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芝才子 / 书法 / 在他面前,宋徽宗算不了什么!

0 0

   

在他面前,宋徽宗算不了什么!

2016-05-15  灵芝才子

宋徽宗赵佶(1082-1135),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哲宗于公元1100年正月病逝时无子,向太后于同月立他为帝。第二年改年号为'建中靖国'。他的书与画均可彪炳史册,其书,首创瘦金书体;其画尤好花鸟,并自成院体,充满盎然富贵之气。



图/宋 赵佶《闰中秋月诗帖》纸本 楷书 35×44.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佶倡导文艺,使承继五代旧制的翰林图画院又营运了一百多年。对于书画艺术的提倡和创作,以及对于古代艺术的整理与保存,是有突出贡献的。他称得上是一个不爱江山爱丹青的皇帝。他在位时,广收古物书画,纲罗画师,扩充翰林图画院,曾指使文臣编辑《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和《宣和博古图》等。他绘画重写生,现留存于世的《四禽图》等画卷,笔法简朴,不尚铅华,而得自然生动之致。在政治上,赵佶昏庸无能,是北宋最荒淫腐朽的皇帝。被后世评为“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赵佶《听琴图》绢本设色,147.2×51.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幅描绘官僚贵族雅集听琴的场景。主人公道冠玄袍,居中端坐,凝神抚琴,前面坐墩上两位纱帽官服的朝士对坐聆听,左面绿袍者笼袖仰面,右面红袍者持扇低首,二人悠然入定,仿佛正被这鼓动的琴弦撩动着神思,完全陶醉在琴声之中。叉手侍立的蓝衫童子则瞪大眼睛,注视着拨弄琴弦的主人公。作者以琴声为主题,巧妙地用笔墨刻画出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音乐的意境。画面背景简洁,如盖的青松和摇曳的绿竹衬托出庭园高雅脱俗的环境,而几案上香烟袅袅的薰炉与玲珑石上栽植着异卉的古鼎与优雅琴声一道,营造出一种清幽的氛围。画面上方有宰相蔡京手书七言绝句一首,右上有宋徽宗赵佶瘦金书题听琴图三字。作品构图简净,人物举止形貌刻画生动传神,衣纹线描劲挺略带战笔,树石器具描写工致而毫无呆板,着色浑厚而不失清丽,是宋代宫廷人物画的代表作品。由于作品本幅有徽宗题名与画押,作品一度被认为是赵佶所画,后经学者考证,此幅为宣和画院画家描绘徽宗赵佶宫中行乐的作品,而图中抚琴者,正是赵佶本人。

 

 


 
/赵佶《草书纨扇》绢本直径28.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赵佶草书纨扇,是一件非常罕见的团扇书法作品,上海博物馆藏。这件作品线条细瘦刚劲,同其瘦金体楷书一脉相承,但比其用笔更为爽快、洒脱,笔势圆转流畅,打破了楷书那种匀称整齐的单字排列组合方式,从而越发显得活泼。

释文:掠水燕翎寒自转,堕泥花片湿相重



 
/赵佶《芙蓉锦鸡图》轴(传)绢本设色 81.5×53.6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作为独立的画科,宋代的花鸟画无论在绘制技巧还是表现形式方面都已经达到高度的艺术水准,《芙蓉锦鸡图》便是其中的一幅精品。此图是描绘金秋景色的花鸟画作。图中芙蓉盛开,随风轻轻颤动,蝴蝶翩跹,相互追逐嬉戏,引得落在枝上的锦鸡回首凝视,目不转睛。本幅右上宋徽宗赵佶以瘦金体题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右下书款宣和殿御制并书,草押书天下一人

  


 

/赵佶《瑞鹤图卷》绢本设色 51×138.2cm 辽宁省博物馆藏

《瑞鹤图》所描绘的群鹤翻飞,姿态百变,翱翔生动,笔致精细,各极其态,以鹤之大,演而为小,为飞翔的一群,而又灵动如生,描写的功夫,超越形而入于神,这对绘画艺术而言难能可贵。画中界画屋脊,工细不苟,时有云气涨漫,隐去部分楼层,避免了界画建筑过多的平列线条造成画面呆板,白鹤在黛青色的天空中翻飞,显得格外鲜明,极富盘旋的动感,并且多而不乱,体现了画家把握大场面禽鸟形态的艺术能力。画面后幅瘦金体的御制御书题记和诗,与画风协调,在审美上与画面相得益彰。

 

 

但明朝有一位皇帝,同样精于艺事,但和宋徽宗相比,却是另一番景象。宋徽宗艺高而政废,他独能艺精而国治。两位帝王相比,论艺事,宋徽宗或略胜一筹,但论综合实力,宋徽宗就相形见绌了!他就是明成祖长孙,明代第五位皇帝朱瞻基,14261435年在位,年号宣德,庙号宣宗,自号长春真人。


 图/朱瞻基像


在其当政的十年之间,政治方面,任用贤能,缔造了史称“仁宣之治”的稳定发展期,是著名的守成之君。此外明宣宗在艺术方面的表现,则使他在历代帝王之中,显得更加耀眼。 宣宗爱好翰墨,工于绘事,不但热衷书画创作,所作山水、人物、走兽、花鸟、草虫均得造化之妙,而且常以书画作品赏赐近臣。

 

此外,宣宗引领一代艺术风潮,以恢复两宋画院的盛况为目标。根据记载,宫中画师每呈作品,宣宗都会一一观览加以评论,使得明代宫廷绘画于宣宗在位期间臻至鼎盛,足以与北宋徽宗的宣和画院相媲美。

 

宣宗的绘画取材偏向花鸟、畜兽、墨竹,带有象征寓意的题材,而在风格上明显受到文人画的影响,注重线条和墨韵的表现。



/朱瞻基鼠石图卷明纸本淡设色纵28.2厘米横38.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鼠石图》画一鼠踞坡石上,石旁野草丛生,坡上瓜藤攀缘竹枝而上,硕果挂枝。瓜叶、果实用没骨法,鼠毛不用细笔勾,而用浓墨淡墨涂擦而成,简率之中又见生动秀逸之气。坡石吸取书法笔意,使该图别开生面,韵味无穷。

 


 
/朱瞻基戏猿图轴明纸本设色纵162.3厘米横127.7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戏猿图》绘一猿抱儿踞石上,一猿折枇杷枝戏于树间。形象生动毕肖,逗人喜爱,充分显示了作者扎实的写实功力。树下土坡上,芦荻、小竹、细草丛生,坡下小河流水,这不仅打破了坡石的平板,而且使画面富有自然生态之趣。

 

朱瞻基的书法亦潇洒劲健,被后人评为“书出沈华亭兄弟,而能於圆熟之外,以遒劲发之。”结字近于赵孟頫,反映出明初以来的风尚。

 


 
/朱瞻基《书上林冬暖诗》轴47.3x23.9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为宣德六年(1431)赐给郎中程南雲的作品,结字近於赵孟頫,反映出明初以来的风尚,但运笔较为快速,起笔收笔不加修饰。程南雲,永乐年间以能书授中书舍人。善书画,尤精篆隶。在《宣宗御制诗集》中也收有宣德七年赐程南雲的《草书歌》。



 

/朱瞻基《雪意歌》洒金笺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