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惠铃 / A04小说/编剧... / 写小说,这20个细节要注意

0 0

   

写小说,这20个细节要注意

2017-09-11  冬天惠铃

小编注今天本打算给大家介绍下人称视角方面的干货。我原本以为人称问题就那么几个要点,很好说清楚。今天在网上看了一圈答案,发现原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小编决定去寻找有关叙事学方面的专业书籍阅读,完毕后总结成文奉献给大家,尽量全面地介绍这方面知识,这不论是对大家,还是对小编自己,都将大有裨益。


所以今天先在网上转载一篇干货发上来,待小编去充充电。





1头是否开在合适的地方?


之前有篇文章《故事一定要按照时间顺序来写吗?》我们就讲到了倒叙,倒叙可以让故事或者人物更有深度,同样倒叙也会告诉我们一些事情的缘由起因。

那么我们小说的开头一定要是事件开始发生的那一刻写起吗?

有些人应该说:“NO!”

没错的确如此,小说的开篇不要在故事或者是事件刚开始的地方写起,无论是穿越小说,还是非穿越小说,你一个故事的开端应该在两三个高潮事件之后。

拿穿越小说举个例子:刚穿越过来,主角一定会是麻烦缠身,不是退了婚,就是被人追杀,而这些往往发生在开头之前,还没穿越过来,穿越过来的猪脚会努力解决这些事情,导致一个又一个高潮的出现。让人有期待感。

所以说,小说开篇的地方最好是埋在整个故事当中的。


2头是否开得太慢?


在开头几行,或者至少在开头一两段里,你的笔锋是否拨动了读者的心弦?

很多人说我的文是慢热文,读者你要慢慢看。

然作者亲你慢热是否也要有个度呢?

如果开篇一两章,没有语不惊人,并且也没有让人迫切的想知道后事如何的话,建议修改下,至少给人留下点悬念吧。

因为开头不能扣人心弦而失去的读者,大概要比叙事中任何一个关节写得不好失去的读者为多。


3基调是否已经确立?


基调这个问题有些作者可能忽略掉了,毕竟上百万的小说,一个基调总是有点怪怪的。但是主要基调一定要有。这基调可以是愉快或者恐怖,悬念或者期望,或者其他十来种中的一种,但没有基调可不行。

虽然在恐怖的主基调里夹杂一些搞笑也是极好的,但千万不要一个恐怖题材的小说写得非常不恐怖。

等你读完前三章的后,是否觉得自己不得不被那个基调攫住了?假如没有的话,亲,请重新码字吧。


4你是否认真处理了小说中的倒叙?


你的小说是否频频往回跳?虽然倒叙能够很好的解释事情的缘由,可以很好的拓宽人物事件的广度和宽度,但是我们在叙述的时候如何去处理倒叙和插叙呢?

一个突如其来的倒叙,或者同样猝然地回到原来的叙述,都会使读者很快觉得兴味索然。

其中就要考虑如何过渡,如何把这条倒叙或者插叙的线拉出去,又如何将这条线拉回来。

在有些地方说,如果要插叙倒叙的话,直接开新章节,然后就写个一两章的插叙倒叙。这样给读者一个很奇怪的感觉,“这两章什么鬼?”“这两章是番外?”

好吧,过渡很关键,过渡很重要,怎么拉出去的线,怎么拉回来。如果倒叙或者插叙觉得非常难写的话,还是考虑按时间顺序写吧。


5你写的东西自己是否清楚?


这并不意味着你写个密室推理就要去真的实施下,或者写个盗墓,就要自己去挖个墓碑,寻找个粽子之类的。

虽然小说的世界是作者构建的,只要你想出现即合理。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说写得东西自己是否清楚呢?

比如在玄幻那些小说里面,自己清楚是你小说世界里的各种你想出来的,千万别前后矛盾。再比如现实题材的小说里面,你要清楚你小说里面写到的新疆沙漠,写到那里的生物,说那里有怎样怎样的蜥蜴或者狐狸,然有些并不存在新疆,你却写了,那么一个巨大的BUG出现,这几乎无法补救。

所以说,你写得东西你是否清楚,写自己清楚了解的东西,不要写那些自己生僻的东西。


6故事的年代你是否写清楚了?


这里重点说的是历史题材小说,虽然架空小说给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给大部分读者就是一个古代一个现代的差别,然而真正好看的历史小说都会带上历史的标签,有着其独特的历史风味。

你要是说你写得是架空的历史小说,那我也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架空归架空,多多少少会有部分历史的考究。

同样写现代题材的小说的,还要留神你对价格、时尚和其他一些方面的提法,这些因素就像人们常常提醒的那样,“随时都在不知不觉地变迁。”


7是否写进了多余的情节?


首先我们先说什么是多余的情节。

多余的情节就是与你的主角所看、所做、所说、所听都毫无关系的事情。

比如主角泡泡本来去洗澡,然而你却为了凑个字数,为了完成怎样的指标,加了一段亡灵说鬼的段子。然而亡灵说鬼的这段完全和泡泡洗澡没有关系,而且和泡泡洗澡之后的事情完全也没有关系,那么这段就是多余的情节。


8是否出现多余的人物?


这个问题似乎提得很傻,但令人惊诧的是,小说中怎么会如此经常地冒出一些人物,他们的出现毫无目的,毫无必要,其作用只能是让读者觉得莫明其妙。

虽然在百万字的小说里多少会有一些跑龙套的,然这些人的作用你发挥好了吗?有没有更好的人选替代,或者这类的角色我们要如何去设置。

有些这样的人物我们可以要考虑这些角色我们要如何运用起来,或者我们要删去。


9人物的性格是否一致?


许多小说失去销路,原因在于一个或几个人物,通篇的刻画都具有鲜明的个性,可是到后来为了取得其一特定的结局,却把他的性格特征完全改变了。

除非你的小说技巧已臻炉火纯青的境界,否则这种需要非同一般的妙笔刻画的局面还是规避为好。


10是否有哪个词语用得太滥?


甚至专业老手偶尔也会发现自己把某一个词语用得太过头了,而不得不有意识地加以节制。

当然,一篇小说中有些词必须经常用到,至于其他的,一次就够了。

倘若你在稿子中发现有哪个词语出现的次数太多,那不妨查阅一下你的同义词辞书,选取有关的词条加以融会贯通。


11对话是否夸张做作?


小说初稿一完成,就把全部对话按稿中指明的方式诵读一遍,这个习惯你要是还没养成,那就下决心从现在做起吧。

心中构思的会话与出现在口头的谈吐常常大不相同。你把一段对话读出声后(当然知道下文是什么)再试着不去读它,而是把意思随口地说出来。

你常常会发现,这样说比你死扣初稿读的对话要自然得多。


12文字是否陈腐俗套或矫揉造作?


落入俗套,并不是指的是跟风,这个一定要区别开。

俗套是什么别人写退婚,你也写退婚,而且退的还没别人退的好看,落了俗套不说,还更差了。

造作是怎样的呢?

有人给了个例子:她的发色恰似成熟的麦子,眼睛宛如两泓清澈的池水,体态好比维纳斯雕像,还羞答答地莺声细语道:“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我说我有过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不是别的,是恶心。

这样两种导致的结果:退稿!

俗滥和造作这两个陷阱,容易避开也容易落入,因此要提高警惕。


13情节是否连贯一致?


倘若你所写的一切,自始至终都妥贴自然,那就很不错;但要是你的议论或描写旁生出无关的枝节,主人公性格的发展不能顺理成章,叫人难以理解和接受,那你成功的希望就渺茫了。

所以故事不能太散。散了,要么读者看不懂,要么编辑看不懂。看不懂的结果就是,你没有了读者……


14是否言之有物?


你写玄幻传奇也好,诡异的谋杀也好,心狠手辣的阴谋诡计也好,都可以写成小说,只是全篇读罢,你是否觉得自己言之有物?你的小说是否给人以启示或者示人以是非?也就是说,你有没有理由要人家读你的小说?

如果这是一篇读者看完(要是真能看完的话)不过十分钟便会忘记的小说,那编辑把它扔进退稿篓后不出十秒钟便会置之于脑后的。


15情节是否合乎逻辑?


纵使最为荒诞不经的科幻小说,前提一经确立,也要步步合乎逻辑。

这种逻辑可能是一种人性,可能是一种事物的发展规律。

大多数情况下,要是你所写的一连串事件的发展不合逻辑,由此造成的纰漏,没有几个读者会视而不见的,而编辑就更不用说了。

重读自己作品时,要把这个问题牢记在心:“每个事件是否合乎情节发展的逻辑?”


16主人公的问题是否由他自己解决?


不要依靠地震、雷电、瘟疫、火车或汽车事故,或者任何一种自然灾害或“上帝的行动”来解决你的主人公面临的难题。也不要靠人为的灾祸代劳,除非主人公在后面推波助澜。

如果你的主人公不是通过本人的努力(而是通过其他人的努力)克服了某个障碍,如果他没有合乎情理、合乎逻辑地解决了他的难题,那你的小说要么被打入冷宫,要么四处碰壁。


17是小说,还是随笔?


这个问题提得有些出人意料,但有些想当作家的人们对这两者的区别还是不甚了了。小说和随笔,各得其所,相互冒充不得。

一篇小说,不单是写情或状物,它是一连串的事件,并且造成了一种非有个明确的解决不可的情境。要记住,一篇小说的每个侧面都必须是它那无所不包的情节的一部分。

而随笔,按韦氏词典所言,是“一种文学体裁,具有分析或阐释的性质,对主题的处理多少有些局限或带个人观点,风格和手法可以有相当的灵活性。”


18高潮是否太短?


你是否一章又一章去写,只是为情节中一个扣人心弦的时刻作铺垫,却让这个时刻来去匆匆,不等读者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过去了,使他产生了上当受骗的感觉?

记住,高潮至关重要。别把它写成仅仅是又一个转瞬即过的事件,因而把各个悬而未决的头绪了结收尾得太快了。


19小说结束得太早,还是太迟?


高潮刚起,小说便告结束,使读者悬在半空,心里老大的不痛快;高潮已过,还在拖泥带水,又会使他腻烦,觉得扫兴。何时收尾才合适?

高潮自然而然过去后,小说就要很快结束……但要确切知道高潮当真是自然而然地过去了。


20你的小说是否光为自己而写?


尽管中学母校的运动场会使你多少往事涌心头,别忘了读者先生上的也许是另一所学校,而这些往事,要是不先适当地打个底,对他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作者无疑应该千方百计地使作品自己读着喜欢,但除非他写的是日记,否则还是让别人读着也觉得有趣才是。作者简直太容易以过去认识的某个人为原型来塑造一个人物,又因为同这个人物相知有素而忽视了在作品中对他加以发展。问问自己:

“假如我看到,除了在这儿写着的,我对这个人或这个地方一无所知,那我读了这篇小说会不会感到满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