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些偏冷门的武侠作家和他们的小说

2017-05-11  空明苑

作者:哭泣的狐狸

题外话:

下面有筒子说,不赞成看这样‘质量’的武侠小说,不以为然,私以为慕容美的《无名镇》《关洛少年游》;黄鹰的《沈胜衣》系列;于东楼的《短刀行》丝毫不逊于金古之小说,但是,若是硬要说看这种小说不如金古纯属浪费时间之类的,我也不会再多解释的,我一向认为,观点观念不同的人争执完全就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我一直都很喜欢武侠小说,我一直都很讨厌玄幻修真,我相信武侠仍在‘深蛰沉潜’中,它终是还有耀眼再胜的一天,我宁愿这般相信着。

一、慕容美

本名王复古(1932----1992),江苏无锡人。学历不详,被誉为“诗情画意派”。

曾做过桃园、凤山等地税务员多年。青年时期颇爱好文艺,经常向台湾各大报副刊投稿。曾用笔名“劳影”、“笔鸣”发表散文小品及中短篇小说,引起文坛注意。1960年以“烟酒上人”笔名撰处女作《英雄泪》,1961年改名“慕客美”陆续推出《黑白道》、《风云榜》等,大受欢迎,于是辞了公职专写武侠。更进而成为大美书系首屈一指的王牌作家,与号称台湾武坛三剑客的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分庭抗礼,驰誉一时,而有“三剑一美”之目。1984年创作最后一部作品《杀手传奇》,1985年因中风而停笔。1992年病故。

终其一生共有武侠小说23部。多斐然可观。其中尤以《风云榜》构思奇妙,不落俗套,忽张忽弛,触处成趣!值得推介于海内外新、旧读者之前,共同赏析。 慕容美作品

以“烟酒上人”笔名所撰《混元秘笈》、《剑海浮沉记》二书今皆不存。

慕容美先生的武侠小说读之似溪,打斗场面并不宏大,人物牵连亦不甚广,在他的很多部书里面,好人和坏人所谓泾渭分明,好就是莫名其妙的好到底,坏就是一眼望去清清楚楚的坏,即便是那部让他得以出名的《风云榜》亦是如此。

《风云榜》主要是写一个不明来历的少年武维之,如何一步步揭开自己身世之谜;并在师执尊长的协助下,瓦解“风云帮”邪恶势力,救出生父、认母团圆的故事。作者在布局上颇用匠心;开篇以书主武维之流浪江湖、巧遇无名老人为引,营造出一个扑朔迷离的吊诡情境:即武维之对其身世“不明不白”,说得恍恍惚惚;但是这个老人却已由武维之家传一品萧上而略“猜”出此子来历。为了探明其“家变”真相,老人乃收之为徒,先不说破;然后老少二人即赴武林争盟大会观战,以此发生更多疑点──开局引人入胜,线索不多但疑点重重,写法欲擒故纵,让人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刘立民在《闲聊江湖》中曾这样评价慕容美的《风云榜》:亦庄亦谐的故事,寓教于乐对的手法,诗情画意的笔调,幽默风趣的对白,构成了一个雅俗共赏的别样武侠世界。

以此,慕容美的小说被称为诗情画意派,因之语言清雅,人物秀丽而得之;但是,在现实中,慕容美的妻子因慕容美将自己写了几晚上的稿子撕碎而与之发生口角,但是没想到因慕容美话语过重而一时想不开心中抑郁。在慕容美出差的时候,跳楼而亡;由此可见,纵使小说再怎么的诗情画意,主人公再怎么你侬我侬、情深意重,但现实就是现实,现实没有虚构,有的只是残酷,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是恒久不变的真理。

在慕容美稍有名气之后,便有人说,慕容美的武侠小说,风格与笔触和古龙很相近,他可能是受到古龙的影响,或者是索性模仿古龙。慕容美听到这种说法很生气,他说“我写武侠小说时,古龙还不知道在哪里。为什么不说古龙受到慕容美影响,或者说古龙模仿慕容美呢?”

《风云榜》写的时间确实蛮早的,当时有一些创意确实不错,比如说武林盟主这一称呼啦,为争夺萌主之位而引发的武林斗争啦……虽然在现在看来,情节略显拖沓,人物个性稍显雷同,语言并不十分简洁,但是在当时,这篇文确实引起了一小阵的轰动。

而其后来的小说,就有了多数武侠小说家的通病了,并不是情节雷同,而是主角雷同,每一个主角给人的感觉都是似曾相识,那么,相对来说,情节也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

其实,慕容美早期的武侠小说和古龙派应该是毫无关系的,但是在后期,《翠楼吟》、《关洛少年游》、《无名镇》、《刀客》等等,都是比较古龙的新派风格,和早期的作品区别甚大,特别是《无名镇》,看的时候总是会让我想到古龙的陆小凤系列。

不过,在当代武侠名家里面,慕容美应该算是晚年最为凄凉的一个了吧,中风无法写书,贫病交迫,终至郁郁而死。他本来是可以不用这么的凄惨的,在卧龙生做了电视编剧之后,本来是有意介绍慕容美到台北写电视剧本的,但却被慕容美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他在台南有很多朋友,一时之间还饿不死。

慕容美作品:

刀剑系列:

《一剑悬肝胆》;

《刀客》

《解语剑》

《七星剑》

这里面比较值得看的是《一剑悬肝胆》和《解语剑》,特别是《解语剑》,轻易兼顾,情节颇出人意料,语言简练。

江湖系列:

《英雄泪》:ps:是以烟酒上人这个笔名发表的。

《黑白道》

《风云榜》

《天煞(杀)星》

这里面比较值得看的是《风云榜》和《黑白道》。

《英雄泪》或许是因为慕容美第一本书的缘故吧,语言和情节都有待推敲,废话过多,情节不够严谨,非常明显的前后不相对之处非常多,基本上可以不用看了。

诗情系列:

《烛影摇红》

《留春谷》

《一品红》

《翠楼吟》

《秋水芙蓉》

诗情系列里面文笔都十分不错,比较值得看的是《翠楼吟》和《留春谷》。

《翠楼吟》是慕容美1967年的作品,全书36章,篇幅大约70余万字左右。此前慕容美已经创作了《黑白道》《风云榜》《烛影摇红》等十数部武侠作品,其中当然也不乏类似于《风云榜》之类的佳作。但到《翠楼吟》,写法更加的淳熟,很多人说慕容美的小说更像是悬疑和侦探,就是因为他把“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推理手法运用得的得心应手。众所周知的是武侠小说大多都属于闭门造车故弄玄虚,但情节是否能自圆其说,引发的悬念能令人不忍释卷,能做到就十分困难了。但是《翠楼吟》开局并不能算是十分成功,老套的开端,所幸随着情节的层层递进慢慢地开始有声有色,与众不同。(当然了,这里的与众不同是相对那个时代而言 )

小说开篇讲的是名动江湖风度翩翩的无为公子江不群,受邀参加飞龙帮帮主祁世武重开门户之宴请,结果江不群甫到,同为受邀而来的少林长老、武当护法和华山剑客三位贵客席间离奇死亡,谓之“巴东奇案”,使得本就武功超群爱管闲事的江不群脱不了干系也无法置身事外,既命案缠身也事出蹊跷,江不群索性找好友饕餮帮主王者食和仙猿申刚来帮忙,追查命案元凶。在追查过程中中,先后有一枝梅和玉娇娇等神秘女子和神秘无比的黑衣人相连出现,随着情节进展,各色人物的出场都牵扯着一些事情,以至于让原本的案子更加的扑朔迷离,便也让人更加的不忍释卷。

恩仇系列:

《怒马香车》

《关洛少年游》

《公侯将相录》

《不了恩怨不了情》

这里面比较值得看的是《关落少年游》和《公侯将相录》。

《关洛少年游》是跟《十八刀客》一个套路的:扮猪吃老虎的浪子利用先人遗宝,在江湖数大势力间纵横捭阖,最终将各个势力一一击破的故事。

《公侯将相录》的开头私以为非常不错,每次看的时候都忍不住要朗诵出来:

庐山,因古为神仙之庐而得名。

相传于周武王时,有匡俗者,兄弟七人,精谙道术,曾于此山结庐;其后,汉武南狩,登庐山以望九江,呼俗为“庐君”,且追封为“大明公”,是以后人又称庐山为“匡庐”。

庐山旧属江州浔阳郡,自古以来,高人才士,史不绝书,陶谢十八贤以次,称著者又有诗人白居易等多人。

唐开元年间,白居易曾贬江州为司马。这位江州司马,当其初见庐山时,即欣然自告曰:“山北与山南,往来从此始!”

另一首曾使我们这位江州司马“青衫湿”的“琵琶行”亦为此一时期之作品。那是我们这位醉吟先生,一次送游山友人至浔阳江头,在“醉不成欢惨将别”之际,“忽闻水上琵琶声”,以致“三人忘归客不发”之后所作成者。这首“琵琶行”曾使我们这位诗人在当时“泣下”“最多”;同样的,它也使我们这位诗人因而名噪一时!

庐山景色,在诗人心目中,感触因人而异,青莲居士李太白所见者为:“屏风九叠云锦张”、“青天削出九芙蓉”!张九龄所见者则为:“一水云际飞,故峰湖心出!”降至宋代描述又进一步。陈舜俞赞美它:“峰峦约勒万马回,杉松自作千兵护!”苏东坡告诉友人:

“此生勿饮庐山水,他日徒参雪窦禅!”然后,我们这位东坡大学士写出千古绝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有关庐山之吟咏虽多,其中仍以一位程姓诗人的两句五言道来最为简浅中肯:“庐山如高士,可望不可亲!”

是的!“庐山如高士,可望不可亲”!

这对连日来,来自天下各地之干百武林人物而言,此一比喻可谓再确切没有了!

早在十数年前,武林中即有传言:说是庐山之巅,在那座曾有天灯锦云等灵异出现的罗汉池中,有着一处秘藏;其中除金银珠宝而外,并有“拳”“刀”“剑”等“三王”之武学秘籍各一部。

此一传言,喧腾甚久;但终因无人能将秘藏找出,而渐渐被人视为无稽之谈。直到上月初,消息再度传开,据称:有人偶游罗汉池归来,发现池水浅落,池中果有特异之处。只缘目睹者非道中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传十,十传百,不上几日,顿时传遍整个武林。于是,天下各地之高手,又复风起云涌,日夜兼程向庐山一地赶来,这是六七天前的事。

结果呢?

结果,在六七天前,当第一批武林人物升登至罗汉池外的那座狭谷人口时,真相大白了!

在狭谷人口处,当道竖立着一方高可及人的白木牌,木牌上贴着一张黄纸告示,告示上写道:“四川唐家,山西尤家,刻正斗毒谷内罗汉池上。此际谷内,步步毒,寸寸毒,遍地皆毒,无处不毒,凡我同道,务希见牌留步。”

……

金字系列:

《金龙宝典》

《金笔春秋》

《金步摇》

《金笔春秋》相对而言值得一看。

门派系列:

《祭剑台》

《无名镇》

《血堡》

这里面就是《无名镇》比较值得看啦,由无奇不有楼而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情。

总的来说,慕容美的小说质量还是可以的,但是在内陆却鲜少人知,因为他的作品引到内陆的时间是90年代,而那个时候,早就是古龙温瑞安之流的天下了,真是可惜。

二、于东楼

本名于志宏(1934——2003),天津人。13岁随父到台湾,高二时到日本就学,先后就读于东京玉川学园高校及国立千叶大学,大学二年级时因家中变故而辍学。据说几乎帮所有的名家代过笔,有“天下第一枪手”之称。独立作品不多,只有四部,但要论经历资格却是老字号,而且一鸣惊人,在大陆的文学奖项中,屡获青睐。1972年与朋友合作成立了汉麟出版社。他的第一部武侠小说《铁剑流星》于1986年完成,第二部作品《魔手飞环》于1989年完成,第三部《短刀行》完稿于1991年。1995年曾与金庸、梁羽生、温瑞安、沧浪客、周郎、独孤残红和魏琦共八人同获“首届中华武侠文学创作大奖”。2003年7月21日晚,于台北逝世。——度娘。

其实,由不得你不承认,写作真的是一件需要天赋的事情,于东楼曾说:

“非常幸运地,自我写作投稿以来,从没尝过被退稿的滋味。至于当职业作家,其实是想也没想过,因为我的个性不喜欢受到拘束,但是,一旦动起笔来却停不下来。所以,我的作品大多是被逼出来的。”

但话又说回来,若本身没有真才实学,那么也不可能帮那么多的名家代笔。

于东楼的小说风格和古龙比较想象,但他相较于古龙,则多了一层严谨,即便是虚构文,凡事亦是必要追求合乎情理才可。这是个优点,但同时也将有其限制,写时未免有些缚手缚脚么,不能大写特写。

古派武侠中,丁情、黄鹰和于东楼应该是比较出名的吧,于东楼较之黄鹰的一板一眼,幽默为他加了不少分,而他的才情则高了那个只能靠七拼八凑方能出文的丁情更是不知多少倍。

《侠者》情节诡奇、节奏明快、语言幽默、人物活跃、立意新颖,但印量甚少,现在估计是找不到了吧。

《铁剑流星》《魔手飞环》:同为寻找宝藏的故事。小说主人公在各种同样觊觎宝藏的派别势力中纵横捭阖,人物斗智斗勇,情节亦非俗套。

《短刀行》应该是于东楼较为出名的小说了吧,主要内容就是:一个心无大志对江湖武林毫无兴趣一门心思只在饭菜上的厨子最终征服武林的故事。

很多人都觉得《短刀行》有些像高庸的《胭脂宝刀》,其实不然,区别还是比较大的,这个下面在说。

《枪手 手枪》:能挂着古龙的名字出版,内容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于东楼的小说质量一向很高,但是他本身出武侠小说太晚,以至于现今只有寥寥几部作品,可惜呐。

转自龙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