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唐诗成语51】刘禹锡之“司空见惯”:无情亦有情,他乡即故乡

2017-11-29  金色年华5...
【成语1】平地风波
【释义】指平地上起风浪。比喻突然发生意料不到的纠纷或事故。
【出处】唐·刘禹锡《竹枝词》:“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成语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释义】比喻事情进行波折很多,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另一个问题又发生了。
【出处】唐·刘禹锡《浪淘沙》:“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
【成语3】司空见惯
【释义】司空:古代官名。指某事常见,不足为奇。
【出处】唐·孟棨《本事诗·情感》载刘禹锡诗:“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

黄庭坚书刘禹锡《竹枝词》(局部)

心宽的人,就是在逆境中也能找到乐事。

刘禹锡就是这样的人。

贬官期间,无论在朗州、连州,还是在夔州、和州,尽管他心有不平,可他会找平衡,会调适内心啊!

实在不行,那就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异乡风光,感受别样人情,以积极心态面对,总是好的。

初到连州时,刘禹锡经常会微服下乡,看农人们劳作,和他们聊天。这一天,他走到乡下,见农妇农夫们在一处水田内一边插稻一边说笑,就想:农家的生活也真是简单快乐。

就在这时,路上过来一个男子,刘禹锡一看他那身“乌帽衫袖长”的装扮,就知道他是一个“计吏”(地方派到朝廷办公事的书吏)。这计吏站在路旁,面对田里干活的人,一脸的优越感。

有农人见计吏那副德性,就用嘲讽的语气跟他搭讪:“哟,去了趟长安,回来就不认人啦?是不是就快要升官了?”

计吏不知羞耻地回道:“那是!长安那个大啊,楼房那个高啊,人马那个多啊,不是你们能想像出来的。我到那办事,见了好多高官。现在我已打点好了,要不了两三年,我就真的去官府上任啦。”

刘禹锡听到计束如此不顾廉耻地吹嘘,心里禁不住骂了句:这样的人都能买个官当,那官场真的要成了王八池了!

因此,更多的时候,刘禹锡还是愿意接近那些纯朴的老姓的。

到了夔州后,刘禹锡很喜欢听当地人唱民歌,最喜欢听的就是竹枝词了。那些青年男女在笛子和鼓的伴奏下边歌边舞,歌声宛转,舞姿优美,刘禹锡每每会为之沉醉。

有时,刘禹锡也会兴高采烈地加入到歌舞队伍中去,时日一长,不仅学会了唱和跳,而且还尝试创作民歌体诗歌——

有感于一位少女的纯美初恋,他就写了一首《竹枝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惊叹于瞿塘峡的艰险,他就写了另一首《竹枝词》:

瞿塘嘈嘈十二滩,人言道路古来难。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瞿塘峡里波浪翻滚,那是因为水下有石滩,是被迫的,而人心却连水都不如,平白无故就会生出事端。

刘禹锡这样感慨,一定是联想到自身遭遇了吧?

看到一群妇女在江边淘金,刘禹锡又有感触,然后就写出了一首首的《浪淘沙》:

日照澄洲江雾开,淘金女伴满江隈。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沙中浪底来。

——权贵们的首饰金印哪里来的?还不是淘金女迎着风浪,在水中一点点淘来的!

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只要坚持,沉入水底沙堆中的金子,总还会有发光的一天的。

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

令人忽忆潇湘渚,回唱迎神三两声。

——是啊,人生总有不平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起伏不定。

刘禹锡的人生不就是“前波未灭后波生”吗?因参与革新被贬朗州,因写一首“桃花诗”被贬连州。可他就是不屈服,从和州调回京后,他再写一首“桃花诗”向权贵叫板,结果又被外放到苏州。

苏州就苏州,苏州还是人间天堂呢!

大和五年(831年)10月,刘禹锡赴苏州。至洛阳,时为河南尹的白居易热情接待了他。

在洛阳前后呆了15天,刘禹锡吃好喝好玩好之余,还对白居易家中的一个少女动了心思。那女子名叫樊素,十三四岁,是白居易的一个家妓。白设酒宴招待他时,樊素就负责在一旁歌舞助兴。

当刘禹锡初次看到樊素,眼就直了,虽已年近花甲,他却有了枯木逢春的感觉。

不仅心里想,他还要写诗赠人家:

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向人时。

终须买取名春草,处处将行步步随。

看人长得好,刘禹锡还想把她从白居易手中买过来,改名春草,日日相伴。

想得倒美,只是白居易舍不得。

刘禹锡到了苏州之后,在与白居易寄诗唱和的过程中,对小樊还是念念不忘。

大和七年(833年),那个曾写过《锄禾》的李绅来到了苏州。李绅当时是越州长史兼浙东观察史,他于当年7月在苏州建了座“杜鹃楼”,用以设宴待客。

这一日,李绅要请刘禹锡。

刘禹锡知道李绅曾在朝中任过司空那样的虚职,人称“李司空”,也听说过其人在当官后生活豪奢,特讲排场。

赴了李绅的席宴,刘禹锡才真正见识什么是“讲究”——富丽堂皇的房间不说,少见的山珍海味不说,单是那一众绝色歌妓就让他瞠目结舌了。

歌妓们歌声悠扬,一曲《杜韦娘》唱得让人心颤;曼妙的舞姿让刘禹锡那双老眼花上加花了。

其中有一歌妓,让他想到了白居易家的小樊。

刘禹锡在酒劲的助推下,当场写了一首诗:

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写完,他把诗稿交给李绅,然后道:“这样的美女,这样的场面,你是习以为常了,我可是头回见呀!你看这些美女,多惹人爱怜,等回去后我可要把肠子想断了。”

李绅看了诗,就醉眼朦胧地指着歌妓对刘禹锡说:“我老李是爽快人,你要是喜欢哪一个,拎走!”

刘禹锡一听,喜出望外,问:“当真?”

李绅道:“骗你不是人!”

结果,席宴一结束,刘禹锡便带上那个很像小樊的歌女,欢天喜地回去了。

当然,作为一个官员,在苏州任上,刘禹锡也是很尽责的,因在救灾赈灾方面业绩突出,他还获得过朝廷“恩赐金紫”的奖励呢。

在苏州干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之后又去汝州、同州(今渭南大荔县)干了两年。开成元年(836年),他回到洛阳,任分司东都的太子宾客。

人老了,任的又是闲职,可刘禹锡的心中还是有想法的,他在《酬乐天咏老见示》一诗中写道:

人谁不愿老,老去有谁怜。

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xiāo)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经过了,看透了,心下便释然了。不再能呼风唤雨,那就当一片扮美天空的晚霞吧。

暮年的刘禹锡安居洛阳,波澜不惊,直至会昌二年(842年)病逝。

被后人称作“刘宾客”的刘禹锡,虽大半生身不由己,客居他乡,但他一直是自己那颗心的主人,爱憎分明,表里如一,收放自如,高傲不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