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从来就不是避世之地,而是归宿

2018-01-13  晨光me


——你为什么想去拉萨?

——因为,这里有我想要的信仰。



拉萨就是世界的坛城,孤独有如皇冠。


走在拉萨城,脚步声、呼吸声、轻轻的祈祷声,不绝于耳,却又低沉、安静。



在这里,天空离我们这么近,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天。


有人说,拉萨是一座信仰的孤城,禅意甚浓,不食人间烟火。



孰不知,唯有去过拉萨,才能让人更懂生活。


当你踏上这片土地,在大好的阳光里,无事可做却又心满意足的时候,才会明白,原来生活可以如此慢。


毕竟,这里的天空比平时近了3650米。



拉萨一直稳占“一生中必去的N个城市”榜单前列,有人为了它的蓝天白云,有人渴望在此获得精神上的洗礼。


而更多的人震撼于拉萨中心怀信仰的朝圣者们。



煨桑炉前的香烟升腾、浓烈的酥油气息、络绎不绝的转经者。


不论历史,亦或现在。



文成公主

自从贵主和亲后,一半胡风似汉家



一场皇家婚礼,带给人们的不只是恢弘的场面,更有布达拉宫这个永恒的财富。


布达拉宫周围朝圣者一圈圈的匍匐叩拜、低声诵读着听不懂的经文,像是一种仪式,为这位带来智慧与财富的公主诵经祈福。



白墙耸立,层叠交错。


公元七世纪初,文成公主远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的这场煌煌大婚,那场具有政治意义的婚礼在揭开一段不同凡响的历史帷幕的同时,也高奏了一曲千古绝唱。


▲ 尺尊公主 (左) 松赞干布 (中) 文成公主(右)


真爱也好,和亲也罢,一段“六试婚史”的佳话,让文成公主彻底进入了高原这片偏远的陌生地带。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通往布达拉宫那一级级陡峭的台阶,宛如走在通往天堂的云梯。



布达拉宫早已化为一个符号,是雪域、是神宫,是旅行者心中难以名状的信仰。


白云聚散,日光倾城。



仓央嘉措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无疑是活佛中最桀骜不驯的。


可能天性的无拘无束在他出生之前,就注定了他要成为多情的浪子。



他流连于八廓街那个热闹的小酒馆,流连于那个叫做达娃卓玛的美丽女子。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边是至高无上的活佛身份,一边是快乐的俗世和美丽的爱人,跪在佛前的仓央嘉措,深陷矛盾与无奈的斗争。



即使卷进西藏政教斗争的风口浪尖,他也任着性子,不顾一切的享受这红尘俗世的爱恨情仇,写下千百首炽热的情诗,无尽的歌颂。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在被流放的那个还飘雪的春天,一句“病逝于青海湖”,让历史对这位多情浪子的记载戛然而止。


谋杀?软禁?逃脱?各种版本的传说使得这个原本便与众不同的活佛更多了些扑朔迷离的神秘色彩。


但我相信,他终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自由。



朝圣

永不停止的转经筒



佛为自己的造像开光,说:“造像所安立之处,便是世界的中央。”


后来,这尊佛像作为大唐公主的陪嫁来到雪域高原。佛像召唤信徒,创造了一座城市——拉萨,也是神的居所。



可能正因为接近天空、接近神灵,这里的人似乎也得到神灵的额外庇护。


随处可见站在街头顶礼膜拜的人、随处可见拿着转经筒在太阳下祈福的人、随处可见笑的灿烂无比的人。



藏民们浩浩荡荡沿着布达拉宫磕长头,三步一磕,有的人甚至额头上结了厚厚的伽,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


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


何从?何往?大体朝拜者就是如此生活的,犹如苦修者或者云游的和尚。



他们心中有神灵、灵魂有归属,似乎幸福就笼罩在他们的身边,挥之不去。


手中的转经筒,永远不会停歇。



拉萨,唯有去过,才会明白,这里从来都不是避世之地,而是归宿。




旅行故事

一段有故事的旅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