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诗歌构思浅谈

 江山携手 2016-09-27

诗歌构思浅谈

                                             ——兼评湘滨文学网精品诗歌

 

如果说,情感是诗的动力,想象是诗的翅膀,意象是诗的元素,语言是诗的外壳,那么,构思就是诗歌蓝图的整体设计了,诗的构思,对于诗歌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好的构思,不仅能使诗人的情感、想象、意象、语言等得到得心应手的提取和利用,而且还会在冥冥之中帮助诗人丰富和完美诗歌。反之,构思的失败,就会像乐队指挥的无能一样,各个单位不仅不会彼此合作,反而会互相干扰;这时,强烈的情感会显得无力,飞腾的想象会变得一匹四处瞎闯的野马,再美好的意象和语言也会失去光彩。著名诗人郭小川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每写一首诗时,还得首先从构思上多下功夫。不可能想到个题目就写,还是要仔细想想:这个题材是否说到人们心里头去?……看看能否使它具有更深刻的内涵,更广阔的规模,更强烈的激动人心的力量,……一经确定要写,那就要像打仗时指挥员下了决心一样,啃定它,咬住它,不写好不止。”其实,郭大诗人所说的就是对诗歌的构思体会。那么如何将诗歌构思好呢?本人谈一些肤浅的意见。

一、诗魂

构思的任务是把自己独特的情思和感悟纳入独特的艺术格局中,这是一种“变血为墨迹的阵痛”,是创作冲动激发下对情感和想象因势利导的整体蓝图设计。它把萌芽于一桩事件,一段情愫,一次感悟的诗歌胚胎中,进行孕育与扩展,把朦胧浑浊的情感和想象导向清明和谐的境地。

无论是题旨的深化拓展,还是情感和想象的导引,或者意象与语言的张力,首先要靠整首诗的立意来统帅。王夫之说:“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学,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称大家者,无意之诗,十不得一二也。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姜斋诗话》)。意,是诗歌形象的魂,是一首诗情感意绪的内核。一首诗有了魂就有了灵性,就会应得神采飞扬。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底著名画家、诗人黄永玉创作的诗集《曾经有过那种时候》,很受读者欢迎,并被评为全国第一届诗集一等奖。如诗集中《我认识的少女已经死了》:

 

我认识的少女已经死了,

她不是站在小河对岸的

那个少女

虽然她们都一样的美丽年轻。

 

我认识的少女已经死了,

为了悼念一位伟大的死者,

她为悼念而牺牲。

 

我认识的少女是那么纤弱,

她曾经怕过老鼠和小虫,

却完成了一个壮丽的献身。

 

有谁知道死在何方?

有谁看过那最后的一双

等待黎明的眼睛?

 

在小河对岸

站立着一个少女,

但我认识的少女已经死了。

 

虽然她也曾在河岸上,

凝望黄昏。

 

为了不让所有的少女,

再有那不幸的未来,

让我们男人们为战斗而死吧!

即使死一万次也行!

 

这首诗所以让人感动,并且不因悼念周总理、声讨“四人帮”的事件成为历史而失去魅力,除了语言的醇净和节奏的优美等因素外,最重要的还是立意的不同寻常。诗人歌唱了一个人的“壮丽的献身”,但立意却在美的毁灭上,而且是这样一种美丽、年轻、纤弱的美的毁灭!因此,不仅崇高因这样年轻、纤弱更显出崇高,而且使对崇高的赞美同时也复合着深沉的感慨和悲愤,以至到诗的结尾,无论诗人和读者都会不可扼止地升华到一种献身激情的勃发:“为了不让所有的少女,再有那不幸的未来,让我们男人们为战斗而死吧!即使死一万次也行!

不难看出,立意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好的立意能使诗所表现的情思和感受更新鲜,更丰富,更深刻,更有力,使人们不仅看到它的一般的和表面的意义,而且看到它隐含的、内在的意蕴。如湘滨文学网最近发表的苫布《我的天空》:

 

天空敞开胸膛

露几条肋骨,些许肌肉

教一此怀春的闪电叫嚷

大地满地花痴表情

 

我还是不忍张声

跟随一位长者背后

收集一些与天空无关的表情

它是如此慈祥,稳重

像我的父亲

云里来云里去。撑起我的天空

 

这首诗的表象上似乎在颂歌天空、大地,其实蕴涵着一个美好的意愿,让社会更加强大,人民更加富裕……

二、个性

当今诗界,也许谁也不能够完全揭示诗的构思的秘密。因为诗,作为精神和灵魂最内在的语言形式,恐怕更难定下构思的操作规范,哪怕是我们拥有诗人手稿,也至多只能为一首诗的构思和修改过程作出因果关系的描述,不能断言它代表了构思的共性。任何一首真正的好诗,永远都是独特的,创造的,新颖的,无论是立意,还是格局。因此,诗歌构思的核心问题,是赋于个性化的情思和个性化的形式、情境和韵律。

个性化,即首创、新出现的。真正的诗,应该都是首创的、新出现的、独特的和个性化的。当然独特和个性化必须贯串在诗的立意和格局当中。如湘滨文学网上发表的苏首飞《邂逅》:

 

我们都在匆匆地赶着一些路

最初,我们在一首年轻的诗里邂逅

疲惫的心灵在一页芬芳的诗笺声栖息

 

心空里鸿雁飞翔的弧线

是我们最幸福的守望

信笺开始记录我们的故事

 

强烈的思念驱使

我向远方拨动了爱情的传呼号

电话的铃声唤醒了我的春天

 

第一次,我们的声音

我们的呼吸以及心跳

在光缆里流动,相遇、靠拢

像痴情的露珠在花瓣滚动

 

我们的语言

都被所有的感动占据

这个春天纯真而美丽阳光幸福地舞蹈

温柔的春风走进我的窗子

轻轻抚摸我发烫的脸庞

急促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在打动着彼此的耳膜

耳朵和心灵不再寂寞

 

这首诗虽然题材并不特别新颖,思想主题也不算深刻。叙述的是赶路,过客,邂逅、离开,然后,遗忘……但这首诗有一种不落常套的独特构思。诗人并不像一般人那样简单地就邂逅而邂逅,而把邂逅与怀念通过几重奇巧的运思,为他的表现主题建立了一种非常独特的形象关系,形成了一种非常美,既庄重双诙谐的诗歌意境。这样,并不怎么出色的题材也产生了出色的美感。

其实,诗歌艺术构思的全部问题都集中在主题与形象的独特关系的建立上。题材和主题是有意义的,但是如果没有精彩的构思和生动的情境,没有美好的颜色和姿态,意义就很难体现。

三、焦点

一首好的诗,通俗的说,焦点就是它的“思想”。例如舒婷的《思念》:

 

一幅色彩缤纷但缺乏线条的挂图

一题清纯然而无解的代数,

一具独弦琴,拨动檐雨的念珠,

一双达不到彼岸的桨橹。

 

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

夕阳一般遥遥地注目,

也许藏有一个重洋,

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

 

呵,在心的远景里

在灵魂的深处。

 

这首诗没有具体的思念对象,没有空间的透视关系,也没有或显或隐的时序,只有一系列的意象并置在一起,表现思念的状态。它写出了心的远景里和灵魂深处丰富而又复杂的思念特点和性质。如:美妙而又朦胧,感情化又不可思议,孤独,可想念却不可企及,等等,但诗人不作直接说明,而是诉诸含意丰富、生动可感的意象。这样的诗是显示性的,不是抒发或阐述性的,真正接受它,需要较好的感觉悟性,因为这种往往把具体经验的填充和主题概括的任务都留给了读者,没有健全的艺术感觉和悟性,不容易求出真正的“解”来。它的焦点就是反映的是“思想”。本人曾也写过一首《思念》,但意境、思想逊色太远。现摘录如下:

 

思念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它可以将活生生的人弄成

一块僵坐河边的石头

 

时光之河缓缓地流

那条美丽的鱼就在河里

我用思念的大网去捕捉

打捞上来的却是一堆

往事的泡沫

 

不要这河不要这鱼

就没有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痛苦

 

鄙人的诗,虽然也有喻意、意象,但毕竟缺乏张力和思想。诗的构思都要有意念或感受的凝聚点,就像各种光束必须凝聚在一个焦点上一样,这样有根可依,才能使局部分得整体的力量和美,整体也因各个局部的支持应得丰富多姿。但说是好说,创作起来实在难以掌握。

四、节奏

节奏是现代诗歌思想情感更充分、更美的表现,不恰当的形式和节奏会给思想和情感的完美性带来损害。

现代诗虽冲破了古典诗歌格律的镣铐,但不意味着抛弃形式和节奏。一切内容、一切思想感情,如果要进行交流,都必须存在于一定的形式当中。新诗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为自己的情思寻找恰当的形式和节奏。

形式和节奏的美是功能性。在我国新诗人中,闻一多是最重视诗歌的形式感和音乐感的作者之一,他不仅主张新诗要“戴着镣铐跳舞”,提倡为增强诗的节奏感而做到“句的整齐”和“节的匀称”,而且提出了新诗的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的原则,希望新诗具有视听全能感应的审美效应。他以自己卓越的诗才实践了自己的理论,写出了新诗史上众口交誉的杰作《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这首诗采取了一般抒情诗的抒情方式,开头是直呼式,结尾是直抒胸臆。但在构思上,诗人又远远突破了一般抒情诗的运思模式;不仅以巨大的概括力,将“丑恶”统治的现实“世界”凝聚为一个“死水”的意象,而且在表现时通篇扣紧这一核心意象,以象征手法向远、深、广处扩展,通过具体的细节意象构成意象关系,组成氛围,形成了客体的死寂、腐臭、绝灭与主鼓涌着地火的饱满张力关系,让人在“死水”里感觉出燃烧的心火来。

当然,形式和节奏的安排只能根据立意和情感的内在要求来组织,而不应该倒过来。闻一多的《死水》的缜严体式和节奏,是服务于这首诗的具体内容的。

从湘滨文学网办起至今已发表的702首精品诗歌中,不难看出,这些精品大多具备诗歌的情感、想象、意象、语言、构思等方面特征,具有一定的音乐感和节奏感。如笑狐的《跟一群红蚂蚁和平相处》,让人感觉诗人的奇特想象力及大开大阖的叙述效果。李笙清的散文诗《月光下的洪湖》,读来让跟着沉醉。jxy1977的《囚鸟》,呼吁人们打开铁笼让鸟儿自由飞翔,颂扬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和谐。寂寞的《越走越远》,如同一面用时间制成的鼓,醇厚而悠长。野草的《树是沉静而的忍者》,用以物拟人的手法,讴歌默默无闻的耕耘者……还有红叶、踏浪、箫笛等的诗歌,大气却有哲理,有思想,读来都让人沉醉,让人荡气回肠。

因为诗歌的美,是一种综合的美感,是意义、形象、情感、形式、节奏等综合产生的效果,而不是单一的意思表达。所以说,一首好的诗歌,构思才是至关重要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