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哪位建筑师的作品让你有“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的感觉?

 杰夫Rose 2017-11-29

无疑是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一系列建筑作品让人有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的感觉。



扎哈哈迪德的作品诡异多变、充满未来主义风格,她认为,时尚与建筑的共通之处在于创造力。创造力是时尚和建筑之间共通的桥梁,时尚与建筑都试图让人们过上更加愉悦舒适、富有激情的生活。建筑师艺术,又不是艺术,建筑师一种能量,我们在扎哈的作品中感受到了这种能量,这种能量使流动的空间变成可能的空间,创造出在静止中运动的空间。这种空间看起来是运动的,却散发着静止。



扎哈的建筑不仅在形式上敢于创新,它又具有功能性,涉及结构、力学、工程学等,它不仅仅是表达,建筑更注重影响力。建筑影响着空间里的每个人的每一天,扎哈信仰新视点的结构方式使得她摒弃了旧的传统观点,强调真正用感官或心灵来感知建筑的存在,推崇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诠释现代主义的现实性,将新的认知转化为现存造型的重新组合。扎哈以拆解和重组的方式,找出现代主义的根源,塑造了全新的建筑和景观。 扎哈认为对于形式会很相似,但不是永远不变的,形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何达到设计的目的,她的设计往往通过一些列通透的互相联系的简化组,将建筑分层,先画出一系列分层的平面,接着转化为一些列分层的体量,然后体量之间再互相联系,利用上述的三种方法进行建筑设计进程。



哈迪德对这些独特的建筑有自己的解释:“大家都知道我是反对绝对的直角的,我觉得没有什么笔不断地重复更乏味的了,所以通常我习惯只是将它当做一个参照,然后我可以利用对角线来设计我的建筑。对角线两边的角度可以不断变化,这样我就有很多选择来完成我的空间革新,令我的建筑变得柔软、流动起来”。 盘绕元素一直是扎哈建筑设计手段及标志性符号,她的建筑设计蜿蜒至基地景观内,以此创造机能、创造空间。这种盘旋的语汇界定了空间,创造了存在性、透明度和流动感,斜面、横线的几何式搭配、规整和不规则兼具,给人以美学的冲击。



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手法千变万化。她不服输不服老的个性不断的尝试新的方法来创造不同的空间效果。从形体上,她常常运用楔形物倾斜的变化形式组合。在效果布景上产生失重感的构图,高空附冲式的场面低飞于屋顶上空,超级深度的变形多视点的频闪样式的不稳定的空间布局。这些都体现出作为一个女建筑师的思维活跃调动。



也许是她的生长环境的特殊性,让她的设计附有不同于常人的个性。这种随心所欲的表现性更容易传达她内心的信息。因为我们的眼睛不同于摄像机将画面中的图像信息准确无误的全部认知。而是有选择带有感情色彩的接受我们所倾向的画面。视觉重心不自主的将会那些活跃的因素所吸引。 哈迪德的作品融合了西方和现代,扭曲状的背后隐藏着数学美感和她对未来以及时尚的追求。她借助科技性的架构,整合为意向,创造出属于扎哈的绝无仅有的设计符号并融入自己的设计中。



在建筑界,关于扎哈的争论一向很大,但是他在建筑设计上追求的绝对是超前与前卫的,时尚也绝不是她唯一的诉求,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利用螺旋手法制造拼接以及流线造型,成为未来感十足的符号,突显出其所在城市的未来发展方式和未来主义式生活,以及无法预料的极具冲击力的视觉美学体验。



哈迪德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她做过的建筑,而是她与众不同的性格与思想。在我做设计时,与自己起初的设计概念一步步脱节时,我看到了她的一句话:“不要主观想象建筑是什么样子,让你所感受到的食物本身的秩序来告诉你应该怎样去设计”。这就是一个成熟的建筑师成熟的想法。近二十年来,扎哈·哈迪德一直在追求者一种个性化的建筑语言,从她的建筑中,我们感受到了不同的激情,冲击,满足与感动,令人兴奋。尽管她建成的项目并不太多,但每个项目都因其独特的陈述形式与革命的创作理念而令世界震惊。



因此在她身后有很多追随者,她的建筑风格吸引着人们对她作品和创作理念的思索,实践与建造。 她的风格是极其鲜明的,她的大部分建筑造型犹如爆炸中建筑碎片,以锐利的弧线,强烈的动感和力度,在宇宙空间飞舞。 尽管哈迪德在建筑界的争议很大,很多建筑设计也没有付诸现实,但是她不受束缚的设计思想的实现背后付出的努力超出我们的想象。她为了表达她的设计理念克服万难,永不放弃去寻找解决的办法,没有抱怨,没有妥协,无限的从事自我的精神让我感动。



作为一个女性把自己的目标理想确定的那么非同凡响,肩上的重担一定很重。但从她自信的微笑中我们看见了她的成功。把自己独特的思想赋予建筑的成功,把自己超前的思想传达给众人的成功,把自己坚韧的思想影响建筑设计者的成功。 设计需要知识,空想需要积淀,完美需要坚持。既然我们选择了设计建筑,那就让建筑属于自己,成为自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学习它,了解它,热爱它。去寻找自己喜爱的建筑大师,摸索真正属于自己的设计道路,而不是盲目崇拜,建筑大师将带领我们在建筑专业中更好的成长!

前两年对 Greg Lynn 的《Animate Form》很感兴趣,虽然现在能体现这个思想的作品数不胜数,但是直到上半年看到 Zaha Hadid 的位于伦敦科学博物馆的 The Winton Gallery。简单地说这个概念是将飞机飞行时的气流实物化。

内部展柜和座椅摆放也是按照气流的方向,这是平面图:

现场照片:

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 Zeitz MOCAA / Heatherwick Studio

这个月频繁见到的一个作品,它以前是一个由许多个垂直圆柱筒矩阵组成的废旧仓库,被改造成了艺术博物馆。空间操作简单地说就是直接在中心挖空,如图:

实际照片:

这个空间的体验一定非常特别,除了感受到特别的尺度和光影之外,还可以感受到混凝土的质感,以及圆柱筒经过布尔运算之后边缘在空间和地面的延续。除此之外,这个建筑的施工也非常有趣,可以看到顶部的圆柱筒仅靠四周的圆柱筒支撑。

郑州塔(未建成)/ Christian KerezThe Inverted Portal / Ensamble Studio

先看一些图:

看起来像自然景观吧?

其实都是人造的,用挖掘机堆土作为模板,浇筑混凝土形成的人造景观。我第一次听朋友向我介绍的时候非常惊讶了。

建造过程:

表面纹理(这种感觉非常震撼):

美国零售商 BEST 产品展示场地 / SITE

由SITE(环境中的雕塑)设计的位于休斯顿、德州的BEST产品展示场地,充满戏谑,非常具有标志性,且反传统,非常后现代。直接看图吧:

其实最厉害之处不只在于想法,而是被实现,可以想象经历了多少困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