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keepup / 学习充电 / 女人为何要努力?

0 0

   

女人为何要努力?

2016-07-21  Alicekeep...

 

女人为何要努力?

/杨熹文



十八岁那年你走入大学,活得天真又任性,他们说你时髦,漂亮,还有点文艺的气息,于是你满脸都是唯我独尊的骄傲,以为这世界永远会为年轻的人让路。你很快学会逃课,玩游戏,谈恋爱,在寝室里熬透一个个黑夜和黎明。你挂着一脸的胶原蛋白,觉得青春如此漫长,未来是一件多遥远的事。

 

那一年你看见校园里拍毕业照的学姐们,她们穿着学士服,高跟鞋上面是白白的腿,一张张淡妆的脸成熟又美丽,可是晚上你又看见同样一群人,穿着职业装垂头丧气地走进寝室楼。你遇见一个大四的学姐,她和你说起找工作的苦,把人才市场可怕的景象统统描绘给你听,最后不忘告诉你,“要努力,不然毕业真的没出路。”

 

你没听进去这番衷心的劝告,觉得人生条条大路通罗马,转身继续看肥皂剧。那一年期末同寝有姑娘拿了奖学金,也有人张罗着去找实习,你成绩平平也缺乏成就,可你觉得那又算的了什么呢。你暂且平凡,只不过因为自己还不想去努力。

 

 
 

二十三岁那年你戴上学士帽,也在相机前露出了高跟鞋和白白的腿,照片上你一脸淡妆笑容灿烂,照片外却开始有了慌张。你看着周围人整日匆忙,却无法决定自己的前途与命运。你的实力离出国和考研太遥远,就连找工作也处处碰着壁。你把恐慌说给男朋友,他说他无法替你做决定,自己却已把简历投给了北京和上海。你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和他去那个大城市。

 

那一年你落脚在一栋旧居民楼里,每天挤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只为份薄薄的薪水。你看不惯经理的傲慢,讨厌同事的勾心斗角,更看不到升职加薪与大展宏图。于是你开始抱怨,不止一次有过辞职的冲动,可是公司那个二十八岁的同事,却一本正经地和你说,“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你看着她做起事来像拼命三郎,却也听说她刚刚和男朋友分了手。

 

你不以为然,把这当做是怨妇的哭诉。你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连连升职,薪水和应酬都多起来,终于有一天你因为连续几周的加班崩溃得大哭,你的男朋友淡淡地说,“不愿意做就别做了,我养你。”你擦干泪水幸福地点了头。

 

 

二十六岁这一年你正式开始了家庭主妇般的生活,你学会了做饭,洗衣服,为家里的水电网缴费,你自以为勤劳能干,可工作和朋友渐渐都淡出了生活,让你失去了热闹的朋友圈。你听说大学同学接二连三地结了婚,也在这时闻到了男朋友衬衫上女人的香水味。你们几乎没花任何力气就分了手,你走在这个大城市,第一次觉得人来人往也是一种寂寞,你对爱情绝望,却对婚姻有了向往。

 

那一年你认识了一个三十岁的朋友,她刚刚有了一个胖儿子,做了真正的全职主妇。你逗弄着那个笑到流口水的奶娃娃,羡慕她真是幸福。可你却看见朋友突然间流了泪,她拉着你的手,和你说着一个从不关心她也不帮忙的丈夫。她的声音里有一点颤抖,就这样告诉你,“女孩子一定不能匆匆忙忙就结婚,不然这辈子有受不完的苦。”

 

你觉得不会的,你年轻又聪明,一定可以擦亮眼睛,找到宠爱自己一生的人。你开始在朋友的朋友身边寻找,流连大大小小的相亲会,读着很多教会女孩子如何看穿男人的书。你终于遇见了一个面善又殷勤的男人,一年后你们结了婚,彼此眼睛里没有爱到死去活来的光,但穿上婚纱的那一刻,你依旧觉得自己很幸福。

 

 

三十二岁这一年你有了孩子,婚姻也渐渐显现出狰狞的一面。你们的收入并不充裕,一出月子你便赶去工作,夜里又为孩子牺牲着睡眠。你是个新手妈妈,很多事情需要和丈夫一起来面对,可是他下班后坐在沙发上看球赛,午夜时又打起重重的鼾,留下你守着哭闹的孩子,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你的脸色憔悴,精神恍惚,心里的抑郁抖不出,你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忽然觉得婚姻并没有那么地幸福。

 

那一年你参加了一次同学会,三年前的旧衣服紧箍在身上。你感慨大家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可是他们却盯着你仔细瞧,仿佛已经不认得。你看着面前觥筹交错,听见有人聊事业聊旅行聊人生,却紧张得一句也插不上嘴。旁边的女孩子讲起自己去过十个国家的旅行趣闻,神色飞扬地感慨道,“一个女人要为自己而活啊”,你的头越来越低,一个人抿着酒。

 

你孤零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晚风吹得心也着了凉。你在楼底下看了好久的月亮,才推开家中的门,狭小的屋子里是一股熟悉的味道,你看着熟睡的丈夫和孩子,安慰自己,你和那个远行的姑娘走的不是同一条路,这样的安稳平淡也是种幸福。

 

 

四十岁这一年你的身上开始出现操劳的痕迹,褶皱爬上眼角,法令纹也拉到了嘴边,小肚子大大方方地鼓出来。没有波澜的生活让你加速衰老,你收起了高跟鞋和连衣裙,穿进了地摊上宽松的衣服里,连保养和化妆也一并省去了。你的婚姻就在这时出现了危机,你看见听见感知到丈夫因为另一个女人嫌弃你,你披散着头发痛哭着和他大打出手,把女儿吓到了墙角,“你爸不要我们了!”

 

那一年你在街上遇见了老同学,她看起来神采飞扬,只沾染了一点岁月的痕迹,你们去喝茶,她和你讲起自己离婚后的独自打拼,如何从黄脸婆变身美少妇,也听你讲这么多年的不如意。你一直哭,一直哭,她面露心疼地告诉你,“离婚吧,去过过你想要的生活。”

 

你把这个念头放在心里想了一路,一回家却看见丈夫乞求你的原谅。你的心里并不想这样做,可是微薄的收入和女儿的生活,逼你流着泪地点头了。

 

 

五十岁这一年,你的容颜迅速老去,身体有了大大小小的毛病,懒得再去和丈夫拌嘴,却时常和十八岁叛逆的女儿作斗争。她是个敏感又热情的孩子,喜欢写字喜欢读诗,怀抱一本三毛的书就决定去远方。你藏起她的旅行箱,坚决地拦在家门口。

 

她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和你大喊“你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不要和我谈梦想!”你为此哭了一夜,第二天还是早早起床做好了女儿的饭。

 

那一夜,你在床底翻出一张旧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姑娘穿着学士服,高跟鞋上面露出白白的腿,一脸淡妆笑容明媚。

 

那年的姑娘年轻,美丽,会写诗,想去远方,也想嫁给深爱的人。

 

你知道那是自己再也回不去的十八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