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语呢喃74 / 待分类 / 青橄榄

分享

   

青橄榄

2016-06-10  燕语呢喃74

  闲情偶寄

  阿 果

  橄榄是南方以南的孩子。我们看到它,都以蜜饯的模样出现。九制榄、甘草榄,不是密封在罐头,就是睡在真空塑料袋中。酸甜回甘的滋味,嘴巴发淡时,嚼上一颗,很能激活味蕾。对橄榄的原味,没有切身体验。只在文字中品尝过它的酸涩,不得意的爱情,少不更事懵懂的影射……总之,它代言的,不会是直白、简单的滋味。

  前些天因感冒而导致喉咙疼痛无法发声。福建的朋友说用鲜橄榄捣碎,和萝卜一起炖水,喝上几天,就能好。哪里去找鲜橄榄?他说,要不给你送去吧,反正要到山东出差,顺道。

  枣子大小两头尖尖的青橄榄,拿到手,没来得及让它与萝卜结伴,先轻啖滋味。算是水果吗?既没有水灵的口感,又不具甜蜜的特性,它又涩又苦又脆硬,好难吃啊。你慢慢咀嚼,别心急嘛。朋友见我拧起了眉,连忙宽慰。若不是看在长途送来的附加情分,我肯定“噗”地吐掉了。既然无法摆脱酸楚与苦涩的胁迫与追杀,舌头只好勇往直前了。硬着头皮咀嚼,渐渐,哎,感觉一丝甘甜探出头来,不经意的,如盲人突放了光明……我又听话地呷了口清水,朗朗的甘香在嘴巴里扩展开,一口咽下,清、幽、沁、透、芳,回味无穷。

  那给予心灵深处的小颤动,让我不由得“呀”地惊出声!

  朋友问,还行不?

  真是峰回路转、苦尽甘来。我笑。

  橄榄又称为“青果”、“谏果”,因永葆青翠,先苦后甜的特别韵味,如同于古代忠臣苦谏的性格而得名。《本草纲目》记载:橄榄味涩性温,无毒,生食,煮饮消酒毒,嚼汁咽之,治鱼鲠。生啖煮汁能解诸毒;开胃下气,止泻,生津液止烦渴……橄榄还真是个好东西。

  “桃三李四橄榄七”,橄榄需栽培7年才挂果,且成熟在水果式微的冬天。当越来越多的水果,争先恐后用更多的甜度和水分取悦于人,姹紫嫣红开遍,而“慢活”的橄榄还是低调地保持着本然的品性,卓尔不群。爱吃岭南荔枝、江南杨梅的苏东坡,也爱吃橄榄,他曾作诗:“纷纷青子落红盐,正味森森苦且严。待到微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苏子年轻气盛梦断“乌台”,虽身落黄州几时苦,却留文章千古甜。他也是一枚耐人寻味的青橄榄。

  从最初的苦涩叫人本能地抗拒,到欣然接受,再到不由自主地去享用,我已经爱上了青橄榄的味道。洗了些,放在果盘里,时时约会我的闲暇时刻。细细咀嚼,慢慢回味,那里面,有生活的真滋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