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圣殿 / 武侠小说 / 傅红雪

分享

   

傅红雪

2016-05-07  文明圣殿


所属作品:     《天涯·明月·刀》、《边城浪子

作者:     古龙

 人物介绍

傅红雪身世不明。自幼被灌以仇恨的念头,终日拔刀数万次,于艰辛困苦中习得绝世刀法,初,误以为其父乃白天羽,梅花庵中鲜血染红了白雪,惨案如历历在目,却终不过是人生棋局中一枚仇恨的棋子。万马堂中人心惶惶,丁家庄里却留唏嘘,最后一次拔刀向天而脱胎换骨。

然跛足、癫痫之疾尤存,人在天涯,心亦如天涯般辽阔、如明月般高洁、如刀般寂寞,以血海深仇入世,于极度痛苦中出世,却又在天涯处再入世,后人尊其为“刀圣”。

他叫红雪,是因为当天的流血,将满地的雪都染红。上天是残忍的,给他一出生就安排了一场惨绝的大屠杀。

傅红雪的形象比较另类,一个处于阴暗边缘的杀手。他的出生似乎就是为了复仇,为了仇恨而存活在这世上。他懂事起,他就听到一个凄厉的声音在他耳边灌输着复仇的理念。

她的声音凄厉、尖锐,如寒夜中的鬼哭:“你生出来时,雪就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

她走来,将红雪撒在傅红雪头上、肩上:“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无论你做什么,都用不着后悔,无论你怎么样对他们,都是应当的!”

自从傅红雪能握紧那柄刀开始,他就一直在练功。每天光反复拔刀的动作,就不下万次。直到那柄刀渐渐成了他手臂的衍生,与他的思想连成了一体,甚至出刀的速度还在他的思想之上,当思想到达的时候,刀已经赫然在那个位置。所谓的行在意先,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书中有几次他出刀的描写,都是相当骇人的。

也因为这样神奇的刀速,傅红雪的快刀通常会被古迷与小李飞刀相提并论,同样的出手毙命,所不同的是,相比那柄救人的飞刀,傅的刀是被视为魔刀的存在,漆黑的鞘,漆黑的柄,象征了死亡。而他本人,在江湖人的心目中,也只是个杀手。

天煌煌,地煌煌,眼流血,月无光,一入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一入万马堂,休想回故乡。吴岱融版傅红雪吴岱融版傅红雪

同他独步江湖的刀速一样,傅红雪是骄傲的。他是个杀手,但轻易不会动刀,哪怕是别人当众万般地羞辱他,逼他出手。他甚至会说出如果你不是我的仇人,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杀你的这类话语。同时傅红雪又是卑微的,他的一只脚跛了,又有癫痫,每当心理压力大至无法承受的时候,就会发病,比狗还不如。他仇视自己,他痛恨自己的病症,骄傲如他,又怎么可以患上这样的病症。

就如同傅红雪的内心一样,读者在读至所有有关他的描写时候,心里也会充满了阴霾,看不透,凄厉又绝望。

叶开在古龙的书中,是属于人物的主流角色:浪子。但是边城中的叶开,也有稍许的差别。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他也是个有过去的人,当年的血泪往事,他都很清楚,只是他一直隐藏得很好。叶开无论在什么场合下,都永远是松弛的,冷静的,而傅红雪总是紧张得像是一张绷紧了的弓,每分每刻都在待发的状态。同样看到仇人,傅红雪会将刀柄紧握至虎口滴血,但是叶开看不出他太大的反应,或许也有恨,但是已经看淡了。到最终,叶开宽恕了一切。人性的光明刻画到了极致,光明到有点不真实。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生经历

傅红雪是个可怜人。他活着是为了报仇,但到头来父亲不是自己的父亲,仇不是自己的仇。只为他人做了嫁衣。

翠浓,“万马堂”堂主马空群的女儿,傅红雪的初恋,也是傅红雪一生中最钟爱的女子。

为了报仇,他离开了翠浓。因为他觉得他不应该有爱,只应有恨。爱会使他对“生”产生眷恋;爱会使他有弱点握于仇人之手。他不习惯有爱,不懂得表达爱,更不敢接受爱。

他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外表的冷漠是他用来掩饰自己内心孤独又脆弱的工具。当翠浓正式与他见了面并跟他回小屋时,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一直走到床前,把他残废的腿放到床上,闭上了双眼。此时他的心是狂乱的。他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子;这个他幻想了无数次容貌为何的女子;这个无数次在客栈与他擦肩而过的女子。她不仅是样子长得不错,还是边城很多男子仰慕的女人。傅红雪不知道该怎样应对生命中突然出现的这样的一个女子,于是他选择了沉默。他是那种害怕被拒绝,于是先拒绝别人的人。

他害怕被拒绝,因此当翠浓因为受不了被漠视而不再等他时,他失去了自我,开始自我放逐。这里我一直在想,他的自我放逐有没有自我惩罚的意味在里面。惩罚自己爱上了翠浓这个女人,惩罚自己爱得那么深。他失去翠浓感到的痛苦到底是如叶开所说,因为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抛弃而愤恨,还是因为失去挚爱而后悔。真是难以揣测,但我宁愿相信是两者皆有。

如果说前面傅红雪对翠浓是两者皆有的话,当翠浓回到他身边并说了一番使他恢复信心的话之后,我相信傅红雪对翠浓就只剩下爱了。

因为爱她,所以离开她。因为爱她,怕当翠浓再次离开他时无法承受那种椎心之痛,他选择先离开翠浓。他这一生只有一个目标:报仇!如果就这样被爱击到的话,他生存的意义就荡然无存。怕被拒绝只有先拒绝。

那天晚上他对翠浓说,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要永远在一起。翠浓说,你变了。

是啊!傅红雪是变了,变成一个懂得爱,懂得表达爱的人。但他没变的是那颗脆弱的心。他终于还是抛弃了翠浓,带走了翠浓的一只珠花。他没有骗翠浓,在那一夜后,他已经把他的心交给了翠浓。在他心里他希望那一刻就是永远,只要他那时走了,翠浓就是爱他的。他们的心就会永远在一起。他决定用一生来爱这个女人,只是选择了一种懦弱的方式。

珍惜眼前人,这句话永远不过时。傅红雪终于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了代价。只是这个代价是他最终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悲剧人物。他的出生是悲剧,是无法选择的,他注定要走上替人复仇的道路。但之后的道路是他自己选的。翠浓活着,至少在他失去复仇这个生存意义后还有一个人等他,安慰他。翠浓死了,他除了仇恨什么也没有了。幸与不幸,在翠浓死后一切就成了定数......

我在想,就算这里翠浓没有死,只要傅红雪的恩怨没有了结,有一天他还是会离开翠浓的。哪怕他多爱翠浓,多想和翠浓在一起。但复仇的心永远不可能允许他这么做。一天没有报完仇,他一样会选择逃避爱。这样说来,翠浓终有一天还是会为了爱他而死去。

傅红雪,可怜的人啊!他的悲剧是仇恨引起的,也是他自己选择的,却是他性格决定的。

一副骄傲的面孔下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傅红雪的第一个女人并不是翠浓,而是沈三娘,傅红雪开始以为是翠浓,不过最后还是知道了那是沈三娘,而且沈三娘也承认了的!不过,傅红雪爱的是翠浓!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灰黑色。

…… ……

一个黑衣少年动也不动的跪在她身后,仿佛亘古以来就已陪着她跪在这里。”

——《边城浪子》

折叠 出场

面对着人性这把双刃剑,古龙迫切需要在他的武侠世界中创造一个迥异于李寻欢的人物。

而这个人,就是傅红雪。他是比《边城浪子》中成熟了十岁的傅红雪。

初次见到这个名字(符号),我下意识地就想起了已故诗人海子的一句诗:血以后是黑暗,比血更红的是黑暗。在我有限的理解中,海子的这句诗充满了剧烈的张力,在一片血红的黑暗中,世间万物已经濒临疯狂。而傅红雪的人生,岂非也一开始就具有了这种矛盾的张力?在这种张力中,纠缠着爱与死、希望与绝望、光明与黑暗。

相比于李寻欢的飞刀,傅红雪的刀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从一开始就将人与事逼向绝境。“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里握着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征的就是死亡!”手苍白、刀漆黑,而这苍白与漆黑,岂非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而死亡,岂非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更可怕的是,傅红雪即刀本身。或者说,刀就是傅红雪的生命。换言之,死亡即是傅红雪的生命。这是怎样一种悖谬和荒诞?处在这样一种悖谬与荒诞中的傅红雪,究竟该走向何方?从一出生始,伴随着傅红雪的,就只有孤独和黑暗。他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为了复仇的人生。所以他的童年没有欢乐只有悲伤,所以他的回忆没有光明只有黑暗。当别的孩子们在池塘里打滚、在草地上翻跟斗、追逐草莓与蝴蝶的时候,他却永远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拔刀。就在这样的循环往复的拔刀中,他的技艺日见精湛,而他的心,却也渐如荒漠般枯燥了。

在傅红雪人生的头十七个年头中,“复仇”始终是他的生命信念,支撑着他所有的梦与人生。他从未怀疑这一信念的“合理性”。血和汗一滴滴渗入傅红雪脚下的土地,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人生的诗意和辉煌。

然而,人生是偶然的。如一列正在疾行的列车,随时都有出轨的可能。而傅红雪的生命列车就在他即将接近终点的时候出轨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根本不是那家人的后代,那所谓的“仇人”根本不是他的仇人。他只是一个孤儿,被人训练为复仇的工具。他与复仇根本无关,这一严峻的事实,直接摧毁了他复仇的基础,从而也摧毁了他的整个生存根基。

信念之光一旦熄灭,傅红雪的人生顿时遁入一片虚无。

傅红雪如何度过从十七岁到三十七岁之间漫漫的二十年,古龙在小说中没有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活下来了,并且为此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他与虚无的战斗,一定进行的够激烈,够残酷。而在他隐姓埋名的二十年间,他在江湖中却声名远播。再度出场的时候,他早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刀客。所谓“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但傅红雪怎么可能真正作到独一无二呢?春天,十个傅红雪复活。如果天上有一个傅红雪,那么,相对应的,在地下也必定有一个。甚至人间亦有一个。而在天上与人间,人间与地下的广袤地带,更是无数傅红雪诞生的温床。面对如此玄而又玄的命题,我不想过多纠缠。我只想指出,有一个健康的傅红雪,还有一个病态的傅红雪。

傅红雪有病。我常常称他为“孤独的残废”。他不仅跛足,而且患有先天的羊癫疯。后者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他心性上的残缺和人格上的变态。当羊癫疯发作的时候,他满地打滚,口吐白沫,身体因痛苦而痉挛扭曲,喉咙里发出如野兽临死般的低吼。在这种时候,他甚至不如路边的一只野狗。而又有谁知道他是天下无双的刀客?

身体上的双重残疾是傅红雪的一个致命缺陷。他无法选择他的自然性。这也就注定了他悲剧性的存在。他因发病而带来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晓。因为,身体是仅仅属于他自己的。他无法选择,亦无法逃避。

傅红雪无时无刻不在反抗黑暗。无论是隐姓埋名还是重入江湖。要想摧毁那来自身体内部和外部环境的黑暗,他必须重新找到自己的信仰之光。

当傅红雪遇见燕南飞、明月心的时候,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对江湖中血和暴力的反抗也许可以帮助他走出虚无,实现灵魂的救赎。

他投入了。投入到江湖的血雨腥风中。他死死盯着那个以公子羽为象征的血和暴力,奋然前行。即使因此而制造出更多的血和暴力,他亦觉得合理。在傅红雪此时的逻辑里,目的的正义是可以保障手段的正义的。

然而(又是然而),命运再次和傅红雪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古龙是残酷的,也是幽默的。我的心抽紧,想着傅红雪不再发笑的日子。傅红雪又一次错了,他自始自终生活在一种真实的谎言中“——当你全心全意去对待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出卖了你,这种痛苦有谁能想象。”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绝望中,傅红雪除了像条野狗般在黑暗中狂奔还能做什么?一切他不能去想,也不敢去想。就让他疯狂。

再发病的时候,那条看不见的鞭子在他的身上疯狂的抽打,在一阵阵疼痛与痛苦中,他仿佛看见了天上地下的群魔在冲他狞笑,而那群魔的嘴脸与他自己又是何其相似。

信念之光再度熄灭,傅红雪再度陷入虚无之境。这一次,他还能挺的过去吗?在灯火暗淡的地方迎接他的,难道竟已真的是死亡?

古龙给出的答案很简单。活着本身即是对死亡的战胜。而傅红雪之所以能想到这一点,却是有赖于一个女人周婷的帮助。尽管那只是一个妓女,但却给了傅红雪生命中最灿烂的阳光。而傅红雪的内心,在这阳光的照耀下,也渐渐湿润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了生命的本质正在于不断的奋斗,他从别人无法忍受的苦难和折磨中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自我和别人给他的打击越大,他反抗的力量也越大。这种反抗的力量,竟使他终于挣脱了自己给自己设置的藩篱,走向光明。

只要心地光明,又何惧黑暗?

傅红雪与公子羽的决战孰胜孰败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之间的一段对话很有意思:

“你什么都有,只少了一样。”

“哦?”

“你已没有了生趣。”

当傅红雪意识到生命的生趣的时候,那么他从不幸与苦难中走向爱与正义与希望也就显得那么自然而然了。当幸福像一朵鲜花般在傅红雪和周婷眼中开放时,他也终于明白了人活着只是为了心境的安静与快乐,人活着正如草木的生长一般宁静而自足。

当然,这篇小说的收尾是明显显得有些仓促的。傅红雪的转变也多少让人感到有些突兀。我不知道是不是古龙在写到后面心力衰竭的原因。但是我觉得,古龙为傅红雪选择的结局是符合人性的内在肌理的。而古龙在人性的追问上,终于突破了自身。

折叠 际遇

傅红雪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关东万马堂,以复仇者的身份来到这里。这里藏着他的身世,也就是在这里,他遇上了他的宿命:叶开。叶开太完美,叶开的形象比其师傅李寻欢还要完美。他继承了李探花的绝技和善心,又有女人缘,更像是一条修炼千年的老狐狸一样睿智。

无可畏言,他们俩第一次的相见,彼此因为宿命的联系就产生了好感。但是傅红雪与叶开并不同于阿飞与李寻欢。阿飞能接受李寻欢的友谊,傅红雪却从来没有接受任何人,包括叶开。或许他的心中也承认了叶开的情谊,但是至少在表面,傅红雪从没表露过。

万马堂马空群与神刀堂白天羽当年的恩怨已将告一段落,傅红雪的仇恨仿佛马上可以解脱,这时候事情却突然有了转变,真相被发掘,这场惨绝轰烈的复仇,原来竟与傅红雪无关,他并不是当事人。那场大屠杀的后人原来是叶开而不是傅红雪!而傅红雪只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孤儿!

他为复仇每天练功,光反复拔刀每天就练上万次,一练十多年!现在,原来这刻骨铭心的仇恨是别人的而不是他的。

叶开每次看向傅红雪的目光,都是惋惜和温和的,他深深了解傅红雪,他知道傅红雪心中一直装满了仇恨,但是傅红雪真正恨着无奈着的,是他自己的命运——他自己。每次他杀人的时候,都恨不得这一刀是插向了自己。他宁愿死的人是他自己!

飞沙万里的边城,叶开以他真正遗孤的身份,以慈悲的包容心宽容了一切,消融了往日的这段血仇。傅红雪又能有什么话说,自己已经不是当事人,连当事人都宽恕了仇人,自己又能去说什么?

翠浓,这个傅红雪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倒下了。傅红雪静静看着她的身躯变凉,终于说了句话:我再也不会去恨任何人。

然后他就离开,用他那条跛脚以可笑又绝不好笑的姿势缓缓离去。背影虽然依旧是笔直的,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蹒跚。这样的打击在别人看来是绝难以承受的,就连叶开都这么认为。仇恨两个字就是傅红雪存活的脊梁,现在这脊梁已经失去了,人还能撑下去吗?

但是傅红雪终究没有倒下去,在所有人甚至叶开都以为他会倒下的时候,他却倔强地站住了。此刻,能撑着毫无生存意义的傅红雪活下去的无疑是另一种信念:还有明天。这四个字代替了仇恨,顶住了他的脊梁。

至此,傅红雪的人生开始向光明和希望发展。也所以有了后来《天涯·明月·刀》中的傅红雪。《天涯·明月·刀》中,叶开并没有直接出场。只是在几处以精神象征似的被人提到了几次。

相比一直在阴暗处挣扎着的傅红雪,叶开绝对代表了光明。古龙先生有意把李寻欢的精神在叶开手中发扬光大,叶开被塑造得更为完美。幽默,风趣,他还很会自嘲和自我欣赏。有叶开出现的地方,就绝没有冷场。

叶开与傅红雪,相比李寻欢,叶开胜在能破除对情的牵垢,更为清醒和潇洒。对他的塑造,几近完美。在很多读者心中,叶开的形象已经存活在梦境中。而对于傅红雪,则是太复杂太深刻。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相关

折叠 1、刀

这不是别人的刀,是傅红雪的刀,一柄令人闻风丧胆的刀。傅红雪的刀,并不名贵、并不起眼,刀鞘漆黑、刀柄漆黑,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实在算是一把丑陋的刀。可是,这却是一把有魔力的刀,刀光,比闪电更耀眼、更迅疾。没有人能看清这把刀,甚至是那些死在刀下的人。

“有刀就有人,有人就有刀。”“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这是傅红雪的宣言,也是傅红雪的行动。他的手始终握着刀,无论做任何事,都从没有放下过这柄刀。因为,十八年的苦练和相伴,已赋予这柄刀不同寻常的意义。“这柄刀似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它不再是单纯的武器,而已成为傅红雪的信念,傅红雪的支柱。

折叠 2、仇恨

一个人,一把刀,边城之行,傅红雪的目的只有一个——复仇!

他降临在红色的大雪中,被血浸染的大雪。他是仇恨的继承人,是复仇之神的使者,一出生便背负着血淋淋的身世和沉甸甸的使命。他过去的生活是为复仇做着准备,他未来的生活将为了复仇而奔波杀戮。

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被人种在了他的心里,扎了根。边城的风沙肆虐,心中的仇恨却始终屹立不倒,且日益繁茂。

这条路,并不是傅红雪选择的,因为他一生下来就已在这条路上,他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

漫漫复仇之路,仇恨是全部的行囊。

折叠 3、黑暗

黑暗的屋子,十八年的苦练,成就了一双夜眼,成就了一把举世无双的快刀。黑暗的训练为傅红雪打造了复仇的装备,也磨练了他的意志和性情,可以说,是黑暗造就了傅红雪。

可惜,他的内心世界也被黑暗盘踞了太久,很难再容得下阳光。

折叠 4、跛子

写下这两个字时,心中有一些酸涩。

傅红雪是个残废!从相识的最初我便为此而耿耿于怀,一直到现在仍无法释怀。

“左脚先迈出一步后,右腿才慢慢地从地上跟着拖过去。”他那怪异而又奇特的走路姿态往往成为人们注视、嘲笑的焦点。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非常不解,古大侠为何要让傅红雪成为一个走路姿势一点都不帅气的跛子?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武侠小说的绝大多数主角都是完美的,至少从外表看来是这样。古龙小说中还有很多人物有缺陷:比如,李寻欢的痨病,楚留香的鼻子不灵,花满楼的眼盲……傅红雪算是缺陷比较明显的一个。

每个人都有缺陷,身体上的,或是心理上的,世上本就没有完美的事物。跛子,是傅红雪最大的缺陷,也是最一目了然的缺陷,看不到的,是深深隐藏在内心的缺陷。现在想来,这不健全的身体或许正暗示着他不够健全的性格。

有首歌叫《缺陷美》,缺陷里,蕴含着独特的美丽。或许,残了一条腿的傅红雪才是真正的傅红雪,独一无二的傅红雪。

边城空寂,萧索的夕阳下,一个孤单的背影缓缓前行,怪异而奇特的姿势在风沙里却显得执着而坚定……多少年来,想到傅红雪,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弥漫着些许寂寥的意味。

折叠 5、癫痫

“一个最倔强、最骄傲的人,老天为什么偏偏要叫他染上这种可怕的病痛?”

叶开不解,燕南飞不解,我也不解。也许这才是一种最大的讽刺,让最强大的人在瞬间变的最弱小。

我不忍去想象傅红雪发病时倒在地上的模样,不停地抽搐紧缩着,没有丝毫的保护能力,就是一个小小孩童都可以要了他的命。他是这么的痛苦、无助、绝望,那一刻,勾起了我深深的怜惜。又有谁面对这样的他不起恻隐之心呢?高傲如马芳铃也给予了发病的他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怜悯。

傅红雪太过冷静,太过内敛,千百种情感都深深埋藏在心底。然而在发病时,他所有的情感汹涌而出,他可以肆意的拔出他的刀,也可以嘶声大叫“我错了……”,病痛折磨着他的身体,却释放了他的感情。

癫痫,或许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件礼物,一件宣泄的工具,而代价就是肉体的疼痛。

折叠 6、苍白

漆黑的刀鞘,漆黑的刀柄,握刀的手却是苍白的。

漆黑的眸子,苍白的脸,在阳光照射下,苍白的近乎透明。

多么强烈鲜明的视觉对比。

或许是过于强烈的仇恨消耗了他太多的血色,傅红雪的肤色呈现出的是一种极不健康的苍白。他的身体和他的心灵一样,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折磨。

折叠 7、自信

“刀光一闪。

闪电也没有他的刀光这么凌厉,这么可怕!

每个人都看到了这一闪刀光,但却没有人看见他的刀。

刀光一闪,已刺入了他的胸膛。”

傅红雪拔刀,电光火石间,一刀毙命。所谓的高手,在傅红雪面前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

“拔你的刀(剑)!”傅红雪从不先拔刀。他自信,他有十足的把握,一拔刀,对方就得死!自信,为他的刀更增添了一种无以伦比的气势。

真正的高手,不单有惊世骇俗的武艺,还满怀着无坚不摧的自信。

折叠 8、忍耐

如果说忍耐是一门艺术,那傅红雪堪称忍耐的大师。不论是冷嘲热讽,还是辱骂挑衅,他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永远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如一片深沉的大海,尽管海底多么汹涌澎湃,表面却是风平浪静。

萧别离的店里,公孙断将傅红雪唤做“臭羊”,一再谩骂羞辱,逼迫他拔刀,终未能得逞。

“他握着刀的手,青筋已凸起。”

“傅红雪的手握着刀,握得好紧。”

“傅红雪瞪着他,全身都己在颤抖。”

最后离开时,“傅红雪的脚步突然加快,却似已走不稳了,踉跄了出去。”愤怒在心里燃烧成熊熊的火焰,却始终没有爆发出来,傅红雪的忍耐限度深不可测。

忍常人所不能忍之辱,必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

折叠 9、冷漠

他出神地凝视着手里的刀,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他关心,也没有任何人值得他多看一眼。

他拒绝叶开的友情,面对叶开多次出手相救仍冷漠的丢下一句:“你为什么总是要来管我的事?”

甚至冷眼看着他最心爱的女人辛苦的追随,都没有只言片语;在袒露真情后,竟还忍心弃她而去。

然而,外表的冷若冰霜岂不正是为了掩盖他内心热烈的情感?

傅红雪,确实冷漠如冰山,一座被冰雪覆盖的休眠火山!

折叠 10、寂寞

自古英雄皆寂寞,傅红雪也许不是英雄,可是他比英雄更寂寞。他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他为复仇而生,他面对的只有仇人和敌人。

叶开主动的走进他的生活,很真诚的视他为友,可他拒绝了!十多年的寂寞生活已经深入骨髓,寂寞的灵魂只需要呼吸寂寞的空气。

翠浓的出现,让他尘封多年的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只可惜,好梦易逝,红颜薄命,翠浓最终香消玉殒。抱着渐渐冰冷的爱人,傅红雪的心又再度坠落冰封的谷底。寂寞,原是如影随形,难以摆脱的!

一把刀,一条没有退路的征途;一个人,一个孤独而又寂寞的灵魂!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古龙,本名熊耀华(1937-1985),祖籍江西。古龙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外文系,是台湾著名武侠小说家,新派武侠小说泰斗和宗师。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简介

《天涯·明月·刀》的故事是古龙另一作品《边城浪子》的外传,书中的主角傅红雪已是中年人。故事讲述了一个在江湖中占有着巨大财富和无上权威的名侠,同时也是武林之首的公子羽,以名利财富诱惑天下第一剑燕南飞做自己的替身,并派遣他和手下明月心前去刺杀傅红雪。傅红雪两次战胜燕南飞却没有杀死他。公子羽还制造出关于天下第一暗器孔雀翎的传说,江湖人士受诱惑为争夺这件武器而纷纷丧生。他派自己的手下卓玉贞当了孔雀翎主人秋水清的情妇,继而血洗孔雀山庄。不明真相的秋水清临死前将卓玉贞托付给傅红雪,但傅红雪从卓玉贞的行径中认识到她的真相。他怀着坚忍不拔的毅力,杀死公子羽派来的一个个杀手,最后来到公子羽的住处,在决斗中杀死了替代公子羽出战的燕南飞。他拒绝学燕南飞一样担任公子羽替身,离开那些诱人的财富,回到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身边。而公子羽也意识到继续下去是不行的,便放弃了名利,退隐江湖。[1]

折叠 编辑本段 影视演员

年份傅红雪扮演者出自影视作品备注
1976年狄龙香港邵氏电影《天涯明月刀》傅红雪专业户,总共出演5次
1977年狄龙香港邵氏电影《明月刀雪夜歼仇》改编自《边城浪子》
1977年狄龙香港邵氏电影《三少爷的剑》友情客串
1978年伍卫国香港佳艺电视《风雷第一刀》改编自《边城浪子》
1980年凌云台湾电影《月夜斩》改编自《天涯明月刀》,角色名改为马玉龙(小马)
1985年潘志文香港亚洲电视《天涯明月刀》
1989年惠天赐香港亚洲电视《傅红雪传奇》
1989年伍卫国台湾台视《边城刀声》
1989年吴岱融香港无线电视《边城浪子》
1993年狄龙中港合拍电影《边城浪子》
1993年狄龙中港合拍电影《仁者无敌》改编自《边城浪子》
2000年邢岷山内陆电视剧《策马啸西风》多部古龙小说糅合改编而成
2011年钟汉良内陆电视剧《天涯明月刀》改编自《天涯明月刀》和《边城浪子》
展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