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2016-12-19  茂林之家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欧阳修学问渊博,尤有知人之识,苏轼父子及曾巩、王安石皆出其门。

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与韩愈、柳宗元、三苏、王安石、曾巩被世人称为“唐宋八大家”。其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撰有“新五代史”、“六一居士集”等著作。

可能为其诗、文、史所掩,欧阳修词作的真实成就,一直被忽视。除了那篇世人皆知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醉翁亭记》一文,关于他的词作,您了解多少呢?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宋 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杨柳堆烟”,说的是早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景象。着一“堆”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宛如一幅水墨画。随着这一丛丛杨柳过去,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庭院,摇向帘幕。一句“无重数”,令人感到这座庭院的无比幽深。原来这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目光正透过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经常游冶的地方凝神远望。

在深深庭院中,人们仿佛看到一颗被禁锢的与世隔绝的心灵。雨横风狂,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于是她感到无奈,只好把感情寄托到命运同她一样的花上:“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这两句包含着无限的伤春之感。在自然浑成、浅显易晓的语言中,蕴藏着深挚真切的感情。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蝶恋花·谁道闲情抛掷久

宋 欧阳修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日日花前常病酒,敢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

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闲愁,总是把它抛弃,可它却总萦绕我的心头。每到春来那种惆怅忧伤一如故旧。为了消除这种闲愁,我天天在花前月下痛饮美酒,宁可酩酊大醉,不惜身体日渐消瘦。

这首并不完整的词表达出了一片难以直视的、浓重的感伤之情,大有“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那种对于整个人生的迷惘和不得解脱的苦闷。在眷恋美好事物的同时,也表达了甘心为此憔悴的执着感情。“独立小桥”两句,表现了主人公有所待又若有所失的情状,语淡而意远。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踏莎行·候馆梅残

宋 欧阳修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这是一首写一个旅人在征途中的感受,离情别绪,题材常见,但手法奇妙,意境优美,读来令人神远。草薰风暖的春天在别馆与恋人离别,他初不经意,信马由缰,悠哉游哉;渐行渐远,离愁上心,渐远渐无穷,仿如迢迢不断的春流水,以“春水”喻愁,暗承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意,并与“溪桥”一语相应。自然真实地刻画出居人望归的愁情,一种离愁,情致深婉而又细切。

此刻一在闺中,一在候馆,其伤感当更过离别之时。“楼高”句是劝慰之词,盖近倚危阑也难解愁情,因为登楼所见,不过是一望平芜及平芜尽处的绵绵春山,而行人早已在春山之外了。远在春山之外不知何处,居人盼归不见的绝望痛苦心情,可以想见。景愈远而愁愈深,语浅淡而情有致。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浣溪沙·堤上游人逐画船

宋 欧阳修

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

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

人生何处似樽前!

融融春水,碧波涌浪,不断拍打着堤岸,天幕四垂,远远看去天水相连。请莫笑我白发满头还把鲜花插,人生多坎坷,除却眼前这杯醇酒,何处再能解愁寻乐? 一个“逐”字,生动地道出了游人如织,熙熙攘攘,喧嚣热闹的情景。一个“出”字写出了美景中人的活动,给优美的景色平添出盎然的生机。

虽说是酣饮耽乐,却别有意趣。一句“人生何处似尊前”,凄怆沉郁,耐人品味,原来他的嗜酒耽乐正是他借以排遣宦海浮沉,累次受挫带来的无限苦闷,这也正是婉曲含蓄、意在言外之处。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生查子·元夕

宋 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灯、花、月、柳,在主人公眼里只不过是凄凉的化身、伤感的催化剂、相思的见证。而今佳人难觅,泪眼看花花亦悲,泪满衣袖。世事难料,情难如愿。牵动人心的最是那凄怨、缠绵而又刻骨铭心的相思。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任君“泪湿春衫袖”,却已“不见去年人”,此情此伤,又怎奈何天?反复低吟浅唱,无限伤感,隐隐一怀愁绪化作一声长叹: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此恨绵绵无绝期?

除了诗、文、史,欧阳修的这些词同样经典!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宋 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此词虽咏叹离别,但于伤别中蕴涵着平易而深刻的人生体验。”中天明月、楼台清风原本无情,与人事了无关涉,只因情痴人眼中观之,遂皆成伤心断肠之物,所谓“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离歌一曲,愁肠寸结,离别的忧伤极哀极沉,却于结处扬起:“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只有饱尝爱恋的欢娱,分别才没有遗憾,正如同赏看尽洛阳牡丹,才容易送别春风归去,这豪宕放纵仍难托尽悲沉,花毕竟有“尽”,人终是要“别”。此词引入对人世大背景理性的思索,感情深挚,不同凡响,于豪放中有沉著之致。

文 | 三度

品读更多经典诗词、国学、书画与精美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唐诗宋词品读

很高兴能够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与你相识。每天推送经典诗词、国学、书画与精美文章品读,让我们在这浮躁的年代,静下心来,和三度一起品读鉴赏那些快被时光遗忘的经典,修身养性,传承经典,约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