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龍 / 滴天髓 / 滴天髓征义——第一章 通神颂

分享

   

滴天髓征义——第一章 通神颂

2017-12-11  魏小龍

一、三元

[原文]

欲识三元万法宗,先观帝载与神功。坤元合德机缄通,五气偏全定吉凶。

三元者,天元、地元、人元也。干为天元,支为地元,支中所藏为人元。阴阳本乎太极,曰“帝载”;五行播于四时,曰“神功”。孔子②《说卦》③,于震出曰帝,于妙万物曰神④,盖非此不足以状其用而形其妙也。受赋于天谓之命。《易·彖》⑤“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至哉坤元,万物资生”。生者,形之始。人之秉气受形,弓天地合其德,机缄相通。所秉五行之气有偏全,故万物之命有吉凶。

 

[注释]

①坤元:《周易》中的坤卦,元指本原。与乾元相对。古人认为万物有乾坤两个根元,其中乾元属阳,特点是刚健,为主导;坤元属阴,特点是柔顺,为附从,二者共同化生了天地万物。

②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暑期鲁国人,伟大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历史上著名的圣人。曾经做过鲁国的司寇,主张用道德和礼教来治理国家。曾经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称《易经》十真,或称易传),作《春秋》。一生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

③《说卦》:《周易》十传中的一篇,主要解释卦象,相传为孔子所作。

④于震出曰帝,于妙万物曰神:指《说卦传》关于“帝出乎震”、“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二语。

⑤《易·象》:《周易》十传之一,用来解释卦象和卦义。

 

[今译]

要掌握三元万法的根本,先考察造化的作为和五行的功用。坤元的作用与乾元相合,气运就会通达;根据五行偏胜还是均衡,就能判定命运的吉凶。

三元,即天元、地元、人元。天干为天元,地支为地元,地支中所藏的天干为人元。阴阳根源于大极,叫做“帝载”;五行布化于四季,叫做“神功”。孔子的《说卦传》,对震卦的出现说帝,使万物美妙说神,因为不这样就不足以描绘它的作用,形容它的妙处。秉受于天叫做命。《周易·彖传》说:“伟大啊,乾元,万物因你得以开始”,“极至啊,坤元,万物因你得以产生”。生是形体的开始。人的秉气和受形,其作用与天地的作用相合,机缄相通。所秉受的五行之气有的偏胜,有的均衡,所以万物的命有的吉祥,有的凶险。

二、顺悖

[原文]

戴天履地人为贵,顺则吉兮凶则悖。要与人间开聋瞆,顺逆之机须理会。

八字贵乎天干地支顺而不悖。如天干气弱,地支生之;地支神衰,天干辅之,皆为有情而顺者,吉。如天干衰弱,地支抑之;地支气弱,天干克之,皆为无情而悖者,则凶也。人之八字,最要四柱流通,五行生化;大忌四柱缺陷,五行偏枯。子平之法,全在察其衰旺,究其顺悖,审其进退,论其喜忌,是谓“理会”。至于奇格异局、神煞、纳音诸名目,乃好事者之妄造,不合五行正理,未可尽信。若据此以论休咎,必致以正为谬,以是为非,讹以传讹,遂使吉凶之理,昏昧难明矣。

 

[注释]

①子平之法:指八字推命的方法。子平,姓徐,名居易,北宋人,生平事迹不详。传闻他在五代末年与陈抟一起隐居华山,著有《徐氏珞璐子赋注》二卷,在李虚中的三柱法(年、月、日推算法)的基础上发明了四柱法(年、月、日、时推算法),以四柱的干支八字的生克制化关系推测人生命运,影响极其广泛,以致于八字法称为子平法。

②奇格异局:指命理学中片面追求奇异、脱离阴阳五行正道的格局,如壬骑龙背、六乙鼠贵之类。格局是命理学的重要内容,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人的命运,但一旦走向悦奇尚异,难免误入歧途了。

③神煞:我国早期的看命法中,有一种流行很久的星宿照命和神煞入命的观念。把天上星宿神煞和人的命运结合起来,出于古代人们对于星和神的一种崇拜心理。星煞吉的叫星或神,凶的叫煞,遇吉则更吉,遇凶则更凶。但是,吉星必须具备吉条件,否则吉也不显,凶煞亦然。所以,对星煞必须综合分析应具条件的盈亏,切勿一见星煞便下断语。

 

[今译]

在头顶天、脚踏地的动物中,人是最可宝贵的,五行和顺命运就吉,五行悖逆命运就凶。

八字以天干地支顺而不悖为贵。如果天干气弱,地支就生扶它;地支神衰,天干就辅助它,都属于有情而顺,这样就吉。如果天干衰弱,地支却抑制它;地支气弱,天干却克制它,都属于无情而悖,这样就凶。人的八字,最重要的是要四柱流通,五行生化;非常忌四柱有缺陷,五行偏枯。子平的方法全在考察它的衰旺,推究它的顺悖,审看它的进退,讨论它的喜忌,这叫做“理会”。至于奇格异局、神煞、纳音等名目,是好事者妄造的,不符合五行的正理,不可以完全相信。如果根据它们来推论祸福,必定导致以正确为谬误,以是为非,讹以传讹,以至使吉凶的道理昏昧而难以明了。

三、理气

[原文]

理承气兮岂有常,进兮退兮宜抑扬。

进退之机,不可不知。非长生为旺,死绝为衰,必当审明理气之进退,庶得衰旺之真机。凡五行旺相休囚,随四季而定,乃天然之程序。将来者进,是谓相;进而当令,是谓旺;功成者退,是谓休;退而无气,是谓囚。须辨其旺相休囚,以知其进退之机。日主喜神宜旺相,不宜休囚;凶煞忌神宜休囚,不宜旺相。然相胜于旺。旺则极盛之物,其退反速;相则方长之气,其进无涯也。休甚于囚。囚则既极之势,必将渐生;休则方退之气,未能遽复也。此理气进退之正论。

 

[今译]

理承气而行,哪有一定的规则?或者前进或者后退,应当有抑有扬。

进退的机缄,不可以不知道。不是长生就一定强旺,死绝就一定衰弱,必须审察明白理气的进退,这样才能了解衰旺的真正机缄。凡五行的旺相休囚,都要按四季来决定。将来的上进,这叫相;上进而当令,这叫旺;功用成就了的后退,这叫休;后退而无气,这叫囚。必须辨别五行的旺相休囚,来了解进退的枢机。作为日主和喜神的,应该旺相而不应该休囚;作为凶煞和忌神的,应该休囚而不应该旺相。不过相比旺还妙,因为旺的是极盛的东西,它的后退反而迅速;相的则是方长的气类,它的上进还有很大的余地。休还不如囚,因为囚是已经到了极至的形势,必将逐渐转为生发;休则是刚退的气类,不可能很快返回。这是理气进退的正确论说。

 

[原文]

爰举两造为例:

己戊丁丙乙甲癸壬

酉申未午巳辰卯寅

甲木休囚已极,庚金禄旺克之,一点丁火,难以相敌;加之两财生煞,似乎煞重身轻。不知九月甲木进气,壬水贴身相生,不伤丁火。丁火虽弱,通根身库。戌乃燥土,火之本根;辰乃湿土,木之余气。天干一生一制,地支又遇长生。四柱生化有情,五行不争不妒。至丁运科甲联登,用火敌煞明矣。虽久任京官,而宦资丰厚,皆因一路南方运也。

 

[注释]

①科甲:科举。因汉唐时举士考试分甲、乙等科。也指科举出身的人。

 

[今译]

现在举两个命造为例

甲木已经休囚到了极点,庚金以禄旺的状态克制它,一点丁火难以抵敌;再加上两个财星生扶庚金七煞,似乎属于七煞深重而日主轻微。而实际情况是,九月甲木进气,壬水贴近它相生而不克丁火,丁火虽然衰弱,但是通根身库。戌是燥土,是火的根蒂;辰是湿土,是木的余气。天干一个生扶一个制伏,地支又遇到长生,四柱之间的生化富于情意,五行之间不争夺也不妒疾。到丁运接连考中了举人和进士,用火来抵敌庚金七煞是很明显的。虽然长久担任京官,但是收入丰厚,这都是一路走南方运的缘故。

 

[注释]

②现在举两个命造为例:为避免重复,译文中命式省略。下同。

 

[原文]

己戊丁丙乙甲癸壬

卯寅丑子亥戌酉申

此与前造大同小异。以俗论之,“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兆”,贪合忘冲,较之前造更佳。何彼则翰苑①,此则寒袷②?不知乙庚合而化金,反助其暴。彼则甲辰,辰乃湿土,能生木,此则甲戌,戌为燥土;彼则申辰拱化,此则申戌生煞;彼则甲木进气而庚金退,此则庚金进气而甲木退。推此两造,天渊之隔,进退之机,不可不知也。

 

[注释]

①翰苑:按字义解,“翰苑”可理解为“文翰荟萃之处”,如唐·王勃《上武侍极启》:“攀翰苑而思齐,傃文风而立志”;也可以作翰林院的别称,如《宋史·萧服传》:“文辞劲丽,宜居翰苑”。輪林院封建时代具有浓厚学术色彩的官署。在院任职与曾经任职者,被称为翰林官,簡称翰林,是传统社会中层次最高的士人群体。

②寒袷:贫寒。袷,古代交叠于胸前的衣领。

 

[今译]

这一命造与上一个大同小异。从俗师的观点看,“甲把乙这个妹妹嫁给庚,就会转凶为吉”,因为贪合忘冲,而比前一命造更理想,为什么上一命造在翰林院做官,而这一命造却很贫寒?因为这一命造乙庚相合而化作金,反而助长庚金的克制。上一命造的日主是甲辰,其中辰是湿土,能生扶木,这一命造的日主是甲戌,戌属于燥土,不能生扶木;上一命造中申和辰拱会水局,这一命造则申和戌生扶庚金七煞;上一命造甲木进气,而庚金退气,而这一命造则庚金进气,而甲木退气。这两个命造,推论起来有天渊的区别,其中进退的机缄,不可以不知道。

四、配合

[原文]

配合干支仔细详,定人祸福与灾祥。

此辟谬之要领也。祸福灾祥,必须详推干支配合,与衰旺喜忌之理,不可将四柱干支置之勿论,专从奇格神煞妄谭,以致吉凶无验。命中至理,只存用神,不拘财官印绶比劫食伤枭煞,皆可为用,勿以名之美者为佳,恶者为憎。果能审日主之衰旺,用神之喜忌,当抑则抑,当扶则扶,所谓“去留舒配”,则运途否泰显然明白,祸福灾祥无不验矣。

 

[注释]

①枭煞:偏印与偏官。偏印又称枭,偏官又称煞。“煞”字,原文都作“杀',现一律改作'煞”。

 

[今译]

仔细推详天干与地支的配合,用来判定人事的吉凶福祸。

这是批驳谬误的要领。对于祸福灾祥,必须详推天干地支的配合,与衰旺喜忌的道理,不可撇开四柱干支不论,而专门追随奇格异局、神煞等等瞎说,以致吉凶不能应验。命中的至理只在于用神,不论财星、官星、印绶、比肩、劫财、食神、伤官、枭神、七煞,都可以取作用神,不要以为名称好的就好,名称坏的就坏。如果真能审察日主的衰旺和用神的喜忌,应当抑制的就抑制,应当扶持的就扶持,所谓“去留合适”,运途的否泰就显然明白,祸福灾祥就无不应验了。

 

[原文]

己庚辛壬癸甲乙丙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

此造以俗论之,干透三奇之美,支逢拱贵之荣,且又会局不冲,官星得用,主名利双全。然庚申生于季春,水本休囚,原可用官,嫌其支会水局,则坎增其势,而离失其威,官星必伤,不足为用。欲以强众敌寡而用壬水,更嫌三奇透戊,根深夺食,亦难作用。甲木之财,本可借用,疏土卫水,泄伤生官,似乎有情;不知甲木退气,戊土当权,难以疏通,纵用甲木,亦是假神,不过庸碌之人。况运走西南,甲木休囚之地,虽有祖业,一败而尽,且不免刑妻克子,孤苦不堪。以三奇拱贵等格论命,而不看用神者,皆虚谬耳。

 

[今译]

这一命造,按俗师的说法,天干透出理想的三奇,地支遇到拱贵,并且会成申子辰水局而不相冲,官星得到了运用,主名利双收。但是庚申出生于春三月,水处于休囚状态,本来可以以官星为用神,但地支会成申子辰水局,使坎水势力增强,离火失去成力,官星必定受在,所以官星不足以作为用神。要以强大众多的水为用神,去抵敌寡少的火,又嫌三奇中透出戊土,枭神夺去食神,也有难处。甲木偏财本来可以用来疏松土和卫护水,耗泄伤官而生扶官星,似乎有情意,却由于甲木退气,戊土当权而难以疏通。就是用甲木也只是假用神,主命主不过是个庸碌的人罢了。况且大运走西南甲木休囚的方位,即使有祖业也会一气败光,而且不免刑伤妻室,克害子女,使自己孤苦不堪。以三奇拱贵等格局论命而不看用神的人,都是虚浮而荒谬的。

 

[原文]

庚辛壬癸甲乙丙丁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

此造初看一无可取:天干壬丙一克,地支子午遥冲,且寒木喜阳,正遇水势泛澹,火气克绝,似乎名利无成。然细推之,三水二土二火,水势虽旺,喜无金生;火本休囚,幸有土卫,谓“儿能救母”。况天干壬水生乙木,丙火生己土,各立门户,相生有情,必无争克之意。地支虽北方,然喜己土元神透出,通根禄旺,互相庇护,其势足以止水卫火,正谓“有病得药”。且一阳后万物怀胎,木火进气,以伤官秀气为用。中年运走东南,用神生旺,必是甲第中人。交寅,火生木旺,连登甲榜,入翰苑,靑云直上。

由此两造观之,配合干支之理,其可忽乎?

 

[注释]

①甲第:科第,即指科举考试,因科举考试分科录取,每科按成绩排列等第。

 

[今译]

这一命造,初看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天干壬水和丙火相克,地支子水和午火相冲,而且寒冷中的乙木喜欢阳暖,却正遇上水势泛溢,克绝了火气,似乎名利都无法成就。但是仔细推论,三个水、两个土、两个火,水势虽然旺相,好在命局中没有金;火本来休囚,好在有土的卫护,叫做“儿子能救护母亲”;何况天干壬水生扶乙木,丙火生扶己土,门户虽然分立,却富有相生扶的情意,必定没有相争相克的意思。地支虽然位于北方,但是喜欢己土原神透出干头,通根于禄旺的方位,互相庇护,势力足以阻止水而卫护火,正是所谓“有病得药”。而且一个阳爻来复之后万物开始怀胎,木和火进气,以伤官为用神发泄秀气。中年走东南方位的运,用神生旺,必定是举业中的人;交寅运,火长生而木当旺,考中了进士,进入翰林院,青云直上。

从这两个命造看,配合干支的道理难道可以忽略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