抗癌中药尽可能地控制癌症,二是调节人体的阴阳不平衡,尽可能恢复和激发人体本身的抗癌自愈力和免疫力,因为这往往是病人最后获得彻底治愈的根本原因。

我建议,无论是何种癌,哪怕是急性白血病、恶性淋巴瘤、小细胞癌被西医认为化疗效果非常好的癌症,都不妨首先尝试一下中医无毒大剂量抗癌冲击疗法,因为这是有可能使病人癌症获得治愈的疗法。在试用一两个月后,如果效果不明显,再改用西医有毒的打击疗法也不迟,许多病人会担心这会延误病情,但他们不知西医目前对绝大多数的癌症都不能根治,而只能相对控制,然而这种残酷的打击疗法对身体创伤是巨大的,并且是没完没了的,即所谓“生命不息,化疗不止”。

对于低恶性度、化疗放疗不敏感的癌,对于年老体弱的癌症病人,我认为应该首选中医无毒自然抗癌法,他们中的一部分病人将能获得治愈,对于病情较重的晚期癌症病人则是带瘤长期生存,由于治疗是无毒或低毒的,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很小,因此病人的生存质量会很好。也有的病人在经过长期无毒抗癌治疗后,再逐渐改用有毒的抗癌治疗获得新的效果,然而二者的结合使癌症病人的生存期大大延长。

传统的西医治疗癌症的模式是:手术—化疗+放疗,这是有毒抗癌治疗的模式。那么无毒抗癌治疗应当怎样实施呢?我们不能简单理解只是用中医无毒抗癌法,由于中医可以与西医进行互补治疗,所以无毒抗癌的治疗模式也包括西医所有的无毒抗癌治疗,例如西医的免疫治疗和对身体伤害不大的超声聚能刀、微波介入消融等新疗法。中医的无毒抗癌治疗既包括针对每个病人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汤剂,也包括静脉注射的中药抗癌针剂,这些针剂在大陆已成系列,国准字号的注射剂就有康莱特、消癌平、艾迪、鸦胆子油、榄香烯、华蟾酥等。

西医的超声聚能刀、氩氦刀、微波介入消融等疗法近年来发展迅速,在今后 将有可能取代大部分的癌症手术,然而使西医目前感到困扰的是,尽管上述疗法能在影像学的水平上将癌病灶融掉,达到所谓的“临床治愈”,但是他们无法防止癌的再次复发。而我的中医整体抗癌治疗,正好可以减少癌症的复发率或者延长癌症复发的时间,这正是中西医结合的切入点 ,或者是中西医互补疗治癌症的契机。

中西医互补的无毒抗癌治疗模式是中医整体无毒抗癌治疗与西医超声聚能刀、微波介入消融等局部无毒无创疗法相结合,这将是对传统手术加化疗、放疗的有毒抗癌治疗模式的挑战。我认为新的中西医结合抗癌模式与旧的中西医结合抗癌模式以及传统的有毒抗癌模式相比,无论在延长癌症病人生存期、提高生存质量,还是在治愈率、有效率和显效率都会有明显的提高,病人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安全且无痛苦,所需的医疗费也是合理的,因此无毒抗癌治疗在21世纪将会大发展,并且必将替代有毒抗癌。

 

摘自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的《有毒抗癌与无毒抗癌—我的医学思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