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晴雯对宝玉没那么重要,你看他写的祭文就知道了|我读红楼

2017-01-24  longandlong


晴雯心灵手巧,每每跟宝玉斗嘴,那种干脆爽利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可是“多情公子”对她的牵念似乎相当有限。当她被王夫人定了个“狐狸精”的罪名撵出荣国府时,宝玉全程唯唯诺诺,大气也不敢出,等到送走母亲后才哭起来。他怀疑是袭人告的密,可是当袭人自我诅咒时,他赶紧捂着她的嘴说:“从此休提起,全当他们三个死了。”

袭人提出,将来可以求老太太把晴雯接进来,宝玉却认定晴雯此去必死无疑,不必再做他想。咬定晴雯的结局,是他潜意识里摆脱责任的一种方式:反正她的命运也就这样了,他默许了自己的不作为。

他最多去她的放逐之地探望,算作一次道别。他万般不舍,一再落下泪来,但当他看见晴雯将用带着油膻之气的碗盛着的“略有茶意”的所谓茶水一气饮下时,却想道:“往常那样好茶她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如此冷静的感悟,仿佛他倒在她的苦难中开了眼界,长了知识。

之后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不过是做一篇祭文,可那篇《芙蓉女儿诔》做得华而不实,“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体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可以用来形容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姑娘。难怪黛玉听了不以为然,宝玉也立即谦称是自己“一时的玩意”。俩人就词句推敲了半天,宝玉又说干脆把这篇诔文送给黛玉,使这场祭奠,几乎变成一场玩闹。

宝玉曾是那样一个多情到滥情的人,出门时看见一个二丫头活泼可爱,坐在车里还对人家以目送情;见袭人有个表妹生得好,也感慨“她要是能来咱们家就好了”。

他这倒也不是花心,只是喜聚不喜散,梦想着有朝一日他死去之时,他爱过的那些女孩子都在他身边,让她们的泪水流成大河,送他到那鸦雀不到之地。这样宏大的理想,使得他对分离特别敏感,听袭人说她表妹快要出嫁,都百般不受用。曾几何时,宝玉变成这样一个看得开的人了?

他对袭人说:“从此休提起,全当他们三个死了,不过如此。况且死了的也曾有过,也没有见我怎么样。”他能够当她们死了,“也不过如此”,说明他已然经历生离死别,这个“死了的”人,就是那个因为跟他开了几句玩笑,便被王夫人撵出府去,最终负气跳井而死的金钏。

那阵子,宝玉太躁动了,王夫人屋里的丫鬟见到他都笑问:我这嘴上才擦的胭脂,你要不要吃?他不但跟小姑娘们腻歪,跟同性也不清白,秦钟、蒋玉菡,学堂里的香怜、玉爱之流,跟他都有点儿说不清楚的关系。他不像贾琏之流那样让人厌弃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他的所作所为之外,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悲伤。

宝玉想这样放诞地度过他的青春,却没想到金钏会因为他的玩笑话而送命。他曾那么紧张离散,但在她因他而死之后,他“也没见得怎么样”。这不是宝玉薄情,而是生活的真相。他本来以为死散是天大的事情,可是,在她死去之后,生活依然在进行。

紧跟着,宝玉被贾政饱揍了一顿。待到他能扶杖而行时,他阴差阳错地窥见了龄官和贾蔷的爱情。通过偷窥别人的爱情,他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他之所以这样悲伤,是以为他能得到所有人的眼泪,但实际上,一个人只能得到一份眼泪。

他痴痴地回到怡红院,看见黛玉和袭人坐在那里说话,便说:“从此后,只是各人得各人的眼泪罢了。”此后,他每每暗伤:“不知将来葬我洒泪者为谁?”

其实他一开始就知道答案,就是他醍醐灌顶后,遇见的那两位—黛玉和袭人。黛玉和袭人就是他心上的宝贝。黛玉自不必说,紫鹃说句“回苏州”,就能让宝玉一个人死了半个。他又对袭人说,你死了,我就去做和尚。

在宝玉心中,她们是相提并论的,只是,由于宝玉在袭人面前有十足的安全感,所以显得没有那么牵肠挂肚。可是,只要袭人说将来要出去,他也一样的失魂落魄,并张嘴表示,可以答应她几百个要求。宝钗和湘云对他的劝诫总让他反感,唯独听到袭人的温情劝告,他能领受到她全部的好意,感动得落下泪来。

而对其他人的离开,他就没那么敏感:发脾气时要撵晴雯出去;听说湘云订婚,还跟她道喜;还曾对宝钗的丫鬟说,将来不知道谁有福气消受你们主仆两个—他并没有把她们当成自己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王夫人抄检大观园之后,宝钗也搬出了蘅芜苑。人走楼空,宝玉看着“那院中的香藤异蔓,仍是翠翠青青,忽比昨日好似改作了凄凉一般,更又添了伤感”,但伤感之后,便也释然,想着“纵生烦恼,也无济于事。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生同死的”。

这或许也是他不再追究告密者的原因,他把袭人和黛玉,看成是最后与他同生同死者。《红楼梦》是贾宝玉的心灵史,展现了他不断告别、不断割舍的过程。前面写的是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后面则一章章筛选,逐一放弃,将多余枝蔓一一剪除,留下那两三个。

而晴雯,就是被放弃、被筛选掉的其中一个。弱水三千,她不是他的那一瓢饮,只是他路途上偶遇的一个青春伙伴。她的离去,让他难过,但并不致命。

“无立足境,方是干净”,他与黛玉、袭人的分离,才是与命运最精彩的过招,之后,才能真正做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曹雪芹铺垫了那么多,连让读者那么动容的晴雯的死亡都是。

更多历史人物的深度分析、不为人知的历史秘闻、脑洞大开的经典解读

请关注《百家讲坛》最新杂志~

……………………………………

微信公众号|淘历史(taohistory)

作者|闫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