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芪 / 美文赏析 / 我在西藏看到和经历的生活

0 0

   

我在西藏看到和经历的生活

2016-09-14  谢芪


人在城市里,总是不能见到完整的自己,于是执着于找寻生命中的那面镜子,与自己相遇。可人是充满变量的动物,不能幻想一个永恒不变的匹配对象,来缝合失落的另一半自己。或许只有在深山寺院中、人迹罕至地,才能听到来自天地与内心的安静对话。在经历了对西藏太过炙热的眷恋之后,我的眼睛和心都逐渐回归到它们最初的位置。

布达拉宫


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宫殿、庙宇,可大部分都死了。它们当中幸运一些的变成了博物馆,还有一些则成了废墟或干脆荡然无存,只空留下一个被后人念想的名字。但布达拉宫却始终活着,作为一个民族的精神载体呼吸着。

我第一次见到布达拉宫大概是10年前,那个时候拉萨还没有那么多游人,也还没被“文明”之光普照,很是安静。北京东路不像现在那么宽,虽然脏乱差,却渗透着质朴的气息。那一天,天空很坦白,阳光很大气。布达拉宫被强烈的太阳照得通体发光。我站在它的脚下,仰起头,呆呆地看着。我想,我走了这么远,只是为了看它一眼啊。

高原上的风将离我不远处一对年轻情侣的对话送进了我的耳朵。“你爱我吗?”“爱。”“有多爱?”“我愿意对着布达拉宫发誓,此生如果还有人比我更爱你,我愿变成瞎子,从此再无法领略美景。”“那你会比爱布达拉宫更爱我吗?”“当然会,布达拉宫对我来说是突如其来、无法抗拒的美和震撼,但我只能观想。而我对你,蓄谋已久。”

好一段情意绵长。我微笑着离开,唯恐惊扰了这圣殿之下的誓言。

布达拉宫,感谢你让我做了一个满意的梦,还你平静如初。

西藏雪山

在西藏,所有雪山都有神明的姓氏,有或刚强或柔美的性别。它们威严耸立,安静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而所有湖边的石头都是神身体上的某一部分、某块骨骼。可你看,神明们时常激动不已,扭动着身体剧烈地舞蹈。对藏族人来说,也是欢悦,也是伤害。就好像即使景色再宜人,也阻止不了太阳的沉落。

雪山之白,天空之蓝,这是藏族人离不开的颜色。棕红肤色的藏族牧民养了很多牦牛,山崖上有修行用的禅洞。你也可以随时呆在你想呆的任何地方,礼佛、诵经、阅读、闭门、静思,又或者到寺院里听上师讲经。深山里的寺院,清斋持戒,那种沉静,不是取消声音的存在,相反的,它验证了声音的本质状态“来自天地之间的回响”。

西藏圣湖 


不是每一座圣湖都能被称为“雍错”。藏语雍错的意思是,碧玉似的湖。在西藏,只有五座湖有资格被叫做“雍错”:羊卓雍错,玛旁雍错,普姆雍措,当惹雍错,拿日雍措。

传说很久以前,在羊卓雍错边上有一个叫白地的村子,村里住着一位非常美丽善良的姑娘。农奴主看上了她,心生歹意。可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不愿意嫁入农奴主家。一天晚上,农奴主趁姑娘在湖里洗澡之时,将她抱出水面想要霸占她,却被云端的仙女打死。死去的农奴主仍然死死地抱着姑娘不放,于是两人沉入了湖底。第二天清晨,湖中便飞出了一只白色的鸟,村里的人说那是姑娘的化身。从此之后,羊卓雍错的水面上,时常有鸟儿划过。

羊卓雍错的湖水,是永难平静的天空。云来为雨,云去艳阳。光照之下,彩虹便架起桥。看似偶然,却渗透着宿命的味道。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而你以为的过渡,也许才是归宿。每次站在羊湖边,顶着凛凛的风,都觉得其实我比想象中的自己,更勇敢。

嘛呢石


在藏族的信仰中,就算再普通的石头,都是有灵性的。于是藏族人把经文、佛像、吉祥话刻在石头上,并给它们起名嘛呢石。

嘛呢石是古老又斑斓的。一代代石刻艺人,一边在口中诵念着六字真言,一边一笔一划地在石头上刻下文字或图像。然后,他们在那些石头上涂抹上灿烂的颜色,把它们变成写在大地上的经卷,绵延进藏族人的生命里。

嘛呢石是有记忆的,在被刻上了文字图像之后。它们储存了世世代代的风栉雨淋、无数人的喜怒哀乐,以及理想、情感和希望。信徒们用双手抚摸、以额头亲吻它们,并把心事深深埋入其中。

在嘛呢石前,我沉默着,嘛呢石也沉默着。尘世的疑惑,它见得太多。可它从不回答,只是静静地收藏。

隆达

隆达是一张纸片,上面印着佛教真言、写着祝福,还有马、象、虎、狮、龙的图案。在藏传佛教里,这五种动物代表着人体的五脏,而五脏组合的根本是地、水、火、风、空。佛法星象学里讲,世间万物组成的空间,叫做空。空里会产生风。风速越来越强快时,就会有温度,进而形成火。火与风作用,也就有了水。地、水、火、风、空不断组合作用,滋养着地球和人类。 

在隆达上,马带着其他宝物和真言、祝福飞奔,通过地、水、火、风、空的组合,让祈求的人的运气变得顺畅、祥和。撒隆达,不仅仅是一个机械的动作。更重要的,这是一种赐福,借天地万物之力,虔诚祈祷。

让信仰,在信仰中飘扬。

藏族人


藏族人,世代虔诚信奉着佛祖,死亡虽也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却不像汉地人那般痛彻心扉。在藏族人心里,死亡是喜悦的,因为这代表着重生。活佛总在告诫他的子民: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每个人,时刻在不断失去着。失去时间、健康、生命、财富,也失去着机会。因此必须在轮回路上学会接受与放弃,学会微笑。

我最喜欢看藏族的孩子们在山上疯跑玩耍。他们有的时候在小卖部里买两包糖,还会分给我吃。天冷得透彻的时候有孩子们递过来的、温暖的糖球,真幸福。我还喜欢喝酥油茶,坐在山坡上看天,什么也不做。每个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挂着知足的笑脸,没有比这更好更美的了。

藏族人磕长头有两种,一种是为自己磕;一种是被有钱人家雇佣,为雇主磕。但无论哪一种,磕长头的人都是极其隐忍又安静的。他们虔诚叩首,拜天地万物的灵和美,拜时间交错的神。由于身体需要频繁接触地面,他们通常会穿一件非常耐磨的、长长的围裙护住前身,手上套上如木屐一般的木板,有一些还在鞋头缝上橡胶防磨。那样长的路,每走三步就要全身匍匐在地叩拜一次,额头上磕起了大大的包。可我见他们,目光坚定,神情淡然,厚重又严肃地用肢体亲吻着脚下那片神秘的土地。

那些平静的人,心中必定有自己的山水。

  修行


人这一辈子,最该做的是,看到并学会珍惜你身边的人与事,但又不执着于他们中的任何。不要急功近利,花心思争抢。争得的不见得会长久属于你,不争的也未必不是你的。要感恩它在这一刻与你同在,若它要走,那便走吧。

修心不是为了让一切变得更好,而是允许事情变得更坏。接纳事物的正反两面,发现好的可能,也容忍坏的存在。真正的修行是一个扩大心量、如实生活的过程。修行之人慢慢地能够看到并看破真相,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事情来了,就接受它。事情走了,也不眷念。此所谓随缘散化。

  爱


爱是精神独立,互不从属。爱是对过去和即将发生的一切,沉默、宽容。爱是一种心灵的默契。我坐在你身边,有权利大笑和悲伤,就像没有你一样。但你知道,我爱你。

爱不取决于你能够付出多少激情,而取决于你可以承受多少沉重。如果一样东西你会失去,说明它从来都不属于你,你也不必觉得惋惜。有情人终会修成正觉。爱不痴,情不执,缘不尽。凡你所爱的,就该让他自由。一个人的高贵美德在于,从不试图从他人身上获取任何东西,包括理解与宽容。生命是一个奇迹,照耀多久,爱就会存在多久。爱过于强烈,就不能地久天长。应该像植物那样生长,依附着心墙蔓延上去,等到对方发现的时候,一生都已经是你的了。爱是不断散落的神迹,生命早已为我们预备了征途。唯有遵照内心,步步走稳。

爱,是一种修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