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wooLIB / 樂府詩集 / 《乐府诗集》相和歌辞十七楚调曲中(丁)

分享

   

《乐府诗集》相和歌辞十七楚调曲中(丁)

2017-07-17  JwwooLIB

《乐府诗集》相和歌辞十七wbr楚调曲中(丁)
《乐府诗集》相和歌辞十七
楚调曲中(丁)
【长门怨二首】李白
天回北斗挂西楼,金屋无人萤火流。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1)。
桂殿长愁不记春,黄金四屋起秋尘。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2)。
【自解】
(1)长门:长门宫。汉宫名。原是馆陶长公主刘嫖所有的私家园林,以长公主情夫董偃的名义献给汉武帝改建成的,用作皇帝去往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地方。后来刘嫖的女儿陈皇后被废,迁居长门宫。相传皇后陈阿娇不甘心被废,千金买赋,得司马相如所做《长门赋》,以期君王回心转意。此赋使长门之名千古流传。长门宫亦成为冷宫的代名词。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后世将李白与杜甫并称为“李杜”。天回:天空回转。天旋,天转。指时光流逝。北斗:北斗星。大熊星座的一部分恒星,七颗亮星在北天排列成斗(或勺)形。七颗星名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摇光。前四颗称“斗魁”,又名“璇玑”。后三颗称“斗柄”,又名“玉衡”。金屋:金质的房屋。金屋贮娇,汉武帝建金屋以迎娶陈阿娇的典故。萤火:萤火虫的光。流:流动。流转。欲:想。将。长门殿:长门宫的殿堂。别作:别样的作为。另作。
(2)桂殿:指月宫。指后妃所住的深宫。对寺观殿宇的美称。不记:记不住。记不起。四屋:屋的四方。指满屋。四,四面,到处。明镜:明亮的镜子。喻月亮。
【同前】李华
弱体鸳鸯荐,啼妆翡翠衾。鸦鸣秋殿晓,人静禁门深。每忆椒房宠,那堪永巷阴。日惊罗带缓,非复旧来心。
【自解】李华:字遐叔,赵郡赞皇(今属河北)人,唐代文学家,散文家,诗人。弱体:羸弱的身体。鸳鸯:鸳鸯枕。荐:荐枕。亦作“荐枕席”。进献枕席。借指侍寝。啼妆:东汉时妇女以粉薄拭目下,有似啼痕,故名。借指美人的泪痕。翡翠衾:翡翠鸟翠羽编织的被衾。秋殿:冷落的宫殿;秋日的殿堂。禁门:宫门。禁宫的门。每忆:每次回忆。常常回忆。椒房:即椒房殿。汉皇后所居的宫殿。殿内以花椒子和泥涂壁,取温暖、芬芳、多子之义。泛指后妃居住的宫室。后妃的代称。那堪:哪里能忍受。永巷:宫中长巷的名称。宫中署名。掌管后宫人事,有令、仆射等,汉武帝时改为掖庭,有狱监禁宫人。日惊:每日吃惊。罗带:轻软丝织的衣带。缓:松缓。人消瘦也。非复:不再是。不像是。旧来:旧时以来。从前;向来。
【同前】岑参
君王嫌妾妒,闭妾在长门。舞袖垂新宠,愁眉结旧恩。绿钱生履迹,红粉湿啼痕。羞被桃花笑,看春独不言。
【自解】岑参:曾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后人因称“岑嘉州”。对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以及少数民族的文化风俗有亲切的感受,故其边塞诗尤多佳作。风格与高适相近,后人多并称岑高。嫌妾妒:嫌弃妾身嫉妒。闭妾:封闭妾身。长门:长门宫。汉宫名。原是馆陶长公主刘嫖所有的私家园林,以长公主情夫董偃的名义献给汉武帝改建成的,用作皇帝去往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地方。后来刘嫖的女儿陈皇后被废,迁居长门宫。相传皇后陈阿娇不甘心被废,千金买赋,得司马相如所做《长门赋》,以期君王回心转意。此赋使长门之名千古流传。长门宫亦成为冷宫的代名词。垂:垂爱。见爱。垂顾。垂青。注意,留意。新宠:新承宠爱者,多谓人新纳之妾。愁眉:发愁时皱着的眉头。一种细而曲折的眉妆。结:结系在。旧恩:故旧恩情。昔日的恩情。旧日的恩宠之人。绿钱:绿色的苔钱。绿色苔藓。生:生于。生在。履迹:脚印。足迹。红粉:红色铅粉。妇女化妆用的胭脂和铅粉。啼痕:泪痕。羞:羞于。害羞。看春:望着春景。独不言:独自不言语。孤独不说话。
【同前】齐澣
茕茕孤思逼,寂寂长门夕。妾妒亦非深,君恩那不惜。携琴就玉阶,调悲声未谐。将心托明月,流影入君怀。
【自解】齐澣:唐玄宗时吏部侍郎。茕茕qióng:孤零貌。孤思:孤单的思念。逼:逼近。切近。寂寂:寂静无声貌。孤单;冷落。长门:长门宫。汉宫名。原是馆陶长公主刘嫖所有的私家园林,以长公主情夫董偃的名义献给汉武帝改建成的,用作皇帝去往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地方。后来刘嫖的女儿陈皇后被废,迁居长门宫。相传皇后陈阿娇不甘心被废,千金买赋,得司马相如所做《长门赋》,以期君王回心转意。此赋使长门之名千古流传。长门宫亦成为冷宫的代名词。妾妒:妾身的嫉妒。君恩:君王的恩宠。那不惜:哪里不珍惜。携琴:携带古琴。就:就近。就着。凑近,靠近。玉阶:玉石台阶。亦为台阶的美称。调悲:曲调悲切。声未谐:歌声不能和谐。流影:流动身影。君怀:君王的怀抱。
【同前】刘长卿
何事长门闭,珠帘只自垂。月移深殿早,春向后宫迟。蕙草生闲地,梨花发旧枝。芳菲自恩幸,看却被风吹。
【自解】刘长卿:唐代诗人。官终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长门:长门宫。汉宫名。原是馆陶长公主刘嫖私家园林,以情夫董偃的名义献给汉武帝改建,用作皇帝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寝宫。后刘嫖的女儿陈皇后被废,迁居长门宫。相传皇后陈阿娇不甘心被废,千金买赋,得司马相如所做《长门赋》,以期君王回心转意。此赋使长门之名千古流传。长门宫亦成为冷宫的代名词。珠帘:珍珠门帘。自垂:自行下垂。深殿:深邃的宫殿。喻皇帝的宫殿。后宫:妃嫔所居的宫殿。代指妃嫔。蕙草:香草名。又名熏草、零陵香。闲地:空闲的土地。芳菲:香花芳草。花草盛美。自:来自。恩幸:恩宠召幸。看却:看起来却如。看似。却,恰,正。
【同前】僧皎然
春风日日闭长门,摇荡春心自梦魂。若遣花开只笑妾,不如桃李正无言。
【自解】僧皎然:皎然大和尚。长门:长门宫。汉宫名。原是馆陶长公主刘嫖私家园林,以情夫董偃的名义献给汉武帝改建,用作皇帝祭祀先祖时休息的寝宫。后刘嫖的女儿陈皇后被废,迁居长门宫。相传皇后陈阿娇不甘心被废,千金买赋,得司马相如所做《长门赋》,以期君王回心转意。此赋使长门之名千古流传。长门宫亦成为冷宫的代名词。摇荡:摇摆晃荡。撼动,摇动。春心:春景所引发的意兴或情怀。男女之间相思爱慕的情怀。怀春之心。自:来自。梦魂:梦中的魂魄。古人以为人的灵魂在睡梦中会离开肉体,故称。若遣:如果释放或差遣。如果派遣。只:只为。妾:已婚女子的自谦称呼。正:正当。刚刚。无言:没有话语。没有言语。
【同前】卢纶
空宫古廊殿,寒月落斜晖。卧听未央曲,满箱歌舞衣。
【自解】空宫:空旷的宫殿。古廊殿:古人的走廊和殿堂。斜晖:傍晚西斜的阳光。卧听:卧身倾听。未央:未到中央的。未尽;无已。未半。宫殿名。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北长安故城内西南隅。汉高帝七年建,常为朝见之处。满箱:喻无用也。
【同前】戴叔伦
自忆专房宠,曾居第一流。移恩向何处,暂妒不容收。夜久丝管绝,月明宫殿秋。空将旧时意,长望凤凰楼。
【自解】戴叔伦,唐代诗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曾任新城令、东阳令、抚州刺史、容管经略使。晚年上表自请为道士。其诗多表现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调。自忆:独自回忆。专房:犹专夜,专宠。独自占有行房之权利。移恩:转移恩宠。暂妒:暂时的嫉妒。不容:不能容纳;不能宽容。不允许。收:别人收纳皇宠也。丝管:弦乐器与管乐器。泛指乐器。亦借指音乐。空将:空自带着。旧时意:旧时的情意。凤凰楼:秦穆公为其女弄玉所建之楼。亦名凤楼。相传秦穆公女弄玉,好乐。萧史善吹箫作凤鸣。秦穆公以弄玉妻之,为之作凤楼。二人吹箫,凤凰来集,后乘凤,飞升而去。盼琴瑟和鸣也。指宫内的楼阁。
【同前】刘驾
御泉长绕凤凰楼,只是恩波别处流。闲揲舞衣归未得,夜来砧杵六宫秋。
【自解】刘驾:字司南,江东人。约唐懿宗咸通中前后在世。累历达官,终国子博士。其诗敢于抨击腐化昏庸,能够反映民间疾苦。御泉:御沟里的泉水。御用的泉水。凤凰楼:秦穆公为其女弄玉所建之楼。亦名凤楼。相传秦穆公女弄玉,好乐。萧史善吹箫作凤鸣。秦穆公以弄玉妻之,为之作凤楼。二人吹箫,凤凰来集,后乘凤,飞升而去。盼琴瑟和鸣也。指宫内的楼阁。恩波:恩宠的水波。帝王的恩泽。闲揲dié:闲来折叠或摺叠。归未得:不得归乡。砧杵zhēn
chǔ:亦作“碪杵”。捣衣石和棒槌。亦指捣衣。六宫:皇后的寝宫,正寝一,燕寝五,合为六宫。《礼记·昏义》:“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听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妇顺,故天下内和而家理。”郑玄注:“天子六寝,而六宫在后,六官在前,所以承副施外内之政也。”因用以称后妃或其所居之地。
【同前二首】高蟾
天上何劳万古春,君前谁是百年人。魂销尚愧金炉烬,思起犹惭玉辇尘。烟翠薄情攀不得,星芒浮艳采无因。可怜明镜来明向,何似恩光朝夕新(1)。
天上凤凰休寄梦,人间鹦鹉旧堪悲。平生心绪无人识,一只金梭万丈丝(2)。
【自解】
(1)高蟾,生卒年不详。约唐僖宗中和初前后在世。唐代文人,家贫、为人重气节。何劳:何必劳烦。万古春:万年的春天。万古,万代;万世。形容经历的年代久远。犹远古。君前:君子面前。何人面前。百年人:百岁人。魂销:灵魂离体而消失。形容极度悲伤或极度欢乐激动。指死亡。尚愧:尚且羞愧。金炉烬:金炉的灰烬。销魂之时不好意思于金炉已冷也。金炉:金属铸的香炉。为香炉之美称。思起:思念的起源。思念的升起。犹惭:犹且惭愧于。玉辇尘:皇帝车辇的扬尘。皇帝离开也。玉辇,天子所乘之车,以玉为饰,故称。烟翠:青蒙蒙的云雾。烟雾笼罩的翠林。亦泛指柳林、柳树。薄情:情义淡薄。攀不得:攀折不得。星芒:星的光芒。浮艳:浮起的艳丽。采:采摘。无因:没有因由。无所凭借;没有机缘。无故,无端。来明向:来自明确的方向。来用于照明方向。何似:如何好似。恩光:恩宠的光芒。君王的恩宠。朝夕:早晨和晚上。新:换新。更新。
(2)休:不要。休止。寄梦:寄托梦想。寄托梦境。旧堪悲:旧了也足以可悲。堪,可以,足以。平生:平素;往常。一生;此生;有生以来。心绪:心思,心情。心思的端绪。金梭:金制的梭。亦为梭的美称。梭,织布用于引线的梭子。喻心梭。丝:丝线。与情丝。
【同前】张祜
日映宫墙柳色寒,笙歌遥指碧云端。珠铅滴尽无心语,强把花枝冷笑看。
【自解】张祜:唐代诗人,性情狷介,不肯趋炎附势,终生没有蹭身仕途。晚年在丹阳曲阿筑室种植,寓居下来。尝与村邻乡老聊天,赏竹,品铭,饮酒,仿着世外桃源的隐居生活,
一生坎坷不达而以布衣终。笙歌:合笙之歌。亦谓吹笙唱歌。泛指奏乐唱歌。碧云:青云;碧空中的云。喻远方或天边。多用以表达离情别绪。珠铅:应是滴漏中的珠形铅粒。有铅粒作的滴漏吗?首次发现。滴尽:滴漏滴尽。无心语:没有心思说话。强把:勉强把。花枝:开有花的枝条。比喻美女。冷笑:含有讽刺、轻蔑、不满、无可奈何等心情的笑。
【同前二首】郑谷
闲把罗衣泣凤凰,先朝曾教舞霓裳。春来却羡庭花落,得逐晴风出禁墙(1)。
流水君恩共不回,杏花争忍扫成堆。残春未必多烟雨,泪滴闲阶长绿苔(2)。
【自解】
(1)郑谷:唐朝末期著名诗人。字守愚。僖宗时进士,官都官郎中,人称郑都官。又以《鹧鸪诗》得名,人称郑鹧鸪。其诗多写景咏物之作,表现士大夫的闲情逸致。罗衣:轻软丝织品制成的衣服。凤凰:传说中的百鸟之王。雄的叫凤,雌的叫凰。通称为凤或凤凰。羽毛五色,声如箫乐。常用来象征瑞应与和谐。羡慕凤凰的同止同飞也。先朝:前朝,多指上一个朝代。指先帝。曾教:曾经教会我。霓裳:神仙的衣裳。相传神仙以云为裳。《楚辞·九歌·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霓裳羽衣曲》的略称。却羡:却羡慕。反而羡慕。庭花:宫廷的花朵。庭院的花朵。得逐:得以追逐。晴风:晴日的暖风。禁墙:禁城的墙垣。犹禁垣。指皇宫。
(2)君恩:君王的恩宠。夫君的恩情。争忍:多用于诗、词、曲中,相当于“怎么”。犹怎忍。残春:春天将尽的时节。残花落尽的时节。烟雨:烟雾与细雨。蒙蒙细雨。闲阶:空闲的石阶。废弃没人用的石阶。绿苔:绿色苔藓。
【同前二首】刘氏媛
雨滴梧桐秋夜长,愁心和雨到昭阳。泪痕不学君恩断,拭却千行更万行(1)。
学画蛾眉独出群,当时人道便承恩。经年不见君王面,花落黄昏空掩门(2)。
【自解】
(1)刘氏媛:唐代人,余不详。梧桐:梧桐树。和雨:掺和着。和着。昭阳:汉宫殿名。后妃所住的宫殿。《三辅黄图·未央宫》:“武帝时,后宫八区,有昭阳……等殿。”君恩:君王的恩宠。夫君的恩情。拭却:擦掉。却,去掉。行háng:行列。泪行。
(2)蛾眉:蚕蛾触须细长而弯曲,因以比喻女子美丽的眉毛。独出群:独特出众。出群,犹言出众。人道:人说。便承恩:方便于承接皇恩。便于接近皇帝。经年:常年。经过整年。全年。空掩门:虚掩门户。
【阿娇怨】刘禹锡
望见葳蕤举翠华,试开金屋扫庭花。须臾宫女传来信,云幸平阳公主家。
【自解】阿娇:汉武帝皇后陈阿娇。刘禹锡:字梦得。唐代哲学家、文学家、诗人。与白居易、李白并称“刘白”,与柳宗元并称“刘柳”。刘禹锡和李白也称“刘白”。葳蕤wēiruí:草木茂盛枝叶下垂貌。羽毛饰物貌。仪仗的旌旗羽毛饰品。《汉书·司马相如传上》:“下摩兰蕙,上拂羽盖;错翡翠之葳蕤,繆绕玉绥。”古代一种首饰。步摇。清方以智《通雅·衣服》:“﹝步摇﹞往时男女皆可饰,男冠如曲缨葳蕤之类。”草名。即萎蕤。南朝梁任昉《述异记》卷下:“葳蕤草,一名丽草,又呼为女草,江浙中呼娃草。”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草一·萎蕤》:“按黄公绍《古今韵会》云:‘葳蕤,草木叶垂之貌。’此草根长多鬚,如冠缨下垂之緌而有威仪,故以名之。凡羽盖旌旗之缨緌,皆像葳蕤,是矣。”举:扬举。举荐。翠华:天子仪仗中以翠羽为饰的旗帜或车盖。为御车或帝王的代称。金屋:金质的房屋。金屋贮娇,汉武帝建金屋以迎娶陈阿娇的典故。庭花:庭院里的落花。宫廷的花朵。须臾:片刻,短时间。优游自得。宫女:被征选在宫廷里服役的女子。宫廷女官。云幸:说驾幸。平阳公主:汉景帝刘启之女,汉武帝刘彻同胞长姐。卫青妻子。本封为阳信公主,因嫁于开国功臣曹参曾孙平阳侯曹寿,故又称平阳公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