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2016-04-24  老刘tdrhg

     参观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到台儿庄旅游,大都还是冲着
1938年的那场闻名中外的台儿庄大战而去的。我们游览过台儿庄古镇之后,便决定前去参观一下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座南朝北,整幢建筑远看象一座坚固的城堡。纪念馆占地96亩,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入口处是一块横置的石碑,上刻“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几个大字。进了大门是一只喷水池,池后又是一块横置的黑色花岗岩石碑,正面是张爱萍将军题写的“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几个大字,背面是程思远先生撰写的纪念台儿庄大战的碑文。石碑后面是二层楼高的台阶,登上台阶是一座由24根柱子顶起来的展览馆敞开式门厅,门厅正面立有一幅描绘台儿庄战斗场面的黄铜浮雕,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8个中国士兵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与敌人作殊死搏斗。门厅两侧是台儿庄大战史料陈列室,陈列有台儿庄大战前的形势分析,敌我双方力量对比,作战地图以及敌我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双方主要将领介绍等历史资料。最后,整个一幅墙上刻着台儿庄大战中牺牲的烈士名字,标题是“民族之光”,看了不无触目惊心。在陈列室走马观花浏览一遍,对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台儿庄大战总算有了一点粗略的了解。

193777日,日本侵略者挑起卢沟桥事变,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了抗日统一战线,中国军队组织了南口、淞沪、忻口等战役进行抗击,但未能遏制日军的攻势和嚣张气焰。北平、天津、太原、上海等大城市相继陷落,正面战场节节失利。这时“失败论”、“亡国论”乌云笼罩中国上空。各界人士急切期盼正面战场打一场大胜仗以鼓舞民心和士气。

1938年春,日军坂垣师团和矶谷师团两支精锐部队约3万多兵力分别沿胶济路和津浦路南下,企图与南京北上的日军合围徐州,以打通津浦路南北通道。时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李宗仁坐镇徐州指挥,以第二十二集团军司令孙连仲部防守台儿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庄,以第二十兵团汤恩伯部在峄县之北拊敌之背。日军凭借精良武器疯狂进攻,我国将士同仇敌忾,不畏牺牲,浴血奋战。刘振东司令在莒县壮烈殉国,王铭章师长血洒滕县,在台儿庄日军一度占领城寨四分之三,孙连仲所部寸土必争,死力支撑,终使我军完成对敌合围。
46日,孙、汤各部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将敌一举击溃。是役我方投入兵力约12万人,历经月余,歼敌万余,击落日机2架,缴获敌战车50余辆,大炮30多门,枪支万余支。台儿庄大捷大大增强了国人抗战的信心,击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在陈列馆参观时,有几件历史资料看了深有触动。一是19382月,徐州形势渐趋紧张,蒋介石赴武汉部署徐州会战时召见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彭向蒋汇报了八路军的作战情况和战绩,蒋说了些嘉勉的话,然后问彭德怀,八路军是否在青纱帐起来时派人袭击津浦线,以策应徐州会战。彭德怀慨然回答,本军为配合徐州会战,不等青纱帐起即可派人前往。充分反映当时国共两党领导人同仇敌忾之精神。二是飞行员何信的照片。旁边有文字介绍,何信为中国空军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副中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队长,
1938325日率14架战斗机在临城、枣庄上空与敌机空战,不幸胸中三弹,仍强忍剧痛,凭着精湛的技术,将敌首机击落,后因弹药用尽,以全速撞向敌机,与敌机同归于尽。三是台儿庄战役最激烈阶段,蒋介石亲发电报给20军团汤恩伯军团长:“限两小时到!”实有军令如山倒之势。四是台儿庄激战关键时期,集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团军司令孙连仲将军冒着枪林弹雨亲临前线指挥的照片。

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李宗仁写的《徐州会战》一文更记录了台儿庄大战期间发生的一些感人故事。台儿庄大战之前首先打响的是临沂守卫战。二月上旬临沂告急,李宗仁手中已无机动兵力可调,便就近调来海州(今连云港)的庞炳勋第四十军守临沂。庞炳勋年逾花甲,久历戎行,经验丰富。于抗日以前,以善于保存实力著称。但庞氏有其特长,能与士兵共甘苦,廉洁爱民,为时人所称道。所以实力虽小,所部却是一支子弟兵,有生死与共的风尚,将士在战火中被冲散,被敌所俘,或被友军收编的,一有机会,就能潜返归队。庞炳勋调来临沂后便到徐州去见李宗仁。李对庞优礼甚厚,并问有何困难。庞苦叹军令部要撤销第三军团一个特务团,正愁无法处置。再一个就是子弹甚少,枪支陈旧。对此,李宗仁都一一给予解决,临行前李宗仁还亲临训话,遂使士气高涨,俨然一支劲旅。二月下旬,日军以一个师团优势兵力,并附属山炮一团,骑兵一旅,向临沂猛扑。庞军团长遂率其五团子弟兵据城死守。敌军穷数日夜的反复冲杀,伤亡枕藉,竟不能越雷池一步。在徐州一带观战的中外记者惊叹:想不到一支最优秀的日本“皇军”,竟受挫于一支“杂牌部队”。一时中外哄传,彩声四起。板垣征四郎脑羞成怒,督战尤急。临沂守军渐感不支,连电告急。所幸张自忠率五十九军及时赶到津浦线增援。这个张自忠与庞炳勋原先都是冯玉祥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西北军的将领。在蒋冯阎中原大战期间,张、庞站在一起与蒋介石的军队作战,关键时刻庞炳勋倒戈,突然倒转枪口攻击张自忠部,张自忠差点丧了性命,从此两人结下深怨。这次调张自忠解庞炳勋之围,实非李宗仁所不能。原因是“七七事变”之前,张自忠随宋哲元在北平与日本人周旋,并担任天津市长,期间少不了与日本人在官场的接触,引起国人的不少误解,甚至有人在报纸上骂他为汉奸。李宗仁知道张自忠内心的痛苦,抗战开始后几次与张自忠长谈,为其排除心中郁闷,并在蒋介石面前力荐其回五十九军主持军务。因而张自忠视李宗仁为再生父母。这次临沂庞炳勋危急,接到李宗仁调令,张自忠毅然受命,神速出兵。与庞炳勋部内外夹击,坂垣师团只得仓皇撤退。庞、张两部合力穷追一昼夜,敌军无法立足,一退九十余里,缩人莒县城内,据城死守。

临沂一战,津浦路北段敌军,左臂为我军砍断,敌两路会攻台儿庄计划遂为我所破,唯沿津浦线南下的矶谷师团,因韩复榘不抵抗而日益向南推进。值此紧要关头,我方第二十二集团军川军邓锡侯部自郑州赶来增援。遂急调其部第四十一军122师守滕县县城,124师在城外策应。敌军以快速部队南侵,将滕县包围,并以重炮及坦克猛攻县城。王铭章师长亲自督战死守,血战三昼夜,终以力有不逮,为敌攻破。王师长以下,全师殉城,至为惨烈。李宗仁讲到这支川军又补充了一段感人的故事。邓锡侯部原驻四川成都,因其通往外界的水路为川军刘湘部所封锁,枪支弹药无法得到补充,因而装备陈旧。这次激于大义,出川抗日,编为第二十二军。开始调往山西参加忻口战役,刚到山西就被日军快速部队冲散,随大军狼狈后撤,沿途遇有晋军的军械库,便破门而人,擅自补给。事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所悉,大为震怒,乃电请统帅部将川军他调。蒋介石说,“二战区不要,调到一战区去。”结果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也不肯接收。于是,蒋介石发了恨话:“把他们调回去,让他们到四川去称王称帝吧!”正好白崇禧在旁边听到。便说,问问李长官要不要,让他们到五战区行不行?李宗仁接过电话笑着说:“当年诸葛亮扎草人做疑兵,他们总比草人强啊!”于是,二十二军被调到了五战区。一到徐州,邓锡侯、孙震便去拜见李宗仁,李宗仁问他们有什么困难,邓锡侯苦笑着说,枪支陈旧,弹药缺乏。李宗仁便替他们向军委会申请了五百支步枪,一批迫击炮,以及大量弹药。临出征前李宗仁亲临训话,讲了诸葛亮率川军北抗司马懿的英雄故事,希望大家效法先贤,杀敌报国。全军上下无不欢跃。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作战任务,写出川军史上最光荣的一页。

齐鲁游之三: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曹刿对鲁庄公说:“忠之属也,可以一战。”这可能是李宗仁将军敢于以国民党“杂牌军”在台儿庄与精锐日军决战的心理底线。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