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雅的微笑 / 文件夹1 /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分享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2016-08-10  普雅的微笑

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中国文学由《诗经》开始,就有了情诗的记载,此后情诗便成为诗歌体裁里非常受人喜爱的一支。古今中外的文人名士都喜欢用诗歌表达内心的情感,相爱的男女互赠情诗,更是令人陶醉的浪漫。读诗的乐趣在于了解每首诗背后的故事。有的情诗是诗人的真实经历,如在青楼界非常有名的多情公子柳永;有的是借物言志,如仕途不顺的李商隐常借美人喻君子。


一、不老情诗



爱情在时空里穿梭,在墨宝书香中定格。它明媚,诗经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它哀怨,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王维指此物最相思,元好问叹直教人生死相许;它令清照销魂,让纳兰心死;它是徐志摩天空里的那朵云,是戴望舒雨巷里的丁香女郎,是杜拉斯不死的欲望和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有云:情到深处既为诗。从古至今的爱情诗包罗万象,相思、盟誓、痴情、离别、断袖、悼亡。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天下文人都不吝笔墨地歌颂爱情。


婉约的中国情诗


中国情诗的起源要从《诗经》说起。 《国风》里大多数都是描写爱情和婚姻的诗篇。诗经讲求赋比兴,由物及情,先说“关关雎鸠”,再写君子求淑女不得辗转反侧,先说“蒹葭苍苍”,再写对美好伊人的思念。这种婉约、幽美的风格在后来的诗、词、曲中得以见长,比起直白的西洋情诗,中国古诗更像是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罗裙美女。


情诗多断肠。想必写得出悲情诗的人,可能也是位断肠人。这个世界上最不开心的文人非纳兰性德莫属。连他的父亲,权倾朝野的宰相明珠,看了儿子的诗也垂泪,不明白儿子家世显赫锦衣玉食,身为康熙身边的一品侍卫,为何还是如此悲伤?


如果探寻一下纳兰的情史,就会明白公子为何多情。传说他从小有一位情投意合的初恋表妹,后来因为家人反对,将表妹送入宫中而自此郁郁寡欢,“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就是他内心痛苦挣扎的写照。有一说,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就是以他为原型。虽然纳兰性德情路坎坷,但他短暂的一生却留下了很多凄美的诗词。


读诗的乐趣在于了解每首诗背后的故事。有的情诗是诗人的真实经历,如在青楼界非常有名的多情公子柳永;有的是借物言志,如仕途不顺的李商隐常借美人喻君子。但正如朱光潜先生所说,过分的政治诠释只会让诗的精华“剥丧”,何不只是单纯欣赏就好。


奔放的西洋情诗


公元前七世纪,几乎与《诗经》开始广为传唱的同一时期,遥远的西方古希腊一座叫Lesbos 的小岛,女诗人萨福Sappho(也做莎孚)以抒写情诗、艳诗闻名。柏拉图尊她为缪斯神,作解也就是今天的文艺女神的意思。萨福被称作第一女诗人,她的诗也被公认为西方情诗起源的代表。


从古罗马时期的拉丁情诗诗人奥维德的《爱情三论》,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文主义之父彼得拉克的抒情诗集《歌本》,再到十六、七世纪,法国诗人龙萨的《爱情》,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还有诺贝尔奖得主爱尔兰诗人叶芝感人的《当你老了》,都是对爱情直白热烈的歌颂。


最有传奇色彩的诗人是英国男爵拜伦。他有才情,有胆识,不计名利却英年早逝。他的情诗《雅典的少女》、《她走在光彩里》,还有写给初恋的《想从前我俩分手》都是浪漫主义时期的典型诗作,或赞美爱情,或直抒离别伤感。他最终将生命奉献给希腊独立运动,36 岁死于战场。


有人说外国的诗不及中国诗美,其实不然。去读西洋诗的原著或者比较不同译本,可以多少找回一些翻译中漏掉的诗意。网上流行一段莎翁的诗段: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微博上才女@衣锦夜行燕公子简洁俏皮的版本最受推崇:“恋雨偏打伞,爱阳却遮凉。风来掩窗扉,叶公惊龙王。片言只语短,相思缱倦长。郎君说爱我,不敢细思量。”


瞧,情感的相通,配上中国古诗的音律美,西洋诗也会生动起来。


二、最美情诗



所有的爱情都是同一种爱情,同一种爱情却有着无数的化身。


情诗·古代中国


《诗经》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这是先秦时代人们对于爱情最原始、最直接的表白,“君子好逑”的就是“窈窕淑女”,哪怕“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里的爱情是最经典的爱情,无所谓风雅颂,只要一份“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无所谓赋比兴,我只要记得“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最不懂情诗的人,也能从诗经里读到最美的爱情。


柳永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中国古代文人写诗词多是仕途生涯之余的排遣与自我疏导,而柳永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职业词人,并无仕途牵绊,沉溺于旖旎繁华都市生活,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比起沉浮宦海的男人们,柳永更熟悉市井生活、人间疾苦,也更为至情至性,于是他总能站在女子的角度,写出她们心中的“晓风残月”、“无语凝噎”。


《李商隐诗选》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些被广泛传颂的诗句出自唐代诗人李商隐之手。李商隐生于动荡年代,一生仕途坎坷,他的诗歌大多晦涩难懂、深藏寓意,但情感诗却别有一番风情,其心思之细腻通透,宛若出自女子之手。这和李商隐的感情经历是分不开的,他曾与柳枝、宋华阳痴情缠绵,后来与王氏结婚,对爱情颇为专一执着,与妻子的感情甚笃。妻亡之后他钟情自守,足见其赤子之心。


《纳兰容若词传》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纳兰的词婉丽凄清,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他为人善良感性,堪称痴情男人楷模,他的《饮水词》曾掀起“家家争唱”的场面,被奉为“缠绵清婉,为当代冠”。当他悠悠诉说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当时只道是寻常,谁念西风独自凉??一众小清新女子拜倒在地。


情诗·民国时期


《徐志摩诗歌全集》


人们读徐志摩总会不自觉地把所有美好都投影到林徽因的身上。说是看徐志摩写诗,不如说是层层探寻他对林徽因所有的爱慕。此时,公开发表的诗又显得如此私密。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另一个林徽因,却用美丽的文字写下了最真实的感情。


他是最浪漫、最追求爱情的人,他高喊着“真恋爱亦必自奋斗自求得来!”,却在诗里委婉表达爱。


是爱造就了他的灵性,造就了他的人生,也造就了他的诗歌。


《瓦釜集》


有句话说的好,当你把所有女子当成公主对待,你自然也成为了白马王子。刘半农就是这样一位王子。“??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他的情诗《教我如何不想她》,此诗中出现的“她”字,是刘半农独创且首位使用。从此,中国女性在文字上有了一个专有位置。


《郑愁予诗的自选》


郑愁予的名字并不像徐志摩、闻一多等民国诗人为人所熟知,但你一定听说过这绝美的诗句“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郑愁予是台湾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一是因为他高大帅气,二是因为他是情诗能手。但其实他所有的爱情诗作,也就只有区区12首,没有统一的完整风格,却总能传唱许久。不能不说他对情诗创作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郑愁予童年时就随当军人的父亲走遍了大江南北,后又随母亲转徙于内陆各地,在避难途中,由母亲教读古诗词。童年的经历影响着郑愁予的创作,多年的漂泊让他的情诗有了一份漂泊感,最击人心的总是“过客”、“离开”。


《鲁迅诗释读》


在人们的印象里,他总是“横眉冷对千夫指”,其实私下的他温和、慈爱。铁汉也有柔情的一面,他无意做诗人,但偶有所做,每臻绝唱。正是学生许广平走进了他的生活,给他带来了无限灵感。学生爱上了老师,以写信的方式发起了情感攻击,经过反复思量,鲁迅回复说:我可以爱。


《仓央嘉措诗传》


文艺青年的西藏朝圣之路上一定少不了一本仓央嘉措的情诗集。一位离经叛道、向往世俗生活的情僧,用最自然的眼神观物,用最自然的言语传情。少了世俗的羁绊,多了纯净的悲悯。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仓央嘉措深谙情感轮回之苦,却又义无反顾、不求回报地爱,对于他来说,爱是一种修行。


情诗·中国现当代


《北岛诗歌》


北岛作为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爱情观是俄罗斯式的:追求极致的激情、因为痛感而倍显存在感。他的诗歌深深影响了整整一代渴望爱情的年轻人,改变了他们的感受方式和表达方式。80年代最浪漫的事就是写一段北岛的诗来诉衷肠,他的情诗铿锵有力,有着决绝的、坚毅的美,像宣誓,也让大学生们学会了对爱情诗意的表达。


《顾城诗全集》


承袭了父亲的诗人气质,顾城毕生都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活在乌托邦的世界里。他拒绝长大,抵抗长大,他的天真是他所有灵感的来源。正因为顾城的生命悲剧,让他的诗歌更具有宿命的色彩。顾城擅长用直觉来咏唱爱情,在他不染尘滓的眼神里,“落叶”、“花丛”都是至臻至美的意象。他说“一个人应该活得像自己并且干净”,他说“西方爱情是浓烈的花朵,东方爱情是淡然的芬芳”,毫无疑问,顾城懂得爱、懂得美,但诗人注定无法安于平淡的人生,以惨烈的结局收场。


《海子的诗》


1989年海子卧轨自杀,年仅25岁。他的诗歌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图腾,他内心有着超人的生命能量,热烈而汹涌,狂热而痴迷。也许,在海子汪洋恣肆、躁动不安的精神世界里,始终渴望着一种母性的关怀、一种长姐的温暖,如同张楚唱的“姐姐,我想回家”,海子也曾经写下“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他需要“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但最终,海子没有得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世俗生活,而是永远地活在了80年代,活在了25岁。


《以诗之名》


八十年代的每一个女生都会在小本子上抄写席慕容的情诗,那隽永优美的句子,寄托了青春期女生对于爱情的全部幻想,有着校园民谣的纯真忧伤。席慕容的笔下流露出台湾温润的人文气息,她的笔下没有赤裸裸的批判、愤怒的追问,而是洋溢着温情,蕴含着哲理,始终扮演着知心大姐姐、爱情导师的角色。对于很多人来说,第一次遇见爱情,就是在席慕容的诗里。


情诗·西方


《泰戈尔抒情诗选》


泰戈尔的诗是献给神的礼物,在印度“诗人”与“哲学家”的定义几乎相通,他的情诗不是直抒胸臆的情感表达,而是蕴含着深刻的宗教和哲学见解,但读起来却又丝毫不见隐晦,反而流露出脱俗的清新。“天空的蔚蓝,爱上了大地的碧绿,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唉!’”能够把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恋情写得如此唯美又不着痕迹,恐怕也只有泰戈尔才能做到。


《聂鲁达爱情诗选》


聂鲁达在拉美文学史上是继现代主义之后崛起的伟大诗人,一句“爱情是那么短暂,而遗忘却那么漫长”的诗,让初解风情、略懂风雅的少男少女如痴如醉,纷纷奉他为精神导师。“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则写出了爱情对灵魂的净化,有宗教朝圣之美。他的爱情与他的情诗互为一体,他是拥有“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的聂鲁达。


《雪莱诗选》


一个出身贵族、家境富裕的少年,又天资聪颖、俊美异常——雪莱就像是一只超凡脱俗的云雀,他完全没有当时英国人惯有的迂腐。他秀美俊逸,热爱冥想,喜欢拿着一本诗集走到丛林里去读。


他是诗神最完美的肖像,最真实的化身,他似乎永远活在青春期的懵懂情愫里,热情地歌颂着爱情对人性灵的启迪。中国的“新月派”诗人深受雪莱的影响,于是在民国的诗歌里,我们常常能读到雪莱式的唯美和灵动。


《叶芝诗选》


叶芝的情诗触及爱情的本质,也是需要穷其一生去探求的经典,“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这是他流传最广的诗,也是他自己漫长爱情苦旅的注解。人们越来越不相信灵魂之爱,爱情越来越变成利益的交换、汲汲营营的利弊权衡,而在叶芝的情诗里我们看到神性的力量,接近了永恒。


三、最痴的诗人



如果说情诗在日渐衰退,只能说那是因为现代人感性的匮乏,很多人宣称已经不相信爱情,也没有过剩的情感需要表达。所以,回头看这些诗人丰富的情感,也是看一种远去的、对爱情的痴和执。


柳永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最风流的诗人,他的一生似乎都在烟花巷里度过。这是一个才子词人的风月情缘,一位白衣卿相的多情人生。奉旨填词,浅吟低唱,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他以锦绣似的词章吟诵繁华与落寞,以传奇般的人生演绎挚爱和伤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样的句子,写出了相思之苦的极致。是什么样的女子有这样的魔力,让柳公也为之疯狂?


一生流连于烟花之地的他,见过多少女子,又有多少女子在烟花陌巷里等待过他,他们在花下欢笑,在长亭对酒当歌,青瓷如水的女子,宁静中微笑,岁月静凋时才知道已不复年少,风吹开枯叶抖落了空蝉,掉在了开满牡丹的庭院,新词一夜唱了八九遍,换了断弦琵琶再复返。柳永忘不了那些落魄时给他慰藉的歌姬舞女们,都说风月女子最多情。其中名妓谢玉英,更是将柳永的词用蝇头小楷抄录,从此柳永变柳郎,他们有过一段夫妻般的稳定生活。


他想做一个文人雅士,却永远摆脱不掉对俗世生活和情爱的眷恋和依赖,年少时姹紫嫣红的记忆和记忆中的人丰富了他的一生,尽管颠沛流离,也曾穷困潦倒,却婉转动人。柳永的爱情注定是博爱多情的浪漫之爱。


徐志摩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一生能有一段流传百世的爱情已属难得,而徐志摩留下了三段传奇。


原配张幼仪,一个传统的女性用自己默默的付出来表达爱,她的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不管徐志摩是否爱他。而志摩终究经过新文化的洗礼,轻易地就可以放下,不予理睬。一纸离婚书向中国千百年的封建制度下了宣战书,尽管这挑战之中不乏年少人的意气用事和英雄浪漫主义,但在一个巨变的年代,鸡蛋撞石头的勇气也实属难得。


“女神”林徽因,是徐志摩一生爱慕的精神标杆。与一个绝世才女共谱一段康桥绝恋,志摩的爱汹涌而来,却最终只是爱上用诗歌浪漫想象的她,未能打动现实生活中的她。


最终伴侣陆小曼,他们冲破封建制度的束缚,以爱的名义自由结合。他们之间虽曾彼此伤害,却也深深相爱。名媛交际花终于因为他一改昔日作风。志摩坠机身亡之后,陆小曼哀恸之情,令人动容。他们曾经彼此折磨,却终究是深深镌刻在彼此生命里。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徐志摩为自己短促的一生写下的注脚,“需求灵魂伴侣”这样一个想法,引领他在匆匆的三十四载人生里经历了三段感情,他们共同创造了徐志摩,也在交会时绽放了不同的光亮。


叶芝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被同一个女人拒绝四次,也只有叶芝如此痴情不悔了。这是他对爱情的终身追求,对她的至死不渝。有人只知道《当你老了》这首诗是感动了一个多世纪的爱情绝唱,却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多么沮丧的爱情悲剧。


时年22 岁的茅德·冈便是这名女子,她是爱尔兰英军上校的女儿,不仅美貌动人,而且投身于争取爱尔兰民族独立的运动中。叶芝对她一见钟情,且一往情深,只因那初见时的惊鸿一瞥,多看了一眼,便多爱了一份。


“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叶芝如是这样描绘初见她的情形,谁知正是这样的一眼,这个女子成为了叶芝永恒的灵感源泉。


叶芝对于茅德·冈爱情无望的痛苦和不幸,促使叶芝写下很多关于茅德·冈的情诗,在数十年的时光里,从各种各样的角度,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时候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张力。这种爱情,让诗人感情上痛苦一生,但激活了诗人心灵深处的激情,让他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爱情本身是否存在,在叶芝看来,已经不重要,因为他已经感受一生了。当他年老时,在炉旁打盹时,取下一本书,慢慢诵读??


仓央嘉措

美文美图最美的情诗,给最爱的你

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迷,他仿若佛前的一朵莲花,他来到人世,不是普度众生的佛,而是来寻找今生的情。


多少年来,仓央嘉措一直存活于我们的记忆与想象之中。他的情史被杜撰,他的情诗被改写。相传仓央在入选达赖之前,在家乡有一位美貌聪明的情人——玛吉阿米,他们终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马,恩爱至深,却最终被高墙与教规阻拦。仓央嘉措情思难断,唯有情歌使他的无尽思念得以宣泄。至高无上的地位并没有淡化仓央嘉措的爱情,他无时不在怀念他的恋人。24 岁那年他就这样消失了,留下了种种传说,活成了一段传奇。


仓央嘉措,一个遥远的名字,他在风马旗里飘扬,在雪山之上回荡。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甘心为她倾覆一生。


他是雪域最哀伤的王,苦苦在政治与红尘中挣扎求索。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而玛吉阿米,在西藏成为永远的美丽女子的代名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