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之尖 / 三线建设 / 萧典富 || 三线外语人(连载三)【第222期...

分享

   

萧典富 || 三线外语人(连载三)【第222期】

2017-12-07  秦岭之尖

六、中译英(出口)

我和我们所里的外语人所承担的中译英,即出口资料翻译是一个庞大的多系统工程,到我“真正”退休前后历时18年之久,就我参与的任务就涉及的单位有贵航设计所和162厂、中航技、空、海军、西飞、北京628所、海航、桂林某美资公司、安顺市、县,和香港、上海地铁工程等单位;涉及的机型有教练机、战斗教练机、轰炸机、运输机、直升机等十几个机型,如FT-7B、FT-7BB、FT-7BP、FT-7BZ、FT-7BB(AF)、FT-7BK、FT-7BS、FT-7P、FT-7N、FT-7PB、FT-7P(HS-4)、Y7H-500、K-8等等;专业工程范围有军用航空工程、地铁建筑工程、航空地面设备、中、草药种植等。参与的翻译和工程技术人员达 40多人。而且大多是急件,具有工期短、技术难度高、任务量大,专业面广等特点。据统计,300 或400万字及以上的大的工程(或战役)就干了4、5个,还有百万字的2个,其他也都是十几、二十和几十万字的,累计3400 多万字。就这数以千万字的出口资料翻译令我们三线这么十几个外语人呕心沥血、肝脑涂地,献出了我们半辈子的有效青春和热血,为公司、为国家出口创汇居功至伟,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打的第一个战役是570多万字的出口伊拉克的全套FT-7B飞机资料翻译,其中包括170万字的技术说明书9册、300万字的培训教材(含图纸)44册、80万字的航材目录和20万字的四随目录。当时的情报所还负责几十册的成品说明书。由于这是我基地飞机产品出口创汇的第一单,而且是个大单,领导特别重视。早在我出差法国巴黎举办第37届航展还没回国时,高情怀总工程师就专门召开会议进行部署,并发文指派我负责组织领导飞机设计所的翻译工作,具体就是上面所述的飞机技术说明书、培训教材等;成品说明书和飞行员手册则由南华情报所朱恒德师傅负责组织领导。

说到与伊拉克的军贸,早在1982年我被借调到北京中航技出口三处帮忙工作时曾参与接触过。当时 除了陪同三处处长与罗马尼亚、索马里、美国驻华联络处武官处、埃及等交涉谈判外就是与伊拉克的空军有关部门接洽进行航空器材商务交涉与谈判并翻译有关合同文件。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伊拉克只能以约旦的名义出面谈判并签署协议。在两伊战争中,萨达姆被视为中东的英雄,大部分中东小国都用美元积极支持萨达姆对伊朗的战斗。所以萨达姆在两伊战争中很是发了一笔战争横财。据报道,打完与伊朗的战争,萨达姆还用大笔美元将被打得稀趴烂的巴士拉修建一新,国库里还有60多亿美元储备呢(当时我国年外汇储备都只有50亿美元)。在海湾战争前,伊拉克仅从我国购买的歼七飞机达80架及与其相配套的FT-7B教练机10架。2003年美国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与英国联手对伊拉克实施大规模军事入侵,借助其强大的空中优势,向伊拉克的数十个战略目标,投掷了2000多枚精确制导导弹,其中战斧式巡航导弹就达500多枚,完全摧毁了伊拉克的防空力量。萨达姆的军队对此毫无还手之力;而为了保存空中力量,只好将飞机埋在沙漠里,以期美英军队撤走之后,挖出来继续使用(这种方法在海湾战争中曾经就用过)。哪知,美英军队占领后,枪杀了萨达姆,解散了萨达姆的军队,重新扶植起一支军队。事过境迁,飞机之事被人遗忘,十几年后的今天才被人发现,挖出来已是废铁一堆啦,悲哉!悲哉!



就上述570多万字的翻译任务,从87年7月开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需完成翻译、校对、打字、校样、出版、印刷、装订,直至打包装机出口,简直不可想象。因为我们的飞机产品,需提前大部件分解运往港口,和我们的飞机资料一起装船发运,赶在我们的专家们到达伊拉克前运到。这样,专家们一经到达就能准时开始工作。当时,我们只有7、8名翻译,要翻译几十、甚至上百人编写的数百万字的资料,平均一个翻译要完成近80多万字的翻译任务,而且要自己将校对、正式定稿的译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打成母版,供复印装订。时间之紧,任务之重,简直不敢想象;而且就中译英而言,多是新手。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业基础都参差不齐。其基础知识,特别是语言基础、数理化知识都比较薄弱,更别说技术基础了;而且大多都不是学英语的。这样翻译出来的初稿是什么样子的,搞过翻译的人都可想而知。著名翻译家刘重德教授说:“英汉翻译(任何外语翻译都不例外)这种双语转换的过程,绝不是一件像有些人所臆想的逐词翻译即可拼凑成句那样易如反掌的简单劳作,其中大有学问。”  但是,我们三线外语人,毫不畏惧、毫不气馁,以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的精神,不会就学,不懂就问;向老同志学习打基础,向设计员同志请教补短板。我们几个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科学安排,倒排进度。冬天里,办公室很冷,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干脆把字典、资料都搬回家。在家里办公,可以有效地利用时间,不受外界干扰;工作、休息、吃饭,统筹安排,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我们每天都几乎是夜以继日,只睡几个小时,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甚至二十个小时。吃饭也在工作,工作中也在吃饭;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反正时间都乱了,过反了。每天干到半夜,睡一会,醒来接着干;干到上午十点,实在困了,眯一会冲把凉水脸继续干。这就是三线外语人的作息时间表!我本人除了开始还有时间做段翻译外,等到大家译文的不断出来,我则要集中时间进行校对。平均下来,差不多每天都需完成近两万字的校对,400字的稿纸有4、50页呢。南华情报所的翻译同志们也是日夜兼程,真是“革命家拼命”。正如译界的共同体会,“爬格子”之苦,说到底就是脑细胞的快速死亡,精力的急速消耗,身体与心力的透支!

翻译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翻译家郑振铎说:“翻译家的功绩的伟大绝不下于创作家,他是人类的最高精神与情绪的交通者。”翻译就是创作,意即创造性工作。刘重德教授还说过:“一个初学翻译的人,也往往不知翻译之难,认为学了英语,再买上一本字典,就万事俱备,动手翻译了。其实不然,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翻译家严复尚且说过‘一名之立,旬月踟蹰’”。据说严复在翻译《Evolution and Ethics and Other Essays》时,为书名绞尽脑汁,“有如雄关,晨夕推敲,寝食俱废,呕心沥血,面色憔悴”。他妻子劝其:“勿为一词而轻生。”严复答道:“蜉蝣此生何足惜,一词足以垂千秋!”,最后,他将evolution 一词置于案上一天到晚推敲,获得“天演”二字。他不禁谓然长叹曰:“一名之立,旬月踟蹰”!从此,这一佳句成为译界的至理名言,或座右铭,教诲千秋后世译人!

科技翻译是一门综合性极强的技术,而航空科技的专业性强,属于高科技的范畴。科技翻译不像文学翻译,主要是忠实性翻译,需要严格忠实于原文原意,即“信、达、雅”三原则,更要侧重于“信”,不需要华丽的辞藻和过于修饰。一架飞机虽其外表光鲜,其内五脏六腑俱全,无一不是高、精、尖。中译英人员首先要具备很强的中文科技文献的阅读和理解能力,特别是对其技术含义、技术原理作正确理解。唯有如此,你才能做到译文选词准确,表意精准。所谓“词无定义、译无定法”,我认为主要是指文艺艺术作品;而科技文献中的技术术语的表意性,即其技术含义多具有唯一性,所以选词不准就可能造成“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错误。一些原理性的文段理论性强、述理深刻、深奥难懂;但是其逻辑性强,便于根据上下文的语境、前后的逻辑机理,进行逻辑梳理,帮助你理解,以确定其准确的技术含义。例如,有的在翻译发动机机件的焊接时,用了soldering一词,其技术含义是指锡焊、钎焊、低温焊接、软焊、青铜焊;而航空发动机件,均是高温、高强度合金件,其焊接用soldering 就失之千里了,只能用welding。而且,有时welding可替代soldering,可soldering却不能替代welding。

英语和汉语比较,既有共通性,更有其种种差异性。这就要掌握英语的表达特点,如语序差异、逻辑差异及其语词表意差异等等,才能进行有理性逻辑性的遣词造句。例如,翻译维护、维修规程或者指南时,中文的状语比较多,所以在译成英语时,仅如何修辞疏状就有学问,要注意学习规范和技巧,前置、后置还是置中都有规律可循。

总之,翻译是一门理论性、技巧性极强的学问,要不断学习、总结和提高。

经过设计所和情报所十几位翻译近一年的不顾疲劳、腰酸背痛和视力极度下降的精心劳作、奋斗,获得的是满满的收获和喜悦,是为公司、为国家出口创汇软件翻译的第一战役的胜利。装订成册的资料几十册,加上成品说明书,一百多册,每架机按每份2套配备,以十架机计,堆在一起如一座小山似的。装箱装船,整装待发。我作为吴总的翻译,必然要参与飞行员的培训和塔台指挥翻译,顺手拿本《手册》学习学习时,发现其美中不足,不仅有大量的悬垂分词和动词原形冠以“when”就做状语,而且还有一些技术性错误, 如“燃、滑油”混用,“接通、断开”搞反,“分、秒”搞混,“姿态”译成“高度”,“收讯”译成“发射”等,及漏译、错译和数据错误无数。专家们马上就要出发了,迫在眉睫。怎么办,我很矛盾。改吧,不关我的事,而且还得罪人;不改吧,事关交付他国飞机的飞行安全和国家的声誉。我只好汇报给专家组长、总设计师吴炳麟,由他安排处理。他很直接的说:“过去不归你管,可这次出去你是首席翻译对翻译质量全权负责,出了问题你要承担责任的。”吓得我只好领命,突击校对、突击打字,请分管情报翻译的孙业绍副总安排突击复印装订成册。由于大批资料都已发运,我只好将这几册资料手拉肩扛到伊拉克才没误事。



作者简历:萧典富  译审(教授) 全国资深翻译家  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1967年9月参加工作, 2004年退休,现居深圳;历任贵航飞机设计研究所翻译、翻译组长、经济计划科/生产科科长、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翻译室主任、FT-7P型机主任设计师、航空学会会员、贵州翻译协会会员、常务理事及顾问、深圳高职院英语教师、桂林龙江保健品公司(美资)副总经理、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等。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