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萧峰:只愿你生入雁门关

 汉青的马甲 2017-09-03


文/六神磊磊

那一天,站在长城的脚下,在雁门关前,萧峰有点恍惚。


他的身材,已经是很魁梧的了,但在背后的长城雄关面前,还是显得很小。


远处,辽国的铁骑来了。无数矛尖刀锋在闪闪生辉,数万只马蹄同时践踏郊野,地摇山动。他们要征服这条城墙。


萧峰却怔怔站在这里,想着别的事。


比如:我到底是城里的人,还是城外的人?


他的童年,他成长的记忆都告诉他,你是城里的人;但他血液里的野性,他胸前那一只青郁郁的狼头,都提醒着他,你是城外的人。


那我该帮谁呢?


那一刻,他有一点点晕,像是喝醉了酒的感觉。他很想找人问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想问自己出家了的老爸。


用书上的话说,是 “我真想见见爹爹,问他一句话。”


“我想请问他老人家:倘若辽兵前来攻打少林寺,他却怎生处置?”


是应该帮汉人,还是帮契丹人?


可是他见不到爹爹了。就算见到了,老爸多半也是无法回答这个难题的,估计只会闭着眼睛敲木鱼。


他呆了一会儿,第二个问题,问了身边少林派的玄渡大师:


大师是汉人,说大宋好,辽国不好;我契丹人却说辽国好,宋国不好。千百年来,大家互相仇恨,杀来杀去,不知如何能了?


看上去很有知识、很有智慧的玄渡大师也没法回答,只能是“默然”,“隔了半晌,念道: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对不起,都没有答案,只有阿弥陀佛。


在那一刻,萧峰大概才深深地感受到,没有什么长辈可以指点你了,没有什么智者可以帮助你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做决定。


做英雄,真的好孤独啊。


萧峰其实也想过放弃。


他现在能站在这里,纯粹是巧合。就在不久前,他还因为不愿意南征,被辽帝像关野兽一样锁在大笼子里。


几个月关下来,他都住习惯了,笼子边上空酒坛堆积。


拯救苍生?他几乎已经打消了念头。金庸说得清清楚楚:“他虽不愿督军南征,却也不是以天下之忧而忧的仁人志士”。


既然已经开战了,他固然懊恼,却也不至于有多想不开,“除了长叹一声、痛饮十碗之外,也就不去多想了。”


他不会时时刻刻忧国忧民。对这个世界,他其实已经没什么牵挂。阿朱死后,他的生命就死了一半了。在她死的那一晚,他在她身边挖过一个“契丹莽夫萧峰之墓”,其实就已经把自己给埋了。


如果不是看守不小心,如果不是群雄组团把他救了出来,这一天他仍然是在铁笼子里喝酒,根本不会来到雁门关,不会挺立在长城之下,万众之前。


谁说英雄不会放弃,不会打退堂鼓。


如果现在,离开雁门关,弃了长城,拍拍屁股走人,会怎么样?


双方会杀得血流成河,他自己则可以和阿紫一起,到处逍遥。


说句实话,城墙里的那些汉人,城墙外的那些契丹人,真的值得他保护么?


他们大多是一群愚人,对萧峰根本没有多少尊敬,只有谣言和中伤,这边说他是汉奸,那边说他是辽奸。


比如在城墙的外面,契丹人是怎么说他的呢?


有人传谣:“南院大王萧峰作乱,降了宋朝,已将大辽的皇帝杀了。”


有人咬牙切齿:“这萧峰叛国投敌,咱们恨不得咬他的肉来吞入肚里。”


有人绘声绘色力证说:“我亲眼见到萧峰骑了匹白马,冲到万岁身前,一枪便在万岁爷胸口刺了个窟窿。”


还有人怒斥说:“听说他是假扮契丹人的南朝蛮子,这狗贼奸恶得紧,真连禽兽也不如!”


而在城墙里面,汉人又是怎么说他的呢?


比如雁门关上的守军,趾高气昂,向他喝问:“是否勾结辽军的奸细?”


他们“指着萧峰,指手划脚的大骂”,雁门关不欢迎你,你不要进来。


这些愚昧的人,值得用我宝贵的生命去守护吗?


“走吧!”在一旁,女真兄弟完颜阿骨打不住邀约:“哥哥,不如便和兄弟,共去那长白山边,打猎喝酒,逍遥快活!”


辽狗讨人嫌,中原蛮子啰哩啰嗦,你救他们两家做什么?


萧峰却摇摇头。他静静地听着身边,三弟段誉吟起的一首诗:


“烽火燃不息,征战无已时。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

 鸟鸢啄人肠,冲飞上挂枯枝树。

 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

 乃知兵器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萧峰说,三弟的诗写得真好。段誉说,不是我写的,是李白写的。


萧峰有点欣慰,原来千古第一大才子,和我这样的盖世第一大莽夫,想的都是一样的啊!


我不懂诗,我唱一首歌吧,以前经常听族人唱的。他放喉唱到:


“亡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亡我焉支山,

 使我妇女无颜色。”


这是汉朝强大之后打匈奴,匈奴人的悲歌。后来契丹人学会了。


萧峰肚子里没太多墨水。他不知道李白说过“兵者是凶器”,不知道杜甫说过“岂在多杀伤”,也不知道李商隐说的“几时拓土成王道,从古穷兵是祸胎。”


但他懂城里的人,也懂城外的人。被杀戮、被践踏的时候,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痛苦。


三弟,你的诗,和我的歌,就是我站在这里的理由。


太阳越升越高,辽国的大军近了,尘土遮住了半边天。面对这阵势,连见惯了厮杀的群豪们都心惊肉跳,满手冷汗。


最后的时间到了。萧峰缓缓回头,看着石壁旁边的一株花树。


当时,阿朱曾经就是躲在这颗树后等他的。她说:


“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


“谢谢老天爷保祜,你终于安好无恙。”


他热泪盈眶,走到树旁,伸手摩挲着树干,那颗树比之与阿朱相会时已高了不少了。


阿朱,我保护的城,我进不去;我守卫的人民,并不爱我;我想念的人,已经不在这世上。


而且我知道,发动战争的人,总会被捧成英雄;而阻止战争的人,总是被人遗忘。


但那又能怎么办呢。


长城很难守,也只能守住;这些人民很傻,但还是要保护;至于我想念的人,我就正好随她去吧。像这样活着,好累啊。


终于,萧峰离开花树,迎着北风,大踏步向辽国的大军走去。


大野多钩棘,长天列战云。


经常有人问我:如果能改变金庸小说的结局,你会最想改变哪一段?


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很多年前,汉朝有一个英雄,叫做班超。


他在西域呆的时间太久了,年纪老了,很想回家,于是给皇帝写信说:臣不敢望到酒泉郡,只愿生入玉门关。


所以,如果能够改变金庸故事的话,我会改变萧峰这一段。


都不敢改得太大,不求他可以万事顺遂、夫妻团圆,只希望他的结局能稍微好一点点。


套用班超的话就是,不敢奢望他能牧牛放羊塞上。


只愿他能生入雁门关。


 

文章最后,说一点别的:


为了纪念萧峰,我们现在建造了这样的东西:



还有的旅游文案说:萧峰“仰天长啸,纵身跳崖”,这看的是什么版本的天龙八部?胸口插两支箭,都气绝了,你仰天长啸一个我看看。


而萧峰守护的长城呢?


他守护的雁门关,是长城上的重要关隘,历史上就有李牧、杨业等在这里拒敌。此外,在绵延万里的长城各段,还留下过徐达、戚继光等名将的汗水和足迹。


但让人担忧的是,由无数英雄们守护过的万里长城,现在的状况令人担忧。


长城总长约21196千米,但保存完好的不到10%。能剩一点残垣断壁的都不错了,有的地方其实已经不复存在。


一古长城烽火台顶部已成为碎石堆


这除了自然的原因,也有长期人为破坏的因素。长城的保护修复虽然一直在努力开展,但困难重重。


守护好长城,不是比搞那些“跳崖处”有意义多了吗。


好的消息是,有一些真正保护长城的事情在发生——


最近,腾讯公益联合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推出“长城保护计划”。在昨天王者荣耀的“势在·必燃”文创共生发布会上,也正式启动了“王者荣耀长城保护计划”,而今年的腾讯99公益日还会借助公开募捐平台,结合公众的力量更好的保护长城。



这是好事,我加粗字体显示。


游戏里,王者荣耀推出新版本“长城守卫军”,这是支坚定保卫家园的小分队,为了信念聚集在王者荣耀的长城脚下,就好像萧峰带领的那一支义军。


在现实里,王者荣耀认捐1000米长城修复,后续还会推出长城守护互动站、长城守卫者纪录片等内容。


让玩家多关注长城,了解它的历史和相关人物,使游戏和传统文化共生,很有意义。


保护好“萧峰”们战斗的地方吧,他们当时真的很孤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