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里发 / 文件夹1 / 止血咒的心理学原理

分享

   

止血咒的心理学原理

2017-06-13  王里发
从网络小说上看这么一故事,是2014年夏天的事儿了,冯尧的师姐手上划了一个口子,找不着创口贴,血流个没完。冯尧以前学过小止血咒,怀着姑且一试,聊胜于无的心思用了一下。

办法很简单,手掐剑指诀,食指、中指对着伤口处隔空画符,边画边念口诀即可。口诀为:“日出东方一点红,观音骑马倒骑龙。一口喝断长江水,止住红门血不流。” 符形如下图。


画符和念咒的步骤得搭配一致:

画最上面的短横和秃宝盖时,念“日出东方一点红”;
画中间的一竖两横时,念“观音骑马倒骑龙”;
画底下的四点水时,念“一口喝断长江水”,此句的“喝”字发四音;
画最外面的圆圈时,要逆时针画,上左下右的顺序,念“止住红门血不流”。

每个步骤都是起笔时念咒语的第一个字,收笔时那句咒语正好念完。

这小止血咒,是96年夏天那会儿,冯尧在北戴河跟一个专修咒法的东北师傅学来的。给师姐比划时,也没想着真能管用,但施咒完毕,师姐说道:止住了,感觉好像是血管里正往外出的血马上就流回去了。
-----------------------------------------------------------------
看完这小说,惊叹之余,开始思索里面的道理。法国的人类学家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在《结构人类学》一书中记载了一个非常相似的故事,说是在巴拿马的印第安库纳人传说里,有一管生育的神仙,叫嫫巫(Muu),这货经常犯浪,会把临产孕妇的魂儿给勾走,让人难产。您说这孕妇家人能干吗?搁谁不得跟她急呀,立马就请族里的萨满过来叫魂儿。萨满先是设坛做法,恭请护法神,然后唱咒念经,内容是护法神大显神威,把产妇的魂儿从嫫巫那给带回来了,等魂儿一回来,就能顺利分娩。


可这事儿没那么容易。“灵魂的归来要经过许多周折,例如,要克服许多障碍,战胜各种野兽,最后萨满和监护神还要借助嫫巫及其女儿们无法承受其重量的魔帽同她们进行一番激烈较量。嫫巫一旦战败,即让病妇的灵魂归位而获得解脱。接着分娩开始。”萨满的唱辞就是描述这一过程,为了寻找嫫巫的住所,得进入一个洞口,踏上征途:“巫医出发了,巫医成单行沿着嫫巫之路行进,直到低山,……直到短山,……直到长山,……进入平山中央”,路上有不少恶魔和野兽,正是这些野兽加重了孕妇的疾病,于是萨满和护法神将其统统消灭;路面上还摆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纤维、乱线团、绳子、布帘等等,于是萨满请来蛀虫王把这些碍手碍脚的东西全给收拾得干净利索;等到了嫫巫的宫殿,把孕妇的魂儿找着了,就带着往回走,这回是下坡路,可下坡路也是险阻重重,萨满这次请来了能钻地的犰狳王,一鼓作气把障碍全部清除,最终走出洞口,灵魂归窍,“又重新把她的生命的灵魂放入躯体”,孕妇开始分娩。

全过程,看似荒诞离奇,实则大有玄机。

人类的头脑,总是喜欢把具有相同特征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比如说高晓松长得像冬瓜,人们在看到冬瓜时就会想到高晓松(如下图);比如狐狸狡猾,隆美尔也狡猾,人们就把隆美尔和狐狸联系在了一起。


而这特征不一定非得是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品质,也可能是事物带给我们的感受,比如我们都有过被利器划伤、被钝器打疼过的经历,因此我们看到下面这些陕西祭神的血社火图片时,不自觉地就会想起自己以前受伤时那种疼痛或者不愉悦的感觉。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萨满的唱辞,为寻嫫巫,先要进洞,然后走一条长长的道路,那么在一个事关生育的场景中、一个与女性生殖器直接相关的场景中,洞是什么的隐喻呢?清代艳情小说《花荫露》有诗曰:“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再看看下图,不难理解。


洞既是阴道口,那么接下来这条长长的道路也就不用多讨论了,“它是病妇的阴道已无疑问”。顺着这条通道,进入了嫫巫的老家,“嫫巫之路和嫫巫住所在当地土著的心目中不仅仅是神话中的旅程图和住所,确切地说,它们代表了孕妇的阴道和子宫。”

随着这些隐晦却又清楚明白的唱辞,产妇的意识也由着阴道进入子宫,而意到气到,平时散漫无序的精气也随着意念进入到了子宫。当然,“精气”是中国话,在欧洲,类似的概念被称为vital-spirit或animal-spirit,更早的希波克拉底医学理论中类似概念被后世称为penuma,而库纳人称其为niga。niga随着意念到达子宫,使相关的机能活跃,此时若再以意领气,使之由子宫内向外运行,自然能帮助分娩的完成(要想问道理何在,可以问问自己:为啥用意念就能让自己的手脚运动)。而萨满的唱辞也确是如此行事,杀进嫫巫老家,找到孕妇的魂儿以后,带其走痛快的“下坡路”回家。

孕妇难产,一个重要原因是正气虚衰,邪气壅滞。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库纳族的萨满找到了聪明的办法,就是在虚拟的嫫巫之路上设置了很多拦路的敌人和障碍。当说到行路的顺畅时,孕妇就会被挑动起生活中曾经体会过的顺畅的感觉,意顺则气顺;而说起拦路虎或障碍时,孕妇也会由此想起生活中诸事不顺的感觉,意滞则气滞。可也正因为如此,孕妇的意念在此时必然积累到了相当的强度,意念所引动的气机集于一处,只待一个契机,就能大肆冲破,行其摧墙倒壁之功。这个契机就隐藏在萨满的唱辞里:杀敌斩将、攻坚拔邪意味着即将通顺,而清理道路的蛀虫王、犰狳王的特征皆是能钻能透,中医家以之入药,功专破瘀活血行气,因此孕妇一听到这些东西,本能地就会想到通行、顺畅,由此,郁滞的气机也就随之而行了。斯特劳斯对此总结道:这一过程“与其说与生殖器官的实际结构相对应,倒不如说它与情绪上的布局相对应。”

但斯特劳斯机缘不足,一辈子没学过中医、没练过气功、没修过内丹术,面对这些现象时,虽然敏锐地察觉到了它们“与情绪上的布局相对应”,却不能进一步从物质的层面进行解释,纵使其构建的结构主义惊才绝艳,也终究摆不脱“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之嫌。因此,心理学总是要和生理学联系在一起,西医要和中医联系在一起,精神分析要和内丹术联系在一起,互相参佐,才能全面地认识人体及相关事物。

说了半天,也该回到文章的主题——止血咒上了。这止血咒深合结构主义要旨,起效的关键乃是施术者与受术者的念力,没有什么可惊奇的。

第一句“日出东方一点红”,要点在最后三个字。古龙的《楚留香传奇》里有一个杀手,专刺人咽喉,人送外号“中原一点红”。因此,这“一点红”意味着流血,可以让受术者的意念马上连接到“流血”这个事实上来。此句的符形是一个短横加一个秃宝盖,短横代表太阳,秃宝盖代表地平线,在造字法中,属于象形和指事杂糅的方法。

第二句“观音骑马倒骑龙”,要点也在最后三个字。龙在中国文化里,从来不是什么温柔可人的代表,永远和暴力、凶猛、张扬有关,在一个流血不止的场景里,自然象征着流出的鲜血。“倒骑龙”三个字本身没什么道理可言,毕竟观音不可能倒着骑龙,可这里将“倒”字和“龙”联系在一起,却能让人直接联想到“血液的倒行”。此句符形是一长竖和两短横,长竖意味着通顺,在这里象征着流血,因此要用两个短横截断这个长竖。

第三句“一口喝断长江水”,这就太明显了,止不住的血和汹涌的长江水都具有液体、流动、止不住等特征,而一声大喝使长江断流,自然意味着流血的终止。这句配合的符形是四点水,虽然这四点水实际是火字的变形,在汉字中也从来都是代表火,但在此种场景中,人们首先会注意到的是事物的直观特征,因此这四个小水滴就被用来配那句“长江水”了。

第四句“止住红门血不流”属于当头喝棒,没啥可说的。配的图形是一个圆圈,画地为牢,把血气给圈在里面,不让出来。画的顺序是逆时针,上左下右。画圆圈时,我们通常把顺时针,也就是左升右降当做顺行,因为人的心脏长在左边,所以左为阳,当升,右为阴,当降;古代地图的方位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太阳东升西降,在图上就是左升右降。而此符是拧着来,倒顺为逆,让气血倒流,达到止血的目的。

因此,这个小止血咒并不是什么深奥难懂的东西,它只是在用象征的手段来引导人的意识,以达到以意领气、气收血止的目的。

那我们在画符时,直接把咒语改成“速速调取十万八千血小板前来相救,急急如律令”行不行?不行,潜意识不吃这套。潜意识只认事物的直观特征,因此我们只能用诸多的直观特征来编成咒语,引导潜意识按我们需要的那样去工作。咒语本身是古代程序员们按照潜意识的规律编写的程序,不可随意改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