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星星 / 待分类 / 有没有一本书,敢把从宇宙起源至今的全部...

分享

   

有没有一本书,敢把从宇宙起源至今的全部历史,痛快地讲完

2017-07-12  柳星星

什么书让比尔·盖茨斥资千万!

有一个绝妙的比喻:如果把130亿年比喻成13年,那么宇宙大爆炸就发生在13年前,最早的恒星和银河系出现在大约12年以前,太阳和太阳系的出现在4.5年以前,最早的生命有机体出现在4年前,恐龙大约在3个星期前灭绝,最早的智人在非洲进化大约在50分钟以前,最早的农业繁荣大约在5分钟以前,最早的有文字记载的城市出现在大约3分钟以前,主导世界的现代工业革命发生在大约6秒钟以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在大约2秒钟以前,人口到达50亿,第二次世界大战,首次使用原子武器,人类登月,电子革命发生,互联网普及,等等,都只不过是最后1秒钟的事……

如果拉长了时间尺度,我们每天锱铢必较的那些事还重要吗?

如果拉长了时间尺度,我们还会以人类自我为中心来看待一切吗?

如果拉长了时间尺度,人类的存在和历史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中国的古典《庄子》里面有句话叫: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意思是清晨的菌类早晨生晚上就死了,它不知道一个月有多长,蟪蛄这种虫子一生只有春天到秋天那么短,它不知道一年是多久。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就是,某些物种如果它的生命时长太短,它们的认知就非常的有限。

那么,人类呢?

人的一生只有七八十年,他有可能知道一个世纪是多长时间吗?

然而,事实上,今天的人类不但知道一个世纪是多长时间,甚至还熟知上下几千年的人和事,这可能也是人类比其他物种高明的地方。那么这种超越自身生命时长,认知更久远的时间和时代,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事,人类是怎么做到的呢?

因为,人类会用符号、语言、文字、图书等等方式记录那个时代的人和事,每一代人的生命时长虽然不长,但是很多代人的生命时长加起来就很厉害了,这样时间代代连接,内容代代相传,久而久之,就创造和掌握了一门学问:

历史学。

人类要认知当下的自身和所处的时代,要知道下一步向未来该怎么走,最自然的诉求就是打通通向过去的时间线,因此,历史学本质上是一门关于时间的学问,是一门人类不断更替和扩大时间尺度,不断加深对自身认知的学问。

但是,今天,因为大多数历史学家都愿意和集中去研究过去500年的历史,再往前推,也至多不过是去研究3000-5000前的历史,再往前就被定义为“史前”时代而不可知了,因而我们接受的历史的时间尺度也就在几千年的范围内。

时间尺度还能再往更久远去扩展吗,有没有一个历史学家,有没有一本书,敢把从宇宙起源至今的全部历史,痛快地讲完?

有一位历史学家勇敢而让人兴奋地做了这件事,他就是大历史学派代表人物大卫·克里斯蒂安(David Christian),他的这本书叫:《时间地图:大历史,130亿年前至今》,这本书也是大历史学派的奠基之作。

“大历史学派”创始人大卫·克里斯蒂安(David Christian,1946- )

“大历史学派”开山之作

《见识丛书·时间地图:大历史,130亿年前至今》

Maps of Time: An Introduction to Big History

现货包邮

全网领先

作者:(美)大卫·克里斯蒂安

译者:晏可佳 等

出版: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6月

看书名你就会知道,这不是一本寻常之作。《时间地图》超乎想象地把历史的时间线一步推到130亿年前,而根据人类最先进的物理学和时间测定技术知道,130多亿年前,那是宇宙大爆炸开始的时间,从宇宙大爆炸开始,用如此宽广的时间尺度讲历史,究竟怎么个讲法?

视频《TED:大历史》带你快速了解“大历史”是什么

《时间地图》的第一层挑战

打通时间线

《时间地图》是勇敢者的尝试,面临很多挑战,简单地说,第一层挑战,是打破人类中心的时间尺度,而用宇宙时间尺度来研究宇宙、地球、生物、人类及其相互关系,关照未来,打通时间线。所以,对大卫·克里斯蒂安来说,首先面临的问题是,什么才是他手中的新的世界地图呢?是否有一张包含过去所有时间范围的时间地图呢?

凡是有文字记载的地方,断代就不是一个难题,现代史学家主要就是依靠文字记载来叙述过去的。但是当我们处理文字历史所不能涵盖的更大的历史跨度时,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在基督教世界,直到19世纪,《圣经》还一直被视为确定远古时间的重要资源。推算宇宙创造的时间就是将所有《圣经》中一代又一代人的年份相加。这种计算方法表明,上帝创造地球是在大约6000年前。

在17世纪,有位英国学者得出结论,认为人类是在公元前4004年10月23日上午9︰00 整被创造出来的。但是即使在17世纪,对地质学稍有兴趣的学者也认识到,地球肯定要比这个年龄更古老。

19世纪,地质学家已经知道如何通过研究古代岩层,进而构建相对准确的编年史,但是谁也说不清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是在何时发生的,或者地球是在何时形成的。

甚至在50多年前,关于遥远过去的确切知识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如著名史学家H.G.威尔斯就悲伤地说,在他的时代是无法精确而科学地写下整个宇宙的历史的,因为确凿的日期仍基于文本记叙,甚至无法追溯到几千年前。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总是认为,历史不会早于有文字记载的人类社会的历史。

但是,这些都随着20世纪50年代放射性断代技术的出现而彻底改变。

放射性断代技术,对于现代宇宙史的建构非常重要,它能够为远古历史提供一种确切的年代基础。

1953年,克莱尔·帕特森(Claire Paterson)利用铀的半衰期测量出地球有45.6亿年。他的这个日期沿用至今。

放射性断代技术的发展,让史前史的编年史得以建立,而且这不是一种假设的编年史,它能够运用于无文字社会,就像运用于有书面文字的社会一样完美。史前史在编年史上不再是非历史的了。

因而,从20 世纪中叶开始,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以及天文学家,都能够精确计算我们的星球和太阳系在遥远的过去所发生的许多重要事件的绝对准确时间。放射性断代技术为我们建构回溯至宇宙起源的严格的编年史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人类首次可以根据一个可靠的宇宙编年史表而讲述宇宙的历史了。

《时间地图》作者大卫·克里斯蒂安探索了这种断代技术革命,并运用最新的时间测定成果,编制了一套包含宇宙大爆炸以来全部时间的历史年表(见书后附录),为大历史学做了一项重要而开创性的基础工作,大历史研究成为可能。

《时间地图》的第二层挑战

先打破以国家为中心的历史观

再打破以人类为中心的历史观

人类究竟为什么需要并创造历史学?

历史学本质上是关于时间的学问,物理学的知识告诉我们,对于处在三维空间中的人类来说,时间是第四个维度,也就是掌握了时间维度,我们就为自己增加了一个维度,我们就可以在四维空间里看世界。创造和掌握了这个历史时间的维度,我们就能够在有限的七八十年的生命时长里,汲取到几千几万甚至几亿年里宇宙世界的知识,赋予我们能量,增长我们的见识,获得走向未来的智慧。

但是,历史学不等于历史,历史是已经发生了的全部过去,历史学是对过去的建构、解读和诠释,是历史学家和过去的事实之间不断互动的一个过程,是现在和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对话,因此,我们所知道的历史,是历史学家基于事实不断创造和建构出来的历史。也因此,不同的时代,随着环境和目的的改变,历史学家建构和解读历史的方式和视角也会不断发生变化。

比如,在大约500年前,世界还没有真正像今天这样连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世界史这门学科的,世界史这门学科的历史其实很短,它是随着现代民族国家的出现才慢慢建立和成熟的,因此世界史骨子里带着深深的民族国家的烙印,是以民族国家视角来建构世界想象的,这深深影响了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基本就是国家或者国家之间关系的知识,但是,我们都知道现代民族国家的出现也就两三百年的历史,所以,以现代民族国家为中心来讲述全部世界的历史或者更早期世界的历史,就会有非常大的局限。

后来,美国著名世界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首先认识到这一局限,并提出了跳出民族国家中心的视角,将整个地球看成一张网,讲述全球不同地区、文明之间的交流和互动,开创了“全球史学派”,这一学派目前在世界上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正在更新着我们的世界观。

但是,全球史虽然摒弃了民族国家中心的视角,仍然是以人类为中心在讲述世界的,如果扩展一下时间尺度,以地球史的时间尺度,甚至宇宙史的时间尺度,人类依然很重要,但显然现代智人出现至今也不过20几万年的时间,人只不过是众多生物中的一种,还有更长久更繁多的其他生物和宇宙、地球环境,以人类为中心去讲述历史又会生出很多偏见了。

在1998 年,伟大的全球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说,历史学家应当将人类的历史置于生物圈甚至整个宇宙的历史之中,他说人类实际上属于宇宙,人类所发生的以及星球所发生的都是一个巨大的、进化的故事,从最小的夸克到银河系,从长碳链到生命有机体,从生物圈到人类生活,其中的复杂性远远超过国家或者文明的视角,于是,大历史的观念和研究方法诞生了。大卫·克里斯蒂安成为开拓者。

《时间地图》的第三层挑战

打破学科界限,整合多学科知识

大历史的另外一个挑战是,要打破学科界限,批判学术和知识的碎片化,整合物理学、宇宙学、生物学、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学等多学科的成果,提供统合性的知识,回归人类对统一性的认知。

在过去100多年的时间里,因为学术分科,知识的众多分支无论在广度还是深度上都得到不断的扩张,使我们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困境。

我们生活在一个专业化日渐增长的年代里,一直在每一个研究领域孜孜以求,专业细分提供了一种强有力的研究策略,但是它切断了各种知识领域的联系,使它们相互孤立。一个单一的知识世界,不管统一在诸如基督教这样的宗教的宇宙观,还是统一在科学研究下的科学世界观,每一个部分提供的都是针孔世界观。

学术研究的碎片化碾碎了历史研究的价值,削弱了历史能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现在,从而赋予我们力量的古老愿望。随着历史学家越来越与其他学科相分离,甚至相互之间也发生分离,他们关于过去以及历史学的性质和目标的见解变得越来越碎片化了。这种逐渐增强的碎片化的意识,让历史学丧失了统一性和意义感。

从中学到大学,我们只学到一些专业化的支离破碎的知识,至于事物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我们得不到一个统一的描述。没有观点的碎片化的知识是没有意义的。

不过,近些年来,许多学科都产生了一个日益滋长的共同观念,即我们要超越那些100多年以来主宰学术的支离破碎的叙述。

量子力学家埃尔温·薛定谔在一本关于生命起源的著作中就已经预见到了知识统一的新形式。他说,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对于统一的、无所不包的知识的渴望。

在英语世界里,大爆炸宇宙学激发了如多里昂·萨根等天文学家详细叙述完整的宇宙历史,而板块构造理论激发了古地质学家如普雷斯顿·克罗德撰写地球新史。斯蒂芬·霍金《时间简史》一书的成功,也显示了大众的兴趣在于试图了解整体的知识。在霍金自己的研究领域宇宙学中,“大统一理论”的思想曾一度被认为荒谬可笑、野心勃勃,而现在它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生物学家E.O.威尔逊也主张,我们需要着手研究从宇宙学到伦理学这些不同领域的统合性的知识。

许多研究领域的学者正日益感受到我们正在走向一种知识的大一统。

大历史代表着一种尝试,旨在回归到对历史的统一的理解,以取代那种统治了现代教育和学术的碎片化的认识。

在一个全世界都充斥着核武器问题和生态问题的时代,我们迫切需要将人类看作一个整体。过去只是关注国家、宗教与文化分野的那些历史叙述,现在看来是狭隘的,甚至是危险的。

大历史认为人类历史是范围广得多的过去的一部分,它包括生物学家、古生物学家、生态学家和宇宙学家研究的各种各样的过去。将不同的视角和范围与不同的学科联系起来,才能理解当今世界的深刻根源,大历史能够改变我们对历史和现实的认知。

名家推荐

  • 《时间地图》将自然史与人类史综合成了一篇宏伟壮丽而又通俗易懂的叙述。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类似于17世纪牛顿运用匀速运动定律将地球与天体联系在一起,甚至更接近于19世纪达尔文所取得的成就,即用进化的过程来展现人类与其他生命形式之间的联系。

    ——史学大师、全球史奠基人威廉·麦克尼尔

  • Big History能创造出涉及多个学科领域的许多知识的构架,它能够改变我们观看世界的方法。要尽快将Big History教育推广给所有的年青人。

    ——比尔·盖茨

  • 克里斯蒂安的最大贡献是让人从此能够学术体面地谈论宇宙演化背景下的人类历史。他曾是位传统史学家,但他又是大历史当仁不让的先驱。他的《时间地图》虽可能并非如麦克尼尔所言堪比牛顿和达尔文的巨大贡献,但却是塑造史学界的牛顿和达尔文不可或缺的作品。

    ——首都师范大学全球史研究中心教授孙岳

  • 《时间地图》根据最近的科学和学术见解,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大胆、清晰、引人入胜的故事。这是现代史上第一本将人类的历史与我们的星球、宇宙以及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来讲述。有了这本书,作者大卫·克里斯蒂安,也就是“大历史”的创始人,已经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趋势。在阅读《时间地图》之后,你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用同样的眼光看待历史了。

——阿姆斯特丹大学“大历史”讲席教授、

《大历史与人类的未来》作者弗雷德·施皮尔

  • 我在美国南缅因大学教授了十年的“大历史”。每个学期,我都要为我的学生寻找最好的材料,修订我的教学大纲。我一直在使用大卫·克里斯蒂安的《时间地图》。这是关于“我们是谁?”、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观念、人类的神秘起源以及人类未来往何处去的最好叙述。《时间地图》是一部堪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媲美的伟大作品。

    ——国际大历史学会成员、

    美国缅因大学教授巴利·罗柏安(Barry Rodrigue)

  • 《时间地图》开创了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史观!

    ——《美国科学家》

  • 《时间地图》是一部引人注目的历史佳作,它向传统史学观发起了重大的挑战!

    ——《时代周刊》

  • 《时间地图》是一部卓越的充满真知灼见的上乘之作,他对时间的重新认识令人振奋,开启了一个人类认知的新时代。

    ——《卫报》

  • 《时间地图》提供了一种新的世界观,更新了我们对历史和现实的认知。

    ——《新科学家》

  •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大历史”结合宇宙学、天文学、地质学、微生物学、进化论、考古学、政治学、宗教学、经济学,还有历史学一起建立了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它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新鲜的、需要更多角度的思考人类在世界所处位置的想象。我会强烈推荐这本书给任何一个普通读者,尤其对于大学新生来说,这会是一本可以让你的生活发生改变的作品。

    ——Goodreads网站读者Chris Aldrich

作者大卫·克里斯蒂安说:“《时间地图》力图成为一部关于起源问题的前后连贯的、明白易懂的著述,一篇现代的创世神话……我所能满足的最大要求,就是这本书要从21世纪早期的视角提供一个关于起源问题的统一的叙述……我希望这本书能有助于构建一个更为统一的历史和普遍知识观的宏大计划。”

《时间地图》是见识丛书的第一册,见识丛书的后续图书陆续发布。

现货包邮

领先全网

出版社

直接发货

先睹为快

办公室装修上海办公室装修上海办公室设计办公室装修设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