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柳书屋 / 历史钩沉 / 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春秋一霸

0 0

   

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春秋一霸

2016-10-30  木柳书屋

 

 

 

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

春秋一霸

 

(本文转自:凯风网江苏频道 供稿:沙东)

导语

春秋五霸中第一个崛起的霸主,齐桓公经历了坎坷人生,历经了齐国的风风雨雨,最终在国相管仲的辅佐之下,“尊王攘夷”,北击山戎,南伐楚国,成为中原霸主。当年管仲的那一箭,如果不是射在了腰带钩上,还会有后来世人赞颂管鲍之交,还有管仲与齐桓公的梦幻组合吗?


凯风网江苏频道 供稿:沙东 编辑:梦黎 仲德

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春秋一霸

  一、两位公子归国抢位

此公子,非彼公子,乃王公之子的意思,不是我等草民随便可用的称呼。归国抢位,又意在何为?

射带中钩死里逃生

归国是与时间赛跑,只能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埋伏。

此时,离我不远的马车上管仲左手正举着弯弓,右手指缝里还夹着两支羽箭(当时练习射箭左手弯弓,右手搭箭,右手同时执两、三支箭,夹在预备着,以便于连发),瞪大眼睛向我这里看来。我的腹部有点痛,一支箭正中我的衣带钩,插进了我的肌肤。多亏衣带钩挡了一下,要不我已经死了。眼下的形势非常不妙,或许我今天就要死在这了。只能搏一下了,我赶紧咬破舌尖,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轰然倒下装作被射死了。心里愤愤地想“该死的管仲!今日我若活着,今后你死定了!”

那个可恶的管仲竟然被我骗到了,或许他是过于自信自己射箭的能力了。

他看了两眼,便转身离开了。谢天谢地!我捡了一条命。难道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我得抓紧赶路,必须赶在公子纠之前到底临淄。

为何我要如此匆忙去临淄,为何我会被刺杀,这得从我的那个荒唐的哥哥之死说起。

及瓜而代自取灭亡

大哥被人杀了,因为他的暴戾和无常。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史记》记载,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问不至。请代,弗许。故谋作乱。

公元前687年,大哥派遣连称和管至父到葵丘驻守,约定第二年瓜熟时节派人去替换。第二年瓜熟时节,约期已过,连称和管至父请求派人换防,大哥却不派人换防。君王言而无信,令连称和管至父非常愤怒,起了谋逆反叛之心。恰好那时公孙无知也对大哥心存不满,他们就苟且到了一起。公孙无知是我们的堂兄弟,当年父亲非常喜欢他,对待他像对太子一样。大哥即位后,立刻降低公孙无知的待遇,引起了他的不满。

他们利用一次狩猎的机会,先是找人假扮野猪借机刺杀不成,转而直接闯宫政变。在宫门口,正好遇到了宫人费,大家怕费走漏风声,想把费捆起来。费却说,”因为我没找到大王的鞋子,差点没被他打死,我会去给他报信?你们进宫不便,我替你们进宫探探虚实。”众人不信,费便解开衣服给他们看自己背,真是鞭痕累累血肉模糊,便信以为真。费进宫后将藏起襄公,并率领宫中侍卫誓死护卫国王,终因寡不敌众全部被杀。公孙无知搜出齐襄公,杀而代之。

恶有恶报天道循环

这个篡权成功的公孙无知,不出一年同样死于宫斗仇杀,真是恶有恶报。

《左传·庄公九年》载,“初,公孙无知虐于雍廪,九年春,雍廪杀无知。”杜预注雍廪为齐大夫。《管子·大匡》:“(鲁庄公)九年,公孙无知虐于雍廪,雍廪杀无知也。”

公孙无知曾经虐待过雍廪,当公孙无知即位后的第二年春天,雍廪找准机会杀公孙无知,报了当年被虐之仇。

此时的齐国内无君主,仅有的两个合法继承人,我在莒国避祸,公子纠还在鲁国,我们谁先到达临淄,谁就是齐国之主。

     

石刻拓印-齐桓公争霸

乐极生悲齐鲁交锋

管仲射中我后,以为我已经死了,便回去禀告了公子纠。从此,他们再无担心,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赶路,等他们六天之到达临淄时,我公子小白已经成了齐国的大王。

依照周礼,继位的本应该是公子纠,鲁公忿忿不平发兵伐齐,要替公子纠讨回公道。齐国乃姜太公的封地,太公“举贤而上功”,虽经内乱,齐国文武群臣仍各司其职,各敬其业。大敌当前,我只一声令下群贤毕至,一支强大的军队很快就组织起来了。鲁国作为周公的封地,周公制周礼,国人多了一些繁文缛节,少了令行禁止的果敢作风。鲁国果然不堪一击,还被我们截断了退路,成了瓮中之鳖。

此时,鲁庄公见形势不妙,赶紧主动求和。我遣人告诉庄公,“公子纠是我亲哥哥,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你就看着办吧!”鲁庄公只能丢卒保车,主动杀了公子纠。

此时,射了我一箭的该死的管仲还在鲁国大牢之中。

  二、两位老师管鲍之交

我鲍叔牙,认识管仲很多年了,一起经过商、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朝,堪称好基友。

《史记·管晏列传》记载,“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管仲此话不假!

三解其围管子那时很狼狈

家庭不济,管仲经商。那时,管仲跟着我做生意,当赚了钱以后,管仲却拿的比我还多,我的仆人看不下去埋怨道,“这个管仲,本钱拿的比我们主人少,分钱的时候却拿的比我们主人还多!”我微笑着说,“不可以这么说!管仲家里穷又要奉养母亲,多拿一点没有关系。”

经商不行,管仲从军。有一次,我和管仲一起去打仗,每次进攻的时候,管仲都躲在最后面;每次撤退时,他却跑在最前面。大家就骂管仲说,“管仲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我呵呵一笑,“你们误会管仲了,他不是怕死,他得留着他的命去照顾老母亲呀!”

从军不力,管仲当官。刚入官场,管仲还不成熟,多次被国君驱逐。有人认为管仲不是当官的料,干不好那些贵人的事。我宽慰管仲说,“这不过是你的才能尚未发挥出来罢了,无须在意。”

二人为师鲍子那时很任性

后来,我和管仲分别辅佐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一双好友,给两个公子当师傅,实为美谈。

不过那时我对辅佐公子小白不满意,我感觉小白将来没有继承君位的希望。管仲却不这么看,“将来不是你鲍叔牙来安定国家,还有谁呢?”他告诉我说,“百姓都不喜欢公子纠的母亲,也不喜欢公子纠,大家都同情没有妈的小白。将来做齐国大王的非纠即白,小白虽然没有纠聪明,性格也比较急躁,但考虑问题却比较长远。公子纠即使将来掌权,恐怕也难成大事。”说得有理,我应该好好侍奉小白。

齐襄公继位后,我预感齐国必将内乱,应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告诉小白“我们去莒国吧。它国家弱小,不敢怠慢您,又离齐国很近,将来有事可以迅速返回。”管仲也预感到了危险,陪着公子纠去了鲁国避祸。

二人同做老师,同样的远见,虽然去了不同的地方,但都在等候时机的到来。

一笑泯仇小白那时很大气

射带中钩后大难不死的小白,登上了齐国的王位,是为齐桓公。

一开始,桓公想让我任国相辅佐他。我告诉他,“你还是赶紧想办法管仲救出来吧,他才是治国良才。”桓公不悦地问,“你不知道他是我的仇人吗?他哪里比你强?”我就告诉他说,“管仲,天下奇才。管仲有五点比我强。宽以从政,惠以爱民;治理江山,权术安稳;取信于民,深得民心;制订礼仪,风化天下;整治军队,勇敢善战。君将治齐,即与叔牙足也。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国国重,不可失也。”一句话,欲成强国,我和高傒就行,欲成霸业,非管仲不可。

听完后,桓公真的以国家大局为重,抛弃了私人恩怨,决定迎接管仲归来。【详细】

无懈可击庄公那时很无奈

管仲之才,也算人尽皆知,想从鲁国把他活着要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给桓公建议来个暗度陈仓,派使臣告诉鲁庄公,一是自行处理了公子纠,二是必须把那个射我一箭的管仲给我带回来,我要亲手把他千刀万剐,以我心头之恨。

鲁国也有明白人,大夫施伯一看就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他告诉鲁庄公说,齐国要管仲不是为了报仇雪恨,而是为了任用他为政,不如连管仲一起杀了给齐国一个死人,以防放虎归山。鲁国新败,吓破胆的鲁庄公哪里敢得罪士气正旺的齐国,无奈地放管仲归齐。

  三、两位君臣成就传奇

《韩非子·说林上》:“管仲、隰朋从于桓公伐孤竹,春往冬返,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马而随之。遂得道。”管仲就像一个从现代穿越过去的人,一匹识途老马,对内盐铁专营农桑薄赋发展经济,对外尊王攘夷九合诸侯建立霸业,成就了管仲相齐的一代传奇。

良相管仲开启春秋霸业的第一人

初见齐桓公,管仲提出,“欲成就大业必须任用五杰:举动讲规范、进退合礼节、言辞刚柔相济,我不如隰朋,请任命他为大司行,负责外交;开荒建城、垦地蓄粮、增加人口,我不如宁戚,请任命为大司田,掌管农业生产;在广阔的原野上使战车不乱、兵士不退,擂鼓指挥着将士视死如归,我不如王子城父,请任命他为大司马,统帅三军;能够断案合理公道,不杀无辜者,不诬无罪者,我不如宾胥无,请任命他为大司理,负责司法刑律;敢于犯颜直谏,不避死亡、不图富贵,我不如东郭牙,请任命他为大谏之臣主管监察谏议。想要富国强兵有这五位就足够了,想要成就霸王之业,还要有我管仲在这里。”

桓公听从管仲建议,令五人各掌其事,并拜管仲为相,组成了强有力的领导集团。

一个乐于纳谏、敢于放权,一个胸有韬略、行动前瞻,君臣齐心,使齐国的国力蒸蒸日上,民富国强,在神州的东方崛起了春秋时期的第一霸主! 

奇人管仲国企专营的创始人

《管子·海王》记载,桓公问于管子曰:“吾欲藉于台雉何如?”管子对曰:“此毁成也。”“吾欲藉于树木?”管子对曰:“此伐生也。”“吾欲藉于六畜?”管子对曰:“此杀生也。”“吾欲藉于人,何如?”管子对曰:“此隐情也。”桓公曰:“然则吾何以为国?”管子对曰:“唯官山海为可耳。”

齐桓公和管仲讨论富国强兵之策,齐桓公主张加强税收,对树木牲畜人口征税。管仲则说,“唯官山海可耳”。所谓官山海,“管山海”而已。

“官海”即齐国政府明确规定食盐属于国有,但在生产上实行官督民产,规定百姓在特定时间、特定地域煮盐;最后齐国政府设置盐官,统一收购、统一运输、统一销售。“官山”与此类似,国家把铁矿开采交给百姓承包,并根据产值按三七比例分取利润。

盐铁专卖的发明,控制了经济命脉,也解放了生产力,为齐国称霸中原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详细】

神人管仲妓女的祖师爷

管仲被奉为娼妓业的祖师爷,依据即所谓“女闾七百”的史事。《战国策·东周策》记载:“齐桓公宫中七市,女闾七百,国人非之,管仲故为三归之家,以掩桓公。”因“女闾七百”之说,“女闾”一词也就成为娼妓居处或妓院的代称。《韩非子·说难》云:“昔者桓公宫中二市,妇闾三百。”妇闾即女闾,“女闾七百”亦常传为“女闾三百”。《韩非子》的论说,大致证明管仲时曾开设女闾是可信的。

纪晓岚明确指出,娼妓祀奉的行业神是管仲,且管仲作为娼妓的行业神,可看作各种行业神信奉的典型:“百工技艺,各祠一神为祖。娼族祀管仲,以女闾三百也。伶人祀唐玄宗,以梨园子弟也。此皆最典。”

这些都指明娼妓业奉管仲为祖师神,原因在于管仲开创了娼妓业。

  四、两位公主搅乱齐鲁

桓公霸业崛起,与邻居鲁国始终纠葛不清,除了鲁庄公为公子纠讨伐齐桓公之外,两国之间还有许多相爱相杀的人间悲喜剧。

《史记·鲁世家》曾经有一段发人深省的记载: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后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后除之,故迟。”太公亦封于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后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鸣乎!鲁后世其北面事齐矣。”

文姜公主与齐襄公乱伦,致鲁桓公被暗算冤死

文姜公主,乃鲁桓公夫人,鲁庄公之母,齐僖公之女。

公元前694年正月,齐襄公和鲁桓公在泺地会见,之后一起到了齐国。同行的鲁国夫人文姜是襄公的异母妹妹,齐襄公还在当太子时,他们便有了不可告人的私情。十五年未见,两人一见面就旧情复燃勾搭成奸。然而纸包终究不住火,鲁桓公有所察觉,但是鲁桓公迫于齐国的强大,不敢公然翻脸,只能指责文姜几句,没想到却因此引来了杀生之祸。文姜私下到哥哥那里打小报告。齐桓公宴请鲁桓公,故意把鲁桓公灌醉,然后安排公子彭生抱鲁桓公上车,借机扼死了鲁桓公,然后制造鲁桓公醉酒摔死的假象。为了堵住鲁国臣民之口,又杀了彭生灭口消灾。堂堂一个国君,竟然做出来乱伦的事,竟然敢无端杀死一个邻国的君王。

齐襄公与妹妹文姜乱伦丑事都写进了《诗经》。《诗经·齐风·南山》篇,“南山崔崔,雄狐绥绥。……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明显是在讥刺齐襄公和文姜兄妹私通、无耻淫乱。《毛诗》(西汉时鲁国毛亨和赵国毛苌所辑和注的古文《诗》)评点,“刺襄公也。鸟兽之行,淫乎其妹。大丈夫遇事恶,作诗而去之。”根据史诗考察,《毛诗》不无根据,齐襄公与文姜之事至明至显。

哀姜公主与庆父通奸,使两任鲁国国王被杀

哀姜,鲁庄公夫人,齐襄公之女。公元前669年,鲁庄公聘哀姜为夫人,无子。鲁庄公有三个弟弟:庆父、叔牙、季友。庆父最为专横,并拉拢叔牙为党,一直蓄谋争夺君位,并与其嫂--鲁庄公姬同的夫人哀姜私通。

公元前662年八月,鲁庄公病死,公子般继位。庆父不甘心,便与哀姜密谋暗杀公子般。恰好有个叫荦的养马人,很有力气,也很鲁莽,因受过鲁庄公的责罚怀恨在心,庆父就唆使荦乘丧期打死了公子般。庆父立了哀姜妹妹叔姜的所生的公子启,为鲁闵公。庆父更加肆无忌惮,与哀姜打得更是火热,并且野心越来越大。鲁闵公二年,这对奸夫淫妇又指使一个叫齮的人杀了闵公。

  五、两种结局大国落寞

管仲在,齐国强,管仲殁,齐国衰。由弱到强的路上,桓公贤明,管仲贤达,从强而衰的路上,管仲已不在尘世,桓公亦不再贤明,历史的长卷上只留下两种不同的结局和一个大国没落的背影。

管仲相齐成就春秋第一霸

公元前685年,鲁代公子纠伐齐,齐击败鲁师。桓公任用管仲进行改革,国力富强,成为霸主。

公元前684年,齐国是最先迈入霸主地位的,它首先灭掉了位于今天山东寿光西南的纪国,然后在今山东汶上北,灭掉了位于那里的郕国。齐灭掉西面小国谭,向鲁推进。

公元前681年,又与宋、陈、蔡、邾会于北杏,南下灭小国遂,迫使鲁与齐言和,盟于柯。次年,齐假王命合陈、曹伐宋,迫使宋国屈服,并与宋、卫、郑会于鄄,又次年,齐与宋、陈、卫、郑复会于鄄,开始称霸诸侯。

齐桓公以“尊王攘夷”为号召,联合中原诸夏,讨伐戎、狄、徐、楚,安定周室。公元前664年,齐北伐山戎,救燕;又逐狄,存邢救卫。

公元前656年,齐合诸侯之师侵蔡伐楚,与楚盟于召陵。此后,齐多次大会诸侯。

公元前651年,齐会鲁、宋、卫、郑、许、曹于葵丘。齐霸业达于顶峰。

公元前643年,桓公卒,齐从此失去霸主地位。

 

孔子

同时代晚出生100多年的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高度评价齐桓公、管仲的“尊王攘夷”政策,“微管仲,吾其左衽乎?”若不是有管仲,我们现在都要改穿蛮族的服装了吧?

孔子曾经批评齐桓公有“不仁”之行,但他认为也只是私德之小节。而桓公重用“管仲为相,霸诸侯,一匡天下,民至于今受其益”——这才是政治之大节。

田氏代齐桓公种下的祸根

武王伐纣,周得天下。“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于是有齐国。公元前391年,齐康公被田和放逐于临海的海岛上,田和自立为国君,是为齐太公。公元前386年,田和被周安王列为诸侯,姜姓齐国为田氏取代,田和正式称侯,仍沿用齐国名号,世称“田齐”以显示别于姜姓齐国,史称“田氏代齐”,也称“田陈篡齐”。

后世的灾祸祸根恰恰是齐桓公种下的。公元前672年,陈国内乱,陈完的避祸来投,齐桓公欲任他为卿,陈完辞不敢受,最后被任命为管理百工的工正。

公元前545年,田完(陈完)四世孙田桓子逐步剿灭了齐国几大望族,并私分国土拉拢王公贵族,私分国家粮食给百姓,取得公族与国人的支持。

公元前489年,齐景公死,齐国公族国、高二氏立公子荼,田乞逐国、高二氏,另立公子阳生,自立为相。从此田氏掌握齐国国政。

公元前481年,田乞之子田恒(田成子)杀齐简公与诸多公族,另立齐平公,进一步把持政权,又以“修公行赏”争取民心。

公元前391年,田成子四世孙田和废齐康公。前386年,田和放逐齐康公于海上,自立为国君,同年为周安王册命为齐侯。前379年,齐康公死,姜姓齐国绝祀。田氏仍以“齐”作为国号,史称“田齐”。【详细】

颜真卿《争座位贴》局部

日落西山被饿死的齐桓公

公元前645年,管仲重病,桓公问他:“群臣中谁可以代你为相?”管仲说:“了解臣下没有人比得上君主。”桓公说:“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杀掉孩子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不可以。”桓公说:“开方如何?”管仲回答:“背弃亲人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近。”桓公说:“竖刁如何?”管仲回答:“自己阉割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爱。”

管仲死后,齐桓公没有听从管仲的话,反而重用了这三人。结果恰恰这三人专权并挑起了齐国的内乱。公元前643年,齐桓公重病,五公子(公子无亏、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各率党羽争位,相互攻伐,齐国一片混乱。病重的桓公,被人遗忘,活活被饿死。他的尸体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尸虫都从窗子里爬了出来。一代霸主齐桓公在世间就这样走完了一生

  结语

一代春秋霸主,在传奇国相管仲的辅佐下成为了一代霸主,但最终忘记了管仲的临终箴言,用人不慎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历史终究是人的历史,风云变幻,各领风骚,不过是过眼云烟。待尘埃落定,唯有青史留名,是非功过待后人评说。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