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绘画手记——郑金岩

 佚名山顶洞人 2017-05-01


1963年出生于天津市。

1988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第八届油画研修班。现任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造型艺术学院副院长。



文/郑金岩

艺术家对一个题材的内心体验的深度,决定了画面感染人的程度。绘画语言的深度决定绘画精神的深度。

精神应该通过整个画面要素的综合产生出来,不是局部,是整个画面在说话,它是一个整体。

一幅饱满的画是一棵有机的生命之树,是一阵浓郁深沉的芬芳,是一座宏钟,使你感到轰鸣,是一堵墙,你不能穿过,一束光,你不能凝视,一股能量,使你颤抖。你把你的视觉、听觉、触觉,你的内在本性和灵魂都提到了“布上”。

绘画过程是一种祈祷、赌注,一种千方百计,一种奋争。但它要靠精神的“安定”达到。

好的画从来不是按部就班完成的,它是从一团混乱中挣扎而出。绘画就是用眼睛消灭一些东西的过程,使另一些东西“正确”地显现。

一个艺术家绝对地放弃了一切“包袱”,他才能完全创造性的向画布“冲锋”。大师们确实是在创造世界上没有的东西。

应该创造“形”,而画面的形体应该有一种“超形”的东西。把形破掉,追求“形而上”之味。正如古画论所谓“意溢外形”。

面对画布,忘掉看到的一切,居高临下,你在画中矣。

经验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顽强地去体验,要直抵物的“神经”。

没有动笔前的幻像是充实的,而当面对空白的画布,却觉得那么贫乏,手中的笔那么无力,对绘画的感觉几乎失去了判断力。

一幅画的背后一定要有什么东西,不是研究画,而是挖画的背景,每一个人都应该努力揭示自己的那一个背景,与众不可能同的背景。要在自己的画里表达自己的信仰和体会,无论画什么,那就是你的“自画像”。

我越来越相信一种艺术风格的最终形成,是由艺术家本人性格所决定的(直接的、潜在的)。作品形式的积累就是创作者人生的命运之路。思想性格的深度决定、控制着作品的深度。艺术的创作过程是“体验”而不是“经验”。

十九世纪辉煌的俄罗斯文学赢得了世界的一片喝彩。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柯夫作为巨匠为后人尊崇着。为什么作为与他们平行的列宾和苏里科夫在西方美术史上没有任何位置呢,是被遗忘了呢?还是视而不见?这是多么偏狭和不公正啊!

虽然作为历史,波普运动代替了抽象表现主义,沃霍尔战胜了他们的前辈们,但我看两者有着巨大的价值差别。后者的挖掘、探索没有了,艺术家随时准备出卖自己;抗争、奋斗没有了,艺术家变成了生活的同谋。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的总是敬佩、偏爱那些生前似乎不太成功,谦恭、审慎、执着而又真诚的一些画家和作家,像塞尚、克利、贾克梅蒂、莫兰迪、乔易斯、贝克特、罗斯科、林风眠。我总觉得他们才是真正最优秀的艺术家,深深地执着于一种存在主义式的内在痛苦中,不可抗拒的执迷,一次次把自我逼向终极的绝境,永远也不能满足地劳作。没有虚假的傲慢,伪装的自信,好像永远处在怀疑、惶惑、迷醉之中,永远浸透在一个大虚无中。创造是无能为力的创造,真能而又好似不能。在他们丝毫没有成功和失败的概念。贝克特甚至说“我只对失败感兴趣”。特立独行,永远的实验,永远的进取。

画面的形式表现不是借来的痛苦和欢乐。要有自己真实的内容,真正触动了我们的东西,客观自然,要穿透艺术家的心脏和大脑才能显现为作品,要有一个升华的过程。

古典主义精神体现了过去时代一种健康的观念。现代艺术是现代不健康生活的一种不健康的表现。格林伯格说过“艺术在我们这个时代充满恶意”。真正的“先锋”和“前卫”不是显赫与热闹,而是孤独与苦行。

绘画过程中过度的自信有时使我失去了灵魂的自省,而过度的自省有时又使我的画笔失去了灵动的自信。图像清晰而又模糊,那么顽固,那是另一个我对“我的”喂养,一块残留的欲望的化石在虚空中。

一定要牺牲现实具体的形象,来获得一种“新生物”,而这是一条艰难的路。我的绘画作品是我与这个世界相遇的证据,它超越了单纯的主体与客体,它是唯一的第三者。

肖像中人的面部远不是一个现成的形状,外表的显现仅仅是一个方面。要穿透他走向“本质”,也就是要综合所有可能存在的一切方面,来表现一个面部的发展运动,揭示内在的性格。这个过程才叫做“深入刻画”。这些脸,这些形象,就像一个个窗口,透过它们,我好想看到了一个执拗而高贵的灵魂,我窥视着,似曾相识,用有形的颜料,尽力捕捉……在不断的丢弃中回忆,在混乱中沉淀,在画笔涂抹的点线中,穿透灰尘般的空间。

明末清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大的动荡时代。残酷的现实侵入了每一个人的内心,而人与命运的冲突这一永恒的主题是我最想用绘画语言去阐述和表达的。我用笔深入画作对象的内在生命和心灵,穿透了历史层层的迷障,经过画者与被画对象的生命体验和碰撞,呈现出对时代风云和精神思想的拷问,在现实与梦幻中,看到了过去,看到了当下,更看到了“瞬间的永恒。”


 


晚明系列——髡残219x180cm2013年布面油彩

晚明系列——八大山人219x175cm2013年布面油彩

墨魂——徐渭210x180cm2014布面油画

晚明系列——崇祯布面油彩213x190cm2013年

晚明系列——渐江230x150cm2013年布面油彩

晚明系列——无题之二200x178cm2014布面油彩

晚明系列——青藤徐渭2014布面油画

晚明系列——无题之六180x150cm2014布面油彩

弘一法师120x80cm2007布面油彩

明晚系列

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156x97cm2012布面油彩

霜冷长河

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156x97cm2012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无题660x178cm2011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 无题

宗教系列——无题180x130cm2008-2011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无题180x150cm2008-2012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无题178x219cm2011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无题180x130cm2008-2011布面油彩

宗教系列——无题180x150cm2008-2012布面油彩

无题宗教


香露

月寒秋影150x180cm2006布面油彩

幽弦163x80cm布面油彩2005 (1)


秋荷180x160cm2003-2010布面油彩

秋烟80x60cm2006布面油彩

疏影

幽红归梦


泣红54x40cm布面油彩2004

瓶荷之二40x30cm2002布面油彩

瓶荷之六96x49.5cm2010布面油彩

瓶荷之七92x45cm2011布面油彩

淡荷80x60cm2000布面油彩


禅鱼50x40cm2006布面油彩

禅鱼50x40cm布面油画2012

 


 


参展

2014年12月作品《画魂,徐渭》获十二届全国美展获奖提名 北京中国美术馆

2014年 8月“吾土吾民——油画邀请展”山东美术馆,中国济南

2013年作品“无题系列”入选天津市第三届油画精品展

2010年 “佛光禅言——郑金岩个人作品展”,五千年艺术空间,台湾高雄

2009年油画《霜冷长河》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湖北武汉

2009年油画《霜冷长河》参加第十一届天津美展获金奖

2008年油画《晚明系列》参加韩国启明大学天津美院教师作品展 韩国大邱

2007年“画语录——郑金岩个人作品展”,青铜时代画廊,中国北京

2007年油画《渐江》参加天津市第二届油画双年展

2006年参加中、日、法国际当代美术作品展 中国天津

2005年油画《八大山人》参加天津市首届油画双年展,获学术奖

2004年油画《秋霜—八大山人像》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广东美术馆)

2004年油画《荷塘系列》水墨《无题》参加“临界·兼容”艺术邀请展(北京国际艺苑)

2003年油画《秋水》参加首届北京国际双年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2003年油画《秋荷》参加第三届中国油画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9年油画《荷塘》参加“百人中国小油画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8年油画《荷》参加“98中国美术年—当代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中国美术馆)

1996年油画《秋》参加全国美术专业教师作品大展,获优秀奖(沈阳)

1996年油画《群生》参加中央美院第八届油画研修班毕业展(中国美术馆)

1994年油画《残塘》参加第二届“中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1994年油画《秋塘》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获奖作品展”获优秀奖(中国美术馆)

 


作品载入《中国美术全集、油画分卷》、《中青年优秀百人油画作品集》等。并在《中国油画》、《美苑》、《北方美术》、《美术界》、《当代学院艺术》、《美术研究》、《雄狮美术》等期刊发表。出版郑金岩绘画“作品集”专著《东方绘画之路》。

来源:艺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