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分享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2016-12-21  快乐老年4...

作者:王短腿


花招绣带,柳拂香风,斗草簪花,拆字猜枚——这是大观园留给人们的普遍印象。这是人间的幻境,是宝玉和他所钟爱的女儿们的乐园,是末世最后的净土。然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既然坐落在人间,横竖逃不了经济二字。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大观园本是为元春省亲而建。太上皇皇太后的恩典说“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处,不妨启请内廷銮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既有恩典,臣子们只有接受,忙忙地选址、设计、采买、动工。省亲别墅,也就是元春的一座行宫。所以正殿上必要有“顾恩思义”的匾额,时刻感念皇恩浩荡。

然而元春归省不过是几个时辰,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辉煌景象只是片时,转眼便归于平静。长日封锁,除了日常维护园林的工匠能人、洒扫庭院的丫鬟婆子之外再无人声,只有石上的题咏记载了那一年元宵佳节的灯月花火——这是行宫的惯常处理方式。

作者有意为裙钗们建立一个与外部世界分隔的纯净王国,于是他让元春下一道谕令,大观园便从行宫变成了贾府小姐们的居住社区。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为了实施从行宫到居住社区的功能转变,大观园的人事安排、房舍分配等各方面也进行了调整。公子小姐们未搬进来之时,各处已有专管收拾打扫的,譬如怡红院中的小红,在宝玉搬进来前就已在怡红院。各位公子小姐挑了居处,各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凤姐建言给园子里也弄个小厨房,柳嫂子们便进来单给姑娘们管饭;老太太看见预备下舡了,素日预备着的船娘便有了用武之地。园子南门三间小花厅曾是省亲时众执事太监起坐之处,挂着“辅仁谕德”的匾额,而在公子小姐们入住园子后,这里成了婆子们上夜的场所,也就有了“议事厅”这样直白浅显的名字。在探春、宝钗、李纨联合管家期间,这里又成了三人的办公地点,每日执事媳妇来往回话络绎不绝。后园门里头的五间大房子,原是有女人上夜,后来又成了园中的小厨房。大观园的居住功能不断完善。

大观园居住功能逐步完善,本该有更合理的管理制度与之配套,然而实际上却非如此。

元宵省亲,万事井井有条。事后的赏赐里有一条“其余彩缎百端,金银千两,御酒华筵,是赐东西两府凡园中管理工程、陈设、答应及司戏、掌灯诸人的”,这样的大工程大项目,每件事都有专人承包责任,若有差错,全在他一人身上。这是前不久秦氏葬礼上刚刚用过的法子,令行禁止,好用得很。况且这等大事,人人悬心,年也不曾好生过得,自然妥当。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可一旦大观园变成住宅区,便不是那回事。住宅生活区的要求是安全,可安全是细水长流每天都要注意的事,日子久了,人总是会放松警惕。第四十五回中既可见上夜婆子们夜间聚赌之事已成习惯,连黛玉也知道,凤姐探春们更会知道。夜间聚赌一事,实则是婆子们和管理层间的博弈。博弈双方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管理层早就知道夜间聚赌一事,只是在博弈刚开始时未必清楚具体哪些人、多大的来头、谁是头家这种种具体信息。而婆子们也不清楚管理层对她们聚赌的了解程度。婆子们每晚都面临选择:赌,还是不赌?吃酒与聚赌,两件事都容易上瘾,她们对“赌”的选项有着巨大的偏好,以至于可以忽略被管理层发现的风险。三个“镇山太岁”夜间巡查,抱怨倒是落了不少,却收效甚微。一则成瘾性偏好难以戒除,二则婆子们知道,一顿申饬只是隔靴搔痒,所谓“不可置信的威胁”,探春代理管家,其中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岂是轻易动的,并没有权力严打聚赌之事。而晴雯令宝玉装病这一意外事件触发了博弈的新阶段,惊动贾母,管理层执法力度大大加强,这是婆子们始料未及。当聚赌之事彻底暴露,贾母担心的“藏贼引奸引盗”之事已经发生。门户不严,私相传递,甚至司棋与潘又安买通婆子在园中相会,作为住宅区的大观园,已经失去了它最重要的一点:安全。

大观园的修建成本,这是一个谜。

作者有意模糊了修建成本的问题,没有给出具体的数字。且叙述中似乎前后矛盾。先说此园借了东府里的会芳园,又挪用了荣府旧园中的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似乎花费有限。然而作者在修建大观园的花费中唯一提到的数字是甄家还支着的五万银子,其中三万用于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下剩的二万等置办花烛彩灯及各色帘栊帐缦。然而花烛彩灯及各色帘栊帐缦不过九牛一毛,尚且要二万银子,则总体花费虽不知数目,也必然是一个天价数字。贾府在姑苏扬州一带接驾时“把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似的”,江南甄家接驾四次,“银子成了土泥”,此番接驾元妃省亲,必然又是一次“把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似的”。而事后园子建成,贵妃游幸,连久居宫中的元春尚且感叹奢靡,则大观园之投入花费可想而知。五十三回贾珍父子议论两府经济状况,贾珍直说“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曹公的前后矛盾,大约只能把建造大观园与省亲分开讨论。修建园子挪用了许多现成之物,的确省下一笔费用。省亲并盖园子的花费必然庞大,但盖园子中的许多事,是因省亲而特意生出来的,若只是贾府要盖一座花园,并不为省亲,则可以省去许多事。省亲当日“帐舞龙蟠,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这一应富贵繁华景象,并不是宝玉题咏大观园时的所见,而是因省亲而特意铺设。

即便省下一笔费用,大观园的修建,以及省亲的盛大排场,都给贾府的财政状况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

赵嬷嬷才记事的时候,贾府接驾把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似的,可这好像对贾府没有造成任何影响。那时贾府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花钱如海水,却也来钱如海水。彼时宁国公贾演与荣国公贾源正值壮年,正是贾府的快速发展期。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贾氏一门,外人看来赫赫扬扬已近百载,可这近百载的时光,从萌芽到成长,从成长到成熟,即将踏入衰退期。这是一个家族的生命周期,如同企业一般。而省亲及大观园的修建,恰好是成熟期到衰退期的转折,它消耗了贾氏企业多年来积累的资本,大大加速了衰退期的到来。大笔现金的流失,贾府已经只能勉强维持,一旦有大事发生,甚至要想着偷老太太一时顾不得的大家伙去借当。这样的后手不接,在前八十回后期已经成了常事。

同时,省亲与修建大观园也加剧了衰退期的危险程度。省亲一事促进了元妃与母家的联系,而宫中又是处处用钱的地方。凤姐梦见不知哪一家的娘娘来要一百匹锦的事未必有真,可既然梦见,总是有类似的事。要与宫中联系,上下打点又免不了,甚至形成了太监们的蓄意勒索,夏太监时不时派人上门要钱,是给还是不给?又如何能希图他还?贾珍口中“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而乌进孝的田庄上,一年也不过送上来二千五百两。

写到此节,也难免和探春一般,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在眼里也都成了钱。然而探春的变革毕竟只是理想化的产物,终将走向失败,况且大厦将倾,又岂是这小小变革可以挽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曾经的花柳繁华、温柔富贵,一起在末世里烟消云散。

造个大观园,花了多少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