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轩345 / 朝花时文 / 十字路口的新老娘舅

分享

   

十字路口的新老娘舅

2016-10-23  静雅轩345

中二专业荣誉校友灰鸽




一位朋友告诉我说,前两天《新老娘舅》的收视市场份额超过了34%。这是一个横扫总裁奖的数据。这就意味着,在上海地区,每三个收看电视的人中就有一个在收看这档节目。


这个数据丝毫不令人意外。一个关于轮奸、强奸、小三的选题,一场充满着无赖、拙劣、暴怒的表演,总会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这和观众的素质并没有太大关联——要知道,即便是博士,也是喜欢看街头打架的。


但这并不妨碍我看衰《新老娘舅》这档节目。也许它这次能拿下总裁奖,但这期节目像极了给重病人注射的强心针,让病人焕发神采的同时,也宣告了它的不治。可能这样说有点丧气,毕竟柏阿姨和节目组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和汗水,但说实话,有很多结果,和努力并没有关系。



日月变换,斗转星移。任何一档节目都因为时代的变迁,不可避免地有着生命周期。曾经火遍天下的《超级女生》再也没有重启的动力;《加油好男儿》和《中国达人秀》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快乐大转盘》、《智力大冲浪》早就尘封于记忆之盒。与时代而言,还有两档节目应该激流勇退,在电视史上留下一段传说,深藏功与名。


一档叫《相约星期六》,另一档就是《新老娘舅》。


遗憾的是,它们选择了挣扎的传承,而不是决绝的扬弃。


作为全国首档调解类谈话节目,《新老娘舅》的诞生一下子改变了电视节目的生态。在看衰的今天,我依然为它当年的积极意义喝彩:它让公众对社区调解员的工作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它让人们面对同类问题时知晓了合理的解决方案;它几乎是全国唯一一档不做假的调解类节目——我有一位朋友的同学,少年宫教孩子表演的,两次扮演了另一档情感调解节目里的“前女友”,有人问她,她红着脸说,“哎呀,朋友帮忙,朋友帮忙”。


然而这档节目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生命力:愿意在节目中抛头露脸表露心扉的人群最终固化在了社会底层,他们很少和律师、官员打交道,对政策法规的了解极其粗浅;他们的诉求又格外接近:房产的争夺,婚外恋的困扰,父不教子不养的烦恼,以及对恋爱自由的抗争。


于是一个可以预期的结果就出现了:大约半年,也许更短时间,人们就开始觉得案例似曾相识。幸福的家庭个个相似,不幸的家庭原来也差不多。相似带来了审美疲劳,任何形式上的变化都无法抵抗内容的衰老。老张的儿子要抢房产,老王的女儿要抢房产,老李的弟弟要抢房产……当老刘的妹妹也要抢房产时,观众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但节目还是要办下去。遗憾的是,消除审美疲劳的办法只有一个——猎奇。


例如,老刘的妹妹要抢房产,但老刘的妹妹和老刘不是一个妈生的,其实他妈年轻时做了别人的小三,而老刘在年轻时还猥亵过妹妹……


你看,这就棒极了。节目焕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也终于远离了它开办的初衷——那些有代表意义的案例被代表完后,剩下的都是人们一辈子都不可能碰到的个案。人们再也不需要从中了解问题的解决路径,只需要保留看热闹的心态。


然而这只是糟糕的开始。当个案的奇葩越来越多,最终盛开了一朵奇葩之花。人们开始相信奇葩的普遍性,最终产生了不必要的防备:帮老人保管财物的子女、想要迁个户口的亲戚、经常出差的老公、来借酱油的邻居,各位看电视的观众啊,睁大你们的眼睛,这些人啊,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哪有那么多不可告人的目的。


反证需要极其高明的表述技巧和设计,一档日播节目要承担这样的职责,本身就有些勉为其难。要知道,用不和谐的事情来营造社会和谐的氛围,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情。


调解工作永远值得尊敬。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调解室里的归调解室,电视里的归电视。并不是每个故事,都需要大张旗鼓地告诉公众——很多人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人们的关注。


老娘舅们辛苦了。但它在电视上的使命,也许到了该抉择的时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