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的气候|气候变化与罗马帝国的衰落也有关吗?

2018-01-11   村上龙

古老的罗马帝国从兴盛走向衰落,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英国近代杰出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其所著的史学名著《罗马帝国衰亡史》中这样描述:“帝国的瓦解是一点点开始的。”但近年来,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让历史学家们开始重新审视环境因素在帝国衰落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这其中,就包括气候的变化和大范围的流行性疾病。

今天,我们排放的温室气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改变地球气候,但坦白地说,气候变化并非什么新鲜事儿。地球旋转、倾斜及其运行轨道的微小变化都能影响太阳给地球的能量“分配”。而且,就连太阳本身的辐射量也总在变化。火山也可能出来“搅局”,它们喷发出的火山灰盘旋在大气上空,像“盾牌”一样把来自太空的热量挡了回去。

火山喷发可能造成严重的气候灾难 。

据气候学家分析,帝国建立和兴盛繁荣的头几个世纪里,那可是以“最优的气候”而闻名的。大约在公元前200年到公元150年间,在帝国广袤的领土上,气候始终保持温暖湿润。在农业经济时代,这样“优渥”的气候条件极大地带动了帝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因此,尽管人口急速膨胀,但总有足够的食物来养活人们。

托马斯·科尔油画作品《帝国的繁盛》。

但气候的“脾性”终究会改变。从公元2世纪中叶开始,帝国每年最重要的事件——尼罗河洪水频发。极端的干旱,或是极端的严寒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你能想象的到,在气候变化面前,人类社会有多么敏感!更糟糕的是,如今人类活动的范围和程度已远非当时可比,而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失我们也难以承受。

随季节波动的流行病

公元3世纪40年代左右,干旱“凶猛”席卷帝国。随之而来的,是另一场流行病。因迦太基基督教主教西普里安记录了这场瘟疫。从帝国的一端到另一端,哀鸿遍野。当时,瘟疫影响到已知西方世界的各个地区,不仅人与人之间接触会传染,病人穿过的衣服和用过的东西也是重要的传染源。

罗马帝国辖下,三世纪的北巴尔干,其中驻扎在“潘诺尼亚”,“达尔玛提亚”与“莫伊西亚”的军团都是多瑙河前线的罗马主力,距离边境最近,战力与建制都是一流水平。

据史书记载,这次瘟疫在传播上有季节变化。一般来说,秋季开始暴发,延续整个冬天和春天,夏季来临时便会渐渐退去。这场瘟疫猖獗了15年,大约2500万人死于这场恐怖的恶性传染病,是历史上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瘟疫之一。

也因此,罗马帝国政治、经济、军事遭遇了全方位的衰退,史称“3世纪危机”。起初,罗马当局将瘟疫归咎于基督教,并打算借此将其连根铲除。 但在暴力镇压中的教会,反而通过照顾病人、埋葬死者赢得了尊重。在这场“考验”的余波中,基督教以前所未有速度迅速壮大。

气候变化出现的连锁反应

到了4世纪,罗马帝国度过了第二个黄金时代。可惜,在4世纪末5世纪初的几十年里,帝国在军事上遭遇了一系列失败,甚至败给了哥特人,这在它辉煌的历史中是极其罕见的。

从公元1世纪开始,哥特人就住在多瑙河流域。公元4世纪,哥特民族内部开始分裂为东哥特和西哥特。东哥特向东迁移到了多瑙河下游区域,在临近黑海的地方建立了城镇。他们为何要进行迁徙?树木年轮数据显示,4世纪中叶,发生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旱。青草枯萎、牛羊饥渴,以草原为生的游牧民族在这场大旱中陷入绝望,只能不断西迁。 

另一种说法是,这些西迁的匈奴人来自原在中国北方的匈奴人。公元 375年,匈奴对东哥特人发起猛烈进攻,后者也只能西迁,压迫西哥特人随之西迁。而后,匈奴人追击至此,376 年,在他们的压迫下,西哥特人申请进入帝国避难。帝国皇帝亚伦斯为解决劳动力不足及扩充军队,批准了西哥特人的要求。然而,罗马对西哥特人的统治十分残酷。不堪虐待和压榨的西哥特人终于奋起反抗,通过起义与帝国展开了长期战争。 

阿波利图斯战役,帝国历史上第一次皇帝亲自参战并战死的战例。

在奴隶起义和外族侵袭的双重打击下,公元394 年,由镇压起义者起家的提奥多西最后一次把摇摇欲坠的罗马帝国统一了起来,然而统一是短暂的,住在多瑙河、莱茵河的日耳曼人,依然像浪潮一般地向罗马帝国席卷而来。公元476年,罗马雇佣兵领袖日耳曼人奥多亚克废黜只有6岁的西罗马皇帝罗慕洛。就这样,这个曾称霸地中海,历时十几世纪的奴隶制大帝国,终于在奴隶起义和外族入侵下,覆没了。

晚古典小冰河时代

在帝国西部衰落的同时,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却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兴旺繁荣起来,使地中海再次成为罗马帝国的内湖。但那时对帝国最大的威胁是突然变冷。6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之间,大规模火山喷发震惊了全世界。

公元536年,欧洲的夏天消失了。在大约15个月 的时间里,太阳似乎总是十分昏暗,令全世界的人们惶恐不安。536年,北半球火山群集体大爆发。539年和540年,热带地区的火山开始集中喷发。在一年多时间里,黑暗并非这些事件唯一的结果,真正令人震惊和畏惧的是全球突然变冷。过去两千年里,536年到545年是地球上最冷的十年,欧洲夏季平均气温降低了 2.5℃。当然,变冷现象并非转瞬即逝。从那之后的一个半世纪里,北半球大部分地区的气温都偏低。

正当气温开始变冷,瘟疫也从541年开始在地中海南部沿海地区出现。这场瘟疫的另一个名字是中世纪黑死病,科学上称之为腺鼠疫,是由鼠疫杆菌引发的流行性传染病。 

瘟疫首先通过跳蚤在不同啮齿动物间传播蔓延,最终黑老鼠被传染。从气候角度来说,小冰期也有可能助长了瘟疫,因为许多病菌在寒冷的气候中传播更快。当时的气候偏冷,暴雨又破坏了农作物,造成频繁饥荒。在连年的战争中,人们处在饥饿和疾病的水深火热之中。史料记载,从6世纪开始出现的瘟疫前兆到欧洲暴发中世纪黑死病,瘟疫共夺走了罗马帝国近一半的人口。

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罗马帝国面对的是不断的分裂和失败。可怕的瘟疫每隔10年到20年就会重复暴发,带来新的巨大破坏。受病痛折磨的人们 真的认为,世界末日已经来临。黑死病成了压垮罗马帝国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著名画家托马尔·科尔的油画《帝国事业:毁灭》

到7世纪中叶,这个曾经被视为永远的帝国已所剩无几,只留空壳。到15世纪,关于罗马帝国的一切便永远变成了历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