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abc / 世界历史 / 细说欧洲历史(5)从多神教到一神教

0 0

   

细说欧洲历史(5)从多神教到一神教

2016-05-27  老徐abc

细说欧洲历史(5)从多神教到一神教--一神教的崛起

在前几篇文章里我们谈到了欧洲历史上主流的一些多神教,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多神教为什么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曾经金碧辉煌的万神殿如何消散在历史的云烟中呢?而如今欧洲人为什么会抛弃“众神”选择“一神”呢?今天我们来看一看一神教是如何崛起的。

首先一点从名称上来看多神和一神的区别是神的数量少了,但是质量却是大大的提高了,《圣经》中对于上帝的描写是:他是至高、全能、公义、圣洁、信实、慈爱的神。相对于希腊神话中的,神是有缺点的,比如宙斯是非常好色的,他的私生子都是神话中的半神。而在漫威版本的北欧神话中神的寿命有千年但是终究难逃一死,本质上讲,多神信仰是在人类社会基础上的升华,他们有阶级有职责,有兄弟也有姐妹。信仰的神都会犯错误何况是他的信徒呢?在《城市广场》这部描写了公元4世纪末期发生在已经完全罗马化的亚历山大城的一些列宗教冲突的电影中有一段经典的多神教教徒与基督教教徒在城市广场上的一场辩论,首先是穿着罗马托加长袍的多神教徒登场,他说:“他们的生活习性(指罗马众神)与常人无异,他们吃喝享乐,骄奢淫逸。如果我是诸神那么我也吃喝享乐骄奢淫逸岂不快哉?!”然后登场的是一身黑衣苦行僧模样的基督徒,他说;“不是这样,你们崇拜的形象没有一丝神圣可言,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飞禽走兽”此时他指着广场上巨大的神像喊道:“塞拉匹斯(来生与肥沃生产力之神),谁会信仰把花盆当皇冠的神!”简单的对话中我们就看出来基督教的优势之一就是“神圣性”。

细说欧洲历史(5)从多神教到一神教--一神教的崛起

首先神圣应该拆开来讲,神代表高高在上和绝对的权威,圣代表圣洁和不可侵犯。因此神圣的定义就是凌驾于天地之上不可侵犯的绝对。而对于普通人来讲一个没有形象而又全知全能的神的感召力则远远大于一堆满是缺点神明,还有一点我们前面说过罗马人每征服一个地区就把他们当地的神们请进自己的万神殿,像影片《城市广场》中说提到的诸神则是埃及传统神明经过希腊化改造后的“新神”,比如前面提到的塞拉匹斯,是在托勒密统治埃及时期出于统治与调和埃及人和希腊人的目的由希腊人综合奥西里斯与阿匹斯所设计出的,这个“人造”的新神并未受到大多数埃及人的崇拜,信徒主要集中在亚历山卓(今天的亚历山大港)而在帝国的其他地方崇拜的神明各有不同甚至不同职业的人崇拜的保护神都不一样,这就造成了多神教信徒信仰的分散,其信仰的坚定则往往不如只信仰一个上帝的基督徒来的团结,而且由于在3世纪以前基督教一直是一个非法的地下宗教,所以基督徒们组织严密,一方面躲避帝国的追捕一方面大力发展信徒,而且早期基督教强调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不分种族,不分阶级,不分社会地位一律平等,这对帝国内的奴隶们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虽然奴隶们在现实社会中没有社会地位,但是却能在信仰和精神领域找到平衡。在君士坦丁大帝看来与一神教相比,罗马的诸神只是保佑人类,并不能指点人类如何生存,在经过3世纪危机之后,戴克里先建立的“四帝共治”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罗马帝国动荡的政局,而他勃勃的野心是要建立一个一人统治的稳定的帝国,而政局则是维持帝国存续的关键,但是罗马人始终排斥世袭制度,共和国就不用说了就连帝国早期皇帝也只是国家主权的委托者和行使者,但是皇帝不是执政官没有任期,当人们觉得这个皇帝不值得托付权力的时候就会被暗杀,从肉体上终结他的统治。君士坦丁认为如果是“人类”将权力托付给掌权者那么他们也拥有剥夺和罢黜掌权者的权力,但是如果权力不是从人类授予的呢?那么他所需要的一切只能在一神教中找到。

从上面的这些特点来看一神教带来的凝聚力是多神教这种分散信仰的宗教无法带来的,基督教在经历了尼禄、图密善、德西乌斯、戴克里先几位皇帝的镇压不但没有灭绝反而有燎原之势,戴克里先时代(284年—305年),估计有十分之一(600万人,当时罗马人口估计为6000万)的罗马人信仰基督教,在戴克里先执政后期颁布敕令要求基督徒士兵需要离开军队,基督教堂的私产被充公,基督教的书籍被烧毁。在戴克里先的宫殿被两次纵火后,其对基督徒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基督徒要么放弃信仰,要么被处死。到了311年5月,当伽列里乌斯皇帝由于长时间的重病困扰,怀疑是上帝对他残酷镇压基督徒的惩罚,他取消了反基督徒的敕令,停止了对基督徒的所有迫害,并在临终之时皈依了基督教。313年当时的西部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和东部皇帝李锡尼共同颁布《米兰敕令》承认基督教在帝国内信仰的自由,并给予基督教神职人员与多神教神职人员相等的特权,甚至君士坦丁将皇帝的资产捐献给基督教会,在他执政期间将首都迁移到帝国东部的新都君士坦丁堡,远离罗马这个多神教中心的新城中竟然没有一座多神教的万神殿。到叛教者尤利安时代(361年-363年),基督徒数量已经超过人口的一半(估计为3300多万),在军队中更是绝对多数,而尤利安在位期间采取的压制基督教的做法使得他在远征波斯的时候被对皇帝不满的基督徒士兵所伤,最终死去(据说伤到皇帝的标枪是罗马人自己的)尤利安也成了最后一个多神信仰的皇帝。而到了393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到此为止所有的多神教活动包括古奥林匹克运动会都被宣布为非法的异教活动,罗马的万神殿也被基督徒改为教堂。

从戴克里先开始罗马从“元首制”过度到了“君主制”,但是到了狄奥多西之后,在基督教的影响下君主的权力逐步达到顶峰,到了查士丁尼时期(527年 - 565年 )更是直接提出了君权神授。过去元首制时代,元老院作为皇权的监督机构而存在,而且罗马人一直对皇位世袭持有怀疑态度,而君权神授之后就算找多无能的儿子继位也不用费劲心思寻找理由了。所有这一切只需要当权者说,“你们会接受我和我儿子的统治,并非因为你们的意愿,这是你们所信仰的至高天神的意愿”。

但是凡事物极必反,一神教所带来的团结与凝聚虽然带来了思想上的高度统一和对君主与上帝的绝对服从,但是后果也是极其严重的,接下来中世纪的黑暗与思想的愚昧反而限制了欧洲社会的进步,多神教时期的宽容所带来的思想学术上的进步在一神教横行的时代被戴上了各种异端的称谓,在电影《城市广场》的结尾女数学家希帕提娅的死,一直被西方世界作为“文明消失”的象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