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挑战丨前半生轰然逝去,后半生脱胎换骨?

2017-07-17  柳星星h02...

《我的前半生》剧照 贺涵(靳东 饰演)

这是生活书店2017年推送的第134篇文章

近日,由靳东、马伊琍、袁泉等人主演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正在热播,剧情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这部电视剧的剧情再次让人们关注到平凡小人物的婚姻爱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去。到底该如何经营好一段婚姻?

今天生活君和大家推荐的是德雷克斯家庭挑战系列中的《婚姻:挑战》或许会帮你找到答案。

嫉妒是爱的信号吗?

文丨[美] 鲁道夫·德雷克斯

人们普遍相信,嫉妒和爱不可分割,是一个整体,没有嫉妒的爱似乎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认为,嫉妒可以用来真实地衡量一个人被爱的程度和深度,只有在变得嫉妒时才意识到自己在恋爱。对他们来说,爱的汹涌力量通过嫉妒引发的心酸痛苦表现出来,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他们不会停下来思考,为了发现这个爱,他们需要多少狂怒、敌意和对抗?虽然几乎没有人可以避免经历嫉妒的痛苦,但也几乎没有人理解它的真实意义和本质。当我们受嫉妒控制时,我们会失去自己的基本常识,甚至即使在我们重获清晰和镇静的判断力之后,通常仍然无法理解嫉妒的本质。

一般来说,对抗情绪的本质是阻碍人们有意识地承认这些情绪背后的实际意图,因为这些意图和我们维护自己被尊重的想法相悖。当真正的意图被阻止看到,我们就可以原谅自己最恶毒的倾向之一——伤害自己爱的人,这和普世人生价值观——爱、忠诚、贞洁、信任,完全相悖。嫉妒的人认为嫉妒是表达这些普世价值观和自己的关心,然而他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人际交往原则。

让我们来看清楚,即使我们没有恋爱,也会产生嫉妒。朋友之间、家庭成员之间、两个没有任何性关系的人之间,都有可能嫉妒;即使两个人之间只是萌生了一丁点儿暧昧,并没有继续真诚相处的意愿,也可能会产生嫉妒。如果一个女孩吸引了许多求爱者,而其中一个求爱者被别的女孩的魅力吸引时,这个女孩可能也会变得非常嫉妒。与此同时,女人的不忠和偷情却不一定会让被“戴绿帽子”的男人产生嫉妒,即使他深爱着妻子。许多男人反而会由于妻子博得其他男人的欢心而爱她,因为这会引起刺激快感。嫉妒这个现象的心理学背景非常复杂,与是否忠诚根本没有直接关系。

忠诚的问题

忠诚是婚姻中的主要问题之一。虽然一直以来它被认为是婚姻的绝对和明确的价值观及先决条件,然而当今忠诚的含义却更加让人不解和困惑。历史上曾经有段时间,男人对女人可以达到身体的全部占有——通过严格的法律(妻妾制度)或者残酷无情的行为(奴隶制度)。即使在那个时候,稍微一点点的不忠都有可能导致强烈嫉妒,甚至暴力行为。而当今社会,在身体上或精神上完全占有一个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伴侣的忠诚没有任何保证,有人甚至提出“人类能不能忠诚”这个问题。人们怀疑忠诚是否存在,尤其是怀疑男性对一夫一妻制保持忠诚的可能性。科学家搬出两性生理差异理论,男人几乎可以连续进行生育繁殖行为,而女性的生理条件限制她们一年才能生一个或两个孩子——除非出现如五胞胎等例外情况。根据生理差异对男人和女人进行心理区分,始终是令人怀疑的做法——通常被用来证明男性特权的合理性。

不能否认两性生理差异,但它与社会习俗的关系不大。一个男人可以生五十个孩子的生理能力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可以压抑对其他女人的四十九次欲望,可以控制自己将剩下的一次调情和欲望与那个适当的人进行。同样,要求女人有性开放权利的男女平等主义者也指出,女人在生理方面能比任何男人给自己提供更多的性满足。我们必须记住,当今人类的生活方式不受自然力量——如生理需求或冲动——的支配,而是受社会传统支配。因此,一夫一妻制与人性的生理结构无关。男人可以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而女人也是人类社会的一部分,文明发展过程中家庭这个概念的分解可以解释一夫一妻制的出现。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个体”这个显著的概念,它与群体、氏族部落、亲属家庭完全不同。人类的进步意味着“个体”这个概念及其内驱力逐渐建立并延伸。一夫一妻制,就是两个个体的最强联合。在社会制度给予男性一夫多妻优势特权的古老时代,基督教首次在人类历史上提出了基本的人类平等概念,并用宗教教义这种当时最有力的方式,规定男女关系的最理想状态是一夫一妻制。

永恒的、牢不可破的挚爱和忠诚,尽管我们仍然远未能实现这个理想,但在过去几百年里,它一直被维持和强调。一夫一妻制不仅是社会习俗和道德的目标,人类对完整持久的联结,天生存在深切的渴望,这个渴望将一夫一妻制提升为人类的梦想。然而也是出于心理学原因,尽管法律要求和监督一夫一妻制,但在真正意义上,它仍然是个梦想,而不是现实。

《我的前半生》剧照 罗子君(马伊琍 饰演)

不忠的原因

因为对信任的本质不清楚,导致对忠诚产生很多迷惑。仅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忠诚是指身体贞洁——但是如果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理想在当今被保持,忠诚则是一种态度,具有非常微妙、非常独特的区分态度。关于出轨行为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存有很大争议。有人认为,热情的握手或深情注视彼此双眼,是不得体的举止,而有些人则对接吻或热情拥抱都不反对。如果我们把梦想和思考作为标准,那我们的理想肯定极少能维持下去。忠诚贞洁的精神是理想,而事实是人类在心理上没有实现这个理想的能力,基督教教义找到了两者结合的方法。精神的理想愿望和肉体的实际软弱之间的区别,其实只是我们内在冲突的体现。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必须战胜自己的天性,才能做到忠诚?有些人这样认为。他们相信,性冲动的目的是达到不受限制的满足,而理想的贞洁是社会责任,这两者之间存在不能协调的对抗。而事实上,对多样性爱的渴望和只对一个人的热爱,正如我们前面所证明的,和这个人的社会愿望有密切关系。那些阻止我们对一个人完全投入和热爱,让我们对多样性爱产生欲望的敌意、恐惧和反对,并不是源于性冲动,而是性冲动被这些敌对、恐惧、反对所利用,达到反社会合作愿望的目的。“软弱的肉体”是对人类社会兴趣受到阻碍的表达方式,直到现在,人类还是很难实现人与人的紧密合作,很难产生紧密合作的勇气和相应的归属感。危及人际关系的心理因素,依然在阻碍无条件的合作和无保留的互相接受。这些因素使得真正的一夫一妻状态成为例外情况,并阻碍独一的、永恒的性兴趣和个人兴趣。

我们容易发脾气,这源自婚姻中经常发生的失望、争吵和对抗。对多样的渴望不是偶然产生的,它总是与某些婚姻冲突直接相关。当一个人对他的爱感到气馁,想要撤退、惩罚或展示他的性特权和权力时,就产生想要其他伴侣、想要多样性爱的倾向。如果一个人在婚姻中得到完全满足,他不会关注其他人。但是,由于我们爱的能力受整体的气馁和苦恼限制,所以几乎每个人在生活的某些时刻都会渴求其他伴侣或多样性爱。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要证明自己能够征服和取胜的欲望,常常引起我们对其他体验的向往。通过法律表达这种向往的方式是离婚,离婚给我们提供机会,可以享受多样性体验,而不必公然违反一夫一妻制原则。

本文选自德雷克斯家庭挑战系列《婚姻:挑战》

《婚姻:挑战》

作 者:[美] 鲁道夫·德雷克斯 著

甄颖 译

ISBN: 978-7-80768-190-8

《父母:挑战》

作 者:[美] 鲁道夫·德雷克斯 著

花莹莹 译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ISBN: 978-7-80768-192-2

上海办公室装修上海办公室设计办公室设计 办公室装修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