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真 / 假日阅读 / 亲情阅读:望子成龙的爸妈

分享

   

亲情阅读:望子成龙的爸妈

2016-03-18  许愿真

亲情阅读:望子成龙的爸妈

 

望子成龙的爸妈

琴台

 

翅膀硬了的危险

 

按照赴德申请的流程,下个礼拜就该递最后一批文件了,关键时刻,爸妈却提出:“中止所有手续,不能去德国了。”

我完全懵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他们突然变卦。

爸爸坐在沙发上不吭声,妈妈旗帜鲜明:“本来我们就不同意这个事儿。”

我真是要崩溃了。是,我承认,当初提到出国学习这个事儿时他们就不同意,可在我的再三折腾下,到底还是点了头的。这两个月来,我跑东跑西托各种关系,还费了那么大力气学语言,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要远走高飞时,他们竟然变卦了!

可爸妈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尤其是妈妈,见我大发雷霆,她好像还受了天大委屈:“养你这么大,好容易能指望上了,你又想走,扔下我和你爸,谁来管?!”

说完,又提及楼下李阿姨的遭遇,一时间居然感同身受般泣不成声了。

我真是要疯掉了。

李阿姨的儿子比我大几岁,5年前大学毕业去了美国,深造结束后直接留在国外,住大房子开豪车,还娶了一个洋妞当老婆。一切都是成功人士的范儿,但小区的邻居没有一个羡慕李阿姨。原因很简单:这个成功的儿子几年都不回家一趟。

去年李阿姨的老伴儿骨折住院,病床前只有李阿姨一个人,翻身上厕所都成问题,最终还是请了护工才捱过去。李阿姨托人给儿子发了一封电邮,半月后才得到消息,儿子正忙于科研项目,根本走不开。或许是为表示孝心吧,李阿姨的儿子给家里寄了点钱。

李阿姨的老伴出院后,两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的样子,但凡说起孩子的上学就业,就一句话:“千万别把孩子放出去,等他们翅膀真硬了,这个孩子也就白养了。”

这个说法得到了所有父母辈的认同,却让我们这些年轻人颇不以为然。大家都觉得李阿姨夫妇太自私了,虽然她儿子做得有点过分,但为了自己的养老就该让孩子牺牲自己的前途么?

这样的话当然不能说给爸妈听,可尽管我信誓旦旦自己绝不会出了国门就忘了娘,爸妈还是狠下心来拒绝了我。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钱

 

最后一批文件递交不上,出国只能成为泡影,在中介公司一遍遍的催促电话中,我真是着急了。

因为成绩不给力,我只上了一所普通大专,这样的学历在现在的形势下很难就业。出国深造是我好不容易才逮到的一丝希望,虽然两年的时间不短,可我又不会像李阿姨的儿子那样不回来,爸妈完全不用有那个担心。

但爸妈好像铁了心,无论我怎样说,都不为所动。闹到后来,他俩干脆和我玩起了失踪。

关键时刻,我不能指望他们了,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翻江倒海地找,那沓文件居然找到了。拿着文件,我立即跑去中介公司,总算赶在最后期限前将文件递了上去。

爸妈两个礼拜后一回来,知道我的文件已经递交成功后,妈妈扔出一句话:“递了文件也白搭,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出。”

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过来,像什么延期递交文件啊拿李阿姨儿子说事儿啊等等,也许都是托词和借口,爸妈的真正用意其实是——舍不得拿钱资助我!

不就是20万元,他们居然使出这么多花招来!

一气之下,我去找了舅舅,他一向有威信,我相信他能说服他们。

意外的是,舅舅也不支持我:“大专学历不给力,在国内不一样进修么,为什么非要出国呢?”

我给舅舅讲出国镀金的重要性,舅舅露出为难的神情:“可你爸妈就那么点工资,这些年的积蓄怕也不到20万啊。

“他们说了要去借……”也是太过生气,我又拎出一个朋友的例子,他是先我一年出国的,当时为了筹措学费,他父母将住了半辈子的房子都卖了:“到现在人家爸妈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对于他们,我爸妈是不是太那什么了。”

说这个例子是想佐证别人父母舐犊情深的伟大,没想到,舅舅一下子黑了脸:“难道你也想爸妈卖房资助你,若这么说的话,我看你爸妈做的没错,你已经20岁了,早该自立了。”

在舅舅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我讪讪回家,一进门,妈妈递过一张报纸,上面用红笔标画了好多圈圈,我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她竟然开始帮我筛选应聘的公司了。

“什么工作不养人啊,你看邻居小三,在街上跑出租,不也挺乐呵的。”

我将报纸一把摔在地上,她和爸爸不求上进了一辈子,难道还想我也一样窝囊?不,说什么也不。

 

迫不得已使出苦肉计

 

从家里冲出来,放眼寥落的长街,我的眼泪下来了。

我承认,20万对当了一辈子工人的爸妈来说,确实不是小数目,但我也不是白要他们的,若有可能,我愿意给他们写借条。

可即便这样,他们也不答应。

我该怎么办。

徘徊在逼仄的小巷里,我突然被一张花花绿绿的广告吸引了,瞬间,脑子里一阵电光火石,想出一条妙计。

收住脚步转身回家,打开的房门里,爸妈正相对抹眼泪呢。看他们这样,我心里一软,但成功的欲望很快消泯了暂时的儿女情长。

我故意当着他们的面和一个朋友讲电话,讨论卖掉一个肝脏或者肾会值多少钱。

爸妈顷刻石化。我的计划果然成功了。

电话还没撂,醒过神来的妈妈就扑过来抢电话了:“你疯啦!”

我避开她的手,故意冲着电话大声地说:“只要找到买主,立即联络我。”

爸爸哆嗦得说话都不利索了,红着一双眼追我:“你要敢卖器官,我这就死给你看。”说完,一个趔趄倒在沙发上,豆粒大的汗珠啪嗒啪嗒掉下来。

妈妈一迭声地跑过去扶他,我则兔子一样跳开跑出门去。

果然,没用多久,妈妈就给我打来电话:“你回来吧,那笔钱,我们给你。”

我乐疯了,这时舅舅的电话到了:“你小子在哪儿呢,赶紧给我滚回来。”

我屁颠屁颠跑回家,一进门却愣了。爸爸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还挂了点滴。妈妈头发蓬乱地坐在床边上,看到我一下子扑过来,上上下下地看:“没事吧你,冤家啊,万万不能卖器官啊。”

我大脑飞速旋转,爸妈难不成还想上演苦肉计?正琢磨着,就见爸爸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存折:“行了,我们怕了你了,这是20万,拿去吧。”

我大喜,正要接存折,舅舅却伸手拦住了:“不,不行。”

说完又瞪我一眼:“你小子还有点人性没,你爸都这样了,你还出国出国,你知道不知道,这20万现在是你爸的救命钱。”

 

孝心和雄心,不是单选题

 

接下来听到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爸爸肝部有阴影,确诊结果虽然还没有最后出来,但在他们看来,天已经塌了。

看着妈妈的眼泪,我恍恍惚惚想起最近这半年爸爸的变化,饭量锐减,人也清瘦了很多。还有这段时间以来,他和妈妈总是躲在一边窃窃私语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以为他们讨论的是我出国的事儿,谁知居然是这样的意外。

“你们为什么瞒着我。”震惊之后,我愤怒了,若早知道是这样的原因,我也不会那么混。

“还不是怕吓到你,又担心你想得太多,虽然你已经20岁了,可在他们眼中,你还是个孩子啊。”舅舅痛心疾首地说着,爸爸强撑着抬起手:“别说了,我也想了,我已经60岁了,还能活多少年,这钱,还是给他吧,让他出国,别耽误了前程。”

尽管知道爸爸说的是气话,我还是一下子哭跪在地上。

爸爸的检查结果出来那天,中介公司给我来了最后一个电话——交款期限已过,出国的合同被取消了。

听到电话的妈妈,躲闪着不敢看我的眼睛。我心里也很有几分失落,但看到手中那张诊断单,更多的还是开心。

老天保佑,爸爸的肝部阴影不是恶性的。

“早知道这样的结果,当初还不如……不过,我从心底里还是不愿意你出国。”爸爸怯怯地看我一眼,继续嘟囔:“一想到孩子在千里之外多久不能见,我心里就空落得没抓没挠,哎,你爸没出息啊。”

我心酸又无奈地拍拍他的肩:“放心吧,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出国了。”

听了这话,爸妈的手一下子攥在一起,看他们那个激动的样子,我真是哭笑不得。

 

这场意外的虚惊中,我好像第一次看清爸妈的心。相对于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来说,他们望子成虫的念头可能不那么主流。但冷静下来再想一想,我又理解了,爸妈只是普通人,不是神,生养孩子一场,渴念他一生一世守在身边并没有错。

对于成功,每个人因为个人际遇的不同会有不同的理解。在当了一辈子草根的爸妈眼中,飞黄腾达的辉煌虽然耀眼夺目,但远远抵不上衣食温饱一家人安然相守的满足。作为孩子,对这份价值观可以不认同,但起码的尊重和体恤必须有。而且,展翅高飞和承欢膝下并不是一道单选题,只要有心,总能找到双赢的方式。

爸爸出院不久,我到一家技术公司上班,从小菜鸟入职一切艰难,但每想到家里那对“软弱”的父母,我又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