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忆 / 待分类 / 寂寞,是一种清欢

0 0

   

寂寞,是一种清欢

2016-05-28  东方忆

文/桃园野菊

曾因寂寞而爱上文字,而今,因文字而更加爱上寂寞。花的寂寞,草的寂寞,树的寂寞,山的寂寞,水的寂寞,禅的寂寞,寂寞的寂寞,我都爱极了。

我是个爱做梦的人,或许,喜欢文字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做梦的天赋。我的梦里,最多的就是一个人,或是远离红尘,在青山秀水处幽居参禅;或是坐看云起,于小桥流水处闲钓流云。

今天,你说:我只想静静地和你在一起,不说话都行,你写你的文章我听我的音乐,互不干扰。我瞬间心潮涌动,泪眼婆娑,潸然而泣。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意象,曾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是我年少时就寤寐求之的。上好的生活本该如此啊,至高的和谐亦本该如此啊。寂寞不一定非得一个人,若是懂得,若是相契,两个人的寂寞当是世间最高级的享受吧。

白落梅说,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信了这些,就可以更坦然地面对人生沟壑,走过四季风霜。我亦是明了,一个不能独处的人,该是多么无趣和可悲;一个不能享受寂寞的人,人生该是多么苍白与无力。

梭罗曾说:我喜欢独处,我从没遇到过比孤独更好的伴侣。我也想说,我喜欢特立独行,我从没发现比享受寂寞与静谧更好的清福了。

可不是吗,寂寞是一种清欢,更是一种清福。正如,梁实秋对寂寞的刻画:我在小小的书斋里,焚起一炉香,袅袅的一缕烟线笔直地上升,一直戳到顶棚,好像屋里的空气是绝对的静止,我的呼吸都没有搅动出一点儿波澜似的,我独自暗暗地望着那条烟线发怔,屋外庭院中的紫丁香树还带着不少嫣红焦黄的叶子,枯叶乱枝时时的声响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先是一小声清脆的折断声,然后是撞击着枝干的磕碰声,最后是落到空阶上的拍打声。

“寂寥不一定要到深山大泽里去寻求,只要内心清净,随便在市井里、陋巷里,都可以感觉到一种空灵悠逸的境界,所谓心远地自偏正是如此。在这种境界中,我们可以在想象中翱翔,跳出尘世的渣滓。所以我说,寂寞是一种清福。”

人间有味是清欢,唯有寂寞可成全。我是一个喜欢孤立独行的人,山山水水走过,总是宁愿一个人。每到一处,从不想着去约见朋友,因为,总觉得,冒然的邀约不仅惊动了他人的平静,更是搅乱了自己的清宁。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孤行漫旅,与其嘈嘈杂杂中求同行,不如来去匆匆里觅宁静。纷纷扰扰的世俗中纠缠,摸爬滚打中倍受煎熬,总得给自己来一次放逐,清空污滓,涤心洗尘,还心灵一份澄澈。泰戈尔说得好:“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

趁女儿学校三天两夜的外出实践活动,我也背起简单的行囊,放下俗务,一个人,逃离车水马龙的大城市,去到效外偏静的小城,临水听风,踏浪听海,静静地享爱一个人的时光。一个人早起观海上日出,一个人闲步听涛声阵阵,一个人戏浪沾上浪花点点,一个人独醉清欢与安宁,我只想说,寂寞叫人如此心动。

寂而不孤,寞而不漠。可,为何那么多人不会好好享受寂寞呢,他们不解我独来独往,说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夜幕下,黑压压,寂寥寥,唯有白浪一阵阵划破夜空,我一个人沿着海岸,赤着脚丫子,踏着浪花撒欢,听涛声梵音滔滔,要有多享受就有多享受,浪花打湿了衣衫,涛声醉美了心情,细沙软软亲吻脚丫,海风柔柔吹拂眉弯,远方的爱人在心底陪伴着。看守海的保安用手电筒远远地照射着我,后来,与他调侃,才知道他还以为我心情不靓。殊不知,因为独享寂寞,我才能如此沉醉不休,才能如此旁若无人。

那时那刻,我切切实实体味到了独处的清欢,真真实实感受到了高贵的寂寞,在这寂寞中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真实而孤立的自己的存在。那时那刻,我的魂魄与肉身才是合体的,我的心灵与思想才是统一的。时而驻足面朝浩瀚大海,任晚风飞舞着长发,任海浪嬉戏着热吻脚踝;时而起步踏浪前行,我不怕是否会有巨浪倏忽而来,将我卷入,因为我心静如水,海亦算风平浪静。

夜深,回到酒店,打开梭罗的《瓦尔登湖》。开篇的序语,正契合了我的心意,曰:你能把你的心安静下来吗?如果你的心并没有安静下来,我说,你也许最好是先把你的心安静下来,然后你再打开这本书。我用心音回应,我的心如此安静。一个偌大的酒店,好象就我一个宾客,因为恰逢五一小长假刚过,一切节日的喧哗遁隐而去,一切繁杂的狂欢随着夜的深入而沉沉睡去。

梭罗在《寂寞》一章里说:“这是一个愉快的傍晚,全身只有一个感觉,每一个毛孔中都浸润着喜悦,我在大自然里以奇异的自由姿态来去,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我觉得寂寞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有了伴儿,即使是最好的伴儿,不久也要厌倦,弄得很糟糕。侧身于人群之中 ,大概比独处室内,更为寂寞,一个在思想着在工作着的人总是单独的,让他爱在哪儿就在哪儿吧,寂寞不能以一个人离开他的同伴的里数来计算。”

“我并不比湖中高声大笑的潜水鸟更孤独,我并不比瓦尔登湖更寂寞,我并不比太阳更寂寞,我并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场上的一朵蒲公英更寂寞;我不比一张豆叶,一枝酢酱草,或一只马蝇,或一只大黄蜂更孤独,我不比密尔溪,或一只风信鸡,或北极星,或南风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融雪,或新屋中的第一只蜘蛛更孤独……”

梭罗,他只影单身,拿一柄斧头,跑进无人居住的瓦尔登湖边的山林,卸却一切繁华绮丽,反璞归真,回到一种最为简单、朴素、纯净原生状态中,以孤独为伍,以寂寞作伴,亲手搭建小木屋,亲自耕耘,播种、种植作物,自给自足地生活两年,在澄静的瓦尔登湖畔,滤净思想的杂质,使生命变得深邃、纯净和美好。他如此之寂寞而馥郁,又如此之孤独而芬芳,“宁愿独自坐在一只南瓜上,而不愿拥挤地坐在天鹅绒的座垫上。”以最高贵的心灵,寻求着最高贵的满足。

许多的时候,我亦是沉默不语,缄默无言的。不争不辩已经成为心性的使然,不解不释已是浸入骨髓的孤独。因为我知道,不语,并非冷淡,而是将岁月的暖与香植入了心底,无声胜有声。无言,并非清高,而是将生活的美与好沉淀成了一份修为一种境界,寡言胜多言。沉默,并非无话可说,而是将万语千言化作成了一种释然一种豁达,人与人之间,没有懂得,不能相通,说太多,也是枉然,不是吗?

读书,写字,静坐,发呆,想念一个人,已经成为一种生活的习惯和心灵的需要。总是喜欢,黎明微亮,或暮色四合时,取一条幽径,独自漫步,让静寂的心,聆听大自然清远美妙的旋律。寂寞蹁跹,孤独曼舞,微凉的风,掀开白昼里不得不蒙上的面纱,端详着源自心底的明媚与忧伤。风铃叨絮,摇响你的名字,嘴角上扬,浅笑嫣然,心湖如镜,幽蓝,沉静,恰似你的眸子,明媚,澄净,无尘。

一个爱上寂寞的人,或许,会厌倦风尘世象,但绝不会拒绝去亲近自然山水。与孤寂为友,让偶起波澜的心,渐渐地,清澈成一泓流深的静水,进入心灵的禅境,提纯精神的琼液。但凡有一刻寂寞时,我都是如此陶醉,因为我说,寂寞,是一种难得的清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