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liang70 / 文件夹1 / 这个穿越周期的男人告诉你:大类资产配置...

0 0

   

这个穿越周期的男人告诉你:大类资产配置逻辑变了

2016-10-05  yanliang70



“人生发财靠康波”


“周期即人性,人生无非也就是一次康波。”



周金涛: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证券宏观策略研究领域结构主义学派的开创者,一个在周期中穿越的摇滚范儿男人。


他曾经成功预测了2008年中国经济拐点和全球经济衰退,而去年10月的报告《康波衰退二次冲击正在靠近》近期又在刷屏,只因为他又成功预见了当下正在发生的全球金融市场异动!


这个穿越周期的男人告诉我们:目前经济正处在康波衰退的第二次冲击阶段,2015年-2018年,全球都面临着经济波动的加剧。过去六年,资产配置的核心就是宽松,而在未来三年,资产配置的核心不会再是宽松,大类资产的机会可能更多地表现为结构性特征。


小知识:“康波”即康波周期,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在分析了英、法、美、德以及世界经济的大量统计数据后,发现发达商品经济中存在的一个为期50-60年的长周期。在康波周期中,前15年是衰退期;接着20年是大量再投资期,并在此期间新技术不断采用,经济快速发展,迎来繁荣期;后10年是过度建设期,过度建设的结果是5-10年的混乱期,从而导致下一次大衰退的出现。完整的康波周期为50多年,人生基本上只能经历一次或最多两次康波机会。


我们正处于康波衰退第二次冲击阶段


康波是世界经济运行的根本决定趋势,是任何国家和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我在2008即提出次贷危机是第五次康波衰退的第一次冲击阶段,一次康波衰退由两次冲击完成,随后康波将进入萧条阶段。目前,我们正处在康波衰退的第二次冲击阶段,这是我在2014年四季度提出的。


2008年全球以流动性反危机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年,而此时,我们观察到了两个重要的变化,其一,全球的货币宽松已经到达边际高点,美国的加息预期,中国和欧洲可能都已经面临宽松所带来的边际效用递减问题,这是一个康波的特定阶段,反危机已经达到边际高点,其后应该更多的关注以货币宽松反危机的负面效果问题,那就是何时滞胀。


其二,作为全球增长的主导国,美国的房地产周期第一上升阶段可能正在达到边际的高点,而由此带动的美国固定资产投资也可能在边际递减,美国第二库存周期的头部正在形成中,而这个头部,大概率是本轮中周期的最高点。这两个变化说明,全球反危机的上升趋势已经结束,我们将进入康波衰退二次冲击阶段。


这个冲击阶段的本质,就是流动性宽松并不能真正创造经济增长,只是一个缓解总需求不足与债务危机的手段,而在这个过程中创造出的币值泡沫和资产价格泡沫,到了一定的时刻需要释放,我们看到的当前的全球动荡,就是这样的特征。


康波衰退的二次冲击是一个系统性的过程,我们认为它将延续三年之久,当然,这个过程也是起起伏伏的。从全球经济运行来看,2014年底美国经济出现中周期高点之后,欧洲可能在2015年二季度也出现了短周期的高点,发达经济体将在2015年下半年之后出现全面衰退的特征。但从周期运行来看,本次中周期仍未结束,所以在2016年仍将出现一个全球短周期的上升期,而这个上升期至2017年下半年之后才会出现本轮中周期的终极低点。我们虽然已然进入了二次冲击阶段,但这个过程将是相当复杂的。


短期而言,全球衰退不可避免,人民币和美元的贬值,以及全球股市的暴跌是不是一个大级别经济危机的开始?我们并不倾向于这个判断,这里有两个基本理由,其一,在康波看来,任何康波衰退级别的经济或者金融危机,都不会在经济通缩的状态下出现,因此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是和缓而不是突发性质的。其二,从周期运动的角度看,这次经济衰退是全球本来中周期第二库存周期的回落,并非中周期终结,从而出现大级别危机的概率并不大。当然,危机之间是互相演化的,我们认为,如果本次危机蔓延到中美的房地产领域,那么他的性质就有可能发生改变。


未来三年大类资产机会更多是结构性特征


如前所述,2015年三季度可能是康波的重要分界点,对全球大类资产配置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未来三年,有什么趋势是确定的,现在来看至少有如下四点:第一,全球将出现滞胀,通胀将在未来三年缓慢上行。第二,中国和美国都会出现第三库存周期,其时间点大致在2016年中期开始;第三,2017年中期之后,本轮中周期将结束,而以周期理论来看,这个周期的结束需要解决货币过度宽松问题,资产价格的崩溃会在某些国家和领域发生;第四,美元牛市将延续至2017年。从这些情况看,未来三年资产配置与过去六年有着不同的逻辑。


过去六年,我们资产配置的核心就是宽松,一切机会源于宽松。而在未来三年,我们资产配置的核心不会再是宽松,而增长也可能更加的反反复复,所以,可以断定的是,未来三年大类资产机会的系统性会不如过去六年,而可能表现出更多的结构性特征。债市应该不会是配置的重点,而在股市中也更多的存在的是结构性的机会。商品可能存在一个三年的底部回升期,但其力度也是有限的。


中国股市会向基本面回归


与世界经济的波动加剧相呼应的是,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的三年收敛期正在结束,过去三年的经济回落,本质上是地产周期、投资周期、库存周期共振回落,2016年上半年触底,随后展开第三库存周期反弹。而真正的中国经济低点将在2018年出现,是地产周期、投资周期、库存周期共振低点。


短期来看,2015年一季度中国的库存周期已经探明第一低点,而在2016年上半年,本轮库存周期的第二低点将出现,中国将随后出现第三库存周期反弹。第三库存周期出现的基础根源应该源于中国产能周期的调整接近尾声,而同时房地产周期自2014年见顶之后将出现B浪反弹。所以,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短期企稳还是有预判的。


从我们对经济的中期趋势的认识来看,在经济动荡加剧的状态下,中国资本市场的总体环境确实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2014以来的这轮牛市根本原因还是在流动性宽裕背景下一种资产迁移的结果,表面看来,我们发现随着中国房地产投资属性的下降,资金配置向资本市场的转移是一种短期的推动力量,但从中期来看,所谓的与经济增长不一致的市场趋势最终要向基本面回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