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教育与脑神经科学》

2016-12-17  月满西楼0...

本质上,教师是“大脑的变革者”。如果教育者能够充分掌握人脑是如何学习的,就容易在教育教学中取得成绩。研究表明,某职业要求越复杂,从业人员脑中神经元上的树突数量就越多,而树突的增加使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增加,从而产生更多的学习成果储存所。

《教育与脑神经科学》,大卫·苏泽著,方彤、黄欢、王东杰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脑神经科学解释了为什么孩子的语言敏感会随着年龄变化而迟钝,为什么中学以后孩子的作文能力提高甚微,为什么小时候学的技艺,年老了操弄起来依然像个老手。

近20年随着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对脑神经科学的研究,学界又诞生了一门新的教育学——脑神经教育学。国内引进的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育与脑神经科学》,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脑的争论:先天还是后天》、《受教育的脑:神经教育学的诞生》等,其中《教育与脑神经科学》相对而言比较通俗,它在每个章节都提出了相应的教学建议和教学策略,也就是我们较为看重的操作层面的东西。

脑神经科学从遗传、环境和行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向我们介绍了有关生物神经学的知识,很专业,不太好懂,但至少我明白了以往许多感觉得到但说不清的道理,比如为什么孩子的语言敏感会随着年龄变化而迟钝,为什么中学以后孩子的作文能力提高甚微,为什么早年学的游泳、骑车、武术等技能即便几十年不操弄,年老了操弄起来依然像个老手?原来都是可以用生物神经学来解答的。

这本书的一个主要观点就是:本质上,教师是“大脑的变革者”。也就是说,如果教育者能够充分掌握人脑是如何学习的,就容易在教育教学中取得成绩。或许这也正是本书吸引人的地方。本书的主要作者大卫·苏泽在谈及“人脑的结构与功能”时说:“大脑的物质世界与大脑主人的工作之间似乎存在着直接联系。近来对不同职业的从业人员(如专业乐师)的研究表明,某职业要求越复杂,从业人员脑中神经元上的树突数量就越多,而树突的增加使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增加,从而产生更多的学习成果储存所。”这其实就是脑神经科学研究的一个经典结论——“用进废退”的另一种表述。也就是说,学习和训练可以不断激活脑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增加脑神经元上的树突。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教育的功能和价值也许就在这里。

其次,我以为《教育与脑神经科学》对技术如何影响学生大脑的分析,是值得我们这些教师,在当下教育技术迅速发展的情形下深思和改善的。作者认为“镜像神经元显然在目睹活生生的人的行为时最能发挥作用,但同样也能对呈现人的活动的电视和电影做出反应”,但作者坚持认为:大脑不可能“一心多用”,贪多必失。人如果同时注意几个事情,势必削弱注意力,大大降低准确判断的能力。作者提醒我们教室里的黑板日益被新技术取而代之,或许这是必然趋势,“但电子幻灯所包含的全部信息似乎顷刻铺满在屏幕上,学生不能像以前那样看着图标、公式、文字随着教师的手臂移动和肢体语言而逐一地呈现在黑板或投影屏幕上。有些新科技产品可能就是如此这般地限制了教师的传统行为,而这些行为对儿童的发展却具有我们未曾意识到的重要意义”。也就是说,尽管技术在今天已经是教育教学不可或缺的东西了,但实际教育教学工作中,技术并不是多多益善,合适的才是有效的。

脑神经科学研究表明,运动是可以提升学习效率的。作者认为艺术和运动是提升学生学业成绩最有效的途径,遗憾的是“许多学校大刀阔斧地削减艺术课和体育课,结果导致校园内儿童尽情玩耍的欢快气氛消失殆尽。这不能不说是会令我们懊悔不及的生理悲剧,因为现在我们明明知道,各种身体活动对发展和维系儿童的大脑功能起着关键的作用”。实际的情况是,我们许多学校管理人员总是将学业成绩的提升寄希望于延长学习时间,尽管我们也知道身体积极活动不仅可以增强体质,同时也可以提升学业成绩的道理,但当我们遇到实际问题的时候,就将这“科学”抛之脑后了——在分数面前,脑神经科学算个鸟!

再如,我们一直认为孩子的“偏科”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兴趣使然,然而脑神经科学告诉我们“一小部分儿童的确存在脑损伤,虽然这不影响一般智力,但会限制他们学习特定领域的知识”。因而当我们发现孩子在某一领域的学习状况不理想时,还是应该谨慎地给他们下结论,要想办法弄清楚原因所在,如果确实因为是某种病症的原因所致的话,恐怕要改变的就不是孩子的态度了。

笔者建议教师在阅读《教育与脑神经科学》的同时也读一读《脑的争论:先天还是后天》、《受教育的脑:神经教育学的诞生》等著作。我的感觉是,脑神经科学和神经教育学,毕竟是新兴学科,需要大量的实证研究和实践验证,兼听必会有更多的收获。

《受教育的脑》一书提醒我们:“我们考虑一下未来的信息技术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诸如汽车与电梯这样的便利设施把我们的肌肉宠坏的同时,信息技术也可能宠坏我们的脑。”这让我联想到那句经典的论断:人们发明了工具,最终使自己成了工具的工具。当我们过度依赖工具的时候,人作为人的特性也就慢慢地弱化了。受教育的脑需要教育者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用进废退”的告诫。居里夫人说:“科学与技术是中性的,因此它们被用于善途还是恶业完全取决于人性。”

在这个“教育理论”风起云涌的时代,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不只是有没有定力的问题,更是有没有智慧的问题。各种教育理论、教育技术的出现只不过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这些理论和技术总是应具体场景而生,万金油并不是万用良药,有没有用,怎么用,全在使用者实事求是和灵活机动地运用。

常言道,尽信书不如无书。在各种理论与技术面前的选择取决于我们自己的阅历与见识,或者说是经验。所谓有用与无用,全在于我们有没有选对,有没有用好。

文/凌宗伟

作者单位: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中小学教师培训中心

本文来源:《中国教育报》读书周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