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舅舅卖给傻子,姐姐微笑着出嫁,十年后弟弟带走姐姐的尸体

 化蝶5dvrll3rtc 2017-04-07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无自瘵焉。俾予靖之,后予迈焉。有鸟高飞,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被舅舅卖给傻子,姐姐微笑着出嫁,十年后弟弟带走姐姐的尸体

说到童养媳这一陋习,恐怕很多人都会恨的咬牙切齿,在曾经无知的社会里,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受到了这样的迫害。被送或卖给有钱人家里照顾小少爷还好,要是倒了霉,年幼就落到老男人家里,那日子可真是难过。

单说西北一个叫二里屯的小村子里,就有这么一个姑娘,名为彩凤,不过才年至14,就被舅舅送到邻村一户张姓男子家里。说是送,可她知道舅舅收了别人八万块钱,她等于是被卖了。

这彩凤的舅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两年前彩凤父母出意外双双归西,就留下彩凤和弟弟无依无靠。当他俩坐在空荡荡的家中,饥寒交迫时,舅舅拿着一袋热馒头,就那么在风雪中推开了他们的家门。

当时,彩凤认为舅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了,她永远都忘不了舅舅站在门口,阳光和飘雪一起从他头顶撒下的样子,就像电视剧里的英雄。从那个时候起,彩凤特别信舅舅,什么话都听舅舅的。

等舅舅把她和弟弟接到舅舅家后,一开始对他们还算好,每天吃喝是没有少过的。弟弟还被送去上学,彩凤知道舅舅也不富裕,并没有提出让舅舅为难的要求。

舅舅之前娶过一个老婆,不过两年,短命老婆就死了,也没能留下个儿女。舅舅年龄不小,家里也没什么钱,也没再能有什么女人愿意嫁他。

彩凤过来后,天天和舅舅一起下地干活,回家了也做饭洗衣,她很感谢舅舅愿意收留她和弟弟,把自己当舅舅的亲女儿一样来孝顺。可是她真的没想到,有一次舅舅喝醉酒,竟然对她动手动脚,要不是弟弟放学回家的及时,她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

从那以后,彩凤就躲舅舅躲的远远的,或许舅舅酒醒之后再也不记得有这件事,又变成了那个对她嘘寒问暖,天天把慈笑挂在脸上的好舅舅。

可彩凤再也感受不到舅舅之前给她的那种亲情了,她甚至很想逃离舅舅,因为她总觉得很多时候,有一双眼睛,在偷偷的注视着自己。可是她又不能逃,弟弟还需要她照顾,也需要舅舅的照扶。

就这样时时提防着过了两年,彩凤十四岁了,出落的越发标致。舅舅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是多了一丝别的含义。彩凤甚至都不敢再与舅舅单独相处,总是找各种借口跑出去,等到弟弟回来才回家。

这个时候,彩凤迎来了一个不知是好还是坏的消息。邻村的一户有钱人家看上了她,想娶她过门给家里的傻儿子当媳妇。

当天晚上舅舅房间里的灯亮了一夜,彩凤也一夜没睡,她想的是自己如果答应了,要提什么要求才好。能不能把弟弟带上一起?那家人会不会对自己好……

睡到第二日迷迷糊糊,听到了门外一阵吵囔,彩凤趴在窗口一看,正是邻村张家的父母,拉着傻儿子坐在院里跟舅舅唠嗑呢。

彩凤坐在床上听了一会儿,听见什么彩礼,什么暂时不办酒席啥的,听着听着,实在太困又睡了过去。等彩凤再醒来,舅舅已经坐在她床边。吓得彩凤立马跳起来,用被子将自己裹的严严的,一双眼睛防备的盯着舅舅。

没想到舅舅一反常态,脸上乐滋滋的,也不介意彩凤的疏离。就跟彩凤说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过去张家那里,也不是当童养媳,就先照顾这家的儿子,一切都等以后彩凤成年了,再依彩凤的决定。还说如果彩凤同意,他们愿意一直资助弟弟上到大学的学费。

彩凤完全没有办法拒绝,抱着弟弟坐了一晚,告诉弟弟自己会过的很好,只不过是去照顾个傻子。让弟弟要用心上学,以后有出息了才能回来接她。弟弟一直流泪,彩凤却强挂着笑意,她怕自己一哭,会狠不下心离开。

那家人早早的包了辆车来接彩凤,回到家也客客气气的,一直管彩凤叫闺女。也真如他们所说,彩凤虽然与傻子同住一屋,但一个里屋,一个外屋,相安无事。

过了大约三个月,彩凤吃过晚饭觉得头特别晕,便早早的睡了过去。半夜被一阵疼痛惊醒,她发现自己这个所谓的婆婆按着自己的双手,正在调教自己照顾的那个未来的傻丈夫,怎样进入她的身体,怎么侵犯她。

下身一阵赛过一阵撕列般的痛楚,都抵不过此时彩凤内心的绝望,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成为别人的女人。傻子完事后就倒在她身边睡过去了,这时婆婆才幽幽开口劝她,已经进到他们家里来了,就要学会认命,好好跟他们儿子过日子。

彩凤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身边的傻子,她真想拿枕头捂死他,然后自己再自杀。枕头在她的手里被揉成了一团,彩凤把它拉开又揉,揉了再拉,最后她还是没狠下心来。她可以死,傻子可以死,可是弟弟怎么办?弟弟以后谁来照顾?彩凤认命了,只要弟弟能过的好,自己能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咽。

此后,婆家人觉得彩凤已经是他们家里的人了,也不再似之前那么客气,家里家外的事情都让彩凤做,自己一家人天天像个地主公婆一样等着彩凤伺候。有时彩凤做的不如他们意了,婆婆还会骂她几句,公公更是不客气,直接甩上两巴掌给她。十四五岁的年龄,却被早早的折磨的像枯萎的花。

再说彩凤舅舅,从张家那里拿到了八万块彩凤的卖身钱,转头就用这笔钱给自己讨了个媳妇。对彩凤弟弟也大不如前,还好孩子已经上初中,不怎么回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一到节假日,弟弟总会跑去看彩凤,彩凤会提前把自己收拾好,万一哪里有伤口了都遮挡的严严的,她不能让弟弟知道她过的不好。姐弟俩相聚总有说不完的话,也只有这个时候,彩凤才会觉得生活是有期盼的。

婆家千不好万不好,唯独承诺给她会照顾弟弟的事情一直做的好,每次弟弟离开,他们也会装模作样的给弟弟拿些零花钱,总不能让面子上过不去。

彩凤在这个家里待了整整6年了,刚好满二十岁,此时她已经怀过三次孕了。可每次都会被她的傻子丈夫给打掉,是的,是打掉,打人的打,不是打胎的打!傻子四年前摔了一跤,脑袋摔的比以前更傻,还有了爱动手打人的毛病。

当时没照顾好傻子,彩凤就被公公婆婆打的个半死,身体都没养好,又被更疯的傻子天天折磨。无数个凄冷的夜里,彩凤抱着自己,无声的流着眼泪。她摸着自己身上火辣辣的伤痕,真是想死,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还好,弟弟考上大学了,很出名的那所,彩凤在送弟弟登上火车时,告诉弟弟,一定一定要有出息,再也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他们!弟弟把彩凤抱的紧紧的,久久不愿意松开,在火车的轰隆声中,大声说着:“姐,你等我,四年后我一定回来接你走!”

彩凤相信,弟弟说的话肯定能做到的,她满心欢喜的回家,再熬四年,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可彩凤终究是没能等到弟弟回来的那一刻。

在彩凤23岁那年,她再一次怀孕,公婆小心翼翼的看着傻子,就怕傻子又把这宝贝孙子给他们打没了。可谁又能知道,在彩凤熟睡的那晚,傻子突然发狂,去厨房拿了刀,对着彩凤就是一通乱砍,等第二天两个老东西发现时,彩凤和她那快要出世的孩子,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弟弟在收到消息后,在火车上站了两天两夜才赶回来。他抱着姐姐已经被收拾过,但仍然看的出之前受过多大伤害的尸体,怒火中烧,他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姐姐在这个家庭里,是受着这样的非人折磨。亏他还想着以后要接姐姐出去享福,如今姐姐都没了,他还努力给谁看?

越想越是生气,弟弟冲上去打了傻子一顿,满屋子的想要找当初他砍姐姐的那把刀,这个仇不报,他此生难以泄愤。正打闹着,舅舅赶来,将彩凤和她弟弟一起领走了,走时,弟弟看见那家人给了舅舅一个袋子,沉垫垫的。

冲动过后,彩凤弟弟也冷静了下来,将姐姐埋葬好,招呼也没打,直接回了学校。三年后,当他一身警服再回到村子时,却被告之曾经的傻子姐夫,已经死了。半夜又发疯,打死了自己的老娘,被亲爹抡了两棍子,直愣愣的就倒在地上再也没醒来。

而自己这个舅舅,也没落着什么好,结婚这么多年,还是没个孩子,这几年还落下了个半边瘫的毛病。媳妇受不了照顾他的罪,去年跟着邻村的野男人跑了。

弟弟跪在彩凤坟前,摸着姐姐生前留下的唯一一张微笑着的照片,久久没有动弹。“姐,我回来了,说好要带你走的,可你却不在了。你放心,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故事完)

本故事由一个影子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喜欢请点赞,想看更多故事请点右上角添加关注。

知道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