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弥勒菩萨传 第四十章 自食恶果,因果自负

 圆二书斋 2017-09-29






弥勒菩萨传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世间可笑之人。


 


刘均佐先后娶了一妻三妾四位夫人却只有正室生育了一儿一女他的小女儿从小娇生惯养气古怪有其父必有其女刘均佐对下人十分苛刻他的女儿对佣人环更是异常残暴稍有不顺心就拳打脚踢泼放刁她本名叫荷香她心地凶残歹毒有了一个不雅的外号恶狼偏偏这荷香的头脑很灵活会儿一个鬼主意一眨眼就是一个馊点子总是想方设法整治身边的佣人取乐那些跟随她的丫环整天提心吊胆心里恨透了从来不敢表露

 

这一天午后荷香在三个丫环的服侍下来到西湖边上游玩

 

当时已是中秋时节阵西风吹起潇潇秋雨落西湖之畔游人疏疏

 

荷香感到甚是无趣让丫环们为自己撑起雨伞过断桥到白堤上闲逛她无聊透了就在湖堤上忽左忽右地摇摆着这下可苦了为她打伞的小丫环只好跟着她打摆子似的左右乱跑……

 

!”

 

在湖堤边缘为她举伞的小丫环冷不防被她狠狠撞了一下叽里咕噜滚下了堤岸落入了水中……

 

幸好边的湖水不深没有被淹着然而小丫头的衣服全部湿了在冷风里一吹冻得浑身哆嗦齿咯咯直响荷香不但不可怜反而从中发现了取乐的方式她故意走在湖堤的最边缘然后冷不防一膀子将另一个为她打伞的小丫环撞下堤岸……

 

又一个小丫环变成落汤鸡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个丫环都落了水全身的狈不堪她们虽然不敢反抗但心中都对荷香的恶意捉弄侮辱欺凌产生了刻骨的仇恨当她们走到长长的锦带桥中部的时候荷香再次故意用肩膀向一个小丫环撞去——

 

她三番五次的恶作剧小丫环们心里早有了准备时时刻刻保持着警觉所以当她再次使坏时个小丫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荷香突然扑了空脚下收束不住头栽到了桥下落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

 

锦带桥下的湖水不比堤岸边达一丈时候的女子又都不会游泳因此荷香在湖水中头出头没沉浮挣扎不停地呼救

 

然而桥上的三个小丫环看着她痛苦挣扎却无动于衷

 

这个荷香平日仗势欺人对丫环们随意辱骂殴打早已播种下了仇恨的因缘今天她再三推她们落水百般戏耍她们更是忍无可忍义愤填膺对她恨之入骨因此当荷香落水之后看到她的痛苦她的恐惧个小姑娘们的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快感种罂粟花一般的美感

 

她们任荷香呼救挣扎却升不起一丝怜悯之心只是冷漠地旁脸上甚至还带着邪恶的微笑

 

荷香感到死神已经牢牢抓住了她的双脚正在一点点向湖水深处拖拽她拼命挣出水面她的丫环们呼救

 

 “——”

 

她刚张开嘴湖水便猛然灌了进来呛得她心肺炸疼再次沉入冰冷的湖水中当她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最后一次露出水面最后一次求救的时候她忽然从丫环们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十分熟悉的表情——她日常捉弄折磨她们时的那种邪恶的惬意于是她明白了恶的花朵终于结出罪恶的果实自己的挣扎呼救都是徒劳的

 

个小丫头最初看到荷香落水时为凝结在心头过多的仇恨蒙昧了她们的良知所以她们任她沉浮压根就没想到出手相救直到荷香真的就要沉入湖底溺水而亡的时候她们才突然醒悟过来她是和自己一样的生命啊然而她们也都不会游水只能拼命呼喊求救但是秋凉雨冷白堤上根本没有游客两边的湖面上也没有游船而且就算有人听得见她们的呼救也已经晚了荷香已经沉入了深深的湖水之中再也不见了踪影

 

个丫环赶紧逃离了锦带桥现场

 

为了掩饰自己见死不救任凭小姐活活淹死的罪行她们悄悄商量着办法……

 

渐渐黑了下来可是外出的女儿还没回来刘均佐担心出事在客厅里坐卧不宁来回踱步忽然儿的三个贴身丫环慌慌张张地跑回了家门失魂落魄地说道:“启禀老小姐……”

 

小姐怎么啦?”

 

小姐不见了!”

 

!”刘均佐气血攻心差点昏厥过去管家赶紧将他搀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他喘息了一会儿问道:“小姐是和你们一道出去的如何失踪了呢?”

 

个口齿伶俐的小丫头说道:“午睡起来后小姐说家里憋闷让我们陪同她到西湖边上游玩可是今天天上飘着毛毛细雨所以湖边的游人很少小姐嫌冷就叫我们与她捉迷藏谁知道玩着玩着们就找不到小姐了们在西湖边上找了好长时间总也没有看到她的踪影只好……”

 

    刘均佐一拍茶几喝道:“找不到小姐你们回来干什么赶快去找若是找不回小姐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刘均佐将家里所有的佣人长工伙计统统派了出去几乎翻遍了杭州城的大街小巷没发现荷香那三个小丫环心里有数这会儿荷香早已沉入湖底被那些王八啃食着呢……

 

白堤的那一端即是西湖中的名胜之地——孤山

 

这一天下午布袋和尚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也不与寺僧打招呼默默地坐在了山顶上的赏梅亭

 

孤山自古以梅著名现在远远不是赏梅时节布袋和尚坐在这里干什么

 

风徐来有云起自西山渐渐向西湖铺来天色渐渐变得有些暗细雨飘落下来这时候闭目静坐的布袋和尚忽然睁开眼睛急急忙忙站立起向孤山之下的白堤方向望去

 

拂波云色重洒叶雨声繁

鹭双飞起风荷一向翻

空蒙连北岸萧飒入东轩

 ……

 

过蒙蒙细雨他看到四个少女沿着白堤走上锦带桥慢慢向孤山的方向走忽然其中一个少女扑通一下落入了湖水之中

 

然而少女毕竟不是青蛙所以不但没有青蛙入水后的逍遥自在反而手脚无措地胡乱扑腾起来拍打出朵朵洁白的浪花违常情的是桥上的那三位少女不但不急切施救反而像是看戏一样睁睁地看着水中的同伴挣扎……

 

布袋和尚飞快地跑下孤山跑过足足一里长的白堤跑到了锦带桥上然而时桥上桥下都已经没了人影顾不得脱掉衣衫奋力跃入冰冷的湖水之中

 

布袋和尚连续潜了几次水终于在湖底摸到了荷香将她拖到了堤岸上但是他打捞上来的荷香没有呼吸没了脉搏经成了一具冰凉的死尸他也不管死活荷香面朝下扛在肩上向孤山寺走去

 

一路颠簸进荷香肚子里的湖水虽然倒了出来她依然没有心跳没有呼吸孤山寺的几个僧人看到这个大肚子和尚扛着一具女尸进了寺院很是吃紧关闭了僧堂的门不肯让他进来布袋和尚无奈只好将荷香扛进天王殿仰面放在了拜佛的蒲团上

 

孤山寺的那几个寺僧很是好奇便悄悄溜了过来从门缝向里面张望——

 

这一看们大吃一惊看了满眼的烦恼个仰面躺在蒲团上的少女虽然没了气息却依然像睡熟了一样妩媚漂亮而那个胖和尚居然俯下身子与她亲嘴儿

 

门清净之地岂容亵渎们一脚踹开大殿之门一起闯了进来问布袋和尚:“你这狗胆包天的花和尚简直无耻至极竟然在佛殿之上猥亵女尸!”

 

布袋和尚哈哈一笑:“我无你们无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是在救她的性命呢。”

 

你骗鬼吧你明明是与她亲嘴儿……”

 

我那是往她嘴里吹气呢。”布袋和尚解释说,“她落入湖中溺水了一直没有恢复呼吸所以必须向她胸腔里吹气我已经吹得累了你们有谁来替换替换我?”

 

闻听此言那几个僧人一起向后退了一步其中一个人说道:“们出家人不能与女人肌肤相触劝你也不要再做有违佛门戒律的事情。”

 

布袋和尚冷笑道:“你们这些人嘴里说普度众生为了避嫌见死不救算什么修菩萨行的人!”

 

个僧人说:“阿弥陀佛僧人必须有所忌讳八十多年前杭州刺史白居易他是马祖道一的法孙佛光如满的得法弟子号香山见本寺一株石榴花开得极为鲜艳经专门题诗说

 

山榴花似结红巾艳新妍占断春

色相故关行道地尘拟触坐禅人

昙弟子君知否恐是天魔女化身

 

 “香山居士以此提示僧不可见色生情所以……”

 

布袋和尚笑着说道:“你们这几个人为天生的光头来冒充和尚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敢卖弄你们可知道白居易另一首写花的诗吗?”

 

那几个僧人摇摇头

 

布袋和尚接着说:“白居易晚年把自己一生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重修了洛阳香山寺所以他才香山居士’。自然而然时的香山寺住持凝公禅师也是他的知音道友一年春天白居易又一次来到香山寺快走到凝公的方丈前他忽然看到佛殿前的花坛里姹红嫣紫一片锦绣由此他吟出了一首别具一格的僧院花》:

 

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

细看便知华严偈方便花开智慧花

 

你们听这首意趣盎然的禅诗可以说深得花道三昧’。们僧人在寺院里种花一方面是为了美化环境另一方面是为了在欣赏花朵美丽的同时从中感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禅机开花落现的都是真如妙理可以催开我们自性之中永不凋谢的智慧之花。”

 

最后布袋和尚又说:“你们不是叫我花和尚吗我就给你们吟一首花和尚的诗

 

尚风流也出群来花下伴红尘

谁知醉卧声歌里犹自青山卧白云

 

众僧凛然一颤为他们从布袋和尚的诗意中感受到了一个禅者出污泥而不染处热火而清凉的洒脱境界

 

僧人们看那少女依旧死色沉沉毫无生机便满怀悲情诵起了大悲神咒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