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而能改 / 经典名句 / 经典名句 71

分享

   

经典名句 71

2016-04-06  过而能改




经典名句
 


近处不能感动,未有能及远者。
小处不能调理,未有能治大者。
亲者不能联属,未有能格疏者。

一家生理不能全备,未有能安养百姓者。
一家
子弟不率规矩,未有能教诲他人者。
 


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吾谓昨日以前,尔祖尔父,皆前世也。
要知后世因,今生作者是;吾谓今日以后,尔子尔孙,皆后世也。


融得性情上偏私,便是大学问。
消得家庭中嫌隙,便是大经纶。
 


祖宗富贵,自诗书中来,子孙享富贵,则弃诗书矣。
祖宗家业,自勤俭中来,子孙享家业,则忘勤俭矣。
 


至乐无如读书,
至要莫如教子。

子弟有才,制其爱毋弛其诲,故不以骄败。
子弟不肖,严其诲毋薄其爱,故不以怨离。
 


安详恭敬,是教小儿第一法。
公正严明,是做家长第一法。
 


人一心先无主宰,如何整理得一身正当?
人一身先无规矩,如何调剂得一家肃穆?


雨泽过润,万物之灾也。恩崇过礼,
臣妾之灾也。情爱过义,子孙之灾。


日光照天,群物皆作,人灵于物,寐而不觉,是谓天起人不起,必为天神所谴。如君上临朝,臣下高卧失误,不免罚责。
夜漏三更,群物皆息,人灵于物,烟酒沈溺,是谓地眠人不眠,必为地祈所诃。如家主欲睡,仆婢喧闹不休,定遭鞭笞。


奴之不祥,莫大于传主人之谤语。
主之不祥,莫大于行仆婢之谮言。


人之于嫡室也,宜防其蔽子之过。
人之于继室也,宜防其诬子之过。


未有和气萃焉,而家不吉昌者。
未有戾气结焉,而家不衰败者。


无正经人交接,其人必是奸邪。
无穷亲友往来,其家必然势利。


仆虽能,不可使与内事。
妻虽贤,不可使与外事。


治家严,家乃和。居乡恕,乡乃睦。

治家忌宽,而尤忌严。
居家忌奢,交友忌啬。


奴仆得罪于我者尚可恕,得罪于人者不可恕。
子孙得罪于人者尚可恕,得罪于天者不可恕。


闺门之内,不出戏言;则刑于之化行矣。
房帷之中,不闻戏笑,则相敬之风著矣。


洁己方能不失己,
爱民所重在亲民。


朝廷立法不可不严,
有司行法不可不恕。

严以驭役而宽以恤民,极于扬善而勇于去奸,缓于催科而勤于抚字。

催科中抚字,刑罚中教化。

刑罚当宽处即宽,草木亦上天生命。


贫贱人栉风沐雨,万苦千辛;自家血汗自家消受,天之鉴察犹恕。
富贵人衣税食租,担爵受禄;万民血汗一人消受,天之督责更严。
 


居家为妇女们爱怜,朋友必多怒色。
做官为衙门人欢喜,百姓定有怨声。


天非私富一人,托以众贫者之命。
天非私贵一人,托以众贱者之身。


住世一日,要做一日好人。
为官一日,要行一日好事。


楼下不宜供神,虑楼上之秽亵。
屋后必须开户,防屋前之火灾。


善体黎庶情,此谓民之父母。广行阴骘事,以能保我子孙。

官不必尊显,期于无负君亲。道不必博施,要在有裨民物。


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谓百姓可欺,且留下儿孙地步。
堂上一官称父母,漫道一官好做,还尽些父母恩情。


封赠父祖,易得也,无使人唾骂父祖,难得也。
恩荫子孙,易得也,无使我毒害子孙,难得也。


平民肯种德施惠,便是无位底卿相。
士夫徒贪权希宠,竟成有爵底乞儿。


古之从仕者养人,
今之从仕者养己。

今之居官也,在下民身上做工夫。
古之居官也,在上官眼底做工夫。

在家者不知有官,方能守分。
在官者不知有家,方能尽分。


勤能补拙,俭以养廉。

居官廉,人以为百姓受福,予以为锡福于子孙者不浅也,曾见有约已裕民者,后代不昌大耶?
居官浊,人以为百姓受害,予以为贻害于子孙者不浅也。
曾见有瘠众肥家者,历世得久长耶?

以林皋安乐懒散心做官,未有不荒怠者。
以在家治生营产心做官,未有不贪鄙者。


平日诚以治民,而民信之,则凡有事于民,无不应矣。
平日诚以事天,而天信之,则凡有祷于天,无不应矣。


毋矜清而傲浊,毋慎大而忽小,毋勤始而怠终。


无功而食,雀鼠是已。肆害而食,虎狼是已。


念念用之君民,则为吉士。
念念用之套数,则为俗吏。
念念用之身家,则为贼臣。


一切人为恶,犹可言也,惟读书人不可为恶;读书人为恶,更无教化之人矣。
一切人犯法,犹可言也,惟做官人不可犯法;做官人犯法,更无禁治之人也。


官虽至尊,决不可以人之生命,佐己之喜怒。
官虽至卑,决不可以己之名节,佐人之喜怒。

听断之官,成心必不可有。
任事之官,成算必不可无。


针芒刺手,茨棘伤足,举体痛楚,刑惨百倍于此,可以喜怒施之乎。
虎豹在前,坑阱在后,百般呼号,狱犴何异于此?可使无辜坐之乎。


陷一无辜,与操刀杀人者何别?
释一大憝,与纵虎伤人者无殊。


士大夫济人利物,宜居其实,不宜居其名,居其名则德损。
士大夫忧国为民,当有其心,不当有其语,有其语则毁来。


君子当官任职,不计难易;而志在济人,故动辄成功。
小人苟禄营私,只任便安;而意在利己,故动多败事。


职业是当然底,每日做他不尽,莫要认作假。
权势是偶然底,有日还他主者,莫要认作真。
 


以处女之自爱者爱身,以严父之教子者教士。
执法如山,守身如玉,爱民如子,去蠹如仇。


事在当因,不为后人开无故之端。
事在当革,无使后人长不救之祸。


官肯著意一分,民受十分之惠。
上能吃苦一点,民沾万点之恩。


礼繁则难行,卒成废阁之书。
法繁则易犯,益甚决裂之罪。


为前人者,无干誉矫情,立一切不可常之法,以难后人。
为后人者,无矜能露迹,为一朝即改革之政,以苦前人。
 


无辜牵累难堪,非紧要,只须两造对质,保全多少身家。
疑案转移甚大,无确据,便当末减从宽,休养几人性命。
 


善启迪人心者,当因其所明而渐通之,毋强开其所闭。
善移易风俗者,当困其所易而渐反之,毋强矫其所难。
 


情有可通,莫将旧有者,过裁抑以生寡恩之怨。
事在得已,莫将旧无者,妄增设以开多事之门。
 


无关紧要之票,概不标判,则吏胥无权。
不相交涉之人,概不往来,则关防自密。


呆子之患,深于浪子,以其终无转智。
昏官之害,甚于贪官,以其狼籍及人。



天下不可一日无君,故夷齐非汤武,明臣道也。不然,则乱臣接踵而难为君。
天下不可一日无民,故孔孟是汤武,明君道也。不然,则暴君接踵而难为民。
 


治道之要,在知人。君德之要,在体仁。御臣之要,在推诚。用人之要,
在择言。理财之要,在经制。足用之要,在薄敛。除寇之要,在安民。


安民者何?无求于民,则民安矣。
察吏者何?无求于吏,则吏察矣。


用三代以前见识,而不失之迂。
就三代以后家数,而不邻于俗。


大智兴邦,不过集众思。
大愚误国,只为好自用。


吾爵益高,吾志益下。
吾官益大,吾心益小。
吾禄益厚,吾施益博。


天德只是个无我,
王道只是个爱人。


惟有主,则天地万物自我而立。
必无私,斯上下四旁咸得其平。


未用兵时,全要虚心用人。
既用兵时,全要实心活人。
 


莫为婴儿之态,而有大人之器。莫为一身之谋,
而有天下之志。莫为终身之计,而有后世之虑。


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谋之。
利在一时勿谋也,利在万世者谋之。



世事让三分,天空地阔。
心田培一点,子种孙收。


要好儿孙,须方寸中放宽一步。
欲成家业,宜凡事上吃亏三分。


留福与儿孙,未必尽黄金白镪。
种心为产业,由来皆美宅良田。


多积阴德,诸福自至,是取决于天。
尽力农事,加倍收成,是取决于地。
善教子孙,后嗣昌大,是取决于人。
 


圣人敛福,君子考祥。作德日休,为善最乐。开卷有益,作善降祥。崇德效山, 藏器学海。群居守口,独坐防心。知足常乐,能忍自安。穷达有命,吉凶由人。


庙堂之上,以养正气为先。
海宇之内,以养元气为本。


人身之所重者元气,
国家之所重者人才。


非读书,不能入圣贤之域。
非积德,不能生聪慧之儿。


事事培元气,其人必寿,
念念存本心,其后必昌。


存一点天理心,不必责效于后,子孙赖之。
说几句阴骘话,纵未尽施于人,鬼神鉴之。


以镜自照见形容,
以心自照见吉凶。


人心一念之邪,而鬼在其中焉;因而欺侮之,播弄之,昼见于形像,夜见于梦魂,必酿其祸而后已。故邪心即是鬼,鬼与鬼相应,又何怪乎!人心一念之正,而神在其中焉。因而鉴察之,呵护之,上至于父母,下至于儿孙,必致其福而后已。故正心即是神,神与神相亲,又何疑乎!
 


作践五谷,非有奇祸,必有奇穷。
爱惜只字,不但显荣,亦当延寿。


勿谓一事可忽也,须知有身家性命之关系。
勿谓一时可逞也,须知有子孙祸福之报应。


物力艰难,要知吃饭穿衣,谈何容易!
光阴迅速,即使读书行善,能有几多?


只字必惜,贵之根也;
粒米必珍,富之源也。


终日说善言,不如做一件
终日行善事, 须防错一桩。 
 


勿谓一念可欺也,须知有天地鬼神之鉴察。 
勿谓一言可轻也,
须知有前后左右之窃听。 
勿谓一
事可忽也,须知有身家性命之关系 
勿谓一
时可逞也,须知有子孙祸福之报应。
 
 

仁厚刻薄,是修短关。谦抑盈满,是祸福关。
勤俭奢惰,是贫富关。保养纵欲,是人鬼关。



一点慈爱,不但是积德种子,亦是积福根苗。试看那有不慈爱底圣贤?
一念容忍,不但是无量德器,亦是无量福田。试看那有不容忍底君子?


平居寡欲养身,临大节则达生委命。
治家量入为出,干好事则仗义轻财。

好恶之念,萌于夜气,息之于静也。恻隐之心,发于乍见,感之于动也。


执拗者福轻,而圆通之人,其福必厚。急躁者寿夭,而宽宏之士,其寿必长。谦卦六爻皆吉,恕字终身可行。作本色人,说根心话,干近情事。
 


善用力者就力,善用势者就势。善用智者就智,善用财者就财。


悯济人穷,虽分文升合,亦是福田。
乐与人善,即只字片言,皆为良药。

谋占田园,决生败子,尊崇师傅,定产贤郎。

造物所忌,曰刻曰巧。万类相感,以诚以忠。

做人无私心,便带福气。做事有结果,亦是寿征。


费千金而结纳势豪,孰若倾半瓢之粟,以济饥饿。
耗千楹而招来宾客,何如葺数椽之茅,以庇孤寒。


茹素,非圣人教也;
好生,则上天意也。



吾本薄福人,宜行惜福事。
吾本薄德人,宜行积德事。

薄福者必刻薄,刻薄则福愈薄矣。
厚福者必宽厚,宽厚则福益厚矣。


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名。

施必有报者,天地之定理,仁人述之以劝人。
施不望报者,圣贤之盛心,君子存之以济世。
 


天下第一种可敬人,忠臣孝子。
天下第一种可怜人,寡妇孤儿。

孝子,百世之宗;仁人,天下之命。


形之正,不求影之直而影自直。
声之平,不求响之和而响自和。
德之崇,不求名之远而名自远。


不可不存时时可死之心,不可不行步步求生之事。
 
作恶事,须防鬼神知。干好事,莫怕旁人笑。


莫忘祖父积阴功,须知文字无权,全赁阴骘。
最怕生平坏心术,毕竟主司有眼,如见心田。
 


面前的理路要放得宽,使人无不平之叹。
身后的惠泽要流得远,令人有不匮之思。


从热闹场中,出几句清冷言语,便扫除无限杀机。
向寒微路上,用一点赤热心肠,自培植许多生意。


入瑶树琼林中皆宝,有谦德仁心者为祥。


有工夫读书,谓之福。有力量济人,谓之福。有著述行世,谓之福。
有聪明之见,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无疾病缠身,谓之福。
无尘俗撄心,谓之福。无兵凶荒歉,谓之福。


身世多险途,急须寻求安宅。光阴同过客,切莫汩没主翁。

谈经济外,宁谈艺术,可以给用。
谈日用外,宁谈山水,可以息机。
谈心性外,宁谈因果,可以劝善。


非甚不便于民,且莫妄更。非大有益于民,则莫轻举。

善为至宝,一生用之不尽。心作良田,百世耕之有余。


不可假公法以报私仇,不可假公法以报私德。

塑像栖神,盍归奉亲;造院居僧,盍往救贫。


遇朋友交游之失,宜剀切,不宜游移。
处家庭骨肉之变,宜委曲,不宜激烈。

贫贱时,眼中不著富贵,他日得志必不骄。
富贵时,意中不忘贫贱,一旦退休必不怨。

贵人之前莫言贱,彼将谓我求其荐;
富人之前莫言贫,彼将谓我求其怜。


立朝不是好舍人,自居家不是好处士;
平素不是好处士,则小时不是好学生。
 
做秀才如处子,要怕人。
既入仕如媳妇,要养人。
归林下如阿婆,要教人。
 


处众以和,贵有强毅不可夺之力;
持己以正,贵有圆通不可拘之权。


丈夫之高华,只在于功名气节;
鄙夫之炫耀,但求诸服饰起居。


阿谀取容,男子耻为妾妇之道;
本真不凿,大人不失赤子之心。
 


人以品为重,若有一点卑污之心,便非顶天立地汉子;
品以行为主,若有一件愧怍之事,即非泰山北斗品格。


君子之事上也,必忠以敬,其接下也,必谦以和;
小人之事上也,必谄必媚,其待下也,必傲以忽。


人争求荣乎,就其求之之时,已极人间之辱;
人争恃宠乎,就其恃之之时,已极人间之贱。
 


使人有面前之誉,不若使人无背后之毁;
使人不乍处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



观天地生物气象,
学圣贤克已工夫。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
成就处是至诚无息。
 


以心术为本根,以伦理为桢干,以学问为畲,以文章为花萼,以事业为结实,以书史为园林,以歌咏为鼓吹,以义理为膏粱,以著述为文绣,以诵读为耕耘,以记问为居积,以前言往行为师友,以忠信笃敬为修持,以作善降祥为受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


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
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万理澄澈,则一心愈精而愈谨;
一心凝聚,则万理愈通而愈流。


以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
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
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


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天德;
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只管治人。
 


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
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前。身在万物中,心在万物上。
 


口里伊周,心中盗跖,责人而不责己,名为挂榜圣贤。
独凛明旦,幽畏鬼神,知人而复知天,方是有根学问。
 


凛闲居以体独,卜动念以知几,谨威仪以定命,敦大伦以凝道,备百行以考德,迁善改过以作圣。


理以心得为精,故当沉潜,不然,耳边口头也。
事以典故为据,故当博洽,不然,臆说杜撰也。


只有一毫粗疏处,便认理不真,所以说惟精,不然,众论淆之而必疑。
只有一毫二三心,便守理不定,所以说惟一,不然,利害临之而必变。


读经传则根底厚,看史鉴则议论伟,观云物则眼界宽,去嗜欲则胸怀净。


眼界要阔,遍历名山大川。
度量要宏,熟读五经诸史。


先读经,后读史,则论事不谬于圣贤。
既读史,复读经,则观书不徒为章句。


在古人之后,议古人之失,则易。
处古人之位,为古人之事,则难。


古之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
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古之君子,病其无能也,学之。
今之君子,耻其无能也,讳之。
 


无根本底气节,如酒汉殴人,醉时勇,醒来退消,无分毫气力。
无学问底识见,如庖人炀灶,面前明,背后左右,无一些照顾。
 


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
心不欲劳,劳则神疲而不入。


心慎杂欲,则有余灵。目慎杂观,则有余明。


接人要和中有介,处事要精中有果,认理要正中有通。

一庭之内,自有至乐。六经以外,别无奇书。
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



戒浩饮,浩饮伤神。戒贪色,贪色灭神。戒厚味,厚味昏神。
戒饱食,饱食闷神。戒多动,多动乱神。戒多言,多言损神。
戒多忧,多忧郁神。戒多思,多思挠神。戒久睡,久睡倦神。
戒久读,久读苦神。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虚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论天下之事;
潜其心,观天下之理;
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不虚心,便如以水沃石,一毫进入不得。
不开悟,便如胶柱鼓瑟。一毫转动不得。
不体认,便如电光照物,一毫把捉不得。
不躬行,便如水行得车,陆行得舟,一毫受用不得。
 


看书求理,须令自家胸中点头;
与人谈理,须令人家胸中点头。


案上不可多书,心中不可少书;
鱼离水则鳞枯,心离书则神索。


把意念沉潜得下,何理不可得!
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做。


读书贵能疑,疑乃可以启信。
读书在有渐,渐乃克底有成。


何思何虑?居心当如止水。
勿助勿忘,为学当如流水。

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
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


清明以养吾之神,湛一以养吾之虑,沉警以养吾之识,刚大以养吾之气,
果断以养吾之才,凝重以养吾之度,宽裕以养吾之量,严冷以养吾之操。
 


性分不可使不足,故其取数也宜多:曰穷理,曰尽性,曰达天,曰入神,曰致广大,极高明。
情欲不可使有余,故其取数也宜少:曰谨言,曰慎行,曰约已,曰清心,曰节饮食,寡嗜欲。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

以仁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

涵养冲虚,便是身世学问。
省除烦恼,何等心性安和。


喜怒哀乐而曰未发,是从人心直溯道心,要他存养。
未发而曰喜怒哀乐,是从道心指出人心,要他省察。


颜子四勿,要收入来;闲存工夫,制外以养中也。
孟子四端,要扩充去;格致工夫,推近以暨远也。
 


存养宜冲粹,近春温。
省察宜谨严,近秋肃。


自家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
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
 


就性情上理会,则曰涵养。
就念虑上提撕,则曰省察。
就气质上销熔,则曰克治。


寡欲故静,有主则虚。

无欲之谓圣,寡欲之谓贤;多欲之谓凡,徇欲之谓狂。


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盖一世。
小人之心不胜其大,而志意拘守一隅。


人心如谷种,满腔都是生意,物欲锢之而滞矣。然而生意未尝不在也,疏之而已耳。人心如明镜,全体浑是光明习染薰之而暗矣。然而明体未尝不存也,拭之而已耳。
 


常操常存,得一恒字诀。
勿忘勿助,得一渐字诀。


敬守此心,则心定;
敛抑其气,则气平。


人性中不曾缺一物,人性上不可添一物。
 


怒是猛虎,欲是深渊。
忿如火,不遏则燎原。
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惩忿如摧山,窒欲如填壑。
惩忿如救火,窒欲如防水。
 


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人之心境,多欲则忙,寡欲则闲。
人之心术,多欲则险,寡欲则平。人之心事,多欲则忧,寡欲则乐。
人之心气,多欲则馁,寡欲则刚。


果决人似忙,心中常有余闲。因循人似闲,心中常有余忙。


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四者切己良箴。
忌多欲,忌妄动,忌坐驰,忌旁骛,四者切己大病。


一动于欲,欲迷则昏。一任乎气,气偏则迷。 



古之学者,在心上做工夫,故发之容貌,则为盛德之符。
今之学者,在容貌上做工夫,故反之于心,则为实德之病。


只是心不放肆,便无过差。
只是心不怠忽,便无逸志。

处逆境心,须用开拓法;处顺境心,要用收敛法。


喜来时,一检点。怒来时,一检点。怠惰时,一检点。放肆时,一检点。


自处超然,处人蔼然,无事澄然,有事斩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


天地间真滋味,惟静者能尝得出。天地间真机括,惟静者能看得透。


心一松散,万事不可收拾。
心一疏忽,万事不入耳目。
心一执著,万事不得自然。


一念疏忽,是错起头。一念决裂,是错到底。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
自临深履薄处得力。名誉自屈辱中彰,德量自隐忍中大。


有才而性缓,定属大才。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
 


世路风霜,吾人炼心之境也。
世情冷暖,吾人忍性之地也。
世事颠倒,吾人修行之资也。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详,是处事第一法。
涵容,是待人第一法。洒脱,是养心第一法。



轻当矫之以重,浮当矫之以实,褊当矫之以宽,执当矫之以圆,傲当矫之以谦,肆当矫之以谨,奢当矫之以俭,忍当矫之以慈,贪当矫之以廉,私当矫之以公,放言当矫之以缄默,好动当矫之以镇静,粗率当矫之以细密,躁急当矫之以和缓,怠惰当矫之以精勤,刚暴当矫之以温柔,浅露当矫之以沉潜,溪刻当矫之以浑厚。
 


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有作用者,器宇定是不凡。有智慧者,才情决然不露。


意粗性躁,一事无成。心平气和,千祥骈集。


世俗烦恼处,要耐得下。世事纷扰处,要闲得下。
胸怀牵缠处,要割得下。境地浓艳处,要淡得下。
意气忿怒处,要降得下。


以和气迎人,则乖诊灭。以正气接物,则妖氛消。
以浩气临事,则疑畏释。以静气养身,则梦寐恬。


观操存,在利害时。观精力,在饥疲时。
观度量,在喜怒时。观镇定,在震惊时。
 


欲做精金美玉的人品,定从烈火中锻来。
思立揭地掀天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



谨家规,崇俭朴,教耕读,积阴德,此造福也。广田宅,结姻援,争什一,鬻功名,此求福也。造福者澹而长,求福者浓而短。敦诗书,尚气节,慎取与,谨威仪,此惜名也。惜名者,静而休;竞标榜,邀权贵,务矫激,习模棱,此市名也。市名者,躁而拙。济宗党,广束修,救荒歉,助义举,此用财也。靡苑囿,教歌舞,奢燕会,聚宝玩,此伤财也。用财者,损而盈:伤则者,满而覆。省嗜欲,减思虑,戒忿怒,节饮食,此养身也。养身者,啬而大,惜身者,膻而细。规利害,避劳怨,营窟宅,守妻子,此惜身也。


富儿因求宦倾资,污吏以黩货失职。


到处枢偻,笑伊首何仇于天?何亲于地?
终朝筹算,问尔心何轻于命?何重于财?


亲兄弟析箸,璧合翻作瓜分。

士大夫爱钱,书香化为铜臭。


士大夫当为子孙造福,不当为子孙求福。
士大夫当为此生惜名,不当为此生市名。
士大夫当为一家用财,不当为一家伤财。
士大夫当为天下养身,不当为天下惜身。
 


天下最有受用,是一闲字,然闲字要从勤中得来。
天下最讨便宜,是一勤字,然勤字要从闲中做出。


媚若九尾狐,巧如百舌鸟,哀哉羞此七尺之躯。
暴同三足虎,毒比两头蛇,惜乎坏尔方寸之地。



盖天理无小,即目前观之,便有一个邪正,不可忽慢苟简,须审理之邪正以应之方可。
盖人事虽大,自天理观之,只有一个是非,不可惊惶失措,但凭理之是非以处之便得。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现在事了得一节是一节,
未来事省得一节是一节。


处难处之事愈宜宽,
处难处之人愈宜厚,
处至急之事愈宜缓,
处至大之事愈宜平。


无事时,常照管此心,兢兢然若有事;
有事时,却放下此心,坦坦然若无事。


无事如有事,提防才可弭意外之变;
有事如无事,镇定方可消局中之危。


及变故之来,处大事宜以处小事之心处之。 
当平常之日,应小事宜以应大事之心应之。


不自反者,看不出一身病痛。不耐烦者,做不成一件事业。


强不知以为知,此乃大愚。本无事而生事,是谓薄福。


居处必先精勤,乃能闲暇。凡事务求停妥,然后逍遥。


缓事宜急干,敏则有功。急事宜缓办,忙则多错。

自己做事,切须不可迂滞,不可反覆,不可琐碎。
代人做事,极要耐得迂滞,耐得反覆,耐得琐碎。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


无私者公,无我者明。

置其身于是非之外,而后可以折是非之中。
置其身于利害之外,而后可以观利害之变。

任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
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

无事时,戒一偷字,有事时,戒一乱字。

将事而能弭,遇事而能救,既事而能挽,此之谓达权,此之谓才。
未事而知来,始事而要终,定事而知变,此之谓长虑,此之谓识。


提得起,放得下,算得到,做得完,看得破,撇得开。


谋人事如己事,而后虑之也审。谋己事如人事,而后见之也明。


爱惜精神,留他日担当宇宙。蹉跎岁月,问何时报答君亲。


以真实肝胆待人,事虽未必成功,日后人必见我之肝胆。
以诈伪心肠处事,人即一时受惑,日后人必见我之心肠。
 


小人专望人恩,恩过辄忘。君子不轻受人恩,受则必报。


救已败之事者,如驭临崖之马,休轻策一鞭。
图垂成之功者,如挽上滩之舟,莫少停一棹。


静能制动,沉能制浮,宽能制褊,缓能制急。
 


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济。


经济出自学问,经济方有本源。


心性见之事功,心性方为圆满。


舍事功更无学问,求性道不外文章。
 


聪明用于正路,愈聪明愈好,而文学功名益成其美。
聪明用于邪路,愈聪明愈谬,而文学功名适济其奸。
 


何谓“至行”?曰“庸行”。何谓“大人”?曰“小心”。
何以“上达”?曰“下学”。何以“远到”?曰“近思”。


竭忠尽孝,谓之人。治国经邦,谓之学。安危定变,谓之才。
经天纬地,谓之文。霁月光风,谓之度。万物一体,谓之仁。
 


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
 


为善最乐,读书便佳。

黄金非宝德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

诸君到此何为,岂徒学问文章,擅一艺微长,便算读书种子。


在我所求亦恕,不过子臣弟友,尽五伦本分,共成名教中人。
 


读书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


飘风不可以调宫商;巧妇不可以主中馈;文章之士不可以治国家。


战虽有阵,而勇为本。丧虽有礼,而哀为本。士虽有学,而行为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